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纯爱文里女扮男扮女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晨曦方刚露出些端倪,周身的寒寂被一点点驱散。秦飞飞隐约听见鸟鸣,迷糊间睁开眼睛,被一片葱葱绿意晃了下神。

她茫然地环顾四周,扫见侧方昏迷的景桓,才反应过来当下的处境。

一直保持着蜷曲的姿势,这会儿浑身上下没一处不酸疼。她小心地舒展筋骨,仰起头时粉色外纱如雾披散,及腰长发曳地,长腿不小心蹬到一颗石子,发出轻微响动。

石子滚动的声夹杂在鸟鸣里,并不多么突兀。秦飞飞紧张地瞥一眼景桓,还好还好,没醒。

虽然暂时不知道接下来可以去哪里,不过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她起身站定,提起裙角朝洞外轻手轻脚移去。

自她的身影消失在洞口,景桓缓缓睁开眼睛。没想到这一战遇上魅妖王,重伤不说,还失了阳元,当真得不偿失。他嗤笑一声,继续闭目养神。

山洞外翠色苍茫,如入翡境。秦飞飞摘下遮面的玄布缠在手腕上,一时间犯了难。这么广袤的大山,她该往哪走?不管了,先下山,要是能找到溪流,顺着水路,总能出去。

她费劲掰下一截树枝做拐杖,免得踩着清晨的朝露滑跤。

昨夜肚子就饿,此刻腹中更是咕噜咕噜抗议。随便来点什么食材吧,她想做点擅长的事情了。

所谓擅长,不过因为喜欢而已。

二十几年前,遇见孕期出轨的父亲,母亲愤而离婚,带着尚在襁褓中的她开了一间特色餐馆营生。可以说,秦飞飞是闻着美食的味道长大的。前两年母亲因病去世,她退掉经营餐馆租下的房子,进了间不大不小的公司做着与专业不相干的工作,闲暇时间最大的爱好就是亲自下厨犒劳自己,于烹饪一事上勉强算有几分心得。

可惜眼下没有食材。她拍拍肚子,颇有些惋惜,“对不住了,五脏庙,还得等一等。”

话音刚落,抬头就见不远处几株杏树上,沉沉挂着金黄色的果实。杏子!唾液瞬间盈上来,秦飞飞快活地奔过去。

橙黄的杏果一个挨一个,挤在相比起来显得有些瘦削的树枝上。摘下一颗擦一擦放进嘴里,味甜微酸、香柔软糯,满嘴像是久旱逢甘霖般果汁充沛。

秦飞飞满意地眯起眼睛,脑中自动浮现其它吃法:新鲜的杏子做成果酱抹在烤得焦脆的吐司面包上,酸甜有度,酥脆鲜香。将核取出,在干燥的地方风干半月以上,杏干甜度提升,嚼劲弹牙,最适合做零嘴。

她愉快地攀下一根杏树枝,摘熟得刚好的杏果放进掀起的裙摆里。与此同时,前方的杏树枝上忽然掉落一团红色的东西。秦飞飞凝神去看,赫然被这团掉落在地的红色生物骇得后退半步。

眼前这只虫子此刻正“嘶嘶”发出蛇类警告的声音,它身子呈椭圆形,两侧各伸出四条细长腿,红彤彤的背上还挂着黑色小虫,整一个就像手掌大的草莓。

秦飞飞初时只被它的怪模怪样吓了一跳,很快反应过来,扬起用来做拐杖的树枝朝虫子用力戳去。

被树枝穿透的虫子溅出白色的浆汁,细长腿剧烈挣扎了会儿便不再动弹。

跟书里的描述一样,赤焱蛛是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她正待凑近去看,忽然想到景桓还昏迷着,要是她大白天能遇见这种食人的蜘蛛,那岂不是景桓也会遇到?

