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纯爱文里女扮男扮女 > 第55章 第55章

第55章 第55章


沧澜盛会与妖界大比承自一脉。神魔大战后, 为直观了解本族当前实力,人族与妖族均以七年为隔,举办盛会大比。

久而久之, 妖界大比衍生出“相亲”功能,而沧澜盛会则兼具各修仙门派互通交流,广收弟子的作用。

由于参与盛会的修士数量甚巨,风险大、花费多,没有一个门派愿意且有能力独自承办,因此会在综合实力排名前五的门派中,推举五名代表共同主持大会。地址则从一开始便选择在异荒秘境入口之处——渡尔山脉。

与妖界万武峰自发形成半山小镇一样, 渡尔山脉高山峡谷, 平原激流俱全,也由于每七年一次的盛会, 自动建起繁荣的城池。

秦飞飞站在沧澜城的布告栏前,看到参会门派里, 排在倒数第一的“合欢宗”三个大字时,眼眶忽然有些发热。她以为被灭宗后,合欢宗已经不在, 没想到还有人在支撑。

当前沧澜盛会尚未正式开始,不过已有许多修士提前赶到, 一来能腾出更多时间结识道友, 二来也是为了凑凑这难得的热闹。

同样挤在布告栏前的各修士纷纷议论, “合欢宗居然也来参会, 都那样了, 不如散了好。”

“是啊,也不知道小门小宗的哪里惹到妖族,估计宗门内的弟子跟妖族有牵扯, 功法用错地方,酿下灾祸。”

“不过,少了合欢宗的凡修界的确少了道风景。论弟子的姿容,合欢宗整体不错。”自以为评价得正气凌然的修士下意识摩挲下巴。

秦飞飞趁机插嘴,“请问下合欢宗现任宗主是谁?”

众修士扭头望向过来,就见一眼眸明亮的女子正有些焦急地望着他们。明明姿容艳丽,偏偏那双眼睛让人生不出半点瑕心。

女子旁边立着个身形修长,绛衣墨发的桃花眼男子。男子容貌不如女子出挑,视线扫过目露惊艳之色的众修士,含笑将手臂搭上女子的肩膀。

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宗主好像叫什么勾死你!”有修士凭借“超凡”记忆,回答了秦飞飞的问题。

勾思丽师姐!秦飞飞的眼睛乍然放光。是师姐的话,难怪合欢宗还能保留下来!

她欣喜追问,“请问有人知道合欢宗在哪落脚么?”

“那就不知道了,姑娘想找的话,可以到处问问。”沧澜城太大,谁会知道一个快要消失的门派在哪里落脚?

“好的,多谢!”秦飞飞拱手致谢,很快同司空潇一起消失在人潮里。

“小飞飞想去找同门吗?”司空潇的手臂仍旧搭在她的肩膀上,到了这里,他便不得不乔装,扮成此前玄天宗观星老祖寿诞时的模样。

秦飞飞摇头,“不见。”随后又补上一句,“不过假如是现任宗主勾思丽师姐的话,还是想的。”

上次见面是在玄天宗,虽然才过去数月,却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

若同合欢宗联系,没准会让景桓查出蛛丝马迹。问清楚宗门落脚之处,避开更好。只勾思丽师姐除外。

由于异荒秘境将在沧澜盛会期间随时开启,为了不错过且方便出行,减少同修士们的接触,秦飞飞随司空潇走上一圈,在沧澜城边缘租下一间不起眼的小院。

宅院不大,却干净整洁。院中心种着株比人高出小半截的梅树,红色梅花含苞待放。

秦飞飞来到树下,抬起指尖点点那半开的娇艳花朵,觉出几分初春的端倪。

宅院显然只正房可供休息,两间耳房主要用来储物。秦飞飞一进入正房,就自储物铃中取出小床,规规矩矩摆在房间角落。

褪去乔装的司空潇哭笑不得,知小床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当真躺上去,“小飞飞真贴心。”

