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越世界的拼装大师 > No.6 康复浴池

No.6 康复浴池


  屠宰场,字如其名,正是纺织厂食堂的一部分,也是屠夫的地盘。

  至于屠夫,那是个很壮实的家伙。

  跟枪匠那种肌肉不一样,屠夫身上是满满的脂肪,脂肪下面才是肌肉,皮肤有些粗糙,毛孔明显,有点东欧人种的感觉。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穿着厚重的屠宰场制服,还有皮革的围裙,看上去很邋遢。

  屠夫从一边的刀具架中抽出一把刀,来到了林诚面前,斯隆那个老家伙却带着狐狸,枪匠还有修理工留在了一边,靠近门口的地方,并没有跟过来的意思,似乎生怕被卷入到这场危险的较量当中。

  那是一把六寸的主厨刀,刀刃细长,前端带有弧度,从美式猎刀演变过来的厨房刀具,适合分解肉块,尖头保留了剔骨的功能,作为厨房刀具使用非常方面。

  然而,在精通冷兵器的杀手手里,它将会变成最为致命的武器,斩开敌人的喉咙。

  “告诉我,你用过刀吗?”

  屠夫的声音有些低沉,同时也有些沙哑,就像他的外表一般给人一种意外的粗糙感,他手中捏着那把跟他肥硕身躯有着鲜明对比的纤细主厨刀,神态中透露着一丝不经意,仿佛只是随口一问。

  但是,林诚却很清楚,这句话,代表着屠夫马上要进攻了。

  刹那间,屠夫横起一刀,朝着林诚的脸砍了过来,他的动作有着跟他体格截然相反的迅猛,换做是普通人,恐怕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砍中,彻底破相。

  不过林诚早就知道屠夫会动手,自然也就防备着对方的突然袭击。

  凭借T病毒对神经反应速度带来的增强,面对横面而来的刀锋,林诚直接让自己的身体向后倾倒,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屠夫挥动的厨刀。

  紧接着,他又双手撑地,完成了一个标准的下腰式后滚翻。

  他甚至在完成后滚翻的同时,一脚踹在了屠夫有着丰厚脂肪的肚子上,不仅成功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同时也给林诚争取了一两秒的时间。

  林诚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红黄双色,颜色像是火焰一般的匕首,朝着屠夫捅了过去。

  【获得道具:乐高M9型号多用途刺刀】

  M9型号的刺刀是由狩猎刀为基础改进而成的,刀身厚实且坚固,刃口锋利。

  而经过无限积木的独特力量改造,这把玩具小刀同样获得了原版真货同等的锋利特性,即便是对着屠夫这种人而言,同样也是威胁性十足。

  林诚的匕首瞄准的是屠夫的腹部,在那里,虽然脂肪层丰厚,同时也是人体最柔韧,最容易受伤的地方,最容易受到伤害。

  斯隆跟狐狸,还有枪匠跟修理工,他们几个人仍旧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丝毫没有阻止这场战斗继续下去的意思。

  因此,林诚知道,这是一场真刀真枪的战斗,除非战斗到一方倒下,否则不会轻易结束。

  刺客联盟拥有一种神奇的药浴,不管是刀伤,枪伤还是骨折都能治好,他们并不害怕在训练途中有人受伤,但凡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同时,实战也是训练最好的导师。

  刹那间,屠夫手中散发着凛冽寒光的厨刀跟林诚手中火焰一般的M9刺刀发生了数次碰撞,异化的塑料刀锋和金属刀锋抵触,在半空中绽放出了朵朵淡金色的火花。

  同样的,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两人身上也多出了数条沁出鲜血的伤口。

  然而,事实上——林诚从来就不会什么刀法。

  他之所以能够用手中的M9刺刀跟上屠夫的动作,是因为无限积木强加给他的基础刺刀掌握能力,以及T病毒对他的神经反应速度,还有肌肉组织强度的增强,将林诚强行拔高到了屠夫的水平。

  但要说他的刀法真的可以跟屠夫这个冷兵器格斗专家相媲美,那还差的太多。

  远处,对于林诚展现出来的能力,斯隆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这个人的身体素质,不管是反应速度还是肌肉力量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同等水准,他比我预想的更为出色。”

  斯隆虽然已经上了年纪,身手有所下降,但年龄的沉甸终究练就了一双毒辣的眼睛。

  在他眼里,林诚就像是一张质地优秀的白纸,它在等待着最为优秀的剧作家,音乐家或者画家,将自己大作跃然纸上。

  而到了那个时候,这张白纸就会一跃成为最顶级的作品,成为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存在。

  听到斯隆的话语,狐狸轻轻点了点头——她很赞成。

  此时,不仅是林诚的身上浑身是伤,就连屠夫的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人手中的刀锋,都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了狰狞且数量极多的,大大小小的创口,但直观上看,林诚身上的伤口要比屠夫身上的更多一些。

  这很正常,毕竟屠夫是刺客联盟的冷兵器专家,只是这位专家,似乎已经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林诚虽然看上去更凄惨一点,却是仿佛精力无限一般。

  作为T病毒强化者,在战斗的过程中,林诚所使用的不仅仅是手中的刺刀。

  同时,他也在仗着自己强化过的身体,肌肉力量和神经反应速度,在强行硬拖着两人战斗的节奏,就像游戏里那些靠着回复道具,想要强杀Boss的玩家一样。

  屠夫虽然刀法更加精巧,可随着体内鲜血的流逝,屠夫的体力明显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他壮硕的身躯,同样也被林诚留下了不少的伤口,随着伤口的数量逐渐增加,屠夫明显感受到自己的战斗节奏被林诚扰乱了。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不仅是他占不了上风,甚至有可能被眼前这个新人打败。

