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华夏剑心 > 第九章 雨露

第九章 雨露


江南有范家,青州则有徐氏,二者都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商贾世家,虽不能用富可敌国这般夸张的概述来形容,却也是坐守金山银山、家财万贯。

范家就像是一只大得不得了的八爪鱼,触手几乎盖住了整个扬州,所及之处,定要横插一脚、倒打一拳。

不论是那些稀松平常的小作坊,还是稍有些规模的别家产业,这范家,定要给它烙上一个自家的名字,只是或深或浅、或大或小罢了。

话说,这范家家主,有着一个听着有些粗俗,实则极其大气的名字,叫范金山,长得膀大腰粗、肥头大耳,还时常坦胸露乳,简直就是整个范家的真实写照,也不愧江南第一首富这个头衔。

这富贵人家里的大人物也多半如此,整日里大酒大肉,琐事小事都由下人仆役打点,哪有自个动手劳作的时候?一来二去,就难免养得一身膘肥。

可范金山却有一个水灵至极的闺女,长得唇红齿白,眉心有颗小小的红痣,活脱脱的一个美人胚子,长大了必定是个“女菩萨”,还眨着一双清澈大眼,约莫是长得完全随了她的娘亲,实在是与范金山的丑陋样貌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也是,下边那些人也多有阿谀奉承的,时常要拍拍马屁吹嘘一番,就算是眼前站着一位佛教高僧,也要说那自家大人是天上阿逸多菩萨摩诃萨转世,是释迦摩尼佛的继承者,也是婆娑世界的未来佛,而自家小姐就自然而然生下来就是女菩萨,等等等等!

当然,没人会真正相信范金山会是什么尊佛转世,可那范家小姐,却有些难以断言了!原是这女娃娃刚刚诞下之时,范家府外的天穹,就有了异样。

蔚蓝天际万里无云,如苍茫大海,屋内一声婴儿啼哭,万丈高空瞬时扭曲,随后竟是嘎吱作响,如树枝被人用力折断,湛蓝高空硬是裂出一道巨大缝隙,缝隙内似有天外之物,发出耀眼金光,渐渐明亮,最后竟使整个天际霞光异彩,蔚为壮观。

可令人不知的是,那庞大天壑竟是终于那座山峰,止于那一庙一僧!

在那几日,范家府邸大门之外,总是会有一寒酸道士驻足观望。

起先,范金山以为此人是来要饭的,就差下人端了些饭食相送,却不料那人只是微笑不语,令人很是疑惑,后又拿了些盘缠出门,怕他是没了赶路吃饭的银钱,想要就此打发这落魄道士,人家一直站在门外也不是个事,可道士依旧没有领情,迟迟不愿离去。

范金山也有些恼怒,硬是喊上三五个大汉,想要强行赶人,走出大门,就对那微笑不语的道士说道:“我范金山给足了你面子,非要我先礼后兵,对你动粗?若是你现在速速离去,我依旧会对此感恩不尽,尊称您一声道长!但若是你仍是这般死皮赖脸、惹人厌烦地站在我家大门外,遭人多舌。就休怪我不留情面,打得你爹娘不认!”

没成想,那道士对此并不在意,却是说了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可有取名?”

范金山闻言一时半会没转过弯来,满脸怒容先是凝滞片刻,随后才喝道:“我的女儿取不取名字,要取什么名字,与你有半毛钱关系?”

只见道人展颜大笑,看得范金山更为恼火,觉着眼前之人委实有些做作,令人不讨喜,于是肥手一挥。

旁边一汉子早已蓄势待发,只欠东风了,瞧见自个主子终于下令,就迅速撒腿上前,三大步子跃至道士身前,一拳轰出。

那人见眼前道士没了笑意,身形却不动弹一分,以为是此人这会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出手,却也根本来不及防备,于是嘴角上扬,暗自庆喜,看这位瘦弱道人怎么抗下这势大力沉的一拳。

可是,那一拳却是整个穿体而过,汉子顿时满脸错愕,自己的拳头似是打在了棉花上一般,却更像是未曾击中一物,仿佛是在打空气。

汉子出力过猛,将全身力道汇于那挥出的一拳,根本没法立刻止住前倾的身子,竟是整个人撞入道士身躯内,意料之中地摔在了道士身后。

其余几人眼见这诡谲一幕,均是目瞪口呆,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一口一个仙人饶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不敢抬头去看远处的那位道长。此时的范金山面色凝重,只是身躯微颤,却也没像下人那般跪下,原是瞧见眼前之人又是露出了原先的笑容,并未有要出手伤人,报复自己的意图。

