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纯爱文里女扮男扮女 >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难怪断断续续能感受到魅妖气息, 且浓淡不一,原来不止一个。如此,便让一次清理个干净。

景桓祭出破妄, 剑音峥鸣刺耳。化作白色气团的魅妖身形一晃, 显然受到波及。

一众客人与姑娘们看出这是闹了妖物,赶紧四散逃窜,就连心疼产业的鸨娘也脚下飞快, 小跑着离开西巷,保命要紧。

“破妄剑!他是玄天宗的瑶光星君!伤了吾王的凡修!”

“好哇!原来是你,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大言不惭。景桓提剑横扫, 剑风过境,二层以上楼宇整齐被削断, 两个魅妖立时断成两截, 当即殒命。

更多的魅妖源源不断围拢过来, 数量有些不对劲。

层层叠叠的白色气团化作白雾,弥漫整个花柳巷。

周遭该逃的人早已逃光, 破妄毁坏的大片楼宇残骸触目惊心,灯笼在白雾里寂寂透着红光,看起来诡异森森。恍如置身恐怖片场的秦飞飞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安静的花柳巷隐隐约约传来丝竹之声及女子唱腔咿咿呀呀之音, 声音时远时近, 鬼魅般捉摸不定。

白雾之中似有身影靠近,就着身影旁迷蒙的红灯笼,秦飞飞惊讶地发现, 靠近的身影竟然就是她的模样。茜色长袍贴身,乌发高束,盈盈带笑的双眸盯着……景桓?

不仅如此,白雾之中, 陆陆续续仍有其他身影在靠近,黑色的、不甚清晰的轮廓终于现身,竟是一个个衣衫不整、模样不同的男子。

男子们贴上茜色身影,双掌或捉住其腰身,或四处游离,并张开嘴伸出舌尖,在鬓发、脸颊、脖颈等各处试探,乃至挑起眼尾,嘴角勾着得意挑衅的笑意。

秦飞飞:!!!啥玩意儿?

景桓似乎因魅妖的举动而震怒,漆黑的眸子凝成冬日寒霜。

“找死!”他手腕一动,破妄剑的剑气四面八方如海潮荡开,身影接触到剑气的瞬间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看到“自己”在剑气中逐渐消融,秦飞飞身子不自觉一颤。忽然,腕间传来剧烈的刺痛,她下意识抽手。

景桓握着她的手没有用足力道,免得将人握疼,这一抽便被她将手腕抽走。

秦飞飞疑惑刚才为什么会感到刺痛,抬眸只见景桓眼神复杂。啊,她不是故意……

景桓抿唇,她挣脱,是生气他对长得和她一样的魅妖出手么?

两人僵持的间隙,夜空中的雾气凝成缕缕白丝,瞬间将笼在结界里的秦飞飞裹成一道白茧,并迅速朝暗处退去。

她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就在剧烈摇晃下撞得头昏眼花,当即晕了过去。

白雾未来得及消散,便被滔天剑气涤荡一清。花柳巷整个被夷为平地。废墟之上,景桓紧握的破妄剑身上,灵力不安定地在白色与黑色之间反复转换、跳跃。

秦飞飞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窗外漆黑一片。身下的地面坚硬冰凉,烛火在琉璃罩内摇晃,不远处宽大的拔步床如同单独的一间房。好像是某处寝殿,安静,出奇地安静。

她迅速爬起来,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刚才人还在花柳巷,然后就好像被白丝缠住……

“没想到,瑶光竟是个断袖。”忽然传来的声音让秦飞飞转过身去,黑暗里,一个身影端坐,只影影绰绰露出轮廓。

“你是谁?”秦飞飞瞬间警惕,知道景桓星君称呼的,必然是修仙之人。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但凡只要是个修仙的,实力就比她强。

高大的身影起身,一点点由暗处踱步来到琉璃灯罩旁。

烛火摇曳,待眼睛适应这光线,秦飞飞发现,眼前的中年男子五官端正、身姿挺拔,两鬓露出些许银丝,着一身明黄色龙袍,负手而立的模样隐约带着几分庄严。

龙袍这配置,难道是皇帝?可是皇帝怎么会知道修仙界的事?

