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六十节 一网打尽

第六十节 一网打尽


  就在陇右和儒家的人刚坐上马车,刚走出这片区域后,霍嬗等人就到达了这片区域。

  “分出一百,封锁各进出要道。”

  “诺。”

  霍嬗一声令下,期门往四面八方而去,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长安城的情况。

  每一个期门都要详细了解长安城的情况,这是为了发生什么突发情况不至于走错了,找不到路。

  “杜叔,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杜周听见霍嬗话一愣,接着郑重行了一礼:

  “谢过小君侯。”

  接下来就是搜寻,霍嬗不想就这么顶在前面,出风头的事,交给杜周就行了。

  请人家过来帮忙,功劳你不能一个人占了,更何况,在这方面,人家杜周才是专业人士。

  至于这点功劳,他还瞧不上,他的功劳要去战场上取。

  霍嬗简单的回了一礼,然后问道:

  “杜叔准备如何做?”

  杜周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捋着胡子思量了一会说道:

  “此片区域共有三府九院,老夫准备一一搜寻过去。”

  说到专业问题,杜周心里就有数。

  “小黑就在空中,若是他们露面,必定会被发现,杜叔请尽管施为吧。”

  接下来一百期门在杜周的带领下开始搜寻,行动很是快速,半刻钟不到,九座小院就已经搜寻完成,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不过时间紧急,杜周怕有什么暗道,让人给跑了,所以只是简单搜寻了一下。

  接下来就是三府了,前两座府,依旧没有搜寻到什么,最后一座府,就是王府了。

  这个才是杜周的重点排查对象,因为门口停着很多的马车,虽然都是一些普通马车。

  “咚咚咚~开门。”

  一个期门上前,砸了砸门。

  没一会门就开了,一个老管家穿着模样的老头打开了门,看到众多期门有些战战兢兢的行礼问道:

  “诸位军士来府上有何要事?”

  “你们家主人呢?”

  “回军士,正在厅中宴请宾客。”

  这个期门回头看了杜周一眼。

  “搜!”

  “诺!”

  杜周一声令下,期门鱼贯而入,老管家赶忙让开道路,让期门进去,他可没有要拦的意思,嗯,怕被砍。

  杜周紧随其后,孙尚也跟了进去,霍嬗和徐自为两人在二十个期门的保护下在府外等候。

  没一会孙尚就跑了出来,对着两人一礼:

  “禀小君侯,找到了。”

  “都有谁?”

  “回小君侯,在场的有丰沛萧家、曹家、周家等,还有一些儒家、黄老、新老外戚、大户富商等,其中还有燕王刘旦的太仆。”

  霍嬗表情有些好奇、有些震惊,这么多:

  “还有一些不在场的?”

  “对,陇右也有人来,博望苑江德也在场,刚走。”

  霍嬗点点头,突然问道:

  “那个店家找到了没?”

  “回小君侯,未曾找到。”

  ‘应该是跑了,毕竟是证据!’

  “行吧,把这些人都给我记下来。”

  “诺!”

  霍嬗实在是没想到,抓了个正着,他本以为能抓到一两个,顺藤摸瓜找到其他人,没想到他们聚集到了一起。

  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采取行动当天聚在一起,真是方便了霍嬗。

  而且这些人被发现了,还不跑。

  霍嬗仔细一思量,其实不跑才是对的。

  其实从霍嬗他们前来到达这片区域的那一刻,众人就已经知晓自己等人暴露了。

  他们是实在没想到,霍嬗等人能找来。

  俗话说的好,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府中有暗道,但是门口的马车跑不掉。

  封锁整个长安,迟早能查到。

  虽然里面有一些小心谨慎的,乘坐的并不是各自府中的马车,但是大半都乘坐的是府中的马车。

  为了赴一次宴,再弄一辆马车,他们觉得不值得。

  而那些小心谨慎的人,想走也走不了,其他人是不会让你走的。

  这件事既然被发现,那就已经从暗地里发展到了明面上,势力越大越有利,没看他们连离去的人都供了出来。

  他们本以为在这偏僻地方,计划那么周全,众人从未接触过动手之人,消息传递也是过了几手,但还是被找到了。

  但现在被找到了,该怎么办?

  死不承认呗,还能咋办?

  我们就是收到邀请,来赴宴的。

  一群诸侯、老贵族跑来一个普通商人家赴宴,也真是……

  但你承不承认,对于霍嬗来说没啥区别,虽然现在定不了罪,杀不了他们,但是没关系,知道他们是谁就够了。

  等回去了给刘彻、卫青一汇报,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他们觉得势力越大,越容易让刘彻妥协,但这只是他们自己觉得而已。

  刘彻当了三十几年皇帝,到现如今他们还对刘彻玩这一套,殊不知,刘彻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怪不得他们会衰落。

  刘彻心心念念惦记了三四年,一直不放手的反大汉阴谋集团,现如今找到了,你以为他会为了你们这一点势力就罢手?