片刻之后,那道身影竟渐渐黯淡,似是有消逝不见的势头。

看到这般景象,相较于他人更为从容镇定的范金山也有些站不住脚,稳不住自己肥大的身躯,扑通一声瘫倒在地,本想出口讨饶,说上些好听的言语。什么仙人高高在上,我等皆为世间蝼蚁,先前有所冒犯,还望仙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之类的。可是刚要张口,却怎么也出不了声,喉咙里似是灌了铅般的难受至极。

此时,只见那道士的身影终是消散,化作缕缕青烟,飘散向高空,那日傍晚,竟也天放异彩,令人叹为观止。

话说,待到臃肿肥壮的范金山艰难地爬起身,缓缓行至神仙道士原先站立之处,竟是瞧见地面石板上隐隐约约显现两字,“雨露”。字体极小,金光耀眼,范金山蹲下身躯才看得真真切切,随即,便是仰头望天,恭声道:“谢仙人指点!”

又是重重磕了一个响头,肥大的脑袋抵在“雨露”二字之上。

片刻,他站起身来,却已不见地上之字,仙人降世,还身现自家小舍,定是给了范家一份福缘,非但不敢违背旨意,还视其为天大幸事,喃喃自语:“雨露,范雨露,好名字!”

小镇之上,热闹非凡,小商小贩多半都是扯着嗓门大声吆喝,热络地招揽街道上走过路过的行人,遇到那些衣着靓丽,看着绝非是一般平民百姓的公子小姐,就更是主动上前搭讪,生怕周围的商贩抢了自己的生意。

来来往往的人流络绎不绝,其中就有一位身穿大红袍的女娃娃欢快雀跃,极其惹眼,大过年的穿个红色喜庆的衣物当然正常不过,可这都快夏至了,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用那小手死命拉扯着身后的一名二十岁左右的贴身丫鬟,挤开那一个个比自己高上两个脑袋还不止的行人,直冲一位卖冰糖葫芦的老贩,望着那草把子上仅有的两串糖葫芦急切得不行,还时不时转头瞧一眼身后的那位,似是嫌弃她走路走得慢了,嘴里嘟囔道:“再不快些,要是被人买走了,就吃不到了!等入了夏,天气一热,哪还有什么糖葫芦吃啊?”

那名婢女眼见自家小姐那副可怜巴巴的委屈样,心生无奈,也只好不管不顾了,双手舒展,硬是把一左一右两个黑脸汉子推到了一边去,这才随着那女娃娃一齐向前奔去。

两人离那老贩还有十步之遥,就见着了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一胖一瘦两少年正掏着几枚铜钱与那老贩扯了一大堆话,也不晓得是说了什么,直到瘦一些的那个少年将手中的一枚铜钱硬是塞回了裤腰带,这小女娃娃才明了,原是讨价还价来了。

红袍女娃娃眼睁睁地看着那俩人将仅有的两串冰糖葫芦买走了,却没见这两人下嘴,不撞南墙不回头,死不甘心就紧跟而去。

等她走近了,才瞧清楚两人的模样,瘦的长了一双斗鸡眼,而那胖的则是挂了条鼻涕,傻呵呵地盯着手里的冰糖葫芦咽口水。

那斗鸡眼还能是谁啊?

就是那个欺男霸女的小纨绔宋玉慈,不过话又说回来,自从前些月被自己老爹给狠狠拾掇了一顿后,似是收敛了许多,没像以往那般猖狂,却也是死性不改,丝毫不给外人好脸色看。

这不,眼见那女娃娃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里的冰糖葫芦,就阴笑着白了一眼那袭红袍,似是在说,这冰糖葫芦就算给狗吃,也不给你吃,拉着胖墩许鲲鹏就走。

女娃娃咋能就此罢休,愤愤“哼”了一声,直追而上。

宋玉慈与许鲲鹏一人一手糖葫芦就来到一处少有行人的寂静之处,那里,正站着三人。正是两位少年,一位矮小侍卫。

宋玉慈一手夺过许鲲鹏手里的那串糖葫芦,忙不迭地跑到那袭白衣身前,伸手递出手里的糖葫芦,又瞧了一眼身边的那位一身黄的同龄人,为实也有些惊讶,自己并不认识此人,看着倒是一身富贵气,应该有些来头,于是转了转那双斗鸡眼,灵机一动,又递出手里剩余的那串糖葫芦,对着姬应寒说道:“姬应寒!不,姬大哥!以后你就是我大哥,虽然我比你大了个一两岁,但我依旧认你做大哥,以前的事,就当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哥你,你可不能记恨在心啊!当然,你也不是那种肚量小的人,咱哥俩有福同享,有难不同当!那,这两串糖葫芦就送给你和你的朋友吃了!这可是最后两串了,我赶巧买来的!”