秦飞飞忽然想起在康陵城的时候,景桓取出罗汉床,她也是觉得“贴心”来着。

风水轮流转,如今轮到司空潇,她这也算咸鱼翻了个小浪花。

瞥一眼懒洋洋躺在小床上的司空潇,秦飞飞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这样无情。她来到小床旁坐下,违心地补救,“这小床给我睡的,你睡那张。”

司空潇扭头顺着她的手指一瞥,又迅速收回目光朝她笑得灿烂,“何必这么麻烦,床够大。我变成狐狸,不占地方。”

对上他朗目星眸,秦飞飞难得硬气了一回,“前段时间委屈潇兄了,这次就让我睡小床吧。”

司空潇直起上半身,朝她伸出手臂拍拍肩膀,“不委屈,照顾夫人是应该的。还是小飞飞睡大床。”

他这样一说,秦飞飞更加不好意思,“离开游梦泽,就不假扮夫妻了吧?”以兄妹相称也不错。

司空潇耷拉下眼尾,“同住一个屋檐下同睡一间房,小飞飞要休夫?”

什么话?本来就是假夫妻,还需要休?

司空潇重新倒回小床,手臂遮住朗目疏眉,只露出鼻梁高挺,唇如涂朱,语气十分为难,“哎,既想睡大床,又心疼夫人……”

秦飞飞在内心翻个白眼,不答应下来,是不是打算细数她的苛刻罪状?

行行行,都睡大床。无奈答应下来,奇怪,她怎么就吃不住司空潇?

瞥见他手臂下得逞式上扬的嘴角,秦飞飞忽然伸出双手捏住他两侧脸颊,像捏狐狸一样。

两人出门置备些物品,再回到宅院天色已经暗下来。

秦飞飞归整好日常用的物品后,便如常进入打坐调息。

宅院隔壁似乎住着人,调息到一半,隐约传来动静。听清楚那旖旎的婉转莺啼,秦飞飞赫然睁开眼睛。

景桓带她去过花柳巷,这声音她熟悉不过。时而鼓励时而拉长音调叹息,秦飞飞觉得隔壁的女主人正在唱一曲烧得人浑身发烫的咏叹调。

司空潇这会儿正侧身躺在床上,撑着脑袋瞧她,嘴角带着莫测的笑意。

隔壁的动静配上司空潇这会儿的表情绝了,让秦飞飞有种用被子将自己蒙起来,或者将司空潇蒙起来的冲动。

她咽了咽喉咙,干巴巴地说一句,“我准备睡了。”

只要睡下,用被子将自己盖好,听不到声音,就不会尴尬。

司空潇低低笑出声,“脸红得这么厉害,小飞飞该是有经验的,怎么还会害羞?”

有,有吗?她赶紧抬起手掌碰上脸颊,可惜手心也是烫的,根本试不出来。不是,司空潇为什么说她有经验?

稍加思索,秦飞飞才想起来,她的身体里有不受控的灵力,又是前合欢宗弟子,司空潇自然推测得出来。

“没有害羞啊,就是太吵了。”死鸭子嘴硬,她收拾好自己,迅速钻进被子里,直挺挺地躺好。

隔壁仿佛不知道什么叫尽兴,都没个起承转合,直接在高音的点上一声赛过一声。

秦飞飞尴尬到脚指头蜷在一起,本就发烫的身体给被子一捂,更热了,只恨不得自己这会儿是个聋子。

司空潇翻转身体,直接滚到她的身旁,桃花眼笑眯眯,“小飞飞,你好像很难受,需要我去叫停吗?”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怎么能去打扰?万一把男主人吓出毛病,影响人家夫妻下半生幸福怎么办?

“没事,应该很快会结束。”她闭上眼睛,心想怎么也不会太久,“我不难受。”假的,是真难受。

秦飞飞没有想错,已经战过一阵的隔壁终于在高亢嘹亮的声响中归于寂静。随着周遭变得安静,她解脱般地轻舒一口气,并睁开眼睛。

司空潇不知为什么还在旁边撑着脑袋瞧她,那眼神……秦飞飞觉得像是在看一只直立身子作揖的小狗,大约是觉得有趣?

