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黄庭道主 > 第九十八章 缙云峰落霞宗

第九十八章 缙云峰落霞宗


“快到了?!”

岳妙音看向陆青峰,美目微瞪。

在哭泣沼泽‘漫无目的’游荡了七年多,岳妙音没想到惊喜来的这么快。

自二十四岁那年进入哭泣沼泽,历经生死,足足八年才来到上阳国。在上阳国又待了足足四十一年才遇到陆青峰。之后与陆青峰接触三四年,离开上阳国又七年许。

加起来,阔别宗门亲朋好友足有一甲子之久。

昔年二十四岁的妙龄,如今已长成妇人之姿。

若是未突破至筑基期,早已是半只脚踏入棺材板的年纪。好在寒毒被陆青峰以薪火丹拔除,在哭泣沼泽中修炼数年后,四年前成功晋升筑基,寿元延长至三百载左右。

如此,八十四岁的年纪,还是起步阶段,尚有两百多年好活。

否则早就垂垂老矣。

“不足十里。”

陆青峰见妙音道人难得激动,不禁笑道。

与妙音道人哭泣沼泽同行,彼此交谈,才知‘妙音道人’本家姓岳,唤作岳妙音。见岳妙音激动,心中理解。

他们穿行哭泣沼泽,有巨龟傀儡代步,自身实力不弱。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惊险。初时小心赶路,两年才走了不到七千三百里。后来炼制出‘二阶千机石’,感应范围大增,又炼制出青蝶傀儡,探索范围和效率大增。

速度才提升上来。

陆青峰实际一早就找到走出哭泣沼泽的路径,迟迟没有加速出去,就是为了提升修为。

眼下修为达到真气境六重,炼制聚气丹、凝气丹等顶级丹药的药材极为难寻,还要着手准备收集炼制筑基丹的各种药材。

再待在哭泣沼泽就是浪费时间。

所以连日来加速赶路,此刻距离哭泣沼泽出口不到十里地。

“太好了!”

岳妙音眼中泛红,强忍着激动,向陆青峰躬身一拜,“师弟恩德,永世不忘!”

若无陆青峰,岳妙音一则无法化解寒毒,一生困顿真气境,百岁大限一到身死魂消、泯然一世。二则穿不过哭泣沼泽,回不到落霞宗。

两者皆是大恩德,岳妙音无比感激,感情诚挚做不得假。

“举手之劳罢了,妙音师姐无须如此。以往在妙音城就多赖照顾,马上到了碧阳湖地界,还要靠师姐多多照拂。如此大礼,青峰可受不得。”

陆青峰侧身避开这一拜,口中连道。

他帮了岳妙音甚多。

岳妙音对他、对他们兄妹三人的帮助也不少。朝不保夕之时,更是借助妙音城才有后来发展,否则早就被归真宗、青玉门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岳妙音记着他的恩德,陆青峰何尝又会忘了岳妙音的恩惠。

再者说,出了哭泣沼泽之后,陆青峰还要靠岳妙音牵线搭桥,借助岳妙音出身的落霞宗落脚,熟悉陌生的环境,以免不知根底冲撞了哪路神仙!

两人如今关系熟络,以师姐师弟相称,更显亲近。

陆青峰不敢受此大礼。

“师弟放心,师姐在落霞宗虽说不上话,可姑祖母天赋极佳,早就是培元之境。一甲子过去,定然已是淬体强者。姑祖母向来疼我,有她老人家庇佑,落霞宗中断无人敢为难。”

岳妙音郑重道。

她对陆青峰这个上阳国时的落难之交极为上心。

恩德是一重,陆青峰本身的神秘又是一重。

入品阶的炼丹师、炼器师,到了落霞宗哪怕没有姑祖母庇佑,也能如鱼得水,备受看重。

……

哭泣沼泽东面比邻的,是碧阳湖。

整个碧阳湖纵横三千六百万里,其中岛屿无数,外围更有广袤地域,寻常修士终其一生也未曾出过碧阳湖地界。

聚云山脉位于碧阳湖地界最西部,与哭泣沼泽相邻,延绵万里,其中颇有几座灵气盎然的山头,被四派占据,称‘聚云四派’。

实则都是小派,门中最强者仅为灵虚真修。在西部边缘之地有几分薄名,与真正的大派相比则完全上不得台面。

落霞宗就是聚云四派之一,立于南面缙云峰上。

“前面就是缙云峰了!”

山峦中,岳妙音在前带路,陆青峰带着青山、青雨跟在身后。巨龟傀儡太过显眼,被陆青峰留在哭泣沼泽中,日后再行安排。

四人从哭泣沼泽出来,跟着岳妙音直奔聚云山脉缙云峰落霞宗。

“好多的云!”

陆青雨脚步轻快,到了新环境有些欢脱,指着远处山头的云彩奇道。

那云彩如同赤色锦帛,缠绕在高插入云霄的山峰上半段,隐为一景。

“那就是缙云峰。”

岳妙音笑着道。

人说‘近乡情怯’,岳妙音也不例外。离落霞宗越近,岳妙音越紧张,连话都少了许多。

“岳姐姐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么?”

陆青雨好奇道。

“不错。”

岳妙音点头,见青雨活泼,心中紧张稍稍缓解。

以四人的脚程,缙云峰很快到了。

“来者何人?”

刚到峰下,就见着山门耸立,有两名灰衣弟子看守,都是真气境修为。见到陆青峰四人,上前问话。

缙云峰是落霞宗山门所在,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进出的。

“岳妙音,快去通传岳长春长老!”

岳妙音从袖中取出一块缙云令牌丢给其中一名弟子,竭力压制,但声音难免还是有些颤抖。

“岳长春长老?”

两名灰袍弟子接过令牌翻看,对视一眼后,询问道,“这位前辈如何有我落霞宗弟子令符?”

“此事说来话长,速去通报岳长春长老,等他来了你等便知。”

岳妙音此刻哪还有心思跟两个灰衣弟子解释,直皱眉道。

“可——”

那手执令符的灰衣弟子迟疑片刻,道,“宗中并无名唤‘岳长春’的长老,前辈是否找错人或是记错名讳?”

灰衣弟子见岳妙音修为高深,又有落霞宗弟子令符,不敢怠慢。但思来想去,门中确有岳姓长老,却无‘岳长春’此人。

“怎么可能?”

岳妙音闻言,眉头紧皱。见灰衣弟子脸上神色不似作假,她压住心中不妙之感,连声道,“那岳妙法可在门中?”

“妙法长老?”

灰衣弟子点头,眼底划过一丝异彩,道,“晚辈这就去通报,请前辈稍后。”

“嗯。”

岳妙音应了声,脸上有些忧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