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越世界的拼装大师 > No.71 安德烈科教授

No.71 安德烈科教授


  十字路口的角落处,一个个头不高,身材矮胖的男人出现在人群当中。

  他表现的有些局促,眼睛不断朝着周围扫视,似乎在害怕什么,就像是一直准备偷取食物的肥老鼠,正在确认食物周围有没有危险,确认没有危险后,他跟随人流缓缓走过红绿灯前的斑马线。

  男人来到了供应俄文报纸的报刊亭前,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两枚印刻了女王头像的硬币仍在了报刊亭的柜台上,从上面取走了一份俄文报纸,上面写着今日莫斯科新闻。

  “老样子,钱给你放在这里了(俄语)”

  他叫安德烈科,伊万·安德烈科,曾经在列宁格勒加里宁工学院当教授,当然,那里现在被称为圣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学,而且他教授的专业还是俄罗斯并不擅长的生物科学系。

  但是,真正让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位矮矮胖胖其貌不扬的大学教授,却是俄罗斯生物科学届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当中的领头者,甚至两次获得了诺贝尔奖的提名。

  直到他加入伊西昂这个科研组织为止。

  伊西昂不断用美好的理想跟愿景欺骗安德烈科教授,让他为伊西昂工作了几十年,以开发治愈基因疾病的方式方法为由,骗他研发了一种可供编程的,针对病变基因序列进行修改的新型技术。

  安德烈科教授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凭借这种新型治疗手段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直到他在无意间撞破了伊西昂的技术人员正在拿着他的科研成果进行武器测试。

  教授这才意识到伊西昂试图拿他的技术制造生化基因武器——所以,他跑掉了。

  他带着自己仅有的研究资料跑到了英国,寻求英国政府的庇护,而海蒂体内的雪花病毒唯一的样本,也是他从伊西昂的研发基地里偷摸带出来,交给英国政府的。

  安德烈科教授虽然只是个普通的科学家,但是他也能意识到伊西昂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他才会过着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日子,生怕某一天突然跳出来一群伊西昂的人将他抓回去。

  直到今天,当他将手放在那份家乡的俄文报纸上的时候,他的手被报刊亭内的老板抓住了。

  “安德烈科教授,你还真乐观,难道你不知道伊西昂已经开始行动了吗(俄语)”

  老板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了一番的戴卡徳·肖,虽然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收敛起了他脸上那股凶悍气质,但是那种常年行走在危险当中的人,身上总会有一种跟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特质。

  戴卡徳·肖是谁,安德烈科教授并不认识,但是,教授本能的意识到了不对劲,立刻将自己的手从戴卡徳·肖的手里抽了出来,戴卡徳似乎也并没有用力,而是松开了手,任由他转身就跑。

  可是,这位教授真的能够跑的掉吗?

  安德烈科教授刚一转过身,就直接撞在了背后另一个人的身上。

  那是个比他高出半个胸口的强壮黑人,健硕的肌肉看上去就像是一堵不可逾越的墙壁,脸上还带着笑容,看上去就很恶意的那种笑容,教授缓缓退了两步,却惊讶的发现两侧都被人堵住了去路。

  他们一个看上去很和善的年轻中国游客,还有一个打扮的年轻靓丽的英国女子,以及背后那个伪装的报刊亭老板,在场的每个人看上去都很危险,绝不是一般人。

  “你好,安德烈科教授。”

  “我们想跟你谈谈,谈谈关于CT-17,雪花病毒的事情。”

  半小时后,林诚等人跟随着安德烈科教授,来到了他位于伦敦的居住地点,就在伦敦的格林威治中心居民区的一栋老仓库当中。

  老仓库是安德烈科教授租下的,这里的几堵墙边缘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还有十几面透明黑板,用白色的马克笔在上面写了很多林诚看不懂的公式跟数据。

  看得出来,即便是换了地方,教授仍旧在继续他的研究。

  霍布斯因为上了通缉令的事情正在跟美国方面做解释,也抽空打给了自己的女儿,让保姆将女儿带回了妻子的父母家里照顾,而戴卡徳跟海蒂却没有林诚四处打量房间的闲情雅致,跟教授直接开始谈论正题。

  海蒂摊开手,将手心处已经愈合,但是有些发黑的三角形分布伤口展示给了安德烈科教授。

  “教授,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哦,我的上帝啊,你注射病毒多长时间了?”

  安德烈科教授愣了一下,因为他很清楚海蒂手心处的伤口代表着什么。

  同时他也有些害怕,因为他害怕海蒂告诉他她注射病毒已经超过了七十二个小时,那就代表不仅仅是她会死,同时也会将她体内的病毒散布给其他人,尤其是像他这样距离很近的人。

  “这个嘛,注射的时间大概是三十个小时之前吧。”

  海蒂想了想,随后开口回答道。

  “谢天谢地,七十二个小时内承载病毒的容器胶囊是不会发生溶解的。”

  安德烈科教授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松了一口气的还有海蒂三人。

  比起中情局给出的情报里写明的七十二个小时,他们更加信任病毒制造者亲口说出来的话语,那可比冰冷的文字报告更加让人觉得安心。

  但是,情况也很麻烦,因为时间仅剩四十二个小时了。

  这代表着他们必须要在四十二个小时内解决病毒的威胁,否则将会引起全球性的生化危机,这可比气候灾害,恐怖主义或者核威慑之类的问题大太多了。

  “我们要怎么才能解决问题,这个病毒不是可供编辑的吗,你可以直接编辑修改它吗,教授?”

  海蒂急切的追问道,她表现得比任何人都要着急。

  这并不奇怪,因为病毒就在她的身体里,她还很年轻,并不想因为这种东西付出生命。

  “抱歉,我无法在你体内编辑病毒,必须要将病毒取出来才行。”

  “有一套可以帮你提取病毒的设备留在了伊西昂的科技实验室,我没有把它带来,因为它太大了,但那里到处都是伊西昂的人,很难进入,拿不到的。”

  教授缓缓叹了口气,顿了顿,他继续开口道。

  “就算再难,我们也会想办法解决的,告诉我地点。”

  “在东欧平原的一处废弃苏联军事基地,被伊西昂买下改建成科技实验室了,位置在乌克兰。”

  戴卡徳按住了安德烈科教授的肩膀,直到安德烈科教授将具体的地点告诉了戴卡徳,戴卡徳这才松开了抓住他肩膀的手,拉起海蒂转身就要离开。

  霍布斯立刻挂断电话跟了上去,只有林诚一个人没有动。

  “教授,我想跟你谈谈。”

  看着安德烈科教授一脸茫然的面孔,林诚开口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