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明:开局被活埋,洪武求我称帝 > 第七章:昏倒的朱元璋

第七章:昏倒的朱元璋


  “果真是咱的孙子呐。”

  深夜,大明皇宫,朱元璋拿着密信上的手都在颤抖,这是激动,欢喜。

  密信上都是锦衣卫对于朱安的调查结果。

  记载并不算多,因为朱安父亲作为行商,经常带着朱安外出,大明锦衣卫再是厉害,短时间内也得不到太多的信息。

  但是关于朱安的来历,上面写得非常的清楚。

  洪武十五年五月,朱父带回一八岁儿孩,过继在自家户籍上。

  就这一句,朱元璋便能肯定,那绝对是他的大孙无疑。

  这个时候的朱元璋,生性多疑,还是仔细查看朱父的生平,试图看有没有些蛛丝马迹的阴谋。

  然而却发现其祖上数代都是元末流民,也就是在朱元璋当吴国公还未称帝的时候,机缘巧合下,这才入了商籍。

  “咱的大孙虽然没了记忆,但骨子里这味道绝对不会错。”

  朱元璋仔细的回忆,朱安那股子读书人的气质,绝不是朱父那种小小的行商所能培养出来的。

  再加上和朱标极为相似的长相,现在朱元璋完全可以确定,朱安就是自己的长孙朱雄英。

  虽然搞不懂为何会死而复活,但这个时候朱元璋老泪纵横,这是欢喜的泪水,时隔十年,嫡长子薨去,嫡长孙又回来了。

  老天待我不薄啊!

  就在这个时候,蒋瓛走了进来。

  “拜见陛下,西南急报。”

  “何事?”朱元璋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对于西南那边,有他义子沐英坐镇,倒是没什么太多担心的事情。

  自从三年前,定边之战大获全胜后,西南那边已经没有任何势力敢对大明挑衅了。

  蒋瓛面色有些犹豫,迟疑了一下才沉声说道:“密报,西平侯沐英,于半月前因病去世。”

  朱元璋闻言,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向蒋瓛,身子一阵颤动,整个人如遭晴天霹雳一般。

  “陛下,请节哀!”

  蒋瓛感受到朱元璋不对劲,连忙单膝跪下说道。

  此刻的朱元璋,忽然之间如同老去了许多,刚想说话,一阵剧烈咳嗽声响起。

  朱元璋早年打天下的时候,收了20多个养子,这一来是笼络人心,培植自己的嫡系势力。

  二来也是因为他结婚生子比较晚,长子朱标出生的时候,他已经28岁,正值四处征战、扩大势力的关键阶段,借不上儿子的力,他就先使唤着养子们。

  在众多养子中,沐英是他最为信任。

  这跟沐英的来历有很大的关系。

  沐英原本是个孤儿,八岁时被朱元璋收为义子,改名朱文英,后来朱元璋儿子多了,他又改回原姓。

  和其他义子不同,沐英从小就是马皇后和朱元璋一手带大。

  沐英对于朱元璋,马皇后,也视若自己的亲生父母,极其孝顺。

  正是因为这种孝顺,深得朱元璋还有马皇后的喜爱。

  洪武十五年,沐英因马皇后病逝,悲伤过度而咳血。由此可见朱元璋及马皇后在沐英的心中,地位有多么的重要。

  朱元璋二十多个义子,几乎个个都有卓越的功勋,为大明的创立有很大的贡献。

  其中大部分义子在战争中死亡,还有小部分义子,建国之后,朱元璋为了避免他们影响到自家长子朱标的地位。

  全部被朱元璋找个理由给弄死了。

  唯有沐英,一直深得朱元璋的信任。

  洪武二十二年冬季,沐英趁着年关来京师朝见朱元璋,朱元璋在奉天殿赐宴沐英,赏赐黄金二百两、白金五千两、钞五百锭、彩帛百匹。

  当时朱元璋高兴地说:“自从沐英镇守在西南,咱就高枕无忧了。”

  就这句话,足可见朱元璋对于沐英有多么信任。

  而且沐英跟长子朱标的关系非常好,沐英手握大军,坐镇西南,就是朱元璋给长子朱标留下的强大助力。

  然而这才三年,怎么就没了呢。

  朱元璋回过神来,神情有些癫狂,厉声对着蒋瓛质问道:

  “三年前他还好好的,连吃三大碗米饭,怎么就去世了,你给咱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的朱元璋,显然难以接受沐英死去的消息。

  因为沐英早年自己一手带大的缘故,对于沐英的爱,朱元璋仅此于自己的长子朱标,甚至其他的儿子都比不上。

  蒋瓛单膝跪地,声音有些发颤的解释道:“懿文太子薨,消息传到西南,西平候不堪此等噩耗,当日便昏倒在地。”

  “而后...而后一直卧病不起,于半月前撒手人寰。”

  听到这等原因,朱元璋更加悲伤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沐英去世,竟是因为长子朱标是薨去。

  “咱的好儿子啊!!!”

  朱元璋此刻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已然顾及不上手下在旁边,自己身为皇帝的尊严形象。

  这一刻,朱元璋不像个皇帝,更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充斥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悲伤。

  经历过之前朱安的失而复得,又来一次沐英的死亡冲击,大喜大悲之下,朱元璋的哭声一下子戛然而止,就这般昏迷了过去。

  蒋瓛眼疾手快,立刻上前扶住朱元璋歪倒的身体,同时大喝道:“陛下,陛下!”

  “来人,快!!传太医!!!”

  蒋瓛顿时朝着门外大声的咆哮起来。

  ..........

  此刻,蓝府中,众多淮西老将齐聚一堂。

  这些人哪怕在京师,也是绝对的位高权重的人物,惧是淮西党中的重要人物,几乎可以左右整个大明江山。

  凉国公蓝玉自不用说,景川侯曹震、鹤寿侯张翼、舳舻侯朱寿、定远侯王弼、靖宁侯叶升,东筦伯何荣。

  几乎全是侯爵,最次也是伯爵。

  还有朝中的大臣,吏部尚书詹徽、户部侍郎傅友文。

  这些人,便是目前淮西在京师的绝对核心人员。

  当然,淮西集团不仅仅如此,更多的成员分布于整个大明江山中。

  每一个,都是为如今的大明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

  “凉国公,咱们这些老家伙的处境你也知道,是什么大事让将我等全都聚在一起。”

  “现在锦衣卫无孔不入,咱们这么多人,怎能瞒得住。”

  聚首之后,景川侯曹震、鹤寿侯张翼首先就发出自己的不满。

  如今京师的形式,可对他们相当的不友好,也就是蓝玉了,换了别人恐怕根本没人来。

  蓝玉自然也知道,自从李善长死后,他已然收敛了许多。

  但这次的聚首,在蓝玉看来,却是十分的重要。

  “如果你们知道我看见了谁,恐怕就不会这般想了。”蓝玉面带神秘的说道。

  众人一头雾水,靖宁侯叶升作为蓝玉姻亲,开口问道:“到底是何人?”

  蓝玉神秘一笑,道:“我的外甥孙,懿文太子嫡长子,朱雄英。”

  “这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