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寻宝从英伦开始 > 086 拉希德?罗塞塔!

086 拉希德?罗塞塔!


  这位谢里夫的话音落下之后,场上其他人就把目光集中在了梁恩的身上。

  毕竟对于这些专门研究古埃及的职业人士来说,这个世界中古埃及语这种死去的语言能否得到破译和他们的未来息息相关,因此他们发自内心想要知道梁恩在这方面做到了哪一步。

  “你说的没错,古埃及语的确看上去像是纯粹的象形文字,但是象形文字也是会逐渐演变的。”意识到大家都在关注自己后,梁恩面对着在场的人说道。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那些象形文字也会产生变化,比如说中文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例证,最早的中文就是象形文字,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它们发展成了表意文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古埃及的圣书文字既然留下了大量属于象形文字的部分,那么它也很有可能像中文一样发展成为表意文字。”

  “也就在这样认知的基础上,我借助古埃及语流传到今天最后残余的部分科普特语进行对比,然后逐渐破译出这些古埃及文字真正的意思——”

  梁恩大致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翻译这种语言的过程,他当然不指望能够说服对本身脑子里有水的谢里夫,但他希望能让周围的人理解自己之前做了什么。

  在场的都是一些历史方面研究的专业人士,所以大家明白梁恩提出的这个看法虽然和传统不符,但至少从各种原理上来说是能够说通的。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尝试。”一名叫做菲内斯的古埃及工艺研究专家说到,然后他看向了谢里夫。“我不知道这位梁先生的判断到底对不对,但这至少是一种突破。”

  “对于我们而言,任何猜想都应该是被允许的。尤其是我们的在象形文字这条路上短时间内找不到新的有价值的进展时,这种崭新的判断角度哪怕错误也是非常有价值。”

  “而你,谢里夫先生,我不知道你和梁先生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在学术问题上我们在反对别人观点的时候需要有足够的证据,而不只靠自己的猜测。”

  显然,菲内斯先生在本次前来埃及考察的人员中声望还是很高的。所以在他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大家就四散开来各自忙各自的去了,没人听谢里夫的陈词滥调。

  “我们总得给他个厉害的尝尝。”看着混在人群中为溜溜离开的谢里夫,范猛走到梁恩身边用中文小声的说到。“像这样不停的骚扰实在是太烦人了。”

  “怎么教训呢?套麻袋打一顿还是扔到旁边尼罗河里。”梁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对我们而言,除非我们能拿到切实的证据,不然的话动手反而显得我们理屈词穷。”

  “尤其是对方虽然胡搅蛮缠,但明面上看上去像是学术讨论。所以除非我能在学术上找到支持我观点的证据,不然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毕竟这种学术方面的问题只能从学术角度解决,就像辩论赛上不能采取一拳打翻对方辩手的做法一样。”

  等到晚上天快黑下来的时候,大家凑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家把话题引到了拉希德这座城市的历史上。

  “请问你刚说这座城市还有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就在梁恩和范猛坐在一边听几位学者讲起这座城市历史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发音,于是赶紧问道。

  “啊,那是殖民时代的事情了。”菲内斯先生一脸认真的说道。“对于殖民者们而言,那有的时候会发不出本地地名的发音,于是就会找一个类似发音方便称呼。”

  “这种情况下,这个叫做拉希德的地方自然也被英国人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罗塞塔——梁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

  菲内斯一脸惊讶的看着梁恩,因为他在说出罗塞塔这个词之后,梁恩就跟屁股上装了弹簧一样猛的跳了起来,然后迅速冲向了刚才挖出来的那半截石碑。

  “我突然有灵感了。”梁恩交代了一句之后就冲进了放着之前挖出石碑的房间之中,见状,范猛也跟在他后边进入了仓库。

  “罗塞塔,居然是罗塞塔。我之前到那个石碑上第一行字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梁恩现在终于想起了刚才翻译时的那种熟悉感。

  因为之前他从石碑上翻译出来的的那几句话,实际上就是当年商博良研究古埃及语的基石,罗塞塔石碑最开始的几句话。

  而他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件事,是因为原来的石碑在挖掘的时候并没有最上边的那一截古埃及圣书体文字,而只有希腊文版本。

  意识到这一点后,梁恩才发现自己之前找到的那一片残碑很有可能就是在自己来的那个世界中已经消失的罗塞塔石碑上半截,至少在尺寸上非常接近。

  于是他一边将四张【侦测(N)】合成一张【侦测(R)】,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前往被当做库房的房间并来到了那半截石碑的边上。

  “兄弟,你怎么吃着饭就跑过来了?”梁恩刚走到那个石碑前,范猛也跟着跑进了这间房间,然后问到。“马上烤全羊就要上桌了。”

  “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梁恩说着掏出了强光手电筒和一个小刷子,然后说到。“你能从这个石头上看出它上边的磨损痕迹主要来自于什么吗?”

  “可以看出一部分。”作为一名在前线长时间参战的军人,范猛对于这种痕迹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很快在石碑上找到了一些痕迹。

  “这些石碑上边除了风化痕迹以外,并没有太多的磨损痕迹。”范猛仔细的把石碑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后说到。

  “而这只能说明两种情况,要么就是这座城堡是在一座古老的神庙基础上建设出来的,要么就是这些建材虽然来自于别的地方,但直接通过边上的尼罗河运输过来的——”

  “应该是第二种。”梁恩想了一下后说道,因为尼罗河含沙量并不算少,所以大量的泥沙带着腐殖质就会在河口等河流流速缓慢的地方沉积下来。

  这么一来,尼罗河口的位置实际上是一步步向地中海延伸的,也就是说,这些石碑被雕刻出来的那些年代中,这片位于海边的土地很可能还在海面下呢。

  就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中,这座城堡修建的过程逐渐被还原了出来。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梁恩对着这半截石碑使用了【侦测(R)】卡牌。

  一瞬间,一处光点在梁脑海中亮了起来。神奇的是这处光点距离梁恩现在所在的位置并不远,就在城堡那个不大的院子中。

  “还好还好——”看着这些光点的位置,梁恩内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不少。

  看来当年修建这座城堡的人拆古埃及建筑的时候拆的比较干净,所以才会让石碑完整的来到了这里,而不用他再想办法往沙漠里面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