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一梦三世 > 第三十四章 仙子出手流云殇

第三十四章 仙子出手流云殇


“好个流云宗,两次三番针对我这个女流之辈,真觉得我们好欺负是吗?”陈雨柔语气中也带着些许火气。

一只蚊子你不想理会,但它想吸你的血,你驱赶它,它又追过来围着你打转,你知道它就是个小蚊子一巴掌就能拍死,可它觉得你是它的食物。

流云宗就像这只蚊子,而陈雨柔今天打算申出巴掌来拍一下,她对外面的镖师吩咐道:“全部紧围着马车,不要离开五步以外。”

这支镖师还算训练有素,听到指令立刻执行,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武力不足以保障自己等人的安全,灵儿的威猛他们是知道的,三绝仙子虽然没出过手,但做为主子应该是只强不弱。

镖师刚刚集中到马车周围,流云宗的这个长老就飞跃过来,由此可以看出这位长老的轻身功夫还不及灵儿。

马车内的陈雨柔冷哼一声,素手一拍身边弹出一支洞箫,拿着洞箫面无表情的吹奏起来,吹的曲子正是吴世奇刚才所唱的《梅花三弄》。

一阵阵音波顺着马车向四周散发,马车内的吴世奇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陈雨柔将曲子吹得很婉转很好听,有种悲凉的感觉。

马车旁边的镖师在箫响起时便沉醉进去,从未听过如此悦耳的曲子,一个凄美的意境让镖师们闭目沉寂。

而流云宗的那些人,不仅仅听到了箫声,更感受到了曲中的情境,陈雨柔的箫声传播很广,除了她说的马车附近五步以内,在外面的所有人,包括灵儿都受到了声波影响。

只是灵儿微微愣神之后,便纵身跳回了马车上,安静的聆听仙音。

在灵儿回到马车上后,很明显能感觉到陈雨柔吹奏的气息变了,曲中的意境也随之变幻,流云宗的人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梅花林,一个个保持着进攻的动作,却仿佛时间定格了一般全都一动不动。此时他们脑海里全是梅花飘落的凄凉,紧接着他们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在流云宗这群人的体表上渐渐覆盖上了一层白霜。

那个最先受伤长老和后来被灵儿打伤的人也没能幸免,所有人被刺骨的寒意包裹,然而他们却面带微笑,他们闻到了阵阵梅花的香味,他们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人,他们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他们所有人都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然而他们所有人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被定格在此,每个人都面带微笑、每个人都透着寒气、每个人的生命也就此定格。

吹完《梅花三弄》,陈雨柔放下洞箫,这柄箫的材质奇特,微微泛光却又非金非玉,而放箫的支架看上去像是纯金打造的,支架两端有两个小铃铛。当箫放上去的时候,陈雨柔故意用箫敲击了一下铃铛。

“叮~~~”清脆不刺耳的声音响起,却余声不断,嗡嗡的持续了足有七八息的时间,当铃声停下后,才听到外面的动静,镖师们都很惊讶的讨论刚才的曲子。

他这才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注意到流云宗这些人的情况。不过马上他们就被另一声铃响吸引,看到了流云宗派来的这群人的下场。

陈雨柔将箫的另一端放下的时候,敲击了一下支架,另一只铃铛也响了起来,伴随着铃铛的嗡鸣声,流云宗的人每个人身上都传出一阵击鼓般的声响,然后所有人七窍流血,但是流出来的血瞬间又被冻成了冰刺,这群人就这样面带微笑,诡异的被定格在这里,全身都是僵硬的冰霜。

“好了,出发吧。”陈雨柔那淡淡的声音响起,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镖师门立马恭敬的行礼应:“是。”声音甚至有些颤抖,陈雨柔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灵儿的武功高得离奇,但至少还在他们能理解和接受的范围;陈雨柔这次出手,镖师们完全看不懂呀,甚至他们全都中了招迷迷糊糊的像喝醉酒一样,连中间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

联想到这些所有镖师背后全是冷汗,对灵儿出于强者的尊敬,那对陈雨柔就是出于对未知的害怕和恭敬。

队伍再次出发,留下了那一地各种动作的“冰雕”。吴世奇并没有出去看情况,陈雨柔也没有,灵儿眼神发亮的看着陈雨柔。

陈雨柔:“灵儿,我教过你,你自己学不会。”

提起这个灵儿懊恼的哼了一声,自己与自己生起气来。

吴世奇:“柔姐姐你还会音波功?”

陈雨柔有些诧异的看着吴世奇道:“呀,世奇还知道音波功?”

