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薄情权臣悔不当初 > 第26章 表兄

第26章 表兄


小郡主一时不习惯这样亲密的距离, 矜持而冷淡地向后退了两步。

她扬起清隽的笑意,礼数周全地答道:“还未看完,民间志异果真有趣, 贺公子有心了。”

傅长凛脚步一顿,浑身躁郁的怒气忽然熄了火。

小郡主也常如这般费尽心思哄他开心。

傅长凛十五岁初为丞相,朝中多方势力蠢蠢欲动, 又正逢傅鹤延退官放权, 正是腹背受敌之时。

他少年功成,官拜丞相时, 不过初初崭露头角。

皇帝虽有心栽培,奈何手无实权,只得放任这淡漠寡言的少年孤身一人陷在朝野间深不见底的泥潭里。

要成就一个可在这乱世中一力执掌风云的定海神针谈何容易。

傅鹤延着实心狠,干脆了当地放了权, 冷眼看着自己的独子,在群狼环伺中硬是凭着一身的狠戾与傲骨杀出了一条血路。

攘外安内, 问鼎权巅。

这位一生无功无过的皇帝虽无治世之才,却倒是深明大义。

傅家三代为相, 权势根深蒂固一手遮天,倘若当真有称帝之野心, 四十年前便可反了先帝自立为王。

何况傅鹤延一生赤诚恭谨,为这个王朝耗尽了毕生的心血,忠心可鉴。

只是皇帝自觉年迈,太子却是个难成大器的庸才。

倘若他百年之后, 无人制衡朝堂各方权势,只怕楚氏江山未必能够得以保全。

他要在崩逝前,为太子谋一条生路。

彼时小小年纪便已然展露出惊艳锋芒的太子伴读,傅氏的独子, 自然便成了最佳的人选。

傅长凛果然不负众望,在无穷无尽阴暗污秽的权争中练就了一身的智谋与铁血。

虽孤绝桀骜,却亦如皇帝所愿,成了名副其实的定海神针。

可惜少年傅丞相将将安定超纲,在这乱世洪流中稳住了脚跟,太子便因先天里带来的顽疾病逝了。

傅长凛自此彻底孤立无援,深陷朝堂永无止境的血光与阴谋间,举步维艰。

那段日子简直是他每每午夜梦回时都以为此生难以脱身的泥潭,是不见天日的深渊与永夜。

小流萤彼时不过六岁,却似乎格外敏感地意识到他浑身的阴郁与冷厉。

她开始格外殷勤地来往于丞相府,献宝一样把自己四处搜集来的新鲜玩意儿捧到少年傅丞相面前。

那盏形状可笑的烛台曾十年如一日地摆在傅长凛床头。

他近乎整日埋在齐人高的文书间,陆十递上来的每一条暗报都需过他的眼。

小流萤便呼哧呼哧爬上一旁的软榻,抱着腮帮子陪在他身边。

又或搭着小板凳替他研磨,在他放下笔拧紧眉头按着额角时小碎步跑过去给他揉着手指。

傅长凛斟酌对策时从不避开这个白软漂亮的小团子,生杀去留,阴谋诡计尽皆赤/裸裸地摆在她面前。

小流萤生在皇家,又受他耳濡目染,懵懵懂懂间初次窥见了朝堂的血腥与晦暗。

纵然只是冰山一角。

傅长凛开始如杀神般夜出,又踏着破晓的第一缕晨曦满身血气地回来。

最严峻的那段时光,似乎每夜都会添些新伤。

小流萤便干脆搬来了丞相府。

府中有人调侃她活像是傅丞相的小童养媳,她亦不甚在意。

只是每晚如监工一般盯着傅长凛老老实实上药,捧着他覆满薄茧的粗砾手掌问他疼不疼。

小郡主开始勤勤恳恳地练剑习武,像是要用尽全力踮起脚来,以平等的姿态与他并肩站在一起。

可惜她年纪太小,才勉强认全了字,哪里有能力插手朝堂权争呢。

小郡主便在少年傅丞相偶有闲暇时变着花样逗他开心。

仿佛每日瞧见他能笑一笑,是件天大的事。

傅长凛花了整整三年血洗整个朝堂,全然改换局势,以极尽狠戾铁血的手段将天和城皇亲贵胄尽数踩在脚底。

成了真正的无冕之君。

那段行差踏错一步便从此万劫不复的日子实在太苦。

临王府虽与相府联姻,却碍着皇室血脉这一层身份,不能向任何势力伸手。

傅长凛咬着牙一肩扛起傅氏,小郡主便成了这无边苦楚里唯一的一点甜味。

如长夜里照破浓云的月色,如这段陌路穷途里不可多得的丝缕天光。

傅长凛完全习惯于她周到而无声的陪伴,而不需报以分毫的回馈。

市井皆说他如杀神一般冷冽绝情,心狠手辣,傅长凛从来一笑而过。

一个上位者如没有这样的狠戾与铁腕,如何安立于这权欲横流的乱世。

他的小郡主乖软知礼,于谋略权争之事向来一点就透。

这名利场中多少逢场作戏,都是逼不得已罢了,傅长凛一概视为小郡主该懂,从不花心思多做解释。

何况她每日都是轻快开心的模样,似乎完全不需要他费尽心思去取悦。

乃至于最后,竟对她轻慢至如斯地步。

不远处贺恭迎着小郡主温和而真诚道:“郡主喜欢便好。”

