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一梦三世 > 第十六章 先破对联

第十六章 先破对联


三绝仙子的剑舞,随着古筝越舞越快,腾挪之间剑光闪闪,竟然响起了阵阵剑鸣。剑鸣与古筝相和,竟然并不突兀,反而让整个乐章更加打动人心,让人热血沸腾。

随着伴奏结束,三绝仙子的美妙剑舞由动转静,瞬间停止,毫不拖泥带水。

台下静止了片刻,突然掌声如潮,叫好声不绝于耳。三绝仙子在台上轻轻施礼,素手一挥,台下上来一位侍女。侍女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一管洞箫。

三绝仙子缓缓拿起洞箫,等她将洞箫放到面纱下的唇边时,台下所有观众都安静了下来。

这位三绝仙子的魅力实在了得,根本不需要人帮忙控场,所有人都随着她的动作,明白她的意思。

也许是第一次看到剑舞的原因,吴世奇觉得这剑舞还真不错,但要说到像现场观众这样着迷的话,他还没那么入迷。而这洞箫由于现实生活中已经听过不少,电视网络上更有不少的大师教学视频。所以啊这洞箫的演奏,吴世奇倒没觉得算什么绝活,顶多觉得听起来让人心静安宁罢了。

不过吴世奇倒也不着急走,因为这号称三绝仙子,应该就是说她有三样绝技,现在表演了两样,倒还真想见识见识她的第三样绝技到底是什么。

洞箫演奏时间并不是很长,箫声悠悠但却没有让人有想睡的感觉,吴世奇觉得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一曲终了,免不了又是一阵惊叹,连吴世奇身边的香香也是激动不已,那双小手都拍红了呢。

吴世奇也乐呵呵的鼓着掌,等着看这三绝仙子还有什么绝活表演。可是,台上的三绝仙子竟然施施然行礼,准备下台了。

吴世奇向旁边的一位仁兄问道:“兄台,这三绝仙子怎么就表演了两绝就要下台了?”

那位仁兄翻了个白眼,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吴世奇道:“你是消遣我吧,南阳国谁人不知三绝仙子,剑舞、洞箫、绝对。”

吴世奇:“绝对?”

“你真不知道啊?三绝仙子有三阙上联,至今无人对出下联,所以啊,这第三绝就是绝对。”

吴世奇:“哦?兄台小弟我没见过世面,确实不知这三绝仙子的情况,望兄台告知这三联的上联是什么?小弟到真想见识见识。”

“好说,这三联是人人皆知,不仅仅在南阳国,连大瞬帝国的才子们都没人能对出下联。”这位仁兄说起这话,倒是一脸自豪,仿佛这对子是他的一样。“第一联是:烟锁池塘柳;第二联是:寂寞寒窗空守寡;第三联是:烟沿艳檐烟燕眼,怎么样绝吧!”

吴世奇在听到第一联的时候就已经呆住了,这不是现实中经常在影视或小说里出现的对子吗?这位三绝仙子怎么会,难道她也是?吴世奇往台上看去,此时三绝仙子已经不知去向。

给吴世奇讲话的人叫了几声吴世奇见他没有反应,以为又一个被对联打击的读书人,心底叹息着痴人痴人,摇头走开了。

香香见吴世奇半天没动静,有些担心的叫了两声,摇了摇吴世奇的手臂,这才让吴世奇回过神来。

“三绝仙子,有意思,看来必须要想办法和这位三绝仙子见上一面。”吴世奇暗自思索,拉着香香往外面走去。

天色渐晚,吴世奇也没有再和香香闲逛了,回到客栈准备休息。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余英武的声音,吴世奇赶紧迎上去。这两人总算是回来了。

“世奇兄弟!”余英武见到吴世奇高兴的喊了一声。

“英武兄,你们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唉!一言难尽。”余英武情绪有些低。

“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吴世奇得到余英武两人的多方帮助,也想着回报一些给他们。

“不是,师门让我们打探的消息,我们已经有些眉目了,准备明天就回师门复命。”

吴世奇:“那怎么你没精打彩的?”

