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五十九节 小黑跟丢了?

第五十九节 小黑跟丢了?


  申时二刻,一个小宦官正前往掖门的途中,这个小宦官正是小李子。

  他如今的面容和被抓瞎的那个小宦官有些九成相似,说话的语气声音也是大差不大。

  本来轮不到小李子出马,但是时间紧张,在调一个合适的人过来,太浪费时间。

  距离中午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再拖下去,估计就要打草惊蛇了。

  所以,只能让杜周给小李子做些易容,教他一些方法后让他出马,也是巧了,小李子的身形和此人的身形差不多。

  至于方法,变声这个东西,一时半会也学不会,但青天白日的,周边还有其他人,估计两人也不会有啥太大接触,所以,应该出不了问题。

  小李子一路上往北边掖门处走去,他此时的心里很是忐忑不安,他怕的不是自己出事,他怕的是自己没做好,坏了霍嬗的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李子来到了掖门处,地位低下小宦官在宫中行走,是需要低着头的,时常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所以小李子借着抬头看路的功夫,扫向掖门处的守卫,等到小李子看清以后,松了一口气。

  两个长的跟描述差不多的守卫,全都站在宫门外,不在宫门内,他虽然要出宫,但是在宫门外,暴露的危险大大降低。

  他用余光扫视着周围,没有发现小黑的身影,小李子一咬牙,直接开始。

  他先是走到掖门口,悄悄的松开他捏了一路的内衬袖带,四五枚铜钱从袖子里滑落,叮铃哐啷的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但是守卫们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他,只有其中一个较远处的守卫一直看着小李子。

  小李子见钱滑落,立马跪在地上捡了起来,最后剩下一枚铜钱留在了墙角反光处。

  起身,行礼,检查出宫令,然后往宫门外离去,小李子走出甬道后松了一口气,事情办完了,放钱就代表成了,没放钱就代表没成。

  但是他刚走了两步,就被叫住了,小李子回头一看,是刚才一直盯着自己的那个人。

  “等等。”

  他的表情立马装作一愣,就是那种,咱们自己人,你这是在玩我的表情。

  这个守卫来回审视着小李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着说道:

  “还有一钱未捡。”

  他早已发现了此人有问题,走路的步伐不一样,而且心态也太过平稳了,原先的那个小宦官,胆子没这么大。

  小李子又是一愣,然后行礼:

  “谢过。”

  小李子转身往甬道里走去,此人刚要采取行动,准备告诉外面的人事情已败露的时候,突然宫中一匹马奔驰而来。

  “陛下有令,封锁宫门,不许出入,若有违者,格杀勿论。”

  “诺。”

  这个骑士喊完以后,调转马头又往下一个宫门跑去。

  这个人自然是霍嬗的安排,霍嬗清楚,小李子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根本就干不成这件事,所以留个后手。

  就算被这个掖门处的将士发现了不对劲,那也没啥,宫门封锁,必然是出了大事,他心里就会怀疑。

  况且,霍嬗的目的并不是让他传出事情已成的消息,他的目的是让此人传出消息而已。

  只要传出消息,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那么必然就会惊动宫外等候的人。

  而宫外等候之人,必定就会采取行动,小黑就可以盯上他,然后尾随,找到老窝。

  掖门这边宫外根本就没多少人,更别提小黑的感官非常强,变态的那种,谁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小黑站在城门楼子上的一个隐蔽处,转动头颅,来回扫视着宫外十几丈空地外的那些民居和食肆等。

  也不知道他这么大一只鸟,是怎么不被周围的将士门发现了。

  而掖门正对面的右上方,正好有一个富家公子待在食肆二楼,看着正要关闭的掖门在想些什么。

  而富家公子、贵族子弟的聚集地大多都是东西市,掖门这么偏僻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富家公子,和周围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所以他是小黑的重点观察对象。

  富家公子定了定神,仔细看向掖门楼上的大鼓,发现鼓锤发生了变动,本来锤头朝东变成了锤头朝西。

  富家公子立马拿出一颗银块,扔到了下方店家门口养鱼的鱼池当中,发出咕咚一声。

  一个很不起眼的老头,转头看了一眼,淡定的喝完最后一口茶水,起身往外走去。

  出了门挑起担子刚准备要走,突然一停,放下担子,走到鱼池旁,捞出那块银子,揣进怀里,这才挑着担子施施然的离去。

  富家公子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骂一声。

  小黑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直接振翅飞向高空,飞的很高很高,在地面上,如果不是眼神非常好的那种人,基本连个小黑点都看不到。

  但是小黑在空中,能够清晰的看到底下的一切,他紧紧的盯着这个老头,发现他来到戚里一间食肆旁和店家老板闲聊了几句。

  然后把担子里的食材给了这个店家,接过桥挑着担子原路返回,小黑不知道是不是该跟着他。

  若是霍嬗在旁边,一眼就能看出这家店有问题,中午刚过就送食材,现在又不是过年过节,你家店生意这么好?

