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纯爱文里女扮男扮女 > 第54章 第54章

第54章 第54章


“二进镇妖塔, 花瓴再难逃出,终其一生受困塔内,也算给你们合欢宗报仇。”

秦飞飞附和庾采霜的话, 顺嘴问到:“景桓有说在哪里抓到花瓴么?”

按说受到重伤的花瓴不会离开妖界,所以极有可能,景桓是在游梦泽把花瓴带回去的。她虽然换成女装,可是名字接近,又高调地成为了“狐妖族少族长的凡修夫人”,也不知道景桓有没有联想。

“蛇妖族领地抓到的。妖界也未必能避开瑶光,飞飞, 妖多对凡修有敌意, 还是早些回来为好。”

庾采霜的话说进了秦飞飞的心里。景桓既然能自由出入妖界,并深入蛇妖族领地将断了腿的少族长带走, 那么游梦泽也并不安全,无论妖界还是凡人界, 于她而言,都一样。

断开玉佩的联系,秦飞飞有些出神。既然作为司空潇“挡箭牌”的任务已近功德圆满, 或许是时候离开妖界。只是舍不得钰儿,她和小姑娘难得这么投缘。

司空潇刚将司空钰送去西厢房回来, 就见她结束打坐调息, 正罕见地在发呆。

“小飞飞想什么呢?”他几步来到拔步床边。

秦飞飞抬起头, 将景桓从蛇妖族领地把花瓴抓回玄天宗的消息说给他听, 并表示既然哪里都不安全, 她还是更愿意回到凡人界。

司空潇转身在床沿坐下,手臂搭上她的肩膀,“要不要多留一段时间?”

秦飞飞也不是没想过, 可留在妖界,她的行动便只能围绕着司空潇,否则连安全都难保障。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多留一段时间固然可以让钰儿多开心一阵,可她毕竟不是司空潇真正的夫人,不是钰儿的娘亲,再亲近也总有分别的一日。

“不留了。”秦飞飞扭头面向司空潇,“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多谢潇兄一直以来的关照。”

司空潇目光在她认真的表情上反复确认,忽然莞尔一笑,“怎么说得跟现在就要走一样,再等上几日,我同你一起去凡人界。”

“一起去凡人界?”

“对,修仙界的食材多不胜数,我们尝遍。”

秦飞飞一怔,下意识问,“为什么?”

来妖界之前,她以为司空潇说的“带她走遍三山四海,五岳六合”是可能的,可是来了妖界后,她才发现司空潇是狐妖族唯一的继任者,原以为的“可能”,变得几乎“不可能”。

司空潇食指弹下她的额头,“小飞飞没想过同我一起?”

“不是。”秦飞飞捂住被袭击的额心,眼睛一眨,“我以为你之前说笑的。”

就像豹女说的,司空潇以后是要做族长的。身上背负着狐妖族的责任,想自由自在走遍修真界尝遍美食,显然非常奢侈。

初次说这话的时候,她和他才刚认识,张口就来的潇洒话总感觉不真切。

司空潇松开她的肩膀,闭上眼睛朝后倒下,化作狐狸懒懒趴在被子上,“不是说笑。哎,好想睡小飞飞的床。”

秦飞飞扭头瞧着假寐的狐狸,好叭,来去的选择是每个人的自由。至于睡哪里……这里是司空潇的房间和床,想睡就睡,她去小床就好。

“小飞飞睡过的地方好香。”闭着眼睛的狐狸忽然喃喃。

原本想将拔步床让给司空潇的秦飞飞闻言头皮一麻,忍了忍没忍住,还是决定让狐狸继续睡小床。总感觉让狐狸睡在她睡过的地方,有些别扭。

可惜她一唤狐狸,狐狸就将头深深埋进蓬松的大尾巴里,一副“不要恼我睡觉”的模样。

不恼就不恼吧。

秦飞飞打坐调息完,狐狸已经换到床角蜷着。想到就算她将狐狸赶回小床,回头早上醒来依然会在床角看到一抹橘红色身影,秦飞飞索性没管。

就纵他一回。

深夜,狐狸张开眼睛,静静盯着熟睡的秦飞飞。许久,他起身一步步优雅来到她的身畔悄悄趴下,将毛茸茸的脑袋小心搁在她的肩窝。

鼻尖传来温热幽香,狐狸眼睛心满意足地眯成两道缝。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床榻。秦飞飞睁开眼睛,懵怔一息后起身。

