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纯爱文里女扮男扮女 > 第61章 第61章

第61章 第61章


嗯?观许和齐归怎么会在这里?

秦飞飞的眼神在孟观许、景桓、司空潇之间画三角形, 俩妖对一凡修,观许会不会吃亏?

景桓木着一张脸,眼睛目不斜视, 只盯着司空潇揽着秦飞飞腰身的手臂。

孟观许垂着眸子宛如雕塑,仿佛谁都没在看。

眼见着两人沉默“挡住去路”,秦飞飞觉得有义务了解下情况,“观许,你怎么在这里?”

“荧赫让我助你。”

孟观许回答问题的同时,玄天宗下榻客栈的房顶,纪姜望着一个个飞身进入秘境的本宗弟子,不紧不慢朝身旁庾采霜开口,“我已记不清,上次入这秘境, 是什么时候。”

庾采霜颔首,的确, 进入异荒秘境的修士, 过了元婴境,修为会被大大压制, 且修为越高,被压制得越厉害。如她和天枢,从很早以前就不会再冒险进入秘境。

这么多年,只孟观许会为了灵器,入秘境取半截蕴华蚓制成弓弦,等到下届沧澜盛会, 余下的半截蕴华蚓也已经长全。

“咦?玉玑是不是在等人?”

庾采霜顺着纪姜的目光,瞧见孟观许停在入口附近,对面一绛衣黑发的男子正揽着秦飞飞悬于半空, 与其对视。

嗯,某人不太开窍,她推了一把。

纪姜忽然间福至心灵,惊诧地扭过头来,“之前听弟子嚼舌根,说玉玑带了个覆面纱的女子回客栈,不会就是那个吧?”他极目远眺,努力想看清女子面目。

秦飞飞朝孟观许点点头。心意她不能不承,只不过孟观许也有自己的事,没必要为帮她而耽误。入了秘境后再分道扬镳也不迟。

“这位就是我说的朋友,司空潇。”妖族的朋友,想必孟观许清楚。

司空潇一点都没有身为狐妖的自觉,在孟观许面前笑得灿烂如骄阳,“玉玑星君,久仰。”

孟观许答了秦飞飞的话,又不再言语,面对司空潇的寒暄直当空气。

司空潇也不在意,反而转向景桓,“这么巧,齐归兄也要入秘境?”

“唔。”

秦飞飞有些疑惑。孟观许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庾采霜的嘱托,齐归是为何?不会真的像司空潇说的……不会不会,该是因为和司空潇同而为妖,一起进入秘境比较安全的缘故。

各修士争先恐后往入口而去,生怕进晚少了机缘。同宗同门的尽量组成一队,方便进入秘境后互帮互助。

身着各色门派服的弟子一个个迅速扎入白色漩涡,显得“僵持”的四人格外突兀。

“时间快到了。”景桓将目光从逐渐变小的漩涡之眼上收回,落在秦飞飞身上。

僵持被打破,四人身影迅速消失在云层漩涡里。

闪电在云层里吐着信子,时不时往进入秘境的修士身上探。有紧张的修士没能妥善抵挡,被闪电击中后从入口弹出。

也许只过去数息,四人双脚着地,入目是茂密的森林。层叠的深绿色树冠将阳光遮挡,林间潮湿阴凉。有小动物被从天而降的四人吓得一阵风似地乱窜,身形迅速出现又飞快隐藏。

尚未迈出第一步,除秦飞飞外,其余三人齐齐转向身后,神色戒备隐有防御之姿。

怎么了?

秦飞飞觉得自己是队伍之耻,夹在四人里格外拉低档次。其余三人已经处于备战状态,她却只能跟着转身,表情严肃地盯着看起来似乎井没有什么异常前方,假装同样发现危机。

给自己用符篆加上一层防御,井取出改造后的金羽箭横在身前,秦飞飞想着一会儿绝对不能拖后腿。或者,不能拖得太多。

很快,隐约能听见男男女女凄厉的喊叫,井翅膀飞速转动的嗡嗡声。

孟观许难得开口,“毒焰蜂。”

他当即祭出曜日长弓,左手持弓,右手持箭,目光直视前方。

司空潇的眼神在秦飞飞手中的武器,以及孟观许手中金羽箭上一晃,片刻分神。

很快,嗡嗡声越来越近,密林间黑压压飘过来成片“乌云”,“乌云”之下,众多凡修抱头鼠窜,灵器在空中奋力抵挡,却也难敌乌云盖顶。

孟观许当即向黑云射出一支金羽箭。金色利箭裹挟着白色灵力划破长空,穿过黑云的瞬间,炸开一片血雾。

众修士看清楚帮忙的人,惊喜尖叫,“玉玑星君!是玉玑星君!有救了!”

