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5章 女子本弱

第0045章 女子本弱


  次日清晨,寅时三刻。

  未央宫,宣室殿。

  看着刘盈身穿太子袀玄,头戴诸侯远游冠①,已然做好了参与早朝的准备,吕雉只眉头紧锁,焦怒的望向一旁的兄长吕释之。

  “陛下召盈儿与早朝,为何不速禀?!!”

  见吕雉满是愠怒的一声轻斥,吕释之稍有些委屈的低下头。

  “陛下诏谕,乃昨日日暮时分,方送至太子宫。”

  “彼时,宫禁已近,臣只得速速出宫,无暇前来禀告······”

  “哼!!!”

  又是一声冷哼,吕雉便愤然起身,面色阴沉的走上前。

  “吾随盈儿同去!”

  只此一语,顿时惹得殿内的吕释之、吕台、吕产等吕氏子侄猛一抬头,旋即面面相觑起来。

  最终,还是由吕雉的故人,辟阳侯审食其站出身,闻言劝解道:“皇后欲虽家上同去,恐有不妥啊······”

  听闻此言,吕雉下意识就要开口,待看清开口的是审食其,不由稍止住暴怒的冲动。

  “不同去,又能如何?!!”

  “早不召晚不召,偏偏昨日临近宫禁才召,分明就是要支开吾,好使盈儿独赴朝议!”

  说着,吕雉便忧心忡忡的望向刘盈,眉宇间,尽是一片焦急之色。

  “自国祚鼎立,陛下便久不在长安,于盈儿更少有关切。”

  “今陈豨将乱代、赵,大战在即,今日举朝仪,必是议平乱之举!”

  “吾不在,万一陛下令盈儿挂帅出征,以平陈豨之乱,该当如何是好?”

  说到这里,吕雉才因审食其的劝说,而稍稍平静下来的情绪,陡然便再度高涨起来。

  “吾必须同去!”

  “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奸吝之臣,于陛下耳侧妖言蛊惑!!!”

  说着,吕雉便快步上前,拉起刘盈的手,就要往殿外走去。

  见吕雉这番架势,殿内众人仍旧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没人敢出身劝阻。

  见此状况,终还是审食其站出身,拦在了吕雉面前。

  “闪开!”

  “今日,谁劝都没用!!”

  见吕雉满脸怒容,目光中,尽是护犊母牛遭遇野兽时的戒备,审食其不由苦涩着叹口气,缓缓在吕雉面前跪了下来。

  “臣蒙皇后之恩,才得今日岁二千石之俸禄,身彻侯之高爵。”

  “皇后欲行自乱之举,臣,实不敢视若无睹······”

  说着,审食其便面带哀苦的一叩首。

  “皇后若要去,便先将臣踩死在这大殿之上,再跨臣之尸而过······”

  “审食其!!!”

  审食其话音未落,吕雉便是一声凄厉的暴喝!

  “尔别以为吾不敢!”

  “旁事都好说,但若谁要欺盈儿,不行!”

  “谁都不行!”

  “别说是国祚之主,便是赤帝再世,但吾在,就别想编排吾儿!!!”

  满是嚣张的扔下一句宣誓,吕雉便面色扭曲的瞪向眼前,仍旧跪地不起的审食其。

  “可还要拦?”

  三息过后,见审食其仍旧不愿起身,吕雉便昂起头,目光中,竟已不见丝毫属于温血动物的温度。

  “来人!!!”

  “叉出去!!!!!!”

  ※※※※※※※※※※※※※※※※※※※※

  与此同时,长乐宫寝殿。

  为了今日的早朝,刘邦也特地起了个大早。

  在婢女的服侍下洗漱一番,再穿戴整齐,刘邦便走到了长信殿侧殿。

  “御史大夫臣尧,参见陛下~”

  不等刘邦落座,便见一道身影出现在殿中央,向上首的位置沉沉一拜。

  “嘿!”

  “赵大夫,可是比朕还急于今日早朝?”

  稍调侃一声,刘邦便龙行虎步走到御榻前,接过一旁的宦官捧于托盘之上的药碗。

  “怎么?”

  “怕了?”

  轻声一问,刘邦便也索性不坐下,拿着药碗猛灌一通,又大咧咧用衣袖一擦嘴,便走到了赵尧面前。

  “父皇驾崩之时,朕以赵王之事相问,彼时,让朕迁周昌为赵相的,可就是御史大夫吧?”

  “怎的,御史大夫的位置都还没做热,就想打退堂鼓了?”

  嘴上说着,刘邦面上神色虽还算随意,但目光中,却已隐隐带上了冰冷。

  听闻刘邦发问,赵尧才刚直起身,待看清那双摄人心魄的深邃眼眸,不由又赶忙跪了下去。

  “臣,臣纵万死,亦不敢蒙陛下圣恩而不报!!!”

  “臣,臣······”

  看着赵尧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嘴都有些不利索,刘邦又深深看了赵尧一样,旋即嘿然一笑。

  “行啦行啦!”

  “有一个周昌整日在耳边期期期期,朕就够闹心了!”

  “起来说话!”

  语调满是强硬的将赵尧喊起来,刘邦便轻笑着走回御榻前坐下,随手将手中空碗放回御案之上。

  “能记着朕简拔之恩,待来日,朕也随父皇去了,能帮朕看顾着些赵王,便足矣。”

  听闻此言,赵尧顿时如蒙大赦般一拜。

  “臣,纵万死,亦不敢有负陛下恩德!”

  这一回,刘邦并没有打断赵尧表忠心的流程,只微微一点头。

  “都准备妥当了?”

  冷不丁一问,赵尧想都不想便点点头。

  “都已备妥。”

  “功侯百官,此刻也已在宫外候着了······”

  说着,赵尧话头一滞,稍一纠结,终还是稍走上前些,意味深长道:“就是萧相·······”

  “呃·······”

  “寅时不到,萧相便自尚冠里出,直赴未央宫而去······”

  ·

  ·

  ·

  ·

  PS:秦始皇一统天下,废冕服,以袀玄为天子服饰。

  汉承秦制,叔孙通以五德终始定《汉礼》,以袀玄作为大朝服,而四季常朝服以五色:立春-青色,立夏-赤色,季夏-黄色,立秋-白色,立冬-黑色。

  皇帝的冠帽也并不是后世常见的十二旒冠,而是在大朝佩戴刘氏冠(竹皮长冠),常朝配通天冠;诸侯佩戴远游冠,朝臣进贤冠,功侯武将貂蝉冠。

  至于身份、品秩等级则都以绶(带)、印(章)作为参考物,如丞相、太尉,金印紫绶,御史大夫、九卿银印青绶;诸侯金玺赤绶、彻侯金印紫绶等等。(考自《汉书·百官公卿表》)。

  太子储君虽为‘君’,但一应礼法比同诸侯王,故文中,刘盈着袀玄,头佩远游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