狐狸还以昨天的姿势蜷在床角,仿佛不曾挪动过。她忽然觉得对方乖得有些可爱,平时经常将人家赶下床好像有些过于残忍。

下次狐狸还想睡床,就不赶了吧。

说是“再等上几日”,事实上,第二日蛇妖族族长花远山来过后,即敲定离开妖界的事。

与司空潇预料的一样,花远山为了救出儿子,果然找到他。

有能力开启眇觉境且愿意为此冒险深入玄天宗的,妖界只他一个。

花远山通过眇觉境直接在司空府东厢房出现的时候,秦飞飞正在教司空钰叠纸飞机。

司空潇的目光从垂着眸子认真对齐纸飞机机翼的秦飞飞身上收回,笑眯眯投向花远山,“几日不见,花叔憔悴了许多。”

花远山没有寒暄的打算,直接开口,“烛阴之齿给你,条件是再去一趟玄天宗,把我儿救出来。”

司空潇轻笑,“怎么又进去了?这次可没上次那么好放,花叔的价钱开得是不是太低?”

花远山眉心蹙上愠怒,若不是司空家的小子把他儿子腿截断,花瓴又怎么会没法抵抗,直接被带走?

至于被带去哪里,他也是才调查到——玄天宗的镇妖塔。

哪里会不知道,玄天宗那边镇妖塔连续两次出岔子,他儿子又屠了凡修整个门派,再想救出有多难。

司空潇的“提价”在意料之内,可他没有选择。

花远山的目光扫向抬眸望着他的秦飞飞,缓缓开口,“贤侄以后怕不止长女一个半妖孩子吧?”

司空潇抬起桃花眸,“什么意思?”

“集齐让半妖形成完整妖丹的所有药材不易,老夫手中只缺陆海幻花,愿以余下所有药材,换花瓴回到游梦泽。”末了又加一句,“余下药材足够七八个半妖用。”

司空潇闻言低声轻笑,嘴角扯了扯,没答应也没拒绝。

花远山其实在赌,他知道对这位狐妖族少族长而言,领地或者灵宝并不重要,对方关心的是姐姐的病秧子半妖孩子。

烛阴不存于世已久,其齿罕见异常,恰好他手中就有几颗。他赌的就是司空潇没法在半妖撑下去之前从其它地方找到烛阴之齿。

等得有些久,就在花远山觉得可能要失败时,司空潇突然开口,“可以是可以,不过需要定金。”

“你想要什么定金?”

“花叔年纪大,手中的药材收得够久,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更别提用到我和夫人以后的孩子身上,起码给一颗烛阴之齿验验货,侄儿才好决定动不动手。”

花远山眉头蹙得更深,竟然讽刺他年龄大?烛阴之齿是他的底牌,若给了出去,司空潇不救他儿该如何?

“花叔慢慢考虑,我和夫人的孩子尚未出世,等得起。”司空潇踱步来到秦飞飞面前,眸光熠熠地望着她,拿过她手中刚折好的纸飞机,随意朝空中一扔。

纸飞机在厢房内高高悠悠转个圈环飞一周,自花远山眼尾掠过,仍旧回到司空潇手中。

秦飞飞正感慨她从来没能让纸飞机飞得这么好,司空潇笑眯眯将手中纸飞机递到她面前,眼神缱绻。

就在一瞬间,秦飞飞忽然心领神会,蓦地低下头小声且温柔,“潇哥哥,七八个孩子有些多了,三两个,就很好……”

她嘴角微微上扬,水漾的眸子含羞带媚,伸手去接那纸飞机,指尖在司空潇手背状似不着痕迹地不舍抚过。

司空潇细细将她此刻种种表情看进眼里,脸上的笑意更浓。

一旁司空钰闻言圆溜溜的眼睛一亮,从圈椅上跳下来鼓掌,“太好了!钰儿马上要有弟弟妹妹了!”

花远山正忧心花瓴的境况,见到眼前这一幕,喉咙里被一口浊气卡着,不耐得厉害。

现在司空潇是被求的那个,哪怕仅仅为了姐姐的半妖孩子,也等得起。

若“价钱”没谈妥,司空潇不肯出手,花瓴就要多吃几年苦,且这几年时间里,没准司空潇能从别处得到烛阴之齿。

花远山心思几转,终于沉重答应下来,“好。”

自眇觉境内取出一颗白色尖牙交到司空潇手中时,花远山语调沉闷,“希望贤侄说到做到。”

司空潇仔细打量手心里的尖牙,神情漫不经心,“好说,好说。”

“那老夫等着贤侄的好消息。”

花远山正待离开,司空潇忽然叫住他,“花叔,有件事不知道花瓴有没有同你提过。”他含笑瞥花远山一眼,“合欢宗的宗主真实身份是花岫,花瓴把你的半妖孩子,解决了。”

“胡说!”花远山忽然转过身来,“岫儿早被毒妇害死!”当年他的夫人恨花岫间接将花瓴送入玄天宗关起来,执意对花岫下死手,最终还是成功。他得知情况的时候,已经找不见花岫尸体。

“是不是胡说,花叔可以等花瓴回来后亲自过问。不送!”

