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明:开局被活埋,洪武求我称帝 > 第五章:《大诰》的威慑力

第五章:《大诰》的威慑力


  最近两年算是蓝玉最为高光的时候了。

  捕鱼儿海战役,蓝玉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带领十余万大军深入不毛之地,奋勇作战,彻底击溃了北元。

  完成了他的先辈没有完成的伟大功业,北元残余势力覆灭。

  自此,蓝玉名声大噪,这一战使他的名望达到了顶峰,从此他不会再被人说成徐达第二或者常遇春第二,他的名字将和这些名将一起为人们所传颂。

  洪武二十三年,李善长以胡惟庸党追问被杀,现在的蓝玉,在淮西勋贵集团中,目前算得上领头羊的人物。

  随着李善长的被杀,蓝玉相当来说,也稍微收敛了一点,化成街溜子,没事在南京城瞎转悠。

  遇到这等热闹事,肯定要参与一波。

  应天府巡检司中,有部分是曾经跟随蓝玉作战过的老兵,且应天府衙的县尊,也属于淮西勋贵集团的一员。

  “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伤巡捕。”

  蓝玉刚到,就看到众多巡捕手持腰刀,正在围杀朱安,地面上正躺着数个哀嚎的巡捕,显然就是被其打伤。

  蓝玉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年轻男子显然武功不俗,赤手空拳瞬间打翻四个巡捕,放在军中也算是一把好手了。

  眼看巡捕们就要围杀上来,朱安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掏出一本书。

  为首的捕头见到,顿时沉默了下来。

  那书正是《大诰》。

  看到《大诰》此书,众多巡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不知如何应对了。

  《大诰》在大明,是比《大明律》更加重要的书。

  尤其对于罪犯而言,更是相当的重要。

  所谓《大诰》是朱元璋采集一万多个罪犯的案例,将其犯罪过程、处罚方式编写成册,广泛散发。

  明初的普法教育,由于文盲太多,显然得不到太好的效果,而朱元璋则想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办法,那就是《大诰》。

  他的办法具体操作如下:比如张三犯了罪,应该处以刑罚,县官已经定罪,下一步本来应该是该坐牢的去坐牢,该流放的流放。

  但差役却不忙,他们还要办一件事,那就是把张三押到他自己的家中,去找一样东西,找什么呢?

  就是这本《大诰》,如果找到了,那就恭喜张三了,如果本来判的流放,就不用去了,回牢房坐牢,如果是杀头的罪,那就能捡一条命。

  反之,家里没有这本书,那就完蛋了,如果张三被判为流放罪,差役就会先恭喜他省了一笔交通费,然后拉出去咔嚓掉他的脑袋。

  很简单的说,没有《大诰》这本书,犯罪你就罪加一等,反之,则要降一等。

  如此算来,朱安出手打了巡捕,也算不得太大的事情。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朱安把这本书带在了身上,并且拿了出来。

  这代表着朱安对于大明的律法,定然是清楚的。

  而巡捕直接上来贴封条的这种行为,明显是不符合大明律法,属于违规操作。

  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注意这些,甚至百姓自己都不会觉得,巡捕们也习惯了。

  这年头读书识字的,少说也是士级阶层,这些人巡捕是不会碰的,真犯事也是正规渠道。

  可他们没想到,朱安竟然懂,这要是追究起来,事情就难办了。

  就目前的《大诰》这本书,赶上朱元璋正是推广的时候,对于平民百姓来讲,已然有些类似于免死金牌的效果了。

  最为关键的是,这里乃是京师所在,有些东西根本瞒不住。在朱元璋的统治下,南京城里多得是清廉的明官。

  真要被哪个官儿知道,上去一本奏章,那真叫吃不了兜着走。

  “怕个啥,拿出《大诰》怎么啦,就拒捕这个事过不去,给我抓了,押到府衙去再说。”