她将脑袋往被子里缩,“潇兄,你可以变成狐狸去那边点睡了。”

“再躺会儿,不急。”司空潇仍旧是惯常的悠闲模样。

秦飞飞觉得答应一起睡大床就是个战略性错误,她不该妥协的,应该坚定地,硬气地继续说“不!”

就在此时,隔壁的歌剧再度响起,秦飞飞睁大眼睛望向司空潇,眼神里分明写着,“不会吧?还来?”

司空潇忽然笑出声,潋滟的桃花眸里闪过戏谑,“我们看看他们这次玩多久?”

玩,多,久?人家是在玩,可对她而言是折磨啊!

秦飞飞双眼放空,无意识地扯自己的头发,这简直就是酷刑,酷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晕过去?

隔壁一曲终了,休整之后重新开腔的时候,秦飞飞已经麻木。她扭过头面向司空潇,声音有些沙哑,“这,正常吗?”

司空潇含笑挑眉,“挺正常的,小飞飞觉得不正常?”

当然不正常啦?中途都不带休息的?吃药也没这么生猛吧?

“不正常。”她老实点头。

司空潇笑得更加灿烂,“因人而异,小飞飞办不到?”

虽然“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办不到”,可秦飞飞就是觉得她不行,而且光听着声都快要不行了。

她猛地掀开被子,“要不我还是去提醒下。”

“我来。”

司空潇拉长音,懒洋洋的声音自窗口传出去,“隔壁的,很——晚——了!”

歌剧戛然而止,秦飞飞稍稍松口气,感慨还是司空潇有办法。一开始就问了要不要叫停,是她自己硬撑。早知道声音刚起来那会儿就提醒,也不用白受这么多折磨。

正当她想着终于可以好好睡一会儿,隔壁报复似的,响起更加撕心裂肺的干嚎,唬得秦飞飞险些一跃而起。

她不可置信地望向司空潇,罕见地在对方眼神里也看到片刻错愕。

一个藏在被子里,一个撑着脑袋侧躺在被子上,四目相对在对方眼神里看到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情绪。不一会儿,也不知是谁先笑出声,两人忽然齐齐笑作一团。

隔壁有意思,他们也没必要自找烦恼。

笑够了,司空潇提议,“带你去眇觉境休息?”

“不用,我可以睡着了。”秦飞飞敛目调整呼吸。在到处是凡修的地方开启眇觉境,必然危险且非常消耗妖力。没问题的,她可以办到。

事实证明,她办不到。隔壁折腾完,她却彻底睡不着了。而司空潇则仿佛完全不受影响,竟然没有变成狐狸,直接在她身旁枕着手臂睡着。

满月清晖照上他的侧颜,平时明朗张扬、容易亲近的模样显露出几分清冷。秦飞飞忽然想到盥室里,司空潇桃花眸微眯,仰头露出喉结,蹙着眉发出低沉喘息的模样,整个人瞬间被点燃。

要死了!刚才隔壁那样闹她都没有想到盥室里的事,怎么消停下来反而想起来?

不要想不要想,一只羊两只羊,羊跳过栅栏,一头栽倒在草地上,然后抬起头对她咩咩露出眼睛两道弯弯的缝,像桃花眸笑到灿烂极致。

秦飞飞猛地睁开眼睛,喉咙有些渴,呼吸急促间心跳如擂鼓。她甚至怀疑司空潇有没有可能听到。

“做噩梦了?”司空潇的声音忽然响起时,秦飞飞几乎要原地滚下床。

他什么时候醒来的?真的有听到心跳?

“不会梦到隔壁了吧?”语调懒懒洋洋。

你才梦到隔壁!秦飞飞怒目扫向身旁眼睛闭着,嘴角一抹笑意的司空潇,抿唇转个身,拿背对着他。

搬!明天就搬!