  你们的势力就算比卫霍集团还大,那也是刘彻一句话,一道诏书的事,更别提,旁边还有个卫霍集团帮忙。

  所以,他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等死。

  霍嬗是真不知道,这样一群猪,是怎么聚到一起的,皇帝的心思一点都看不出来。

  “回吧。”

  霍嬗最后看了一眼王府,转身往宫里走去。

  接下来的事就不是他的事了,刘彻他们自然会料理这些人,估计刘彻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会非常的高兴!

  果然,刚通过东阙门,一进入宫里,就有一个给事黄门等着霍嬗。

  “仆见过小君侯。”

  “起身吧,陛下有诏?”

  “回小君侯,正是。”

  “行,那就走吧。”

  霍嬗这次也下了马,没在宫中跑马,毕竟旁边还有一个徐自为,让人家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不太合适。

  众人在黄门的带领下来到了宣室殿,霍嬗和徐自为两人进入殿里,其他人都在殿外等候。

  刚进入殿里,霍嬗发现人虽然不多,但是都是自家人。

  刘彻、卫青、公孙贺、霍光、金日磾、王温舒等人,让他没想到的是,桑弘羊也在。

  桑弘羊可不是自家人,估计他是来汇报工作,然后正好撞见,所以留了下来。

  卫老头估计是一得到消息就赶过来的,而其他人本身就在宫里,公孙贺在太仆署衙,王温舒应该是被喊来了解情况的,其他几个都在刘彻身边。

  除了这几人,就没其他人了,像丞相这些人,都没在。

  “臣等恭问陛下圣安。”

  霍嬗和徐自为两人行礼问安,刘彻面无表情的挥挥手:

  “平身吧。”

  “子侯,到底出了何事?”

  霍嬗听到问话,抬头看向刘彻,本来准备皮一下,但是看到刘彻那脸色,没敢,只好一本正经的开始汇报。

  “回陛下,臣发现有阴谋者准备给皇后下毒。”

  刘彻听到霍嬗的话,直接气的一拍桌子。

  “贼子好胆!”

  其他人连忙起身,走到殿中行礼:

  “陛下息怒。”

  只有卫青,握着拳头咬着牙静静地坐在位置上不动,看到刘彻发脾气,弯腰举手行礼请罪,刘彻挥了挥手。

  “子侯,细细道来!”

  霍嬗从头到尾的开始讲,讲到太官令的时候,刘彻瞥了一眼王温舒,王温舒立马起身趴伏在地上一言不发。

  讲到椒房殿宿卫被收买的时候,刘彻终于是忍不住了,一脚踢开桌案,对着徐自为就是破口大骂。

  毕竟这是关乎于身家性命的事,能够收买椒房殿宿卫,是不是能够收买宣室殿?是不是能够收买后阁?

  所以说,老徐要惨了。

  紧接着听到小黑一路跟随发现了阴谋者藏身之地的时候,刘彻的面色稍显缓和,更是当场要封小黑为天鸟。

  而在听到霍嬗带人把这些人一网打尽的时候,刘彻开始捋着胡子哈哈大笑。

  而在等到霍嬗把名单送上去以后,刘彻的脸色可以说是相当的怪异,一会笑容满面,一会又勃然大怒。

  他高兴的是,果然有这么一个反大汉阴谋集团,今日被他的小君侯一网打尽,这其中有他的功劳,毕竟霍嬗是他从小养到大的,你能说他没功劳?

  而他生气的是竟然有这么多人,涉及到大汉的方方面面,就连卫霍集团中,都有人在名单上。

  这一份名单让他心惊胆战,心惊肉跳,心乱如麻。

  接下来就是怎么处理这些人了,刘彻的办法就是等,等三天,看有没有人找上门请罪。

  这三天里,果然有人找上门,先是陇西牛氏、王氏、彭氏等家族,然后就是博望苑的儒家谷梁,最后就是他的儿子燕王刘旦。

  陇右这几大家族,家主伏法,家族留存了下来,燕王刘旦被削了一半封地,勒令返回,无诏不得入京。

  至于博望苑的谷梁,因为会哭加上太子求请,砍了几个子弟就揭过了这件事。

  三天一过,剩下的人,那就是杀,一个不留,全都杀了。

  那些人还想对抗一下,等到大军一到场,全都乖乖的,但不免的造成了一些动乱。

  有人还想造反,但是没人跟他们,凭借着大汉朝廷的声望,百姓自然不会造反,更别提经过这次赈灾,刘氏声望更高了。

  这场剿灭反大汉集团的行动,足足维持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再有几天就都要过年了。

  至于霍嬗,从一开始他就抽身而退,每天看看书,练练武,再去营地时不时转转,游游山,玩玩水,他还学了一样乐器。

  小日子别提过得有多惬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