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56章 求你别往外说啊~

第0056章 求你别往外说啊~


  大致观摩一番北军的操演状况,刘邦便乘上了黄屋左纛,回到了长乐宫。

  而作为此番出征的先锋,已经被任命为太尉的周勃,自然是留在了长安城东郊的临时校场。

  恭送御辇驶离校场,缓缓向着不远处的长乐宫驶去,周勃不由赶忙回过身,将目光锁定在了同样打算离去的陈平。

  “曲逆侯。”

  爽朗的一声呼号,周勃便快步奔上前,对陈平大咧咧一拱手。

  “曲逆侯暂不忙走。”

  闻言,陈平稍敛面上惊骇,惴惴不安的一拱手,旋即面带疑惑的望向周勃。

  见陈平这般反应,周勃又是嘿嘿一笑,略显憨厚的挠了挠头,似是做错事的孩童般,尬笑着望向陈平。

  “莫非当年之事,曲逆侯仍挂怀于心?”

  闻言,陈平面色不由稍一滞,旋即略有些别扭的一拱手,面上稍带上了些许儒雅。

  “绛侯这是哪里话。”

  “当年之事,不过是些许误会,绛侯为人率真,鄙人自亦非斤斤计较之人。”

  嘴上如是说着,陈平心中,却已涌上些许羞恼。

  周勃口中所说的‘往事’,还得追溯到将近八年前,时为汉王的刘邦还定三秦之时。

  彼时的曲逆候陈平,还是项羽账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客卿谋士。

  八年前,也就是汉元二年,雄踞关中三秦之地的刘邦率军东出,正式开启了为期四年的楚汉争霸时期。

  是年春,殷王司马卬背楚降汉,项羽便封陈平为信武君,令陈平率魏王咎留在楚国的宾客出征,攻打跳槽至刘汉阵营的殷王司马卬。

  不知是陈平军事素质太过扎实,还是殷王司马卬太过草包,初次为将出征的陈平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为项羽重新夺回了殷地。

  为了勉励陈平,项羽还派族亲项悍前去,拜陈平为都尉,并赐金二十镒(斤),让陈平暂时驻守殷地。

  但很快,刘邦亲自率领的汉军主力东出函谷,同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见殷地全部收入囊中。

  得到殷地得而复失的消息,项羽嗡然大怒,下令:凡驻守殷地之楚国官吏、将领,皆坐死罪!

  就这样,因为丢失殷地而担心被杀害的陈平,只能灰溜溜逃走,最终在汉将魏无知①的引荐下,投身到了汉王刘邦身边。

  与楚王项羽高高在上的冷漠所不同,在刘邦身边,陈平可谓是受到了相当高等级的礼遇。

  为了彰显重视,彼时的刘邦便拜陈平为都尉,任命为参乘,并代刘邦监护三军将校!

  见陈平区区一介降将,还是个没什么名气的降将,刘邦的老班底、老兄弟们自然是心怀不满,认为陈平‘德不配位’。

  于是,作为刘邦元从班底的周勃等将领,便开始在刘邦身边说陈平坏话。

  什么收受将校贿赂,不行贿就不委以重任啦~

  甚至于‘盗嫂’这种在这个世代极具杀伤力的脏水,都被周勃等人泼在了陈平身上!

  虽然最终,陈平还是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打消了刘邦对自己的怀疑,但这件事,自然是被陈平牢牢铭记于心。

  只不过苦主周勃,终归是自丰沛时,便追随当今天子刘邦的元从,又刚被任命为太尉,风头正盛。

  周勃主动问起,陈平即便是心有恼怒,也只能做出一副大度的姿态,表示自己丝毫没有介怀。

  很显然,周勃的注意力,也并没有在‘陈平是否还在生我气’这一点上多做停留。

  陈平刚做出一个‘我没事’的姿态,周勃便毫不见外的将手臂打赏了陈平的将头,似是久别重逢的多年好友般,将陈平拉向没人的角落。

  “诶,曲逆侯。”

  “陛下此番,究竟是何用意啊?”

  面带疑惑的发出一问,周勃便停下脚步,毫不掩饰的环顾一圈,确定周围没有人,才又看向陈平。

  “陛下令太子监国,不应当是好事儿吗?”

  “令太子监国,便是陛下栽培之意,太子之位当大稳才是。”

  “但近些时日,朝中公卿却多言:陛下令太子监国,实乃易储之念未消?”

  说到这里,周勃不由又一笑,略带腼腆的挠了挠头。

  “嘿,不怕曲逆侯笑话,某一介粗鄙武夫,实在是看不透这里面的弯弯绕。”

  “太子得以监国,不就可以在朝中安插亲信、培养羽翼了吗?”

  “这分明是陛下无意易储,为太子铺路之举才是啊?”

  听闻周勃此问,陈平不由稍一迟疑,片刻之后,终还是轻笑着低下头。

  “唉,罢了罢了~”

  “就当是留个善缘,日后有事,也不至在朝中举目无朋······”

  如是想着,陈平便缓缓踱步向前,待周勃也缓缓跟上自己,又笑着摇了摇头。

  “绛侯所知、所想、所见,皆不过表相。”

  “太子得监国之权,看似是陛下信重,太子可名准延顺安插党羽,培养亲信。”

  “实则,却恰恰相反······”

  说着,陈平便稍侧过头,见周勃面上疑惑更甚,不由再一笑。

  “绛侯以为,若陛下平陈豨之乱,班师回朝,却见朝中公卿尽为太子之肱骨臂膀,当作何念?”

  “到那时,陛下,可还是陛下?”

  “朝政大权,当由陛下做主,还是太子?”

  说到这里,陈平不由下意识抬起头,侧目看了看左右,才压低声线,意味深长道:“须知当年,陛下继位为帝,太公纵身以为陛下生父,亦不过为陛下尊之以为太上皇。”

  “朝政大权,更无一日不尽掌于陛下之手;太上皇虽位尊,亦只得陛下以孝待之,从未得掌朝权。”

  “此,便乃名与器,不可以假人呐······”

  听闻陈平这番稍待隐晦的提醒,周勃不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是了。”

  “陛下与太子监国之权,陛下也终归是陛下。”

  听闻周勃这句似是自语般的话,陈平稍点点头,正要开口,却见周勃冷不丁靠了上来,又亲密的将陈平的脑袋夹在了腋下。

  “诶,曲逆侯。”

  “此番,陛下令太子监国,果真乃君所献之谋?”

  听闻此问,陈平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心,顿时被再次高高悬起。

  不知过了多久,陈平才面带苦涩的摇摇头,望向周勃的目光中,竟带上了些许恳求。

  “陛下说是,吾等身以为人臣,又怎敢非议······”

  “只望今日之事,绛侯可看在鄙人之薄面,万莫道与外人知。”

  说着,陈平便郑重其事的整了整衣冠,旋即对周勃郑重一拜。

  “鄙人,且先谢过绛侯!”

  ·

  ·

  ·

  ·

  PS:汉将魏无知,故魏公子信陵君魏无忌之孙。

  信陵君魏无忌就不用多说了吧?

  ——‘门客三千’,说的就是魏信陵君魏无忌,魏无忌也是战国四公子之一。

  其余三人分别是: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赵胜、春申君黄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