“你们不是在找我吗?”

秦飞飞脑中迅速琢磨一番对方的话,忽然反应过来,“魅妖王?怎么可能……”魅妖王出场的时候不是女妖吗?怎么可能是眼前的帝王?

魅妖王似乎很满意秦飞飞一下子就猜到他的身份。“皇宫内设有御妖结界。在修士看来,御妖结界仍然完整,实则里面已经连通我的眇觉境。御妖结界锁住妖气不外泄,此地是天然的藏身之所。”

只可惜结界套秘境需要大量妖力支撑,他这才不得不让徒子徒孙们犯险大量吸□□气。原本就算遇到瑶光,弃卒保车即可,不过徒弟似乎发现了瑶光的弱点?

秦飞飞了然,难怪举玄天宗门之力也没找出魅妖王的下落,原来藏在修士以为最不可能藏身的地方。

“瑶光伤我在前,又杀害了我不少徒子徒孙,这仇,你说我应该怎么报?”

秦飞飞内心翻个大白眼,当然是杀回去啊,这还用问,脑子豆腐做的吗?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魅妖王:……

“既然你是他的心悦之人,就由你代他受过。”

秦飞飞:!!!不是,这妖怎么回事?还兴连坐呢?

“一定哪里误会了,我不是瑶光星君心悦之人。我只是他的跟班,杀了我,对他来说只是少个端茶递水的仆人而已。”身为魅妖之王,行事大气些,跟她这个仆人较什么劲?

“我的徒弟从来不会看错,说你是,你就一定是。而且,我不杀你。”

魅妖王每说一个字,便朝前一步,每朝前靠近一步,容貌、声音亦跟着变化,直至在秦飞飞面前停下,与她视线齐平,已经变成一个绝色倾城的美艳女子。

眼波流转、肤如凝脂、身材玲珑有致,果然,这才是魅妖王的正确打开方式。秦飞飞眼中闪过惊艳之色,这下意识的微表情让魅妖王更加满意。

比瑶光那不通男女之事,偏偏爱走旱道的冰人强多了。

娇滴滴软媚媚的声音在寝殿里响起,魅妖王半阖双目,半仰起巴掌大的脸蛋,“小郎君叫什么名字?”

秦飞飞后退半步,“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魅妖王仰头笑得花枝乱颤,男人同她欢好前,总想知道她的名字,期待着还有第二次,第三次。只可惜被吸过一次后,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壳子,不值得被“光顾”第二次。

“叫我极乐。”带人攀峰极乐的魅妖之王。

“我叫秦飞,父母双亡,你呢?”

魅妖王:……男女相看呢?还问家世?魅妖自花中诞生,何来父母?

“秦飞,你在拖延时间吗?”

被魅妖王整个贴上来,秦飞飞只觉得身前是团柔软的土豆沙发,激得她忍不住想放肆揉搓,甚至整个人陷进去。啊,温香软玉……

不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当然是在拖延时间,否则能怎么办?她这会儿在魅妖王眼中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若被发现是女的,还能有命?

“想多了解极乐姑娘而已。”

yue,真恶心。

魅妖王歪头斜挑她一眼,自鼻息漏出一声轻笑。以前不是没有说过这话的男子,只不过他们很快会忘记自己说过什么,转而沉溺在极致的快乐中。

“去那里了解。”魅妖王翘着指尖牵起秦飞飞的手腕,眼风瞟向拔步床。

秦飞飞只觉得手腕上似乎贴上什么黏腻的冷血动物,又或是尸体的皮肤,让她鸡皮疙瘩纷纷立起来。

她想挣脱,却被魅妖王直接拉到拔步床旁,推倒在柔软的被褥上。

魅妖王掀开裙摆跨坐上来,一双美目勾魂摄魄,“尝过女人的滋味没?”

