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五节 忽悠汉武

第五节 忽悠汉武


  霍嬗眼中一丝玩味闪过,嘴角轻轻勾起。

  要知道以前的霍嬗不爱练武,现如今的刘彻也差不了多少!

  此刻的刘彻还不知道,他这一句话给日后的自己找了多少罪受!

  卫青不顾尊卑的挤开刘彻,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的作风,他拉着霍嬗的手,激动的盯着他颤声说道: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周边的一群人都是喜笑颜开,就连侍者们都是一样,大家都很开心,命保住了,能不开心?

  这皇帝可不管你是谁,只要是个活物,那就都能杀!

  至于霍嬗如此受宠爱,他们难道不羡慕?不嫉妒?

  当然羡慕,当然嫉妒,但羡慕嫉妒也没啥用,他们这些身边人早就已经习惯了。

  汉武帝刘彻的性格用一个词来形容非常的适合,那就是乾纲独断,万事万物独自掌握决策,容不得他人半点插手。

  我想听的时候你可以说,我或许会听听,有道理我也会接受,但我不想听的时候,你说的再多都没用,只会得到我的厌恶。

  他也是一个爱憎分明,非常认死理,小心眼的一个人!

  他如果真正喜欢一个人,那别人不管说多少此人的坏话,怎么诋毁,他都一笑而过,反过来对你很敌视,然后对此人更加宠爱,更加器重。

  但他的爱通常都很短暂,除了个别几人!

  而且他还是有培养癖的一个人,这点就很不错!

  这两个特点在老霍身上体现的非常的明显!

  ………

  霍嬗的嘴唇动了动,霍光刚要凑近听听,刘彻走过来一把拨开霍光,凑到卫青身边,竖起耳朵。

  而霍光被这一幕弄的有些哭笑不得,同时身为叔父他对这个霍嬗的姨祖父也有些吃味,嘴巴动了动没敢说话,要稳住!

  “太吵了,吵的头疼!”

  霍嬗的小圆脸都皱到了一起!

  刘彻听清以后,立马站起身挥了挥袖子嫌弃的喊道:

  “尔等吵到朕的子侯了,都给朕出去!”

  众人无奈,应喏而出,卫青也是笑呵呵的起身一同走了出去,他还有事没查清呢,继续,而且……

  ‘醒了就代表没事了,还能说话,那就更没问题了!’来自一个军旅老人的经验。

  众人很是羡慕霍嬗,这一刻的墙外不知从哪飘来一股酸味……

  “小君候还真是荣宠无双啊!”

  没有了生死威胁的太医令有些跳,半羡慕半嫉妒又感叹的说了一句。

  金日磾正好听到,瞥了他一眼,记下他的面容,以后收拾他!

  要知道,刘彻身边的亲信,有几个和老霍没关系?

  就说三都尉吧,现如今还没有骑都尉。

  奉车都尉霍光,奉车都尉霍嬗,一个弟弟,一个儿子!

  而驸马都尉金日磾呢,他本是休屠王太子,而王太子,匈奴有上百个……

  自从元狩二年被老霍带回来后就一直在黄门养马,刘彻意外撞见他,看他确实不错,再加上因为老霍的原因爱屋及乌,才有了他的今天!

  二十四五岁,年纪轻轻就身在高位……

  懒得搭理这种不知死活的人,金日磾直接转身离去!

  ‘这些日子提心吊胆的,都没去看看马,不知道饿瘦了没?’

  他准备前去看看,养马起家,本职工作可不能丢!

  ………

  而就在众人离去以后,殿里两人正在大眼瞪小眼的对视,霍嬗眼巴巴的盯着刘彻,目光时不时的撇向榻边小几上的玉壶!

  ‘真没眼力见!’

  刘彻和霍嬗比了一会谁的眼睛大以后,刘彻没比过,还是霍嬗更大一些,然后这才反应过来,随手拿了个玉碗倒了一碗温和补汤,像是没看到旁边的玉杯一样。

  刘彻坐在榻边微微扶起霍嬗,端起玉碗就喂到了霍嬗的嘴边,霍嬗很无奈,看了一眼碗里的勺子,但他现在很渴,不想说话,只得搭嘴喝了一口。

  “咳咳!”

  喂的太猛,呛住了,霍嬗缓过来瞪着刘彻。

  刘彻起初确实有些手足无措,但是他反应过来后:

  “不对啊,朕又不是侍者,朕是被人侍候的,不是侍候人的!”

  突然有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意思,一脸骄傲!

  霍嬗翻了个白眼,你在骄傲个啥?鄙视之!

  喝了口水,霍嬗感觉力气正在缓慢回到体内,他抬了抬手,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刘彻连忙扶住,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这一番动作做完以后霍嬗有些气促,只得靠在刘彻胸口休息。

  刘彻摸着霍嬗的小脸蛋,满眼都是心疼,心疼下掩藏着满满的怒火,霍嬗人虽然醒了,但在他看来,想要害霍嬗的人还没有抓住。

  这个反大汉阴谋集团还潜藏着!

