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一梦三世 > 第八章 一场误会一场缘

第八章 一场误会一场缘


陈老四期期艾艾的靠近三当家身边,低声道:“三姐……”

“不是让你在这儿防漏网之鱼吗?你怎么和这等高手扛上了?”三当家相当不理解。

“是啊,这俩不就是漏网之鱼吗?你看,他们就两个人,肯定是脱离了大队,行色忽忽肯定有事。最主要的是他们也承认自己是大派弟子。”陈老四摸着头,理所当然的分析道。

“啪”的一声脆响,陈老四头顶挨了一下,打得陈老四一声怪叫。这还是三当家控制了力道,不然非打得脑浆崩裂。此时的三当家出手身如鬼魅,对陈老四来说,本来就是不是对手,现在更是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已经挨了一下,抬眼一看三当家还在原位,仿佛没有动过。

“你这蠢货,这两人明显不是流云宗的人,看其武功路数很可能是邻国烟霞、烟云一脉。”三当家狠狠的瞪着陈老四。

“三姐,这我哪儿知道啊,谁让他们赶巧了。一翻争斗下来,我的弟兄倒是伤了不少,什么好处也没捞着。”陈老四说着,还有些委屈,眼睁睁着着绝世武功,从自己身边溜了。

“你活该,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到手的宝贝你竟然自己亲手给献出去。你让我怎么说你?”三当家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三姐,这事儿可不怪我,我哪儿知道这小子身怀绝世武学功法啊,我要是知道我早带人走了,还在这儿干鸟。”说起这个,陈老四就一肚子苦水。

“你给我说说,事情经过。”

……

一番寻问之后,三当家总算知道了前因。这事儿说起来,还真是陈老四的一场机缘,只是他没抓住罢了。不过这场机缘却成就了另外几个,其中就包括她自己。

收到陈老四的求援信号,三当家就只身前来。不是她没人手,而是在另一条路,那里才是主战场,她与二爷一起率众弟兄负责主要的阻击任务。

陈老四被派到这边,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并不一定有什么事。看到老四的求救信号,还以为流云宗的人,临时改道呢,原来是陈老四闹了一场误会。

三当家只身前来,一是速度快,二是先看下情况。哪知道刚接近这里就听到吴世奇在那背身法口诀,三当家好奇之下也不急现身。那师兄妹二人和三当家,三人都是一流悟性。一时三刻便领悟了要领,虽未得全篇,但明白已是惊世之武学。

那师妹明显悟性更高一些,最先学会的就是她,可她未能发现三当家,或者发现了也不好点破,她在给师兄护法。

之后的事情三当家就是身不由己了,明知一场误会,在这时也必须争夺一场,这等机缘,谁也不想放过。

……

再说这边,这师兄妹二人带着吴世奇和香香跑了一段路后,发现并没人追过来,松了一口气。放下吴世奇和香香,几人选了一条隐蔽的小路,往关西城方向行去。

“师妹,你的伤势要紧吗?”师兄关心的问道。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谢谢师兄关心。”师妹一脸轻松的样子,看样子真没啥严重的伤势。

“那就好。”师兄转过头对吴世奇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为何流落至止啊?”

“唉!说来话长,在下吴世奇,一直随师父隐世山野,近日仙师羽化飞升,留下遗言让我到游历世间自寻造化。怪我没在世间历练过,刚出来就碰上歹人,将我一身外物洗劫得一干二净,连衣服都没留下。”吴世奇搬出了应付阿翁的那套说词,谎言重复几遍之后,会变得自然。所以吴世奇说话也,不像最初面对阿翁时那般紧张。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令师那般人物,断然不会因为红白之物委屈了传人,原来是被人洗劫。”这位师兄说着也觉得好笑,轻轻笑了下又忍住道:“对不起,我不是笑你,只是你的事情也实在有趣。为何你身怀顶级武学心法,却自己不学呢?你只要随便学会一篇那也不是几个小流氓能欺得了的。”

“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心法在身,早知道肯定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学完再出来”吴世奇心头也是郁闷的想着,眼前又要编个理由来解释。

