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穿成年代文中的极品女配 > 第27章 张春花再次上门

第27章 张春花再次上门


“不喜欢了。”

柳依依摇了摇头,苏晴还想打听,柳依依就将手中的话梅塞进了她的嘴里,苏晴被这话梅酸的皱了皱眉。

而后柳依依又将跟姜慎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谁知苏晴吃完话梅,又开始出馊主意,“依依,你比那黎婉儿优秀多了,他们在一起了又怎么样,咱们把傅承州抢过来就好了。”

柳依依满脸黑线,开始纠正她的想法,“苏晴,这样是不对的,老话不是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吗?既然他们两情相悦,咱们又何必去摊这趟浑水呢?”

苏晴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可之前我就跟你说他们在一起了,你不还继续缠着傅承州吗?”

柳依依一听这话,顿时就被口水给呛住了,她咳了两声,然后自己圆着自己说的话。

“那不是之前没见过他们两个在一起,我以为是假的嘛。”

柳依依说着,将手中的话梅都塞给了苏晴,“好啦,我先回家了。”

柳依依说完就快速离开了,直留着苏晴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但她也没再深想了,因为这话梅实在是太酸了!

柳依依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秦愫柔柔弱弱的声音。

“娘,该给的我都给了,你还要我怎样?”

张春花一张黄黑黄黑充满褶子的脸皱了起来,“呸,我可听那几个知青说了,你跟那姓柳的搭伙一起做生意,赚了好多钱咧,又是白面又是小鸡往回买的,我也不多要你什么,你把剩下的钱都给我就可以了。”

张春花双手叉腰,唾沫星子飞着,说完这些她还不过瘾,又是一堆话喷了出来。

“我养你到这么大,供你吃喝,送你去学女红,要不是我,你能赚到这些钱,再说了,孝敬爹娘是天经地义的,你爹没来,他那一份我帮他一起拿了。”

要是之前张春花说到这份上了,秦愫就是再不情愿,也会把东西拿出来交给她,但是在柳依依的耳提命面下,她想通了。

她不欠他们的,她还在家里的时候就给他们做牛做马,家里的家务,就连弟弟的公分都是她帮着挣回来的。

她学女红,不过是张春花想要她去挣外快好供弟弟读书罢了,她才读完小学,他们就让她辍学,说是供弟弟秦政一个人已经很吃力了,无法再供她。

可明明次次拿第一的是她,秦政次次吊车尾,就因为他是男孩可以传宗接代,就剥夺她读书的权利吗?

她之前还以为家里是真穷供不起,才让她辍学的,所以她当时就算心里有怨恨,也依然勤勤恳恳的帮家里做事,只是后来长大了,她才知道,不是没钱,只是不想把钱浪费在她身上罢了。

她嫁人之后,张春花隔三差五来借东西,借了就再也没有还过,也是她公公婆婆为人好,不在意这些东西,不然要是搁别人家,肯定得对她这个媳妇有意见。

“娘,这些年我是怎么做的,你心里有数,而你又是怎么对我们一家的?”

想起之前总是吃不饱饭,面黄肌瘦的几个孩子,想起死去的公公婆婆和丈夫,秦愫褪去脸上的软弱,将背挺直,这一次,她不会再让步。

“你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把钱交出来。”

张春花可不想听她掰扯这些,她只想快点把钱拿到,说不定还能去看个电影结尾呢。

“娘,我没有钱。”

秦愫说完就低着头去擦桌子了,明显是铁了心不肯把钱交给张春花。

这还是秦愫第一次这么直接的拒绝她,以前都是搁她面前卖惨,哭哭啼啼的,也不想想,她侄儿几天没吃肉了,岂不是更惨。

“嘿,你这贱蹄子,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等老娘搜出来了,你一分也别想留着。”

张春花撸起袖子,就要进屋子里搜,秦愫连忙扔下手中的抹布拦住她。

“娘,我当你是娘,你有当我是女儿过吗?!”