眼见黄衣少年没好脸色地看着自己,那宋玉慈继续说道:“咦!你这位朋友是?”

一旁的侍卫司马长安正要开口,却被严廷阳摆手打断了。

宋玉慈也不是真傻,硬是让眼前的这位与自己有过过节的少年先没了退路。

姬应寒故作老陈,叹了口气,要是自己再得理不饶人,硬是不给对方好脸色,摆一副臭架子,那岂不是真成了小人了?又想起自己师父那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只见他伸手接过那串糖葫芦,吐出一句:“行,但说好了,这种事情不该有第二次,对别人也一样!不然,我找人教训你!”

那斗鸡眼闻言先片刻出神,暗自想着以后找个僻静的地方调戏姑娘就行。随后,佯装诚恳地点头说是,又见身旁的陌生少年没有回话的举动,也懒得多问。

姬应寒正要对着那串糖葫芦下嘴,就无意间瞥见那远处那女娃娃,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里的这串糖葫芦,看着那人娇滴滴的模样,姬应寒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女孩的心思,于是转眼望了望身旁的严廷阳,只见他心领神会,笑着点了点头,姬应寒走上前,两步后,却见那女孩出人意料地后退了两步,望着姬应寒身后的那斗鸡眼宋玉慈。

姬应寒搞不懂啥情况,转头看了眼宋玉慈。这斗鸡眼少年尴尬一笑,不敢说话,才让姬应寒悟出了其中的隐晦,于是瞪了那斗鸡眼一眼。

随后,那女孩似是瞧出了其中的端倪,大跑上前,来到姬应寒身前,轻声问道:“给我的吗?”

见眼前的白衣少年微微点头,小女孩才伸出小手接过那串冰糖葫芦,张嘴就是一大口,硬是给咬下两颗糖葫芦,含在嘴里,腮帮鼓鼓的胡乱说着些什么,看得胖墩许鲲鹏馋得不行,擦了擦嘴边的哈喇子。

姬应寒眯起眼来,完全听不出这小女孩的言语,挠了挠头正要询问,却见女娃娃已是吃下了一颗冰糖葫芦,这才听得真切,于是笑着说;“不用谢,这玩意我也不怎么爱吃。你想和我们一起玩?”

小女娃娃狠狠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叫范雨露,你叫什么名字?”

“真是个好名字!我叫姬应寒,对了,那穿黄衣服的是我的朋友,他叫严廷阳!”

那袭黄衣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顿时止住嘴里的咀嚼,闻声望去,笑着打了声招呼。

姬应寒继续说道:“事先说好了,你得听我们的,不准瞎闹,不然就不带你玩了!”

其实啊,少年话都没说到一半,那小女孩就已是不停地点头了,自己在那人少院多的家里,哪来的什么玩伴,最多也只有身后的那个比自己大上许多的侍女陪自己说笑,一个十岁,一个二十岁,当真能玩到一块去?

此时,巷弄里头走出一位黑衣佩刀的高大汉子,行至那斗鸡眼身侧,却也没出声,连正眼都没瞧一眼自家的小主子宋玉慈,反而是直视那身材矮小,总挂着笑脸的司马长安!

宋玉慈脸色阴沉,也不晓得这憨货是从哪里跑出来的,起先怎么也找不着人影,现在却冷不丁地出现,自己两个月前就向老爹提议要把这个屁都不是的男人撵走,再找个做事牢靠的保镖,却立刻被宋平给拒绝了,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这其中的原因啊,也是令宋玉慈觉得荒诞至极,自己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会是那般说辞。

没钱!请不起!

这可是让宋玉慈欲哭无泪啊!

这时,黑衣杨大个竟对着司马长安说道:“久闻长安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相见,果真名不虚传,我杨大个荣欣至极!荣幸至极!我杨某行走江湖多年,用的也是刀,自觉刀法还算得过去!早就想和那江虚怀过过招,不过,她一女子,我输了丢脸,万一要是赢了,也胜之不武。更何况,如今也没人不知晓她身在何方!就让我来和你这个师父,切磋切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