  他现在就是个被迫害妄想症重度患者,不管是谁,在刘彻眼中都不是好人,每个人都有嫌疑!

  他派中尉豹去调查,至今什么也没调查出来,在他看来还是不如王温舒用着顺手!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办事不力之人!

  不得不说这人着实悲催,已经被汉武帝记到了小本本上了(确实悲催,作者也没搞清他是谁,还是王温舒好,名气大!)

  ………

  “姨祖父~”

  装嫩有什么不好,该装还得装,而且本来就嫩……

  “嗯?”刘彻回过神来:“何事?”

  霍嬗其实刚才休息的时候,在想着刘彻的资料,冷静了一下,同时也在想着自己的事,难道我真是天选之人?

  让我在梦中过了一世,然后又帮我把这个坎迈过去,继续把这一世活下去?

  为何这样说?

  因为他想起自己在梦中读《史记》时让自己非常遗憾,而现在看来又有关于自己的一件事,而且是这件事导致汉武帝晚年性情大变!

  居六岁(过了六年),元封元年,嬗卒,谥哀侯。无子,绝,国除。

  而显然,这个嬗就是自己……

  而他又想了想刘彻的晚年生涯昏庸而造成的危害以后,他觉得自己该做些改变!

  所以他准备说点刘彻非常感兴趣的东西!

  “姨祖父,我做了一个梦。”

  刘彻眼睛一眯,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觉得这个梦肯定不简单!

  至于为何不简单,一个在世人眼中已死的人又活过来了,现如今还有说有笑的,能简单?

  一定有问题,还是大问题!

  刘彻轻笑一声,故作平淡的问道:

  “嗯?子侯梦到了何事?”

  “吾梦到了一白头翁!”

  刘彻闻言一愣:“白头翁?”

  老刘家的人在神神叨叨方面最听不得什么词?

  排第一的那肯定是白头翁了。

  因为白头翁就代表着汉高祖刘邦!

  而汉武帝刘彻更甚一筹,要知道他能坐上皇位,跟他老妈嘴里常常带着白头翁、大日入怀等词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特殊之人!

  ………

  “跟朕讲讲,子侯都梦到了些何事?”

  霍嬗咧嘴一笑,还不太适应,带着一点不好意思,就开始胡扯。

  “我梦到白头翁,有些好奇,就问他乃何人,他未曾告知,反而反问于我,我自然不能学他,就告知了他吾乃何人!”

  霍嬗演技可以说是惟妙惟肖,一脸的骄傲恰好出现在脸上!

  “然后呢?”

  刘彻笑着夸了一句,接着询问!

  “没想到我刚报完家门,他就开始骂姨祖父,子侯心中不忿,自然反骂回去!”

  霍嬗一脸的求表扬,而刘彻整个人浑身一僵,一个是觉得自己被老祖宗骂了,一个是觉得这小子竟然敢骂高祖?

  胆子太大了,不过我,咳咳……

  ‘不知者无罪,不知者无罪!’

  刘彻在心里念叨两句,然后犹豫了一下又问:

  “哦?骂了朕,咳,骂了我何语?”

  “他骂姨祖父乃是不肖子孙,不知维护祖宗家业,增光添彩,只知寻仙求长生!”

  霍嬗装作气呼呼的,这一刻的霍嬗肆无忌惮、胆大包天,而刘彻整个人都已经僵硬了,额头都有些汗水冒了出来,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这番话一定不能传出去!

  三个原因,维护自己名声,保守这个秘密,保护奉车子侯!

  刘彻其实已经信了这番话,并且深信不疑!

  霍嬗天天跟在他身边,霍嬗的一言一行,接触了什么人,刘彻可是一清二楚,不可能有人教他这些话。

  再结合他自己刚封天,回来后霍嬗就病倒了,而他封天只带了霍嬗一个人……

  而且整整睡了七天,七这个数字,生之数,死之数也!

  由生向死,再由死向生,这一切都太神了!

  而刘彻还是一个非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人!

  自我脑补,最为致命!

  当然,你要让他相信以后他才会深信不疑,若是第一印象不信,那你就是乱臣贼子!

  ………

  霍嬗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皱着小眉头,做出一副想不起来很纠结的样子:

  “他说,他说如今仙凡永隔,凡间早已无长生之术。”

  就忽悠,使劲忽悠!

  刘彻听到这话,面色错愕,一脸的不可置信!

  ‘凡间不可长生?没有长生之术?那朕的李少君是怎么回事?安期生是怎么回事?巨枣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在骗我?’

  刘彻第一反应就是不信,但心中越嘀咕脸色就越难看!

  霍嬗拉了拉刘彻胸前的衣服,刘彻回过神来,连忙问道:

  “呃,白头翁还说了什么?”

  霍嬗很坦然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他说时间有限,下次再说。”

  ………

  求推荐票,求收藏呀,各种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