秦飞飞目露惊悚,不会吧!这么快!铺垫一下,给她多留点时间啊喂?她没经验的,女人和女人该怎么……不是!想点有用的!怎么逃脱!

魅妖王娇笑一声,看来还是个雏儿,更好办了,交待得快。

她十指尖尖覆上秦飞飞的腰带,水漾眼眸一挑,手上一扯,茜色衣袍瞬时松散。

秦飞飞急忙想钻脱出去,无奈魅妖王看起来娇软,实则沉得要命,整个不动如山。她折腾了小半会儿,除了让自己高束的乌发变乱,没有任何进展。

魅妖王垂着媚眼,任她折腾够了,这才不紧不慢开口道:“别怕,一点都不疼。”精气被抽取的过程,可是很快活的。

秦飞飞听到这句“一点都不疼”,又诈尸般想将魅妖王推下去,偏偏魅妖王只藕臂一挡,就将她的反抗隔开。

茜色外袍与白色里衣被掀开,魅妖王盯着秦飞飞心口缠得跟重伤似的裹胸,露出疑惑的眼神。

继续往下,魅妖王指尖挑起顶端,见那物事软软倒下,美艳的脸上露出便秘般的表情,“什么东西?”

秦飞飞这会儿被夹在羞愤与恐惧里双面煎熬,索性躺平。

“兔子皮。”

“你假扮男子?”

秦飞飞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不然呢?她穿成这样是特殊癖好?

魅妖王忽然仰头大笑,“假扮就假扮罢,你做这么大干什么?”这哪里是寻常尺寸?

秦飞飞赶紧将衣袍合拢,狠狠瞪魅妖王一眼,遮住那些不该露面的“秘密”。当她愿意?这不是缝制的时候没注意,填充完才发现超标吗?现在呢?发现她是女子,还怎么下手?泄愤杀了她吗?

“想不想看真的?”

嗯?秦飞飞正在想魅妖王这话什么意思,只见对方的面目与身形又开始起变化,由女子缓缓变成……男子!

俊朗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狞笑,“魅妖无形无相,初时仅可采阳补阴,到了我这个程度,逆向亦可。”

秦飞飞这会儿已经丧失表情管理能力,她以为自己是女儿身,魅妖王就拿她没办法,哪里想到对方竟然可以变性?!

魅妖王见她整个吓傻,满意地手心覆上她的丹田,“这后宫的妃嫔们都满意得紧,你也……”一句话顿住,魅妖王的表情逐渐严肃。

他瞳孔凝了又凝,似在沉思,又似在犹疑,直到眼神逐渐发亮。

目光重新落回秦飞飞脸上,魅妖王难掩兴奋,“没想到,如今竟还有异变的魅魔后裔!”

秦飞飞敏锐觉得,魅妖王话里有事关原身的线索,当即振奋精神,“什么魅魔后裔,没听过。”解释,快解释给她听!

魅妖王眯起眼睛打量她,“少装了,有魅魔的血脉在,但凡身体成熟,便能觉醒能力,不可能不知道。”

覆在她丹田的掌心涌起微微热力,秦飞飞立马觉出亲戚造访般的疼痛。又来!今日并非十五,所以,是魅妖王搞的鬼!她杏眼圆瞪,“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吗?那丹田里这股纯阳灵力是什么?”

随着魅妖王掌心热力提升,疼痛变得越来越清晰,秦飞飞忍不住从喉咙里漏出一声呜咽。

“我什么都不知道!死也让人死个痛快!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她凝着眉将腹痛全部忍下。

魅妖王手上一顿,从秦飞飞的表情里看不出撒谎的迹象,难道当真有连自己能力都不清楚的魅魔后裔?这倒稀了奇了。说到底,魅妖和魅魔,倒也算有些渊源。只不过如今魅魔绝迹,才让魅妖大行其道。由于同源,所以他才能通过丹田的与众不同,探出对方特殊体质。

“死?”魅妖王捏住秦飞飞的下巴,“这么绝佳的炉鼎,世间能不能找出第二个都不好说,怎么舍得让你死?我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秦飞飞一怔,死都不够?还得生不如死?