秦愫用力将张春花推开,张春花没有防备,被推得往后退了几步,最后还因为踩到了石子滑在了地上。

“你这说的什么话呢,我要是不把你当女儿,你现在早就饿死了。”

见秦愫都跟她动起手来了,她刚想嚷嚷,就想起来了大家都去看电影去了,没人能陪她站在电影的制高点上指责秦愫。

张春花眼珠子转了转,气焰消下去了一些,“呵,你要是真把我当女儿,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张春花的所作所为让她伤透了心,她对那个家已经没有任何留恋了,“你走吧,我既然嫁到了安家,就没理由再任由你从安家拿东西回去了,赡养费,我按时给你,请你以后别在出现在安家。”

“我是你娘,你就不怕我捅到大队长那去,安你一个不孝的罪名,你好好跟为娘说,娘也不会逼你不是,那钱你就算不想给我,你也得想想你哥哥你侄子不是,他们不是上工就是上课的,得吃点好的补补身子,你这个做妹妹跟姑姑的不得表示表示。”

张春花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中的泥土,完全没想到秦愫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她这是什么意思,是想枉顾血缘亲情,跟她断绝母女关系吗?

张春花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把戏没见过,只当她是被逼的急了,说的气话,顿时又是威胁又是安抚的说着。

“婶子,这只听说过娘家帮衬嫁出去的女儿的,还未听说过娘家居然还要出嫁的女儿好吃好喝的补贴娘家的。”

柳依依在门口听了个大概,应该是黎婉儿方雅雯两个人聊天“不小心”让张春花给听到了,所以她才趁着没人的时候来要钱。

张春花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有人回来了,她愣了愣,神色有些不自然,但她是什么人,只一瞬,脸色就转变了过来。

“哟,柳姑娘回来了?”

“是呀,不然怎么能撞上婶子来要嫂子的保命钱呢?”

柳依依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俨然对这事很感兴趣。

“嘿,柳姑娘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是要报名钱了?”

自从上次秦愫跟她说了柳依依的背景后,张春花就有点怵她,主要是怕得罪人家,害得孙子没了前途。

这要是平常队里其他人这么说,她早就开骂了。

“秦嫂子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你这个当娘的没想着接济一下,还几次三番的想从她这搜刮些东西去,好不容易赚了点钱,不至于让几个孩子跟着一起饿死了,你就找上门来了,你把这钱要走了,不就是要了他们的保命钱吗?”

柳依依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黎婉儿跟方雅雯两个人嚼舌根子的时候被张春花听到了。

“再说了,就我们赚的那点钱,买了东西之后就没一分不剩了,哪里还有钱给你。”

柳依依将杯中的水一口饮尽,秦家的日子好不容易好起来了些,怎么能让这些蛀虫攀上来呢?

“就算是没钱,那买的那些东西也应该分我一半。”

张春花忝着一张老脸,看来今天她不拿些好处是不打算走了。

“婶子,你这样就不对了,每次结算公分了之后你都要从嫂子这里拿好些东西过去,嫂子没阻拦,全当是尽孝,现在她人嫁了出来,孩子都好几个了,你这样着实不妥吧,不然,咱们请大队长来评评理?”

张春花重男轻女,天天嚷着女儿迟早要嫁出去的,不用吃好用好,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被人用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给打脸了。

青山大队最近在评模范大队,开会的时候命令禁止家庭内部不能有矛盾,所以她才会趁没人的时候来要钱,不然就以前的她,肯定是趁着人多的时候来的,不给东西她就在地上打滚哭喊。

这个模范大队可是有利于整个大队的事,这事绝对不能让大队长知道,不然大队长答应每家结算公分时要多分的两斤白面,两斤肉和一斤大米就要没了。

“你可别吓唬我,我来找我女儿,怎么也算不上是家庭纠纷。”

张春花不信柳依依真的会去把大队长叫来,她梗着脖子说着,今天她必须得拿点东西走。

“大队长,书记!这里有人挑起家庭……”

见张春花不信,柳依依立马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看到柳依依来真的,张春花连忙上前用手堵住她的嘴。

“算你狠,老娘不要了,别喊了!”

虽然大家都去看电影了,但也怕还有人在家,她可不能冒这个险,不然她可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张春花恶狠狠的瞪了柳依依一眼,什么人呀,就仗着家里有背景,来欺负她这种乡村妇人。

柳依依连忙将捂住她嘴里的手移开,并往后退了两步,张春花手中有一股怪怪的味道,也不知道刚刚碰了什么。

“既然婶子不要了的话,那就请吧。”

柳依依对着大门伸了伸手,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张春花看了柳依依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秦愫一眼,确定今天有柳依依在,她是占不到便宜了,只能甩了甩手跺着脚离开了。

“依依,谢谢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