沉默片刻吴世奇解释道:“我听师父说他捡到我的时候我都快饿死了,如果不是师父本领高强还救不回来我呢,师父说我从小体弱,我这身子骨还不能炼功,平常只能以药膳温养外加基础锻炼,待到筋骨强健之时,方可炼功。”

“原来小兄弟也是可怜之人,祸福相依,如若不然小兄弟也不会遇到令师这样的高人。”师兄劝了一句,接着道:“我叫余英武,英武不凡的英武,这是我师妹亓岚月。”

“原来是余少侠和亓女侠。世奇在此多谢二位出手相救。香香快谢过两位恩人。”吴世奇拍了拍香香的肩头。

香香有样学样,抱拳对余英武和亓岚月感谢。

亓岚月见香香娇憨可爱,不由笑了,脆声道:“小妹妹,你叫香香吗?真可爱,来跟姐姐一块走。”说着拉起了香香的手。

余英武见亓岚月开心,不由心情大好,把着吴世奇的肩问道:“这个小女孩怎么会跟你在一块?”因为吴世奇一直在说他师父收养他,却没提有这个女孩儿。

“说起来,我被歹人洗劫,还是香香发现了我,救了我一命。后来因为我的原因,还有些其它我不知道的原因,她被迫离开了生活的村子,现下只好跟着我受苦了。”吴世奇本来想带着香香过上好日子,但才刚离开村子两天就遇到了这种事情,差点连命都丢了。

“兄弟不用介怀,眼下只是你龙游浅滩,未得发展。以兄弟的本事,不管在哪里闯出一翻天地肯定没有问题。日后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兄弟可尽管开口。”余英武和吴世奇套着近乎。

“余少侠客气了,在下哪有什么大本事。些许小事怎敢劳烦少侠。”吴世奇知道余英武有所图,只是现在他自己对武功口决什么的来历都有些莫名奇妙,只能先推委。

“别少侠少侠太见外了,相遇即是缘,若不嫌弃,叫称我兄长即可。”余英武见吴世奇十六七岁的样子,自称兄长倒也正常。

“敢不从命,英武兄不知道你们为何会到此地,怎么会惹上那些人?好像他们专门埋伏你们似的。”吴世奇也不明白是为什么,明明现实世界中,他已经近三十的人了,到这里竟然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叛逆期的少年。

“我们哪儿知道啊,我们只是奉师命,到青河镇打听一些消息,没想到路过那里的时候,遇到劫道的,还不是一般的山贼。”说起来余英武也是一脸郁闷。

见余英武的表情,是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般遭遇,吴世奇心头也纳闷了。不过两人都不清楚整个原由,也无从分析,只能自认倒霉。当然余英武可不认为是倒霉。

几人一路上,再没碰到什么意外,有余英武师兄妹二人带路,几人到达临关镇的时候,才近黄昏。

临关镇是距离关西最近的一个小镇,因为许多人赶到关西时往往,天时已晚城门已关,入不了城只能在外歇息。长年下来,距离关西较近的临关镇就成了各地商客旅人的歇脚地。小镇也渐渐热闹起来,不过此地终究只是一个译站似的地点,所以关西城守卫并未派兵驻守。

镇上的治安全靠镇长府的府兵,尽是些不入流的普通民众组建,有时候还不如人家商队的护卫武力强。没有强大的武力保证治安,镇上的安全就成问题,来往的人大多数都自顾自己,力求相安无事。若走得熟了,此地也是生意伙伴,游玩伴友的常聚之地。

所以临关镇只得用热闹来说,却不能用繁华来形容。镇上的商人货物是往关西城里送的,在镇上基本上不交易,特别是贵重物品更不敢在镇上露出来。当然一些小玩意儿,杂耍艺人等在镇上讨生活的倒是不少。

天渐渐黑了下来,吴世奇等人在镇上找了间客栈定好了房间,几人带香香到镇上逛逛夜市,缓解下小女孩儿的心情。

不管哪个世界总有些无所事事的混子,他们总想着不劳而获,三五成群的讲着所谓江湖义气,干着真正江湖唾弃的下三烂的事情。

好巧不巧,又让吴世奇等人撞见了。不过这回事主不是他们,而是另有其人。只见前方人群拥紧,呼喝不断,还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