  小黑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跟着这个老头,他有些分辨不了这种复杂情况。

  但是这时候,那个店家突然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穿的和刚才那个富家公子很像,立马就吸引到了小黑的注意力。

  有时候啊,运气也是非常重要的。

  这个店家出了门,往北边走去,一路上不停地用余光打量着身后。

  时不时钻入一条小道,又钻入一个房屋中,等个一会,又从其他的房屋里出来,反正就是七拐八拐。

  其实如果他身后跟着的是人,铁定被他走脱了,但是跟着他的是小黑,站的高望的远,只要你重新出现在天空之下,就不可能跟丢。

  经过这个店家七拐八拐的胡走,有时向西,有时向东,左拐右拐的到处乱走了半天,终于,这个店家来到了一处小院后门。

  店家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后,直接翻墙进了这个院子。

  小黑见他进了院子,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出来,然后小黑就落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搜寻了半天,发现他早已不见人影,小黑果断返回。

  ………

  “什么,跟丢了?”

  小黑坦然的对着霍嬗点点头,没错,就是跟丢了。

  霍嬗也不在废话,立马喊道:

  “孙尚!”

  “末将在!”

  “出发!”

  “诺。”

  霍嬗四人带着两百期门,在小黑的带领下,一路快马往小黑跟丢的地方而去。

  就在霍嬗他们正在往来赶的时候,那个店家已经来到了众人聚集的那个大府中。

  其实店家并没有发现有人跟着,也没有发现小黑,他进入那叫屋子以后消失不见,只是因为那间屋子里有一个暗道,直通大府。

  他一连穿过三间小院屋子,到达了大府中,并未在天空下行走,小黑下来后店家已经离去,所以才没找到他,所以才说跟丢了。

  这件大府门前牌匾上写的是王府,王氏府,不是王爷府。

  也不是什么高官显贵的府邸,只是一个普通富商的居所,看起来除了大一点,也没有什么出奇。

  陈设简单,也未曾逾越,但是他背后之人大名鼎鼎,乃是丰沛集团的萧家,萧何的萧。

  萧何的鼎鼎大名自不用多说,不过子孙后代嘛,就不太成气侯了。

  几次失侯又几次复侯,都是因为皇帝念着他们祖宗的功劳和大名,才几次为他们复侯。

  实在是萧何的名望太大了,功劳太高了,要是其他人,不可能给你复侯。

  这些人在王府中从早上等到了下午,心里越来越不安。

  按理来说,事情就算成不成,消息早就已经传来了,但是都这会了,还没传来。

  谷梁江公早就坐不住了,就在他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此间的主人走了进来。

  “禀主公,消息已经传来。”

  众人纷纷打起精神看向此人,藏在阴暗处的老头语气稍显急促的问道:

  “为何?”

  “回主公,成了。”

  众人全都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开始笑了起来,互相恭喜。

  只有陇右集团的那个中年人起身就往门外走去,陇右的其他人连忙跟上,三四个人一起往门外走去。

  他离去并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只不过他生性谨慎,觉得留在这里有些风险,还是赶紧回家的好。

  等会长安城戒严,连家都回不去,会有些麻烦。

  谷梁的江公站起身,喊道:

  “牛君稍候。”

  这人不理他,脚步不停地直接就走。

  ‘等你干嘛,都说了此事过后再无瓜葛。’

  江公看到牛某人不停,立马对着周边人笑呵呵行礼道:

  “各位见谅,老朽还有些事。”

  “江公慢行!”

  他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他就是个读书的料,干其他事耍小手段还行,干大事他没有这个本事。

  所以他从小在他父亲的教导下就明白一个道理,有问题就跟着聪明人走。

  而在他看来,在这厅中,能称的上是聪明人的,只有陇右集团的这人,其他的都是一帮子被权利冲昏了头脑的蠢货罢了。

  ………

  求月票,求收藏,求打赏!o(❛ᴗ❛)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