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英雄联盟之第二王朝 > 第十八章 对线单杀

第十八章 对线单杀


  兮夜现在打的非常憋屈!

  对面那个兰博就一直压在他的塔前和他打,他上前就是一鱼叉,再上前就火烤,他想对着消耗吧,人家护盾一开,不痛不痒,他的蓝量反倒是要被打光了!

  而且他这样面对兰博的持续消耗,连兵都不好补,一波兵总要漏一两个,兰博倒是消耗补兵两不误,火烤一圈一个不落。

  按理来说,这样压线是肯定要被抓的,问题是Swift的皇子哪也不去,就在中路来回转悠,视野的保护做的相当到位,豹女四级的时候尝试出现了一下,却被早早察觉,吃了一鱼叉以后也无功而返。

  面对这个凶悍的兰博,兮夜总算是体会到那些职业和路人王上单在面对这位“王者局代练”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上一局对战一个后期发力的沙皇,他还觉得也就那样,但现在面对兰博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当初线下赛面对她的V一样,无处可躲也无路可退,只能等着被火烤死!

  残血的炮车兵是那么的诱人,兮夜非常想得到它,在自家远程兵后面左扭右扭,然而兰博仿佛只是随手一鱼叉,却偏偏卡着远程兵线列里一个微不足道的缝隙击中了他!

  “这到底是怎么插到我的!?”兮夜叫苦不迭,赶紧收掉炮车后撤,血量却已经被黏上来的兰博火烤成了半残,反手WE定住,就又吃到一个鱼叉,连忙撤回到塔下回城补状态,之后再tp上线,忍痛放弃掉了两个残血的远程小兵的钱和经验。

  难受的还不止有中路的兮夜,本来以为这局可以站出来的Condi也很无奈——这个兰博推完线就进他野区,推完线就进他野区,也不打架,他打F4的时候过来抢个小的,打蓝BUFF的时候她又来抢个小的,虽然说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真的很烦!而且严重拖慢了他的刷野节奏!

  现在对面的皇子居然和他豹女的等级持平!这你敢信?

  最糟糕的是,他这局根本不敢去碰河蟹,对面上中两路压线,野辅双游,就留着小澡在塔下收兵,你说他这哪敢打河蟹?

  三级抓下未果的时候他倒是尝试了一波下路河蟹,问题是对面的兰博直接带着皇子就过来了,他们家的中路却被兵线锁在塔前动不了,这要他怎么办嘛?

  总算这次他和兮夜,还有下路的辅助Zero都有了防备,没有让QG这边再发起一波突如其来的三包一,也没有让她们偷掉小龙。

  节奏似乎就这么缓住了,但WE却开始着急——他们这次打的是前中期阵容,不能往后拖啊!

  Condi决定打破僵局,他要到下路去来一波塔下三包二,看能不能用自己和辅助Zero的命强行在对面塔下打破缺口,毕竟对面的ADC少个治疗!

  此时对面的UZI由于辅助一直在游走,领先了自己下路双人组一级,已经来到了和中野一样的五级,他要是再不去,等对方中野都六级了,恐怕就没机会了!

  就在Condi往下路赶的时候,梨珍珠心里也在盘算着打开局面的方式。

  说实话,最稳妥的方法当然是等UZI到六以后打一波小龙团,让WE的人看看什么叫“团战美如画”,反正阵容上越往后拖对她们这边越有利,现在就这样僵着也无妨。

  但……

  梨珍珠眯起眼:既然是训练赛,就算打的大胆一点,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与她对位的兮夜此时缩在塔下,唯唯诺诺,之前被打出一个tp之后,他仿佛也领悟到了什么,如今怂的跟龟一样,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打算等到升六有大了,再来和自己一决雌雄。

  现在的瑞兹和她最熟悉的那个老司机还不一样,大招被动是减CD,主动是+移速、法术吸血和AOE,配合上符文充能的被动技能,一旦有装备把蓝量撑起来,就会获得质变!

  当初这个版本的瑞兹一改出来,就成为了四大赛区最热门的英雄!以至于常年在ban位买房。

  最后一统计,发现lpl、lck、lec和lcs四大赛区s5赛季的夏季赛里,上单位ban率最高的英雄出奇的统一:就是这个蓝色的大光头!

  是的,上单位,当时的瑞兹大家都用来打上单,用来打中单效果不好,因为他手太短了。

  由于太过强大,瑞兹后面有被削了几次,加上上单重装战士版本到来,雷电法王就不那么受重视了。

  直到s5世界赛,世界第一中单Faker把它破天荒的用在中路线上,并且取得良好效果之后,lpl的一众中单才发现——诶,这英雄拿来打中单好像也很强啊!

  (这里纠正一个很多人不了解,跟风吹起来的误区,虽然在s5世界赛,李哥的瑞兹很亮眼,但在当时会玩瑞兹的人眼里,他的操作都是很基本的,不存在只有他一个人会玩瑞兹的说法,更不是他开发的瑞兹玩法。

  他甚至不是第一个在比赛的中单位上拿出瑞兹的人,在他之前,lpl也有一些中单玩过瑞兹,只是效果嘛……一定要说的话,可以认为是他率先开发出了瑞兹走中路的正确打法,有些像我们今天讨论中单兰博的时候,会认为是逗比带起来的,但其实之前也有虎将军等一些中单用过中单兰博。)

  兮夜就自认为自己的瑞兹水平不错,但碰上这个兰博,此时真的是有力也没处使!

  在塔下等了一会,不见线来,兮夜定睛一看:卧槽,她身为一个兰博,居然不用火烤也要强行控线?

  过分了啊!你塔下消耗我还不够,还要控线?你以为这是在上路啊!?

  他自然是忍不了,从塔下冲了出来,这会兰博屯了一些兵,就卡在红方的远程兵后面望着兮夜,一副你敢上来我就鱼叉你的样子。

  温度不高的兰博在兮夜看来并没有多少威慑力,他直接对着兰博撸了一套技能,却被护盾挡掉了大半伤害,自己还中了一发鱼叉!

  更糟糕的是,解除禁锢的兰博直接点着火就上来烤他了,虽然不是红温,但也烫的他无比难受!

  自家打野正要gank下路,没打照顾他,他只能赶紧后撤,只感觉自己心在滴血!

  为什么要上来拼一波呢,等线过来不就好了吗!

  缩在塔下的兮夜看着梨珍珠攒起一大波兵线过来,长舒一口气:果然中路控线并没有什么意义……

  嗯?!这个兰博要干嘛?

  只见梨珍珠跟在近战小兵后面过来,机甲上喷吐着火焰,硬顶着防御塔两下攻击,直接在塔下把兮夜的瑞兹打的大残,只剩了五分之一的血量!

  “卧槽这B想越我?”总算回过味来,兮夜勃然大怒:“塔下越我瑞兹?!你是真不当人了啊!”

  等兰博又一次进塔想消耗他的时候,兮夜反手一个W定住兰博,一套技能撸出,配合防御塔的攻击,兰博血量瞬间消失,最后不得不闪现出防御塔外,血量只剩了四分之一不到!

  “中路没sh……卧槽!”兮夜本来还得意自己打出了对面的闪现,却不料突然一道火雨撒下来,自己瞬间就只剩了一丝血,赶紧往侧面交闪拉开!

  “中!”梨珍珠将储存的最后一发鱼叉射出,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金光闪过,瑞兹刚刚站定,便见一发致命鱼叉迎面而来!

  “You have slain an enemy!”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