  这《大诰》对于巡捕有些威慑力,但对于蓝玉这等从未在乎过法律的人来说,根本没半点意义。大喝一声就安排侍卫上去抓捕。

  自家将军都发话了,数名侍卫显然二话不说,直接就上去了。

  这个时候,朱安才转头看来,几名虎背狼腰,精悍的侍卫直接就冲击了过来。

  这些侍卫作为蓝玉的亲兵,是真正经历过血雨腥风的百战老兵,几人逼近间隐隐配合,锁死朱安后路,显然是要将其一举抓捕。

  就在朱安转头的那一瞬间,蓝玉看到朱安的脸,整个人都懵掉了。

  ‘外甥?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绝不可能。’

  蓝玉下意识的念念有词,那男子的面貌神态,下意识的就让蓝玉神情都有些恍惚,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外甥,太子朱标在世。

  这世间怎可有如此相像的两人。

  不过蓝玉在仔细一看,显然只是眉眼神色相似,在一些细节上还是有些区别。

  不过只是因为这张脸,就让朱安得到了蓝玉的好感。

  但这个时候,侍卫们已经冲了上去,蓝玉来不及开口制止。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蓝玉提气,准备大喝一声的喝止的时候,他的那数名侍卫,就只是在短短瞬间,几乎同一时间全部倒飞了回来。

  自己的亲兵被打,按理说蓝玉应该暴怒,只是看着朱安那张脸,蓝玉却怎么也生气不起来。

  “好小子,身手不错。”

  侍卫们虽被打飞,也未受到什么伤势,顿时就从地上翻身起来,并且准备再次发起攻击。

  不过这被蓝玉拦了下来。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来跟我说说。”蓝玉向朱安走进了许多,丝毫没有惧怕。

  侍卫们守护在蓝玉的旁边,警惕的看向朱安,只是短暂的交手,他们就知道自己等人绝不是朱安的对手。

  那恐怖至极的速度和力量,刹那间就将他们击溃。

  “蓝将军,此人的早点吃坏百姓身子,我等暂时给他茶楼上封条,却被其阻碍,还打伤我等兄弟。”

  捕头见到蓝玉自然认识,先是恭敬的行礼,然后马上开始述说缘由。

  “哦!”

  蓝玉轻轻搭理一声,转而向朱安问道:“他说的话,你可承认?”

  朱安向蓝玉抱拳示意,解释道:“将军,捕头适才说我家早点吃坏了身子,那总得说出来,吃坏了谁的身子不是?”

  “是昨天吃坏的,还是今天吃坏,能不能确认是吃了我家的早点,是否还曾吃了别的东西。”

  “这些未说明,就直接贴封条,强行定罪,这可不符合我大明律法,也不符合我大明《大诰》上的办案流程。”

  都到了这等局面,朱安依旧面不改色,神色颇为从容的说道。

  听到朱安的话,蓝玉轻轻点头,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律法,大诰。但他就是感觉朱安的话说的在理。

  “没错,尔等可有按章程办事?”蓝玉转身来,对着巡捕质问道。

  “这......”捕头及巡捕等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他们没有想到,蓝玉突然口风大变,竟是帮助对方去了。

  要知道他们应天府巡检司也属于淮西勋贵集团麾下啊。

  捕头反应也是迅速,能在南京地面上混,没有几分眼力劲肯定是不行。

  不管蓝玉是何等目的,也不是他们几个小小的巡捕能够吃罪得起的。

  况且此事真要较真起来,道理也不在他们这边。

  想到这里,捕头连忙向周边兄弟招呼一声,将手中的腰刀收起,向朱安赔笑着说道:

  “这位东家,你看今天这大概是场误会,我等也是信了他人的邪,你看这也没照成什么损失,不如就此揭过可好。”

  捕头心中清楚,就这件事情,往大了说要掉脑袋,往小了说也得罪了蓝玉。

  还不如先低头然后慢慢排查情况才是王道。

  终究是坐商不是行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要真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来日方长,就这茶楼,鸡蛋里都给挑出两块骨头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