心念几转,她咬牙撑着树枝往回走。

确定人是醒着的,能对赤焱蛛动手,她再离开。

山洞里,景桓后背靠上洞壁坐着,朝不远处经过的赤焱蛛弹出一道灵力。赤焱蛛身中袭击,当即像被定住一般,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魅妖毒彻底排尽之前,最好不要动用灵力,不过也不能由着这些低等妖物在他面前放肆。此刻虽行动不便,对付赤炎蛛还是绰绰有余。

更多的赤焱蛛窸窣爬过,他正待弹出第二道灵力,洞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景桓收起手指朝洞口望去,这就看到秦飞飞撑着根可堪做拐杖的树枝,逆光蒙面,裙摆团成个包袱,尾端系在腰间,露出裙摆下的雪色亵裤。

这副“乞讨”的模样着实有些不雅,然而秦飞飞在适应了洞内的光线后,敏锐地注意到几只赤焱蛛爬过。

果然,多亏她折返,否则眼前这位“不能自理”估计会被啃成筛子。如是想着的秦飞飞攥紧树枝,打地鼠似的追着赤焱蛛一通乱刺。

论眼疾手快,她从小摸鱼抓鸡,功夫可不是白练的。

景桓有些古怪地看着她,由着她一番折腾,将剩下没几只赤焱蛛吓得逃出山洞。

树枝顶端烧烤似的串着俩濒死抽搐的赤焱蛛,秦飞飞气喘吁吁地将树枝提到洞外的草地上甩掉尸体,这才回到山洞,靠在洞壁上休息。

就这?原身还吓得躲起来?秦飞飞不由得有些为自己骄傲。

见她帮忙,景桓斜睥着丹凤眼,语气依旧冰冷,“不是走了吗?”

“路上发现赤炎蛛,担心你有危险,所以回来看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一番酣战,又或者对方连赤炎蛛都收拾不了的缘故,秦飞飞这会儿面对景桓,没了一开始的害怕。

担心?景桓几不可察地勾起一抹嗤笑,明明之前还迫不及待要离开,这会儿倒关心起他?

“死不了。”

“有被咬到吗?”她问。

景桓眉尾微挑,一时间没有作声。赤焱蛛有毒,被咬中后须立即将毒排出。他倒是没被咬,就算被咬中也可以用灵力将蛛毒逼出体外,只是不知道若他说被毒蛛咬了,眼前这个女子作何打算。

秦飞飞见他不回答,可怜他失了阳元又动弹不得,修为倒退任妖物威胁,不禁低头从裙摆拢成的布兜里取出两颗鸭蛋大小的杏果,隔着安全距离推至他手边。

安排完杏果后,她迅速退回昨晚休息的位置,眨着眼睛问他,“需要帮你叫人吗?”

景桓半阖着眼,语气颇有几分不在意,“你走得出去?”

秦飞飞被这句话呛到,也不是出不去,只不过需要时间。等她一来一回,不知猴年马月而已。

“你手边有没有方便的联络手段?”秦飞飞反问。

有是有的,不过不想用。修仙界第一宗门的瑶光星君重伤至此,修为大退,还是这么多年头一遭。更何况,他不想让宗主与其他星君知晓他目前的情况。

见他又抿唇不语,秦飞飞也不催,只掏出一颗杏果在袖子上擦一擦,背转过身去,掀开遮面的玄布塞进嘴里。

眼眸微眯,嗯,又香又甜。

景桓就近抓过一颗杏果,在手心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杏果果面光滑,在他带着薄茧的手心里触感不明显。

他掀起长睫,“你不走?”

秦飞飞一口果肉囫囵含在嘴里,险些呛到,“咳咳,嗯,在你能自保前,帮你看会儿山洞。”

景桓现在这样子明显比昨晚好很多,不是已经能自己坐起来了么?只要等到恢复至可以对赤炎蛛动手的程度,她就赶紧撤。

“赤炎蛛通常成群出现,刚才几只不过打头阵,很快会有更多涌过来,你那根树枝,难堪大用。”

秦飞飞蓦地转过头面向景桓,一双亮闪闪的杏眼无措地睁着。“那怎么办?你能起得来吗?我扶你离开?”