余英武:“唉,兄弟不多说了,明日一别,又要有些日子才能相见。今晚我们喝个痛快。”

“好!你可别喝得明天起不了床。”吴世奇见余英武有心事,想喝酒便陪他喝吧。

这两人找店小二要了些酒菜,送到房里准备大醉一场。另一边,亓岚月陪着香香在房间里轻声说着话。

第二天吴世奇还在睡梦中,余英武和亓岚月便与客栈大老板陈学先一起踏上了回天月宫的路。

“哥哥!哥哥!你快开门,月姐姐她们走了。”香香急促的拍打着吴世奇的门。

吴世奇整理好衣衫打开房门,抱起香香道:“我知道他们走啦,他们不叫我们就是不想见到离别的伤感,这样潇洒的离别也是不错的。”

“哦!”香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一会哥哥带你去找那三绝仙子。”吴世奇到是很洒脱,因为吴世奇知道他们很快还会再见面。只要他师兄妹二人回到师门,展示了他们的武功,就一定会被师门重视。再次派人来和吴世奇接触,也只是时间问题。再次派过来的,恐怕还会是这两人,毕竟混熟了嘛。

今天吴世奇不打算再去瓦肆等三绝仙子的表演了,现实世界中的娱乐节目很多,看节目还得选喜欢的看。所以一个节目看一遍图个新鲜,看两遍就没啥意思了。这个世界的人娱乐项目少得可怜,通讯又不发达,所以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看同一个节目,还非得在同一个节目中看出不同,来表现自己的聪明。

来到昨天喝茶的茶楼,吴世奇带着香香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他知道这时候店小二肯定会再来拦着他们的,因为这雅间肯定又没了。

“二位稍等,不好意思二位,这楼上已经没位置了。”果不其然,店小二准时出现。

吴世奇:“小二哥,麻烦你去告诉三绝仙子,我能对出她的对联。”

“啊!?”店小二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一遍吴世奇,眼神有些奇怪的道:“这位小哥,您就别为难小的了,这些天已经有很多打着对对子的名义寻三绝仙子的人了。”

吴世奇愣了愣道:“这样,我也不为难你,我写一个下联,你拿去给三绝仙子看。如果她说见,你就下来叫我,她说不见,我也不强求怎么样?”

“这倒是可以。”店小二也没当回事,反正就是传个话。

吴世奇:“那劳烦小二哥,借笔墨一用。”

不一会小二哥便准备好了文房四宝。不仅如此,小二哥还帮吴世奇宣传了一下,让茶厅里的人都知道了,有位少年才俊要对三绝仙子的绝对。

等到吴世奇到桌前写字的时候,整个茶厅的人都围了上来,想见识一下,这能口出狂言对出绝对的人,能写出什么下联。

刚拿起笔,吴世奇犯难了,这毛笔字和繁体字他没学过啊。不过见周围这么多才子,灵机一动随手指了一个书生,道:“这位兄台,小弟的字有些丑,兄台可否帮我执笔?”

“切,字都写不好,还敢说能对出下联?”

“我看是想吸引三绝仙子的注意。”

“八成是想借机出名。”

众人一言我一语的诋毁吴世奇。

被吴世奇叫到的那位仁兄,有些左右为难。一方面觉得管他能不能对上,至少三绝仙子能看到他的字,另一方面吧,又觉得大家都在说这小子,要是还帮他执笔岂不是要得罪同窗?

吴世奇见这些好事者,闹个不停,冷笑道:“我是否借机取巧博名声,且等我对不出来再说。一群井底之蛙,只知聒噪。”

“小子,你说什么呢?”

“什么井底之蛙?什么意思?”

吴世奇惊奇道:“井底之蛙你们都不知道?就是说一只青蛙在井底,见到的天只有井口那么大,听井外的鸟说天有多大,青蛙却不相信。”

“好小子,你是说我们没见识了?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对出什么来。李兄,帮他写。”

人群中有人认识被吴世奇点出代笔的人,喊了出来。

这位姓李的书生,向周围行了一圈礼道:“那李某献丑了,诸位可要知道我只是写字,而不是做对子!好与不好且与在下无关。”

“我等当然知道,子玉兄放心写便是。”

“就是,我等就当是看看李兄最近书法有无进步吧。”

吴世奇也不怕他们人多,一会准叫他们哑口无言,不再等他们相互吹捧,开口道:“那这位李兄请先将三绝仙子的上联:烟锁池塘柳写出来。”

李子玉闻言也不再多言,拿起笔,一气呵成写出了上联,赢得一片叫好声。

吴世奇:“我的下联你听好了,灯深村寺钟,灯火的灯,深刻的深,村庄的村,寺庙的寺,钟声的钟。”吴世奇一声高过一声,最后一声,已经震得全场鸦雀无声。

李子玉拿笔的手竟然有些颤抖,众人之中才高八斗的没几个,但品得字句的却有很多。此对一出,众人就知道对出来了,而且对得工整。放眼天下唯一对啊,至少迄今为止天下才子无人对出,今天他们却见证了一阙下联的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