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寻宝从英伦开始 > 049 修道院

049 修道院


  带着那样的疑惑,梁恩和皮尔斯又继续开始了搜索工作。可惜这个笔帽好像一次性就耗尽了他们的运气。

  所以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他们也只找到了五六块变形的子弹头与破碎的弹片,一枚50盆尼芬兰马克的硬币和一个已经绣成一团的铜纽扣。

  “弹头是标准的7.62毫米莫辛纳甘步枪弹,至于弹片炸的太碎,实在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带着这一堆战利品返回车辆之后,两个人借着车里的灯光分析了起来。

  “不过从这个弹片的厚度来看应该是小口径炮弹爆炸后留下的,考虑到当时他们被45毫米火炮射击,所以这些炮弹大概率来自于那辆装甲车。”

  “所以我们这次运气的确不错。”皮尔斯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然后用两只指头捏起了那个银笔帽。“我想有了这个,他们就应该能从那个伯爵手里拿到报酬了。”

  “我想应该是的——”看着那个被清理干净后在灯光下闪着金光的银镀金笔帽,梁恩再次陷入到了思考之中。

  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理论上来说应该是那位杜丽丝少爷留下来的东西会给自己指出一个远在数十千米外的维堡市区里的地点。

  “——劳伦斯,劳伦斯,你怎么了?”发现梁恩突然看着那个金色笔帽开始发呆,皮尔斯立刻对着他小声的喊道,同时脸上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没事,只是这个笔帽让我想到了一些事情。”被皮尔斯这么一喊,梁恩也从思考中清醒了过来。

  “什么事情?”皮尔斯顺嘴问道,但很快他脸上的表情就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难道你是用你那神奇的魔法——”

  “呃——当然不是这样。”被皮尔斯这么一说,梁恩也意识到了上次装神弄鬼的后遗症,于是赶紧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我在想一件事,那就是那位杜丽丝少爷是真的死在这里了吗?有没有其他的某种可能——”

  “你是说对方可能逃出生天了吗?”皮尔皱起了眉头问道。“但如果对方真的从这片地区逃走的话,那么为什么之后却没有联系家里呢?”

  “那这种可能性就多了,说不定对方是直接找到了一个平民爱人,于是和她私奔了。”梁恩耸了耸肩说到。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玩笑。在大家一起笑过之后,两个人真的开始认真的分析起了有关于之前那群人留下的记录。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之前那些队伍留下的一片空白区。

  “劳伦斯,你的猜想可能是对的。”检查了一番自己之前看过的那些资料后,皮尔斯用一种严肃的语气对梁恩说到,“对方可能真的去了当年芬兰的方向。”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皮尔斯查询了一系列文件之后,意识到对方之前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投放在了这片战场以及苏联的档案上,而下意识的忽略了芬兰那边的情况。

  至于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很简单,因为自从那位杜丽丝少爷失踪之后芬兰方面给予了全面的帮助,所以搜寻者们下意识的完全采纳了芬兰一方给出的信息。

  因此,直到现在梁恩提出这一点之后,两个人才意识到,之前那么多只搜索队中,居然没有一支搜索队去芬兰那边实际考察一下。

  “是的,所以我们明天可以兵分两路。”梁恩想了想后说道。“你想办法查询一下自从那位杜丽丝少爷失踪之后芬兰一方记载的所有战场上下来身份不明的人的记录。”

  “那你呢?”

  “我明天去维堡看一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梁恩笑着指了指自己说到,“你知道,我总是有一些诡异的好运气。”

  “我明白,就像上次咱们在高速上那群新辣脆组织汽车的车胎爆炸一样。”皮尔斯打了个OK的手势,“希望咱俩明天都能有足够的好运气。”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餐之后,两个人就分头行动,皮尔斯直接通过那位伯爵的关系直奔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去查询有关当年战场上无名者的信息,而梁恩则开车直奔维堡。

  维堡是一座很小的城市,人口只有七万多。因此在装模作样的绕了这座小城市一圈之后,他就按照脑海中的那个光点把车开了过去。

  仅仅十分钟的时间,他就顺着一条明显已经废弃了多时的公路来到了一座只剩个废墟的修道院边缘。

  “原来是这里呀!”用电子地图对应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后,梁恩很快就搞明白了这座修道院究竟是怎么回事。

  根据他之前从管家那里拿到的芬兰一方军事地图上来看,冬季战争时期,这座修道院曾经被征用作为野战医院,直到他们被迫放弃维堡后这里才停止运营。

  至于这座修道院为什么会被荒废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当年芬兰战败并割让维堡之后,这座城市几乎所有人都选择背井离乡跟着军队一起撤退。

  而之后苏联新的移民在当时的社会气氛中自然不会继续利用这座宗教场所,于是这里就直接被废弃了。

  当然了,这里被废弃也和这是一座路德宗修道院,而俄国人普遍信仰东正教有关。不然的话,对方也不至于选择另起炉灶放弃这座砖石混合结构的修道院而选择在市中心重建东正教教堂了。

  不过对梁恩来说,这座修道院彻底的废弃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对于这些大部分民众都信仰宗教的国家来说,挖掘教堂总归是一件有些忌讳的事情。

  看看左右无人之后,梁恩跳下了自己的那辆越野车,然后拿着金属探测器和铲子走进了这处修道院废墟。

  显然,当年的战争也曾经波及到了这座修道院,所以在修道院主建筑的墙壁上和院子里的地上都留下了多处明显的炮击痕迹。

  好在从主体结构大致完整的修道院废墟来看,当年在这个地方很可能根本就没有被战争的双方当做防御建筑,因此整体损毁并不严重。

  顺着脑海中的那个地图指示的方向,梁恩很快绕过了这个修道院的核心建筑来到了后方的一排平房前。按照传统的布局,这里应该就是当年修道院供修士们居住的房间。

  “看来这里好像被当做是仓库了。”推开那个光点所在的房间后,梁恩发现这间宿舍里面堆了半房间的东西,其中大部分都是类似于被破坏的家具或者是烂掉的帆布一类的东西。

  “接下来的工作可不怎么轻松。”看着房间里这一大堆垃圾,梁恩吐了一口气咕哝到,因为他发现自己要找的那个东西就在这一大堆垃圾的最下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