景桓甚至没有打量她,“起不来,赤炎蛛怕火,你大概还有,小半刻钟准备。”

秦飞飞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她赶紧三两口将剩下的果肉啃掉,将兜里的杏果堆在身边一角,然后起身出了山洞。

景桓瞥一眼她匆匆离去的背影,重新闭上眼睛。

朝晨露重,许多树枝受潮不能直接拿来燃烧。好在之前路过的时候发现小片竹林,秦飞飞捡取不少带竹叶的竹枝,又拾上足够多的枯枝与朽木,这才往回走。

山洞里分外安静,秦飞飞认真用衣物将竹叶上的水汽吸干,然后在带回来的干柴里挑出足够多的草茎团成鸡蛋大校她要试试钻木取火。

腐木为底,草茎安放在底座凹槽里,秦飞飞弯腰才钻了不到两分钟,就觉得掌心火辣辣地疼。望着红通通的双掌,她眉心蹙起。应该不是法子不行,是她不行。

“你在做什么?”

景桓的声音响起,秦飞飞有些尴尬地望向半眯凤眸的他,原本发亮的杏眼也黯淡几分,“生不出火。”

“不是冒烟了吗?”

秦飞飞低头,啊咧?真的在冒烟。她赶紧小心地护着两旁的风,小心地吹气,直到小火苗燃起,才眼眸弯弯地将竹叶放到小火苗上去。

景桓收起弹出灵力的手指,视线从她月牙般的双眸上收回,继续敛目调息。

竹叶沾着火苗烧得飞快,不多会儿就可以燃成堆的竹枝,并逐渐加上枯树枝和枯树干。

看到热焰熊熊的火堆,秦飞飞终于放下心来。虽然她平时接触的食材够杂,无惧于赤炎蛛这种“草莓奶昔蜘蛛”,不过万一数量太多,也还是会恶心。

不多会儿,密密麻麻的赤炎蛛朝山洞围拢过来,却在感应到火堆时堪堪停祝

秦飞飞浑身紧绷,手中攥紧树枝,“强横”对峙。

赤炎蛛不进也不退,齐齐蛛腿在地面摩擦,发出诡异的“簌簌”声,配合着“嘶嘶”警告,一时间气氛诡异。

秦飞飞瞥一眼匆匆准备的木柴,也不知道这些妖物准备围多久,木柴撑不撑得祝

“赤炎蛛的尸体可助燃。”景桓一句轻飘飘的话让秦飞飞当即看到希望,她赶紧将附近的赤炎蛛尸体挑进火堆。

接触到赤炎蛛尸体的火焰腾地向上蹿高,动物油脂燃烧的味道迅速被逼出来,一股烤肉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勾起身体对蛋白质的本能向往。

秦飞飞喉管微动,馋……

“你不会想吃吧?”

“啊?没有啊1她有些慌乱,景桓怎么知道她馋?

顿了顿,她小心接到,“可以吃吗?”

景桓嘴角一抽,“有毒。”

“嗷。”可惜了,真的香。

赤炎蛛从白日里围到太阳落山。火光在沉默的夜间照得整个山洞亮如白昼。摇晃的火焰将隔着老远的两具身影拉长又扭曲,张牙舞爪如魔如幻。

倒是不冷了,反而熏了一天烤肉香,很热。

经过一整天的调息,景桓缓缓睁开眼睛,慢悠悠开口,“你为什么遮着面?”

骤然听到他开口说话,秦飞飞心神从洞壁上光怪陆离的影子上收回。她垂眸斟酌了下,仍旧捏着嗓子谨慎开口,“面貌过于丑陋,怕吓着你,还是遮着比较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