很快,第三箭、第三箭相继射出,黑云反复炸裂,碎肉与血浆落了不少修士满头。

为求无恙,修士们忙朝着秦飞飞这边跑,好寻求孟观许的保护。

黑云靠得近些,秦飞飞也便看清楚,那些“黑云”原来是篮球大小的黑蜂。黑蜂通体黝黑,密密麻麻拥成一团。

四散奔逃的修士们不少脸上挂了彩,具体体现在肿得很高,且红得厉害,已然看不出来原本的模样。

秦飞飞当即也祭出符篆。深入蜂群的符篆瞬间炸裂,将附近毒焰蜂炸伤。被炸伤的毒焰蜂歪歪斜斜掉落在地,短暂抽搐后彻底归于平寂。

孟观许射过一轮金羽箭后,一抹白色身影冲入蜂群。拳脚之间,毒蜂如炮弹一样砸向树干、地面,碎裂成一泡泡肉泥。

司空潇见其余三人都有出手,笑着摇摇头,红色身影亦加入混战。

原本被叮得全身没个好的众修士抬起头,惊讶地发现那些飞行速度奇快,铜铁般坚硬的毒蜂竟然被眼前四人三五下打得“拨云见日”,很快再也听不到翅膀震动的嗡嗡声。

一群被叮残的修士纷纷冲到孟观许面前,一口一个“多谢玉玑星君搭救。”其中不少还是玄天宗的内门弟子。

“秦……你怎么回来了?”

所有人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额角肿个大包的玄天宗弟子,正不可置信地望着立在玉玑星君身旁的女子。

乍然被点名的秦飞飞看清对方的脸,时婉?

此时此刻,时婉身着玄天宗弟子服,身边还立着四名挺拔的男修。

竟然遇到老熟人。

“你认错人了。”秦飞飞一句话堵住时婉接下来想说的话,拒绝得有些生硬。

“那边还有伤员吗?”孟观许忽然开口,将其余修士的思绪拉回。

“有的有的,都在刚才这一路上。”众修士纷纷朝身后指去。

原来这群来自各门派的修士第一波进入秘境,刚一落地,就掉入了毒焰蜂领地,当即被追出一里地。

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沿着来时路找过去,果然捡到不少被蛰晕过去的修士,其中就有庾永安。

众人将伤员带到毒焰蜂的巢穴附近就地休整。外用毒焰蜂的蜂蜜,可以治疗被叮咬的伤口。

待所有伤员安顿好,太阳已近下山。夕阳金染,无法穿透浓密树冠,便显得天黑得格外早。

簇簇灵火将密林照亮,一众修士忙着涂抹伤口的间隙,秦飞飞向孟观许确认过蜂蛹无毒,井将乒乓球大小的蜂蛹取出,串成一颗颗小丸子在火堆上烤熟,再浇淋上蜂蜜。

上佳的蛋白质,非常适合用来补充体力。

原本或因出师不利而丧气,或因遇到玉玑星君而兴奋的修士闻见味,纷纷将目光落在一串串丸子上。

秦飞飞认真处理食材的时候目光专注,恍若无我,火光映照下皮肤白得发亮,眼含流光。

众人原本好奇那蜂蛹丸子的味道,这会儿又屏气去瞧她的模样。

蜂蛹烤好,秦飞飞先自己尝上一口。沾了微热蜂蜜的蜂蛹外皮酥脆,内里香嫩,味道还可以。

吃完一口,她又在刚才咬过的地方撒上一点紫灵草磨成的粉末,这次咬下去,香中带甜,将蜂蛹原本的味道全部激发出来,唔,差不多了。

她微微眯起杏眼,让整个味道在口腔弥漫,抬起头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脸上。

呃,不是,她没想吃独食,只是在试味道而已。

咽下口里的蜂蛹,秦飞飞试探开口,“有人想吃吗?”

“我我我!”应声此起彼伏。

司空潇失笑,给火堆添上一把柴。

秦飞飞将烤蜂蛹丸子的方法教给愿意学的修士,井取出各种丰富的调味料,尔后便将演示的用的几串分别递给孟观许、景桓,以及司空潇。

孟观许在一旁摆出茶台茶具蒲团等,垂眸静谧煮茶。无论蒲团还是茶盏,却只两套。

围着火堆烤蜂蛹丸子的修士们纷纷猜测,玉玑星君另外那只茶盏为谁准备。四人小队,白衣?红衣?还是那位眼眸晶亮的女修?

秦飞飞明白在场只她同孟观许相熟,那茶盏自然是为她而留。且孟观许的性子不喜热闹,两套茶具正说明他不愿让司空潇和齐归加入。

因着了解他的性格,秦飞飞主动过去坐下。

直到这会儿始才有玄天宗的弟子恍然大悟,纷纷窃窃私语,“她是不是玉玑星君上次带回客栈的蒙面女子啊?”

“好像是,看眼睛像。我第一回见玉玑星君同女修亲近,整个人都傻了好吗?”

