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快穿之金手指试用员 > 第847章:变身泉泉眼(7)

第847章:变身泉泉眼(7)




  信息虽然对不上,但治安署那边倒也不好不让他们一家人回去,所以最后还是让丁大洋他们一家人暂且先回去。

  具体情况得等他们调查调查再说。

  治病的事自然也是不了了之。

  而走出治安署大门的丁大洋,无疑是份外绝望的,因为他此时是真心觉得自己可能没希望了,不可能变回原来样子了,那么多神婆神汉都没办法,县医院这边也检查不出啥问题,还说他一直就是个女的,可以说目前他能找到的检查方法和治疗途径,已经全部找遍了。

  不仅他,他亲生父母以及吴花。

  也都基本绝望。

  毕竟事已至此,他们是真没什么辙了,家里的财力也不足以支撑他们继续前往郡里面,甚至于州里面的大医院做检查,不选择放弃,他们又能如何啊?

  无能为力四个字,足以形容。

  但不管怎么说,此事其实还是有偏向于正面的影响的,那就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丁太洋不仅没有出去喝酒,也没有动手打过媳妇吴花,虽然可能是此时此刻的他,压根没心情喝酒,更没有心情打人,可总归也是好的一面不是。

  从医院回来后,丁大洋是继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将自己反锁在屋里,就连日常吃喝上厕所之类的,都不出门。

  一来是不愿意以此形象见人。

  二来当然就是对旱厕有了阴影。

  至于晚上跟吴花一起睡觉,那自然就更不可能了,所以现在他们家的情况是,丁大洋自己一个人睡一个屋,甚至吃喝拉撒基本都在那个屋,吴花每天进去帮他收拾一遍,其余时候也进不去。

  而吴花则是和两闺女挤一个屋。

  总体来讲,情况跟丈夫去世,家里多养了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黄花闺女差不多,生活压力那是一下子陡升。

  毕竟他家本来就没啥钱,给丁大洋又是请神婆,又是喝符水,又是驱鬼和上医院检查啥的,更是花了不老少钱。

  要不是他亲爹亲妈垫了点。

  那就不是没钱,而是得欠债了。

  为了省钱,或者说因为没钱花,家里一日三餐纯粹属于门前屋后的地里种了啥就吃啥,最多偶尔靠一两个鸡蛋鸭蛋开开荤,至于其他的荤那就别想了。

  招娣和丁云以及吴花都能接受,毕竟她们以前就没怎么吃过好的,只有过去一向喜欢隔三差五买点荤的,或者跟那群狐朋狗友凑钱买点猪头肉啥的,再配点小酒喝喝的丁大洋,有些受不住。

  不过半个月就在吃饭时嫌弃起来。

  在屋里嘟囔了起来。

  而吴花不知是因为此时很确定自己面对的是个女人,有了底气,还是家里真的没钱啥原因,并没有惯着丁大洋。

  隔着门就跟他吵了起来。

  说他又不去上工,前段时间还花了那么多钱,家里一分钱收入没有,只有支出,不吃这些吃什么,还说等入了冬连这些都没得吃,只能吃咸菜就稀粥。

  从那之后没多久。

  丁大洋就好像好了点,不再继续每天窝在家里不出门了,而是会隔三差五的出门,另外就是他又开始喝酒了,不仅开始喝酒,偶尔还会夜不归宿啥的。

  但吴花潜意识里依旧把他当男的。

  也没怎么理会。

  不回来还省了顿晚饭。

  ……

  另一边的治安署,在抽出空后就特地派了几个工作人员下乡调查,并且没多久便一脸茫然无措,且纠结疑惑的带着调查报告回去了,等治安署里的其他工作人员看了调查报告之后,他们的情绪也是差不多,有种世界观崩塌之感。

  “所以他们家没说胡话?”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不科学?”

  “我只听说过有些特殊动物,的确可能由公的变成母的,或者由母的变成公的,可那是动物啊,从来没听说过人还有这能力,都能上走近科学了吧。”

  “整个村里人都这么说,那应该就不是假的了,群体癔症也没有说十几年群体癔症的,而且那吴花跟她丈夫都已经在一起生活十几年了,不可能男的女的都分不出来,他们还生了两孩子。”

  “难道他家粪坑有问题?”

  “这事咱要上报吗?”

  “一般来讲,只有可能危害治安的特殊事件才需要上报,他这个从男的变女的应该不危害治安吧,而且这也只是个体单独事件,这样吧,先封档,如果之后再出现第二例的话就需要上报了。

  没有就算了,别折腾了,你不知道上报个特殊事件有多麻烦,要走多少流程,我可不想写个十几万字的报告。”

  “也是,那就不上报了。”

  “那那个丁大洋的户籍回头咱们该怎么处理啊,他现在户籍本上还是个男的,可目前他不是已经变女的了吗?”

  “哎呀,这事就别管了,回头他要是过来办改户籍,咱们帮他改就是了。

  不来的话,那就这样呗。”

  “是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又不是咱们的错,是他自己本身出了问题,户籍这东西,也不是咱看他性别变了就得帮他改,得他自己申请才行。”

  “好了,这事到此结束,你们不要到处跟人说,闹得沸沸扬扬的不好。”

  ……

  再说丁云。

  她在家里失去丁大洋那本来就断断续续,为数不多的收入来源后,就在想该通过什么渠道设法赚点钱了,毕竟她亲娘连去菜场摆摊卖菜和鸡蛋啥都不愿意,觉得算个体户,不体面不好意思。

  在亲娘也指不上的情况下。

  丁云当然只能靠自己。

  不过她年纪太小,肯定不可能现在就辍学打工,人家也不收啊,更不可能现在辍学去做个体户啥的,所以思前想后许久,丁云只能把主意打到投稿上。

  一来是现在稿费不算低,千字七八块还是有的,好的能有千字几十上百。

  二来就是以她年龄而言,也就只有投稿勉强靠谱些了,不然能投啥,投科学论文,投出去也得有人信是她写的。

  总而言之,这已经是最佳选择了。

  为了不显得太过于特殊,丁云都没敢写一些有深度的小说,只是写了些有趣的童话,或者说童言稚语般的小诗。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丁云都在忙着写比较契合于自己这个年龄的作品,以及顺带着用空闲时间拾垃圾换钱,好买信封邮票啥的,所以是真没注意家人。

  更没注意她那亲爸到底干了啥。

  直到三个月后,她总共收到了三封退稿信,和七封共计四百三十九块的汇款单,准备拿这些跟她亲妈摊牌之时。

  丁大洋满身是血的被人送了回来。

  被他那群狐朋狗友连以及丁水根一起送了回来,丁水根还说她流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