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韩星陆听闻 > 第894章他不会再婚

第894章他不会再婚


到后来,秦政南竟也陪着他一起躺在路面上。

地面有点硌得慌,实在太硬,而且腿不太敢伸直,他担心有车主喝醉了万一从他们这边碾过去就遭了。

“江劲。”他哑声喊了喊。

但江劲没回声,秦政南又喊了喊,最后拿手拍他脸。

江劲感觉有人打自己巴掌,恍惚间就醒了:“……谁打我?”

“没,你做梦呢,起来了回家。”秦政南勉强坐起来,也没管身上的尘土。

扯着江劲就往起来带,可他没想到江劲还挺重,又双腿无力,一下子朝着秦政南这边倒了过来。

秦政南毫无防备,两个人双双倒在地上,手肘撞的生疼。

他坐在地上喘着气,看着趴地上也吸气的江劲,“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自己回去了。”

“我倒是……想走。”江劲干呕:“可我也走……走不动啊。”

“爬。”秦政南示意:“爬着走。”

结果,江劲居然糊里糊涂的真的在往前爬着走。

秦政南:“……”

他真的非常建议江劲看一看心理问题,好歹是个有头有脸的总裁,这怎么就那么不注意形象呢?

“江劲,你能不能有点自己是总裁得觉悟?”

“什么总裁?”江劲迷迷糊糊,说话都容易咬到自己舌头。

他爬两下就要趴下不动一会儿,秦政南倒是耐心十足。

其实倒也不是,而是他也有点醉,没倒下像江劲那样,也是因为放不开,也有点畏惧。

畏惧什么呢?

就是怕死。

秦政南的耳边掠过一阵阵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他想起了女儿秦孟。

他以前也没想过死,但他知道自己那时候怕死、不想死。

活得好好的人,哪有想死的呢。

可自打韩意眠离世,死亡穿心而过,终于让他切身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意义。

从那以后,他有点害怕,偶尔步行过马路都会比从前谨慎许多。

他怕死,他怕自己死了秦孟没有人管,其实他也知道秦孟不会流落街头。

哪怕自己的父母不在了,那还有江劲和陆意慈。

说不出来太多原因,但他就是确定并且相信,江劲会帮他养大秦孟。

可只要一想想,自己心爱的女儿没了父母,以后在外面被人欺负都没人护着,秦政南就怕死。

他不能死。

女儿秦孟,是唯一能证明他曾跟韩意眠拥有过过去的人了。

这时候,在地上爬行的江劲一边打嗝一边说:“况且我怕什么啊?谁知道在大马路上爬来爬去的人,会是我啊?哪怕我秘书走过去!”

“他也不会认为是我的!!!”

秦政南眨眨眼。

看着路边刚刚停下,并且打开了车门的车子。

秘书先生恰好与沈曼歌刚忙完往回走,他们谈的合作耗时大半宿,但总算各自满意的拿下了。

恰好路过,司机随口提了句路边有个爬行的人,秘书先生就看了眼,结果通过看清秦政南的脸,猜测地上那个跟鳄鱼似的男人,大概率是他的亲亲老板!

江劲是被秘书先生弄起来的,“你……”

秦政南机械化的勾唇:“你的秘书认出你来了。”

江劲:“……”

他忽然一弹秘书脸上的眼镜:“这时候显摆你眼神好了是吧?”

秘书先生叹口气,却并不觉得疲惫。

这些年跟着江劲他早就习惯了,只要大老板不开除他,只要他还能工作,他就会在江劲身边!

当老妈子也行。

把江劲送上后座。

这时候后座的另外一个人也下来了,沈曼歌没喝太多,但也不算少了。

她长了一副高冷的脸,任谁冷不防看一眼都会觉得可能配不上,毕竟自幼养成的底蕴与气质可不是虚的。

江劲被送上车,秦政南慢悠悠过去。

秘书先生下来了,“姐夫,您回去吧,我送沈总。”

“辛苦你了。”秦政南温润一笑,于是又对着沈曼歌礼貌性的点点头。

沈曼歌回之挑眉点头。

望着那辆车渐行渐远,沈曼歌站在路边久久没动。

原本没怎么醉,但一吹风就有点头晕。

“沈总。”

“江总他姐夫,你熟悉吗?”沈曼歌蹲在路边,一手挡着风,点燃了一支香烟。

秘书先生站在风中,思绪在转来转去,随后道:“不是很多,也就是偶尔江总说到了什么知道的而已。”

“那你说说。”

有些人是从小到大养成的爱情,而有些人就只属于一见钟情。

那么有些人可以终成眷属,也有些人只能相忘于江湖。

秘书先生顿了顿:“沈总想知道什么啊?”

“你知道的,所有。”沈曼歌弹了弹烟灰。

要说她见过的世面,不能算少。

工作能力,更是颇多。

可谓是新时代的上流女性。

但迄今为止,让沈曼歌真正心脏怦怦跳的人,唯独那么一个。

就是她现在老板的姐夫。

姐夫?

沈曼歌隐约记得,好像江劲之前有个家人过世了。

秘书先生这时候给了答案:“姐夫的妻子因病过世了。”

“姐夫的妻子跟江总的妻子,是亲姐妹,所以他们两个的关系非常好。可以说,跟着江总这些年,跟江劲走动的最多的,江总最信任的,就是姐夫了。”

“姐夫是心理医生,比江总好像大个一两岁?具体的忘记了,有个女儿,今年已经上小学了。姐夫跟姐离婚过,但是在姐离世之前,姐夫主动跟姐复婚了,然后……一直照顾她到离开。”

“现在姐夫一个人带着女儿在公婆家。”

沈曼歌听着听着就笑了,由衷称赞:“他很勇敢。”

秘书先生垂眼:“沈总,我觉得……姐夫是不可能再婚的。”

沈曼歌没有说话,静静地抽着烟。

有些人你感不感兴趣,为什么感兴趣,多数时候连你自己都说不清楚。

也许她的生命是颠沛流离,动荡不安的,所以在第一眼看见那样平静温和,波澜不惊的人时,所有人都会蠢蠢欲动。

沈曼歌从不会害怕失败,输了就输了,总要试试。

即便输了,她也认了。

沈曼歌站起来:“那这么说,他现在的心情应该谈不上多么好。”

“是的。”秘书先生不懂她要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