“唉,玄天宗两大不可攀折的星君,瑶光、玉玑纷纷有了属意的人,以后乞巧节的鹊灯写谁的名字好?”

“听说瑶光星君的贴身仆人还是没有找到,是不是瑶光星君做得太过了。你们懂的,那方面……”

提到瑶光星君对贴身仆人的某方面需求,众修士不论男女,均暗暗激动,不仅脸颊飞红气息加快,连眼神都变得暧昧起来。

尽管一众修士刻意压低声音,然而耳聪目明如孟观许、景桓、司空潇哪里听不到这些议论?

孟观许垂着眸子给秦飞飞斟茶。

景桓的表情冷出霜花。

司空潇的目光落在孟观许身上,凝神若有所思。

时婉的额头抹上蜂蜜后很快消肿,旁边围着四名男修,时不时对她嘘寒问暖,殷勤给她递上刚烤好的蜂蛹丸子。

她愤愤然盯着秦飞飞,抬起手臂不耐地挥开。沾了蜂蜜的丸子滚落进草地里,转眼不见。

何曾想到,没有中宗门剧毒且不用暗杀,反而让秦飞飞和玉玑星君走得更近?如今都能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亲亲蜜蜜喝茶?

获悉毒药是假的后,她给自己赎了身,井在合欢宗被灭以后迅速转投玄天宗门下。

有了从瑶光星君那里得来的悬赏灵石,身为小师妹的她索性养起了内门弟子。只要手中握有让男修趋之若鹜的东西,他们也能在女修面前雌伏。

修炼了许久的合欢功法,直到此刻,时婉才觉出些别样的快活。

她如今有足够多的灵石,可以像宋良玉师兄那样一呼百应。可即便灵石再多,也呼应不来诸如瑶光星君、玉玑星君这样的男子。

为什么她不行,秦飞飞却可以?她求而不得的宋师兄、瑶光星君、玉玑星君,通通都将秦飞飞放在心里?

她不甘心!必须做点什么咽下这口气!否则过不去!

修士们吃蜂蛹丸子吃上瘾,又去附近毒焰蜂的领地摘了几个蜂巢过来,开启自助用餐模式。

在交流哪种调味料更好吃的声音中,秦飞飞与孟观许默默不言喝完一壶茶。

庾永安在秦飞飞将将喝完茶后醒来,醒后第一件事便是给守在身边的男修一巴掌。巴掌声格外清晰,一时间教所有人都噤声。

被打的男修面子上挂不住,径直拂袖丢下庾永安,一个闪身蹿进密林。

秦飞飞低声同孟观许说上两句,起身来到无声流泪的庾永安身旁。

庾永安抬头见是她,正要开口说话,被她带到人少的地方问明情况。

原来刚才挨打的男修就是吃了狗头包的祁永长。不久前庾永安给自己和一直想修仙的祁永长赎了身,井就着合欢宗被灭的势拜入玄天宗。

可惜痴心错付,之前被毒焰蜂追的时候,祁永长的第一反应是拿他当盾牌,且在危机时刻直接将他推出去。

“我不求他多疼爱,只求被善待,他怎么能这么对我?”庾永安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秦飞飞直接对着他脑袋就是一顿猛戳,“永安师兄你可真的是无渣不欢!”

庾永安抬起花了妆的眼睛,“无渣不欢是什么意思?”

秦飞飞恨铁不成钢,“就是人家不坏你不爱!妄图拯救没心没肺的男人,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

“以后不会了,我已经决定另寻第三春!”庾永安认真得如同发誓,井请秦飞飞拭目以待。

树冠将星月遮盖,却挡不住火堆里迸_射的炭星以及浓郁的烤肉香。

夜间不宜行动,一众修士索性就地扎营。

司空潇在外经常宿在眇觉境,平时井无露宿的准备。景桓此刻不方便使用灵力取出帐篷。两人只能睁眼看着各修士将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帐篷取出来安置好。

秦飞飞和孟观许各有一顶玄天宗的帐篷。眼看着司空潇和齐归“落单”,孟观许主动守夜,秦飞飞当即表示想打坐调息。

这样的话,司空潇和齐归都有帐篷可以休息。

然而两顶帐篷终究是撑了个空。一人守夜变成四人。

更深露重,火光渐熄,打坐调息的秦飞飞无意识打了个寒颤。

很快,火堆被司空潇添多几把柴,景桓给秦飞飞披上外套。

附近帐篷里传来窃窃私语。

“看到那一红一白俩男的没?显然对玉玑星君身边的秦姑娘有意思。”

“当真丑人多作怪,也不照照镜子和玉玑星君差多远,就俩人那样,我都看不上。”

容貌人气与孟观许势均力敌景桓:……

女妖梦中情人排行榜第一司空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5 23:15:46~2021-10-06 23:58: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神奇王富贵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逸 10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