  “......好了,都住手吧。”

  斯隆已经确认了林诚的冷兵器战斗能力,趁着胜负未分,他先出声叫停了这场战斗。

  而这两个浑身是血,喘着粗气,针锋相对的家伙,紧接着救被一拥而上的枪匠,修理工还有狐狸三个人一起给拽开了,强行终止了这场战斗。

  林诚此时的样子十分狼狈。

  他的衣服已经被染成红色,到处都是割裂的痕迹,就连握着刀的手也因为脱力而变得有些颤抖,而枪匠跟修理工一起架走的屠夫也跟他相差无几。

  因为屠夫三百多斤的体重,架住屠夫的枪匠显得尤为吃力,必须要有修理工帮忙,两个人才能稳住他的身体。

  突然停手,近乎耗尽了自己所有体力的林诚差一点摔倒在地,被狐狸小姐直接掺扶了起来。

  “你的身手不错,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屠夫那家伙被打的这么惨,练过?”

  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林诚的血迹侵染,语气有些轻佻,目光中也带着些许惊讶。

  “......差不多吧。”

  林诚深呼吸,吐出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狐狸,带他去康复浴池。”

  “知道了。”

  听到斯隆的话语,狐狸轻轻点了点头,拖着林诚向着门外走了过去,消失在了门外。

  而在屠宰场中,望着被枪匠和修理工架起来的屠夫此时的凄惨模样,斯隆却是缓缓点了点头,似乎对林诚的表现非常满意。

  不仅仅是斯隆对林诚的表现十分满意,就连枪匠跟修理工,甚至是跟林诚做过一场的屠夫都对这个年轻人有些惊讶。

  屠夫跟枪匠更是直接较量过的,林诚的能力究竟如何,两人有着充足的认识。

  “他虽然打起来毫无章法,却能够凭借着极其强大的战斗意识和身体素质将不利的局势扭转过来,不错,是个不错的苗子。”

  枪匠架着屠夫的胳膊,对着斯隆的方向点了点头。

  他原本并没有在意这个新人,而现在,林诚的表现让他不得不侧目。

  “卡洛斯·吉布森最近一直在袭击我们的人,我怀疑他是想要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在其他方面下手,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最好警惕起来,别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就是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够不够我们把这个小家伙培养起来去面对他......”

  顿了顿,斯隆继续开口道。

  同时,斯隆也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轻轻掐了掐眉心位置,似乎有些担忧。

  另一边,林诚被狐狸如同拖死狗一般的,拖到了一处位于纺织厂地下的净室之中。

  这里像是一处巨大的地下教堂,点燃着熏香和白色的蜡烛。

  廊柱连接着拱形的天花板,阳光透过墙壁一侧的窗户投了进来,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谜样的清香味道,大理石地板上挖了几个墓穴似的长方形的水浴池。

  这里就是康复浴池,同时也是刺客联盟除了命运织布机以外,最重要的医疗设施。

  狐狸小姐甚至没有脱掉林诚的衣服,直接将已经脱力毫无反抗能力的林诚扔进了其中的一个坑位里,伴随着坑洞中的水迅速漫过了他的胸膛,让林诚缓缓漂浮起来,而他身上的血液,也逐渐将整个水池里的水染成红色。

  “你这是要把我处理掉吗?”

  林诚知道这里是什么,所以也就没有反抗,只是半开玩笑的开口说道。

  “当然——不,这里是康复浴池,药物可以促进细胞分裂,迅速修复伤口。”

  眼前的女子眉头微皱,脸上随即绽放出一丝笑容。

  “你就在这里躺着吧,大概明天早上就能修复完成,好好睡一觉。”

  她从角落的金属推车上取下一小瓶不明液体,大概五六十毫升的样子,将瓶盖打开,把不明液体倒进了林诚所在的水池当中,随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林诚的脸颊,微笑道。

  林诚能够感受到身体此刻所展现出的疲态。

  为了能够跟上屠夫的速度,他已经用尽了自己的力量,同时体内的血液飞速流失,到了最后,几乎抬不起自己的胳膊,所以才会被狐狸小姐如同死狗一般的拖进了康复浴池。

  躺在池水中,林诚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刺客联盟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命。

  一方面,是因为他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价值,而另一方面,至少,在他准备像是卡洛斯·吉布森一样背叛刺客联盟之前,对他而言,刺客联盟的纺织厂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完全不需要担心任何问题和危险,刺客联盟甚至会为他提供保护,满足他的所有需求,他甚至卸下了心防,毫无负担的,美美的睡了一觉。

  而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依旧是临别时的美人,只是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

  今天的狐狸穿了一身简单的黑色夹克衫,不过依旧是运动内衣以及运动长裤的打扮,不过想想也是,毕竟,作为刺客的她,自然是不会穿那些为了美观而限制自身行动能力的衣服的。

  她坐在水池与地板的边缘,手中还拿着一份吃了一半的汉堡包,正在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味,让林诚的口腔中分泌出了口水,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也不知道是因为眼前的秀色可餐,还是单纯的觉得很饿。

  “早上好,林先生,昨天晚上休息的如何?”

  看到林诚已经苏醒,狐狸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恶趣味的笑容,缓缓开口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