两息之后,她咬牙切齿,“遮遮掩掩有意思?我的确不清楚魅魔后裔的事,好歹让我知道为什么!”

“告诉你也无妨,以后给我做事,总归是要清楚身世的。神魔大战前,魔族大行其道,时值凡修式微,被魔族大量圈养,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神、魔、仙、妖、鬼、人六界互通交合,诞出后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陆续有半魔诞生,而魅魔与凡修诞下的半魔中,出现了个别罕见的异变,这些异变的半魔被称之为,慾蛊。”

秦飞飞下意识吞咽,却只觉得喉中干涩。总觉得“慾蛊”这个名字就带着某种不幸的意味。

“魅魔、魅妖,包括凡修里的合欢宗,靠交合吸取精气或灵力增进修为,得来的精气或灵力不见得多,给被吸食着造成的损害却不小。慾蛊身兼魔与人双重血脉,即便与凡修交合,也不会造成损害,更有意思的是,魅魔、魅妖、合欢功法,吸取能力参差不齐,所得精气或灵力,少的微乎其微,多的也不过两三成,而慾蛊依靠交合得来的灵力,极端情况下,可以达到十成!”

魅妖王双目迸发出精光,这样的天赋,简直让魅族梦寐以求,然而有得必有失,如此天赋伴生的炉鼎体质,却是慾蛊的噩梦。

“除了强大的吸取能力,慾蛊还能融合自身阳元或阴元,经过融合之后的灵力浑然天成,与自行修炼出来无异,并且,还可以通过交合渡出体外。”魅妖王掌心仍旧在秦飞飞小腹处爱不释手地摩挲,引导她体内的纯阳灵力乱撞。

“只要掌控慾蛊,就可以命令他们向修士下手,并取走融合后的灵力。因此,慾蛊这种罕见的半魔,曾经是不少修士的极品珍藏。神魔大战后,魔族元气大伤,魅魔销声匿迹,只偶尔会有慾蛊的后代出现返祖现象,继承特殊的能力与体质。”

听到这里,秦飞飞脑中迅速划过一丝灵光,此前想不通原身的行为动机,此刻终于找出些端倪。

慾蛊对掌控其性命的修士而言,就像鸬鹚之于渔夫。鸬鹚下水捉鱼,却不能自己享用,所得尽数交给渔夫。可以想见,被“珍藏”的慾蛊,下场如何。

她之前并不理解,为何原身明明身在合欢宗,却偏偏“守身如玉”,执着放言要挑选修为高的男子。若其成熟后觉醒魅魔血脉,身为凡修,知道慾蛊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命运,那么选择只有两个,一、永不使用能力;二、寻一个足可以庇佑她一生的靠山。

显然,原身在见到身着星君袍的景桓后,做了第二个选择。她或许告知了景桓自己的命运,或许没有,不管有没有,景桓这朵黑心莲最终取走她融合了阳元的灵力后,给她来了个干脆的了结。

想到这些,秦飞飞惊出一身冷汗。她一开始担心景桓会要她的命,此刻却开始担心魅妖王准备如何让她“生不如此”。

不用仔细琢磨,把她当成最下等的“鸬鹚”,逼着她在各修士间周旋,为魅妖王获取灵力,就是最简单直接的操作。

啊啊啊……秦飞飞双手薅上两侧的头发,将原本已经有些凌乱的乌发拉扯得更加如稻草鸡窝。太难了!这剧本太难了!

“你修为低微,身体里又积了这么多纯阳灵力,何时才能全部融合?”魅妖王忽然欺近,“合欢功法对你融合阳元无用,魅族功法多有相似之处,跟我学如何?”