吴世奇道:“我听说过,听说这门功夫需要极奇深厚的内力,还要极强的内力控制能力,对音律也要有很深的认识才可以修练成功。”

陈雨柔有些吃惊了:“你在哪里听说的,虽然不是全部但也说到了要点上。”

吴世奇:“你们不也听过《射雕英雄传》吗?那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便是音波攻击,我听说过也不奇怪呀。”

陈雨柔:“师父为了让我们理解江湖,便给我们讲了个《射雕英雄传》的故事,只是故事里只提到了有《碧海朝生曲》,却并没有词和曲,也没有具体的行功心法,毕竟那只是个故事。”

吴世奇好奇道:“那柔姐姐是怎么学会音波功的?”

陈雨柔少有的骄傲道:“师父给传给我一门绝学叫狮吼功,但是他说只是给我看看,最好不要修练,这门功夫是专门练嗓子的,练成后一声吼叫声震十里,能把内功低于自己的敌人震晕过去。”

吴世奇:“你是根据狮吼功自己创造了音波功?”

陈雨柔:“差不多是这样吧,其实师父对我的指点还是很重要的,他见我想要学黄药师练音波攻击,便在这方面对我进行了很多的提点。音波功其实只是一种武技,并不是一门武学,但是却是一门对天赋有要求的武技。”

吴世奇:“武技和武学?柔姐姐能详细说说吗?”

陈雨柔:“可以呀,不过你先讲《梅花三弄》,等你讲完了我就给你说。”

灵儿这时也欢呼起来,催促吴世奇快点讲。

好吧,吴世奇只好继续讲未讲完的《梅花三弄》,一路上有个打发时间的故事倒也不那么无聊。

吴世奇他们离开后,直到地平线上看不到他们车队的身影后,才有人从远处骑马飞奔过来。

前前后后来了十几支人马,每支人马在查看流云宗的尸体后都是脸色剧变,惊恐的离开。

不久后流云宗收到了消息,总共有六七个门派传来消息说他们派出的人已经全军覆没。

魏成旭听到消息后当场就炸了,那可是全宗近三分之一的精英弟子啊,还有两个长老。这一次的损失比帮南阳二皇子劫公主的行动损失还要严重得多。

虽然心中已经确信那些人已经遇难了,但魏成旭还是要当场确认一下,尤其是每个消息都说死相奇特诡异,到底怎么个奇特诡异法?

魏成旭带着门内的功法堂主事和刑堂主事两个高手,点了一队护法弟子快马加鞕、一路风驰电掣,不惜真气为马提速,马累死了便以轻功赶路,一行人总算在一天后到达了事发地点。

一脸严肃的魏成旭直接飞身到站着的那位长老身前,此时这位长老面微笑,栩栩如生看不出来已经是个死人,不过他七窍流血的样子实在不像个活人。魏成旭用手碰了一下这位长老的身体,一股冰冷的寒气竟然顺着他的手指往身上串,吓得魏成旭急忙撤手并运功逼出寒气。

他这一触碰,面前的这位长老便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了下去,就像全身没有骨头一样瘫在地上。

魏成旭心中又惊又怒,脸色铁青,吩咐道:“所有人小心寒气,将尸体的寒气化解后……”几乎是咬牙说到:“把尸体运回宗门厚葬!”

“我是流云宗的千古罪人啊!”魏成旭仰天大叫了一声,带着无尽的悲凉。他知道这次流云宗彻底失去了回归二流的资格,甚至三流宗门能否保住都是问题,而且当年得势时得罪过不少仇家,恐怕接下来流云宗的日子会十分难过,稍有不慎可能有灭宗之祸。

流云宗踢到铁板,实力大损的消息一日之间传遍了附近州府的武林门派,有些交好的门派和一些附庸门派纷纷派人到流云宗慰问和悼念。

而一些与流云宗有仇的门派却相互联系,商量着如何利用这个机会报仇,特别是当年流云宗的那个少宗主祸害了不少附近的门派和家族。

因陈雨柔出手引发起南阳一场江湖震动,流云宗能否渡过此劫,江湖中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这里,其中也不乏一些想浑水摸鱼的人,更多的却是看热闹的。

而所有人都想不到,流云宗竟然放出一条让整个江湖为之疯狂的消息,而因为这条消息注定让吴世奇一行人,此行不会太顺利。

吴世奇一行人一路上心情还不错,说说笑笑,听听吴世奇的故事,陈雨柔讲讲江湖轶事,各取所需各得所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