身后伸过来手臂,在肩膀被子上拍拍,安慰道:“睡吧,明天去教训教训隔壁的。”

秦飞飞原本的那点不痛快被这样一句话放了气。司空潇只不过问了句是不是梦到隔壁她就被揭穿似地生气,实在是神经紧绷,一戳就反弹。

她消了气,也不再去想那些反刍似的画面。只第二日醒来,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司空潇那张睡着后带着点寒霜气息的脸。近到气息交缠。

杏眼逐渐由圆睁一点点收缩,她扭头瞥向身上有重量的地方。司空潇的手臂隔着被子揽在她的腰上,自然得就好像放在他自己身侧。

不是说好的狐狸吗?

她真想将司空潇抖落下去,然而也只是抿唇朝被子里缩,妄图偷偷下床。

好不容易藏进黑暗温暖的被子,眼看就要成功从另一头钻出来,被子忽然被掀开一角。司空潇诧异,“小飞飞,你好像条虫。”

那表情由于太假,让秦飞飞牙痒痒。

呵,呵呵。她索性大大方方起床,假装刚才钻被子的行为只是无聊。

司空潇也不拦她,只撑着头笑眯眯看她“镇定”地穿戴好,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开。

早春的峭寒扑面而来,明明只过了一晚而已,她怎么觉得院内的梅花开得更艳。

小技法快速上妆,额心多了同样艳艳的梅花花钿。秦飞飞对着铜镜扬起嘴角眨眨眼,女为悦己容,把自己弄漂亮了,心情也会好上许多。

虽然昨夜冲动下想着搬家,可搬家就得毁掉一次性给齐的租金,这不符合她节约的习惯。

昨夜她和司空潇也有不对的地方,隔壁兴许根本不知道他们这里新住了人,玩到正酣时被打扰,自然不快。

她决定做些糕点去示个好,没准可以让接下来的晚上安静些。

秦飞飞瞥一眼半开花苞的满树梅花,决定就做梅花糕。

就像老婆饼里没有老婆,梅花糕里也没有梅花。秦飞飞在厨房里忙碌,将储物铃里的材料和工具拿出来,一样样准备好。

她调好面粉汁和馅料,用自制的多变模具做出一个个热气腾腾的鲜肉、豆沙梅花糕。

寒冷气候下吃一口皮薄而脆、甜而不腻的梅花糕最是熨帖。

秦飞飞咬下梅花糕漂亮蓬松,装饰着干果的顶,软香。接下来的部分是她的最爱,焦脆的面皮裹着细腻的豆沙,豆沙微微有些烫口,还流着香甜的汁。两种口感充盈,满足得让她眯起双眼。

等吃完中间的芯胚,最底层是完美的,挂满豆沙的焦脆,咬在嘴里咔嚓响,每一口都是甜脆与焦香。

“小飞飞偷偷在吃什么好东西?”

司空潇忽然出现在身后,秦飞飞自然而然捏起一个鲜肉梅花糕,递到他面前,“尝尝,肉馅的。”

司空潇没用手接过梅花糕,选择捉住她的手腕,低头咬下一口。

第一口是香甜绵软的顶,没有吃到肉那就继续。

第二口焦脆面皮夹着扑鼻香鲜,双唇擦过秦飞飞的指尖,司空潇满意地弯起眼睛。

第三口只剩下最底层,司空潇若想吃到,必定会含上她的手指。偏偏手腕被扣着抽不出来。

秦飞飞赶紧抬起另一只手,将指尖剩下的梅花糕取出,准备藏起来。

司空潇眼疾手快,低头一口将那块沾了肉汁的最底层叼走。嘴唇依然还是含上了手指,只格外快,一触即分。

这速度简直是想连她的手指一并吃掉!

秦飞飞怔愣一会儿,见司空潇边嚼边笑得得意,莫名像个调皮的孩子。她飞快地眨眨眼,“我给隔壁送去。”

“说好了教训隔壁,难道小飞飞在刚才的糕点里下了药?”

司空潇的话消散在空中,那边秦飞飞已经将两种梅花糕装碟码放整齐,准备去隔壁拜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8 23:21:02~2021-09-30 00: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岐羊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