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一梦三世 > 第二十章 原来真是故乡人

第二十章 原来真是故乡人


陈雨柔玩笑道:“按世奇的说法,那这三联是否也不可能由一人对得出来?那公子的下联又从何而来?”

吴世奇:“呵呵!雨柔小姐心思敏捷,世奇佩服,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也会告诉你这下联的出处。”

陈雨柔微微含首:“看来世奇不止才高八斗,心思也十分细腻。你猜得不错,我这三联确实不是我自己做的,是我师父传给我的。”

吴世奇:“敢问令师现在何处?”

陈雨柔面露伤感:“师父已经仙去了。”

“怎么会这样?”吴世奇很是难受,这刚找到关键的线索,突然就断了。吴世奇报着一丝希望问道:“对不起雨柔小姐提起你伤心的的往事,但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请你帮帮我。”

陈雨柔有些好奇吴世奇和自己的师父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这么紧张,轻轻吐了一口气道:“已经过去近十年了,虽有些伤感,倒也不似当初那般伤心了。只是世奇你为何一直追问我师父的事情?你和我师父应该不认识才对。”

“我虽然和令师不认识,但他却很有可能是我家乡的先辈。”

“你家乡是哪里?我师父临终时也说过想再看看家乡的山河,难道你们真是一个地方的?”

吴世奇:“我的家乡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一生也无法到达。你师父临终时还有没有说别的?”

陈雨柔:“师父当时交待了我几件事,我之所以在这勾栏瓦肆之中四处游走,也是为了完成师父的遗命。其实我愿与你说这么多,也是因为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达到师父遗命中条件的人。”

“难怪,我说与雨柔小姐素未蒙面,你却对我的问题知无不言,我还当是我的才情打动了你,原来是我自作多情哈!”

“世奇你说笑了,这些年来我东奔西走,博下了这些许名声,但却不是我最大的收获。最大的收获是我经历世间百态,见多了悲欢离合,自然也懂得一些安身立命,自保之道。”

“难怪这些人,不管什么阶层对你都是敬爱有佳,却不敢强制招惹于你,看来雨柔小姐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呢?”

陈雨柔笑了笑道:“在这世间生存,又有哪一个是简单的,世奇你不一样不简单吗?”

吴世奇:“哦?你又如何看出我不简单的?”

“能对出我师父留下的三联,你想简单也简单不了。你刚才也承认这三联另有出处,可刚才你在楼下却没这么说哦!”

吴世奇笑了笑道:“雨柔小姐想知道下联出处,直接问便可,何必拐着弯的损我。你这些对联在我家乡早就已经有了,而且有些绝对比这三联更难。”

陈雨柔不敢相信道:“难道你家乡全是绝顶才子吗?这三联已经难住天下人几年,你家乡的人竟然对出好几种下联,还有更难的?我却是不敢相信。”

“雨柔小姐……”

“打住,别小姐前小姐后的,既然你与我师父是同乡,你叫我一声雨柔姐便是了。”

“那好柔姐姐,等会我留下几联给你继续难住这天下才子,让你不会让你丢了三绝之名。”吴世奇无奈的说着,毕竟本身年纪比张雨柔大得多,可在这里身体却是个少年郎,叫这声姐姐自己都感觉很羞耻。

陈雨柔眼中闪过欣赏之色道:“看来世奇果然是个聪明人,既然你能为我考虑,我也不会难为你。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说吧。”

“我想知道令师最后给你的师命是什么?”

“这个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我要完成师命,就需要你配合。当年师父遗命,让我以三副对联来向天下寻找合适的人。”

“合适什么?”

“我不清楚,师父说只有能对出这三联的人,才算满足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是两个问题,但答案却很古怪。只有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才有资格进行下一步。”

吴世奇倒有些好奇了,“哦?是什么问题,你且问来,看我的回答是否与你师父答案一至。”

陈雨柔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想知道师父这道遗命到底是什么目的。第一个问题,你是谁的传人,谁的子孙?”

“龙的传人,炎黄子孙!”几乎想都没想,吴世奇便脱口而出。

陈雨柔秀目圆瞪一脸震惊:“这怎么可能?你底如何知道答案的?这个问题与答案,我一直没想明白。难道你们家乡的人,全都是神龙的弟子?这炎黄是何人?”

“柔姐姐你不明白是正常的,只有我们家乡的人才懂得龙的传人的意义所在,龙是我们国家的图腾,是神圣的象征,是我们的信念与信仰,所以我们才被称为龙的传人。炎黄是我们祖先最伟大的两位首领,远古时期他们让我们这支族群得以延续,所以我们都是他们的子孙。”

陈雨柔:“原来如此,看来你定然是我师父要找的人。不过我还是要问第二个问题。”

“柔姐姐快问。”

“哪江哪河让你永生永世不会忘记?”

“长江黄河!”吴世奇有些许激动。

“这个问题我能理解,长江和黄河便是你们家乡最出名的河流吧?”

吴世奇怀念道:“长江和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它们养育了我们祖祖辈辈。”

陈雨柔喝了口茶道:“世奇你便是我师父要找的人,师父的遗命是让我找到能完成前面这两个条件的人,到他的故居,到时自然会得到答案。”

吴世奇突然有种感觉,这可能会是他回到现实的希望,虽然不知道为何陈雨柔的师父未能回到现实,但他既然留下这样的遗命,费尽心思的找到华夏人,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吴世奇:“柔姐姐难道没有去看看你师父留下了什么吗?”

陈雨柔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怎么会不好奇呢,可是我师父竟然在门前的设了一道阵法,而破阵之法他却没有传我。我又不能强行破坏师父的故居,故而至今不知师父到底要做什么。”

吴世奇:“原来如此,那我们都各自准备一下,什么时候你方便了差人来通知我便是,我和香香住在福广客栈。”

聊完正事,吴世奇和陈雨柔又闲聊了一些别的,加深彼此的了解,也缓解了初次见面的尴尬。

不知不觉快到响午了,香香和灵儿两个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特别投缘,竟然玩到现在也没回来。

眼见到了饭点,吴世奇提出请陈雨柔一起吃午饭,可不巧的是她中午已经和一些才子佳人们有约在先,倒是反过来邀请吴世奇一起去参加。对于这种无聊了聚会,吴世奇不喜欢,只说香香怕生,拒绝了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