秦飞飞留意到花远山离开的同时,比刚来那会儿似乎又老了许多。儿子手足相残,对老父亲而言该有多绝望。

“小飞飞!”司空潇的脸忽然出现在她眼前,将她神识拉回。桃花眼弯弯,“真有默契!”

哦,对,她刚才配合司空潇从蛇妖族族长手中将烛阴之齿“骗”到了手。不管司空潇想不想要蛇妖族族长手中全部的药材,至少钰儿的有着落,而且司空潇也不用真的去救花瓴那条疯蛇。

玄天宗显然已经加强镇妖塔的防御,她不想司空潇冒险。

想到司空潇顺着花远山的话要定金的操作,秦飞飞也弯起杏眸,“没想到潇兄这样狡猾。”

司空潇朝她眨眨眼,伸手在她攥着纸飞机的手背上轻轻一捏,“狐狸天性狡猾。”

烛阴之齿到手,司空潇准备带秦飞飞离开游梦泽。沧澜盛会即将开始,这场由整个凡修界各门派参与的盛会将持续一段时间,而异荒秘境,将在盛会持续过程中随时开启。到时候,得到最后一味药陆海幻花,就可以为钰儿炼出让半妖形成完整妖丹的灵药。

司空钰得知爹娘要离开,伤心地躲进西厢房里不肯出来。

面对等在门外的秦飞飞和司空潇,女使有些为难,“以前不这样的。以前少族长想离开就离开,钰主子一点都不闹,可能这次玩得太开心……”

秦飞飞明白的,正因为以前没有期待,所以沉默接受。如今钰儿正式成为司空潇名正言顺的女儿,当然会希望父母陪在身边。

司空潇敲敲房门,“钰儿,爹爹回头给你带好玩的回来。”

秦飞飞跟着附和,“娘亲也会给钰儿寄好吃的。”

房间里没有回应,秦飞飞和司空潇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小孩子该怎么哄?

苍昊在一旁笑出一口大白牙,“不行啊你们,看我的。”

他从窗户口钻进西厢房,也不知道在里面同司空钰窸窸窣窣说了什么,小姑娘终于肯开门,只一脸不情愿道:“那你们要早些回来。”

圆溜溜的眼睛里还蓄着泪光,鼻尖红红,看得秦飞飞一阵心软。

司空潇似笑非笑看着一旁深藏功与名的苍昊,“可以啊?”

苍昊摆摆手,“小意思,我弟弟妹妹多。”

司空潇用眇觉境将苍昊送回虎妖族领地苍府,正准备回去,被苍昊叫住。

蹭吃蹭喝这么许久,苍昊心中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偷偷摸摸塞给司空潇一个大红色丰腰瓷瓶。

“这是什么?”司空潇疑惑地打量瓷瓶。

苍昊一脸神秘,“虎妖族神药。你不是对钰儿说等她长大才会有弟弟妹妹吗?没事,跟你说,用了这神药,包管嫂子下个月肚子就大起来!看到我那么多弟弟妹妹没有?老爷子用这个别提效果多好,我家老娘生他气不过夜的。”

对上苍昊意味深长的表情,司空潇笑着将瓷瓶扔回给他。

苍昊手脚慌乱,险些没接住,“哎哟小心着点,这药非常难得,没必要不好意思。”

司空潇促狭地觑着他,“你随身带着这玩意儿做什么?”

苍昊一愕,表情不大自然,“想着万一大比有能打败我的女妖,当即成了好事,省得夜长梦多……”他将瓷瓶托到司空潇面前,“一片心意,真不要啊?”

司空潇弯起嘴角,睥一眼瓷瓶淡淡开口,“狐妖的能力与尾数相关,每条尾巴都相当于一,条,虎,鞭。你觉得我需要这个?”

听明白司空潇的意思,苍昊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张着嘴巴“你你你”了半天,终于说齐全一句话,“嫂子受得住吗?”

司空潇目光一凝,似乎想到什么,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他转身朝苍昊挥挥手,“走了。”身影消失于眇觉境入口。

苍昊还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九尾啊……太可羡慕,太可嫉妒了。他盯着手中的红色瓷瓶,忽然觉得神药也不过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8 02:23:01~2021-09-28 23:21: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神奇王富贵儿。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