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越世界的拼装大师 > No.197 凯德·伊格

No.197 凯德·伊格


  得克萨斯州南部,休斯顿以北,位于滨海地带的小城,今天的气温依然炎热。
  道路两边生长的,大片大片绿油油的玉米田间,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横穿而过,而在马路的中心处, 恰好有一辆1970年出产的雪佛兰C10蓝色皮卡,正朝着不远处的小镇疾驰而去。
  这台老皮卡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车况却被维护的很好,甚至看不出一星半点儿的锈迹,而驾驶位上开车的,是一位穿着洗的有些泛黄的老式牛仔外套,带着棒球帽跟墨镜的中年白人男子。
  他叫凯德, 凯德·伊格,是一位生在德州长在德州, 不出意外也会死在德州的落魄机械发明家。
  当然,所谓的机械发明家也不过是他给自己贴金而已,比起所谓的发明家,他倒更像是个穷困潦倒的机械工程师,唯一的爱好就是收集一些废品,将它们修好,然后卖给看上它们的人。
  今天是久违的采购日,不过并不是去超市采购生活用品,而是去镇上一家老剧场,老剧场的主人已经去世,子嗣继承了这家早已停摆了几十年的老剧场,正准备将老剧场打折出售。
  总算是攒了一笔小钱,凯德正准备前往老剧场,去看看那里有什么值得买回家的废旧机械设备。
  老剧场位于小镇的中心,当凯德停好车之后, 他看到了一辆宝马MINI跌跌撞撞的朝着自己的方向驶来,停在不远处,紧接着,他的合伙人卢卡斯从车上走了下来,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我以为你去海边了,卢卡斯,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不适合冲浪吗。”
  “今天海浪不高,再加上车快没油了,你懂我意思,该发工资了,凯德。”
  卢卡斯是个留着长发的年轻人,身上穿着海边风格的大花裤衩和拖鞋,而所谓的生意合伙人,实际上也只是凯德拉过来打零工的帮手,甚至经常开不出工资的那种。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走向了不远处的老剧场。
  “欢迎两位,请跟我来吧——这剧场1928年就建成了,不过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大家都习惯去看电影而不是来剧场观看演出,而且连演员都找不到, 哪里有什么演出可以看。”
  剧场的主人是个年轻人,身上穿着的衣服看上去挺贵的, 仔细想想, 毕竟是家里有钱经营一座落魄剧场几十年的时间,估计也不缺钱,不过既然他继承了剧场,肯定要卖掉这个空置许久的老剧场。
  年轻人带着凯德跟卢卡斯来到了小剧场上方的小房间,这里放着几个巨大的机器和满墙的胶卷。
  “当然了,我们也尝试过播放电影,甚至为此买了几台放映机,不过情况还是这样,没人愿意来这里,都放了十几年了,锈的不行,修修也许可以用,我想这也是你们来这里的目的。”
  “不错,让我们在这里看看吧。”
  在年轻人的带领下,凯德跟卢卡斯在房间里寻摸了半天,找了些还有可能被修复的东西,至于那几台大号电影放映机器是不敢碰的,因为肯定买不起,就算它们都报废了也买不起。
  逛完了小房间过后,凯德提出想要看看其他地方是不是还有一些能用的东西,年轻人并无不肯,毕竟有钱赚,谁会拒绝呢,带着两人来到了满地垃圾,看上去十几年没有人用过的剧场当中。
  剧场有上千个红丝绒布的座椅,墙壁是大理石浮雕,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上已经缠绕着一层厚厚的蜘蛛网,也许曾经盛极一时的时候,这里也是风光满面,可现在却只剩下遍地的狼藉。
  他跟卢卡斯两人在剧场里转了一圈,这里除了一些毫无价值的垃圾和他们根本买不起的电影设备以外,基本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有些兴致缺缺的准备交钱,拿着他们选的东西离开。
  直到凯德突然间瞥见了舞台一角,那里还有一辆被垃圾掩埋着的,锈迹斑斑的大卡车。
  那是一辆福莱纳FLT8664平头卡车,年代久远,因为背对着阳光的缘故,凯德差点就看走眼了,卡车上面也是落满了灰尘,破旧不堪,车头甚至还有几个弹痕,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凯德有些好奇的走上前去,跳上卡车侧边,拉开车门,却不想驾驶舱里有不少大号的废旧黄铜弹壳,随着他的用力而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也引起了卢卡斯跟剧场主人注意。
  “这是......迫击炮的弹壳吗,你都经历过什么啊?”
  拿起一根手臂粗细的黄铜弹壳,凯德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实在想不到这样一辆卡车为什么像是曾经参加过一场战争似的,卡车虽然显得破旧不堪,但好像还算完好,有修复的价值。
  “嘿,小伙子,这辆报废的卡车多少钱?”
  剧场主人原本坐在一只干净的沙发椅子上,在听到凯德的话语过后,抬起头看向了远处的卡车,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并不记得自己的剧场里有这样一辆锈迹斑斑的报废老卡车。
  不过,既然出现在剧场里,那自然就算他自己的,他也不打算留下这辆破卡车,看上去已经坏了十几年的模样,也没有修复的价值,反倒是不如卖给这两个收废品的家伙比较好。
  于是,年轻人干脆开始盘算起要收多少钱。
  “那就......一千美元?”
  “这辆破车已经没法用了,根本不值几个钱,我最多出一百美元。”
  年轻人有些不确定的开出了一个价码,而凯德却只是摇了摇头。
  “就算不值钱也值个五六百美元吧,就算卖废铁也能出到两百美元啊!”
  年轻人有些无法理解。
  “卖废铁当然可以卖两百美元,甚至可以更多,但你还要支付拖车的费用,少说得有个四五百块了——不如这样,我在你这里买了不少东西,顺便多出两百美元买下它,我自己拖走,如何?”
  凯德依旧在压价,不过已经把价格压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
  “这......那行吧,成交,两百美元就两百美元。”
  年轻人最终还是松了口,将这辆卡车卖给了凯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