原来寻常人间的小女儿合该是如此捧在手心里宠爱的,而非跟在他身边受他淡漠薄情的磋磨。

傅长凛忽然间竟没有那样热切地想要抹杀掉小郡主身边的追求者了。

他与小郡主朝夕相伴十二年,晓得她此刻是怎样真心实意的愉悦。

傅长凛定定描摹着她唇角清浅动人的笑意,一面暗自欣慰,一面却如鲠在喉。

他有甚么资格,居高临下地要求小郡主的宽恕与谅解。

凭十二年的冷厉与轻慢么。

傅长凛收敛了容色,一袭玄色广袖锦袍英俊冷隽,不动声色地行至临王楚承面前。

他不卑不亢地向楚承略一作揖,谦敬道:“临王爷。”

临王府在朝中保持中立多年,此刻无论如何不能拂了傅丞相的面子。

楚承微微颔首算是回礼,并不欲开口。

傅长凛却侧眸将目光投向了与贺恭攀谈正欢的小郡主,关怀道:“近来天和城暴雪,小郡主身子可还好?”

楚承极为怪异地抬眸瞥过一眼,有些不解这位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傅丞相为何突然一反常态。

他谨慎而冷漠地回道:“劳傅相挂心,府中侍人周到,小女一切都好。”

楚流萤闻声回过头来,正于傅长凛四目相对。

小郡主从前爱极了他这副风华无双的相貌,觉得每一寸都合极了她的心意。

如今看依旧觉得清贵冷隽,却没了那一腔蒙蔽心智的热情。

傅长凛似乎终于恢复了他一贯的风轻云淡与运筹帷幄,向楚流萤施礼道:“小郡主。”

他抬起眼来,露出一双深漩而温柔的黑眸。

楚流萤矜贵而疏离地回了礼,还未来得及开口,忽然被一道男声打断。

“糯糯,站在外面竟也不畏天寒了?”

小郡主愕然回过眸去:“偏墨哥哥?”

傅长凛眸色一暗,才强忍下钝痛的心脏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一攥。

白偏墨是而今白老国公的嫡长孙,小郡主青梅竹马的表兄。

傅长凛一生中动过最大的怒气,大抵便是在那场与白偏墨的争执中。

幼时白偏墨某日随其祖父白衡远入朝时,远远瞧见了傅长凛身后水灵漂亮的小流萤。

他一时间惊为天人,三步并作两步凑到小流萤面前:“不知这位姑娘名讳?”

白偏墨只比小郡主大两岁,彼时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

小郡主模样周正地行了礼,答曰:“郡主映霜。”

白偏墨霎时间眉开眼笑:“原来你便是映霜郡主,说起来,我还是你的表兄呢。”

他忍不住搓了搓小郡主圆软漂亮的脸蛋,将人揉得泪眼汪汪,还要恶劣地逗她道:“自古讲究亲上加亲,我去求陛下为你我指婚如何?”

话音未毕,傅长凛的拳头已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两人自此结下梁子。

后来白偏墨从军北行,便鲜少再有机会与小郡主接触了。

今日白国公七十五岁寿辰,他回府倒在情理之中。

傅长凛微敛下颌,矜持而淡漠道:“白公子,别来无恙。”

白偏墨扫一眼早已笑僵了的贺家二公子和喜怒莫辨的傅大丞相,心下了然。

他幼时顽劣,总喜欢逗弄小流萤,将人惹得直掉眼泪。

而今年纪渐长一些,又经军中历练,早已过了轻狂的年纪。

只是傅长凛下聘当日退婚之事,实在是嵌进楚白两家人心头肉里的一根刺。

他拱了拱手温然周正地向傅长凛行礼道:“傅相,多年不见,愈加风光了。”

四目相对时擦过锋利的刀光,白偏墨寸步不让地挡在小郡主身前,谢庭兰玉般微抬起脖颈:“来者是客,明同,恭迎丞相入府罢。”

傅长凛一时近不得小郡主的身,只得眼睁睁瞧着他替小郡主拢了拢斗篷,撑伞遮去风雪,拥着她入了府门。

那名换作明同的小厮闻言恭敬接过傅丞相身后贵重的贺礼,引着他从另一道进了国公府的正厅。

贺恭淡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满不介怀。

今日宴饮盛大,近乎揽括了天和城中大半的权贵。

白家两个嫡女一个贵为皇后,一个嫁入临王府做了临王正妻,可谓一时盛极。

席中傅长凛端坐客位,眸色沉沉地拈着酒樽,冷眼直盯着白偏墨与小郡主谈笑风生。

身后白鹰忽然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低声回禀道:“相爷,今日江彦成与他的夫人也在宴上。”

傅长凛指节微微用力,不动神色道:“盯紧,别让他做任何手脚。”

小郡主余光瞥见白鹰一闪而过,忽然有种诡谲感爬上心头。

身旁白偏墨托着腮,意味深长道:“糯糯,往那边瞧。”

小郡主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正瞥见树影间一道陌生的黑影一闪而过。

她打了个隐晦的手势,楚锡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白老国公已然不问朝政多年,倘若有人胆敢在此时节无端生事,临王府决计不会善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过渡章,明晚的更新在十一点,会粗长

追更辛苦,感谢大家

感谢在2021-08-27 20:58:28~2021-08-28 20:36: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良木 2个;53952443、夏虫语冰、此事无关风与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此事无关风与月 40瓶;elin 10瓶;墨绾 2瓶;我爱不二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