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寻宝从英伦开始 > 833 翠玉录

833 翠玉录


  这两件雕塑的发现对梁恩来说并不是一个纯粹纯粹的好消息,因为按照意大利的法律,在自家房产上发现的任何东西都属于房主本人,但政府坚决要求房主对文物进行保存于维护,并可以随时查访。
  也就是说这个文物属于梁恩,但是他只能出售给意大利官方所指定的博物馆,如果不出售给博物馆的话,那么他就要承担所有的保养责任并无条件接受检查。
  实际上很多的欧洲国家都是有类似的法律,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的贵族或者有钱人的后代选择出售文物的原因,毕竟保养文物是非常贵的,并不是普通人养得起的东西。
  所以对于梁恩他们而言单独的两尊雕像就是吞金兽,毕竟没有人会因为两尊雕像跑到这个偏僻的岛上来,但这种雕像的维护费用却不是一个小数字。
  因此他现在非常希望明天能够在大坑的底下找到有价值的东西,至少能够通过商业运营把雕塑的保养费拉平。
  好在这个时候梁恩没有获得任何的卡牌,这就代表着这种处遗迹自己并没有挖掘完毕。还有更多的东西隐藏在大地之下。
  于是第二天一早他就来到了那个坑道的旁边,然后继续展开挖掘工作,今天的挖掘工作主要是靠着城堡这边,因为他昨天感觉到这里好像有石头有着人工加工的痕迹。
  果然,当坑底的浮土被清理干净之后,石壁上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标志,这个东西看上去像是一个十字架,但是最上边的那一竖变成了一个椭圆形。
  “这是安卡,一个来自于古埃及的符号。”作为这个世界的古埃及文字破译者和埃及学公认创始人,梁恩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最早来自于古埃及圣书文字,意思就是生命。后来被衍生为生命的象征,以及代表王权的标志。
  部分古埃及的神祇手持生命之符的圈,或两手各执生命之符,交叉双手放于胸前。拉丁文称此符作crux ansata,即“有柄的十字”之意。
  安卡是埃及最古老的神灵之符,在古埃及的墓地和艺术中常常会有它的出现,镜子也常制作成此形状,埃及的神祇如伊西斯、荷鲁斯、哈托尔手中皆握有安卡。
  历史上,这个符号主要在古埃及人的陵寝之中被发现。出现在埃及墓室绘画和其他艺术中,往往在一个神或女神的指尖上,表示来世的神明赋予死者的木乃伊的生命的礼物。
  诸神往往拿着一个安卡护身符放在别人的嘴唇上,这被认为是“生命的气息”的奉献物,赋予的意义是逝者将在来世需要的呼吸。
  除此之外,安卡这一形象的护身符也会被古埃及人随身携带,它可以单独存在,也可以和代表着“力量”和“健康”的两个象形组合携带。
  “这应该是一个16或者17世纪的雕刻。”仔细检查了一下雕工之后,梁恩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并说到,“而那个年代能掌握古埃及文化的人非常稀少。”
  “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的基督教势力非常强大,一般人也不会研究这种容易被人当做是黑巫师这类邪恶之徒的。”
  “看来这里果然有秘密,难怪玫瑰十字专门跑来搜索,但显然他们没有发现这个符号,不然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让给我们。”贞德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些东西。
  “而且他们之前也绝对没有说实话,他们手里一定还有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线索,不然的话他们也不可能光看见神秘的符号就展开大规模搜索。”
  “你说的很有可能,但是对方漏过了一些关键点没说也是一件可以理解的事情。”梁恩双手摊开怂了耸肩说道。
  “毕竟我们对于玫瑰十字来说是外人。以在这种事情上他们只要不挖坑就已经是很好的了,至于更多的我们也不应该去奢求。”
  安卡的发现让大家确定这个对方的地下的确隐藏有某些秘密,于是所有人都警惕了起来。果然再往下挖了不到半米,一个山洞的入口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个山洞洞口看上去并不规则,但是有着明显人工整修的痕迹,上边甚至雕刻着不少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只不过梁恩尝试着翻译这些文字的时候,发现这些文字根本就不成句子,看上去完全就是乱写的。
  “这些东西可能就是用来营造气氛的。”玛丽这个时候显得很专业的说道。“我们那个年代就有人把一些奇怪符号放在一起装饰自己,让自己看上去与众不同。”
  “你说的有道理。”梁恩大致看了一遍雕刻出的文字后点点头。“这些文字的确在神庙或者古埃及木乃伊棺材上常见。”
  “所以对方很有可能是在见到这一类文物之后把上边看上去神秘性比较强的字符抄了下来,然后用在了这里。”
  虽然说这些只是被当做装饰品的文字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却和上边的安卡符号一起昭示了洞穴中隐藏的是什么东西。
  果然,当结束通风进入山洞的时候,梁恩发现这个大概六七十平米的山洞的每一寸墙壁上都雕刻着诡异图像和符号。
  “这是什么,邪教祭坛么?”看着面前这些雕刻,贞德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携带的短匕首,对她来说,邪教这种东西绝对无法接受。
  “不是,这只是一些镜面反写的拉丁文和炼金术配图而已。”用手电筒照着看了看后,梁恩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简单拍摄并用手机自带软件把文字正过来之后,梁恩很快阅读起了上边的内容,很快,他就翻译出了这些文字。
  “当我走进洞穴,我看到了一块翠玉,上面写着字,那是赫耳墨斯的双手书写下的。从那块翠玉上,我看到下面这些文字:这是真理,没有丝毫的虚假,是确凿之最真实的真理——”
  “这句话听上去耳熟。”梁恩刚说完第一句,玛丽就皱起了眉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句话我听过不同的人说了不止一遍——它是什么。”
  “这是《翠玉录》。”梁恩解释道,“相传是公元前332年由埃及传入欧洲的炼金术文献,炼金术师相信上面记载着唯一之物,也就是贤者之石的炼成方法。”
  “我想起来了,当时有人找我说能够把铅变成黄金,来,对着我背了一段翠玉录证明自己的理论。
  但是我后来发现他就是个骗子,所谓铅变黄金就是在工具夹层放黄金,然后用低熔点合金封口,这样一加热容器就有黄金了,给人造成一种把铅变成黄金的假象用于欺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