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78章 用石砖解决力役?

第0078章 用石砖解决力役?


  刘盈一声‘请’,阳城延一声‘喏’,今日朝议的场所,便就此换到了长安以西近五里处,一片供少府专门用来切割石料,以取石砖的空旷地。

  “萧相。”

  “以石转铺于郑国渠之底,果真可行?”

  在刘盈之前提前赶到长安城西郊,百无聊赖之下,张苍也不由找上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萧何。

  按理来说,作为丞相,萧何其实不应该有副官。

  号称‘亚相’的御史大夫,也基本不管朝中政务,只负责御史大夫属衙的本职工作——监察百官。

  至于丞相府内,虽有丞相长吏这样的下属,但也只是千石级别,远远算不上食禄万石的丞相之副官。

  但此时,被破格任命为‘计相’的张苍,理论上,确实算是萧何的副手。

  而在汉室,之所以会出现张苍这种‘副丞相’,并非是天子刘邦戒备丞相萧何,而是不得不如此。

  按照正常的秦官制,丞相的职责是‘统掌天下大小政务,以助天子治天下之民’。

  可现如今,关东基本全被分封给异姓、宗亲诸侯,这就使得‘天下’,变成了关中,另加陇右、北地二郡。

  而内史的职责,又是统掌关中大小事物,也可以不严谨的理解为:内史就是关中的丞相。

  这就使得如今,天下=关中+陇右+北地的情况下,如果再设内史,丞相就会非常尴尬。

  原因很简单:内史管关中,丞相管关中+陇右+北地,那关中到底谁管?

  如果是内史管,那丞相身百官之首,却只能管北地、陇右两郡?

  只管两个郡,萧何哪还算丞相?

  顶多就算个特大号的郡守!

  一个大号郡守,就像对朝堂公卿二千石指手画脚?

  自然而然,为了给予丞相萧何足够的尊重和地位,刘邦也就暂时没有任命内史。

  可不任命内史,萧何就既要管关中,以及北地、陇右的大小事务,同时还要给基本每年都必然出征一次,以平定异姓诸侯的刘邦大军筹措粮草。

  所以现在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任命内史,萧何会威严尽失;可不任命内史,萧何又会忙不过来。

  于是,就有了‘计相’这个低配版内史,由汉室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计相张苍,来分担萧何肩上的重担。

  理论上,计相作为丞相下属,张苍的存在,并不会对萧何的威严产生影响。

  而实际上,张苍又可以帮萧何分担部分内政事务,不至于让萧何忙不过来。

  二人又同作为开国功侯,虽然张苍地位、功勋都没有萧何那般崇高,但上下属配合这么些年,自也是有了一定的私交。

  见张苍开口询问,萧何也不由微微一笑。

  “水工之事,老夫虽略有知讳,却也不深。”

  “倒是少府,乃秦军匠出身,且于水工之匠多有交集。”

  “既少府言其可行,便当是可行的?”

  语调淡然的答复一声,萧何便摇头一笑。

  “倒未曾想家上,于水工之事亦有如此知解·······”

  闻言,张苍不由稍一低头,赔笑一声,便又问道:“可家上为何莫名提及此事?”

  “须知整修水渠之力役,仍未足少府所言之数啊?”

  略有些迟疑的道出心中疑惑,张苍又自顾自摇了摇头。

  作为当世公认的‘九章算术第一大家’,又是长年累月和数字打交道的‘计相’,对于有关数字的事,张苍总是格外敏感。

  都不需要打草稿,张苍就已经推断出:功侯贵勋、百官功侯出家中私奴,最多也就是三千九百人左右!

  加上刘盈从少府调用的官奴三万,也才不到三万四千人,距离六万,还有足足二万六千人的缺口!

  张苍实在想不明白:刘盈为何会无视这二万六千人的力役缺口。

  又为何莫名其妙的说起郑国渠的具体整修方案,还把朝臣百官喊到这长安西郊,非要看什么石砖······

  听闻张苍之问,萧何只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理解。

  片刻之后,萧何似有所感的回过身,望向不远处,那辆缓缓驶来的太子辇车。

  “皇后历来之举,皆多谋定而后动,可从未有过无的放矢啊······”

  “只怕那二万六千余力役,便当于此地,因‘石砖’一事而得解?”

  暗自思虑着,萧何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走上前,与朝臣百官迎接刘盈的辇车。

  ·

  “还请少府着匠人示演:方正之石砖,当如何取之于巨石之上。”

  走下辇车,刘盈于提前抵达长安西郊,等候着自己的朝臣百官稍一对拜,便直入正题。

  闻言,阳城延自是拱手领命,旋即走上前去。

  片刻之后,就见阳城延去而复还,引着刘盈以及百官功侯,来到了一块长近二丈,高、宽各丈余,横卧在地上,总体大致呈椭圆形的巨石前。

  在距离巨石大约二十步的位置停下脚步,阳城延便对不远处的匠人一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就见那匠人稍有些拘谨的一拱手,旋即深吸一口气,用木炭在那颗巨石正中间,竖着画下一道黑线。

  待正面的线画完,匠人便倚着木梯爬上石头顶部,沿着先前那道线,一直画到了石头的另一边。

  画好线之后,那匠人一招呼,顿时就见五六位身形稍显只能的青年上前,在那条线上每隔半尺的距离,分别钉下一根铜钉。

  而后,那几人便用小锤,一下下敲在那一圈同钉之上,并不很用力,但每次的力道都很均匀。

  一时之间,叮叮当当的铜钉敲打声响起,竟使得刘盈的面容之上,缓缓涌上一抹回忆之色。

  ——在第一世,刘盈住着的大西北乡下,每天叫醒自己的,都是村头铁匠锻铁的声响······

  待刘盈从回忆中回过神,便见那颗巨石之上,出现了一条沿着先前那道黑线的裂缝!

  又过了片刻,匠人们纷纷止住动作,先前那匠人上前查探一番,对身旁的人交代了些什么。

  而后,便是两名身形魁梧,肩膀奇宽的大汉出现,拿着两个大锤,在石头前后两侧,稍靠上一些的位置重重砸下几锤!

  大概锤了十几下,就见那颗巨石不声不响的裂开一道足有一寸宽的裂缝!

  见此,先前那匠人便上前,将几杆类似撬棍的铜棍塞入缝隙,让那两个魁梧大汉左右撬动一番。

  片刻的功夫,刘盈便惊讶的看见,那颗径约二米的巨石,竟缓缓分成了两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