他本想拿秦飞飞做景桓的把柄,现在看来,还可以有别的大用处。只可惜无法夺取尚未融合的灵力,他得想办法先让秦飞飞融合了身体里的纯阳灵力,再做打算。

“不学!”追着喂饭,显然另有所图,秦飞飞宁可每个月十五疼到死,也不要启用所谓的特殊炉鼎体质。

“身体里的纯阳灵力,是瑶光的吧?”

秦飞飞双目睁得滚圆,是又怎么样?魅妖王难道因为觊觎景桓的灵力,现在就想把她给吃了?

“如此磅礴,想必每月十五极难忍受。纯靠你自己,没有个百八十年,融合不了这么强势的灵力,需得有人从旁协助,我可以教你,更可以帮你。”魅妖王开始挑秦飞飞的外袍,他喜欢赤诚相见,“六界众生,都得认命,妖就是妖,炉鼎就是炉鼎,得学会与自己的命运和解。”

莫名其妙说的都是什么?秦飞飞扣住魅妖王的手腕,她就想做食修,不想做什么炉鼎,“认命个鬼!和解个锤子!”

魅妖王叹一口气,覆在她小腹的手心一点点发力。

丹田里的纯阳灵力顺着魅妖王的掌心想要彻底冲破屏障,手掌的每一寸挪动都能引起秦飞飞下意识呜咽。太疼了!她冷汗涔涔,从咬牙切齿到胀满红血丝的双目快要瞪出眼眶。

“何必自找苦吃呢?又或者,你不喜欢这副模样?”魅妖王话音刚落,容貌身形再起变化,竟一点点变成景桓的模样。墨发如瀑,丹凤眸幽深如潭,额心的红痕让人挪不开眼睛。

秦飞飞呼吸一滞,扣住魅妖王的手不自觉松开。不是变成她的样子就是变成景桓的样子,这是什么样的脑残能干出来的事?

魅妖王自以为找对了方向,捉住那只松开的手同样放在她的丹田处。“慾蛊的灵力可以融合阳元与阴元,想象纯阳灵力是一颗珠子,调动全部灵力覆上去。慢慢渗透,不要试图对抗,你不是这股灵力的对手。”

不覆!她能不知道自己不是景桓纯阳灵力的对手?

见她不从,魅妖王扣着她腕骨的手逐渐用力,“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心教她如何融合阳元,竟然软硬不吃?那就别怪他不怜香惜玉。

手腕生疼,腹中绞痛空前剧烈,秦飞飞眼眶一红,没能忍住,发出一声惨叫。

将她那声惨叫压下去的,是房门被震裂的声音。鸦青色身影瞬间出现在寝殿,景桓的目光落在衣衫不整、乌发凌乱、眼尾泛红的秦飞飞身上,只一抬眼,便见那身着玄色卷云纹星君袍,长得与他一模一样的魅妖王,正跨坐在秦飞飞身上,一只手按着她的小腹,一只手扣着她的手腕。

见着正主,秦飞飞眼眶里的酸涩不争气地化成一片朦胧水光,模糊了视线。比起“生不如死”,还是“木乃伊人干”比较亲切!

景桓见她在如此情状下泫然欲泣的模样,双目迅速浮上异样的赤红,全身灵力倏然暴涨,破妄剑身更被浓黑的灵力笼罩。

威压如海啸般倾泻,将秦飞飞卷入汹涌强力的灵力中,她下意识闭上双眼,身体如废旧的塑料袋,在海水里无助地随潮涌翻滚。

许久,待威压退去,秦飞飞睁开眼睛。魅妖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拔步床,她抓过一旁腰带,撑起身子下床,却被眼前的一幕骇到动弹不得。

十几步开外,黑色灵力将白色气团牢牢缠缚其中,一旁的景桓浑身被黑雾裹挟,已然看不清楚面目,只一双眼睛自雾气中幽幽透出红色精光。

他手持破妄,一剑、一剑、机械般地往白色气团刺去,无止无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