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六十四节 霍家的家产

第六十四节 霍家的家产


  霍嬗刚到府门前,霍安带着儿子霍平就冲到了霍嬗的面前,直接跪在地上:

  “仆霍安,恭迎主公回府。”

  “仆霍平,恭迎主公回府。”

  霍嬗连忙翻身下马,扶起霍安,拉着他的手:

  “自家人不必如此。”

  霍安可以说是对霍去病和霍嬗忠心耿耿,他是跟着霍去病从平阳侯府一起过来的老人。

  是平阳侯府,而不是长平侯府,算是看着霍去病和霍嬗长大的人。

  老霍从立功封侯搬出来后,平阳怕没人操持霍家,就把他派了过来,老霍赐了姓名,现在是霍家人。

  二三十年如一日操持着这个家,没有丝毫的怨言,每天都要去府里府库清点一遍。

  有啥差错就睡不着,粮库了发现了老鼠他也睡不着,半夜起来一群人掌着灯抓老鼠。

  十几年唯一一次越界,还是前两年,小孙子病了,他没找霍嬗,而是请了一个大夫去家里治病。

  因为缺少一样药材,府库里正好有,他就拿着用了,小孙子治好以后,觉得对不起霍嬗,准备自杀,被儿子发现拦了下来。

  非常刚烈也非常轴的一个人,拦都拦不住,霍平没办法就给绑了起来,跑来找霍嬗,他才清楚这件事。

  霍嬗好一阵安慰、开解,才算是让他走出了这个坎!

  霍嬗两世为人,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人,忠心到这个份上,也是没谁了,所以霍嬗对他很是尊重。

  但是这个老头闲不下来,一闲下来就喜欢找点事做,最爱做的就是盯着府里的人干活。

  活干不好,他也不会骂,只会跟在你身边唠叨,所以府里的人是对他又爱又敬又无奈。

  摊上了一个好管家,但是这个管家事很多……

  但是人好不代表他不杀人,触及了他的底线,他也会杀人,他的底线就是忠。

  霍嬗给他找些事做,就是他最开心的时候,很好的一个小老头。

  ………

  霍嬗带着霍安和霍平来到马车前,开始给霍安安排事物。

  “霍老,这些东西,都是一些陛下的赏赐,还有我采购的和托关系弄来的一些好东西,您看着存入府库之中,存放不住的放入冰库,赶紧吃,不然放坏了!”

  “给,这是这些东西的名目,新东西怎么存放,里面也有写。”

  霍安笑的很是开怀,花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刚过了三十五的霍平也很是有干劲。

  “主公放心,老朽必定会帮你守好的。”

  霍嬗笑呵呵点点头。

  “嗯,那就好。”

  两人迎着霍嬗从正门进了府,进府之后,霍嬗想了想,还是说道:

  “霍老,您先带我去府库那边看看吧。”

  “诺!”

  至于霍嬗回府啥都不干,为啥要看府库,这是因为霍嬗想要盘一盘自己的家底,看看自己有多少钱。

  少府的出粮任务已经完成了,钱财也收回来了一些,西域那边经过老赵的嚯嚯也安分了一些,正是一个好时机。

  霍嬗和公孙贺商讨的那件事可以提上日程了。

  等这个年过完,再等三四个月开春,商队就可以出发,现在就可以开始着手准备。

  所以霍嬗准备盘一盘家底,看看能抽出多少钱来投入进去。

  霍嬗虽然不缺钱,但是金子,他还是很爱的,西域那边一路过去,有的是金子。

  给他们放着没啥用,还是拿回来造福自己。

  霍嬗在霍安的带领下,一路往府里深处走去,走了差不多有个两刻钟,终于到达了府库所在地。

  霍嬗看着这一排排的仓库,发现它们并不比少府的仓库小。

  只不过少府的仓库是一片又一片的,很多,而且甘泉宫、上林苑中也有大片的少府仓库。

  而霍府的仓库,只有府里有。

  “主公,此处五仓为粮库,共有存粮十万石左右,大多都换成了麦和稻米。”

  府里的存粮不多,以前差不多是在三四十万石左右徘徊,这一次霍嬗让留下十万石,其他的都给卖了。

  国家要存粮,那是应该的,府里没必要存这么多的粮,家里够吃就行,若是遇到灾年,就这三百人,这些粮够够的。

  而且,府里的粮,都是封国运来的好粮,是五年一换,五年一过,变为陈粮,就会卖给少府或大农。

  价格嘛,还挺高的,因为是以稻米为主。

  霍安嘴里在帮霍嬗讲解,其他地方也不闲着,指挥着这些期门和府里的人把霍嬗带回来的面粉和脱壳的米搬进府库。

  入库,记下名录以后,霍安又指向粮库的对面。

  “主公,此处乃是冰库,肉菜等物都储存在此地。”

  霍嬗走过去看了看这几个陷入地下,露出一个门的大冰库,点点头,接着往前走。

  接着后面的瓷库、玉库、布库等等,里面都是储存着一些相对于霍府来说比较普通的此类东西。

  剩下的比较高端的,比如刘彻赏赐,民间收上来的珍惜物价,都在宝库里放着。

  接下来的几个才是重头戏,金库、银库、钱库。

  “主公,金库存麟趾金七百一十七,马蹄金五千二百一十三,金半两十七箱,每箱万枚,金五铢三十箱,每箱半钱,普通金饼二十七万零七百一十四枚。”

  霍嬗脑子里极速算着,按照官方定价,麟趾金一金五金,马蹄金一金二点五金,金半两一钱千钱,金五铢一枚百钱。

  金半辆和金五铢只是名字叫这个,它的分量并不是半两和五铢,所以基本符合比例。

  这些加在一起,按照官方定价,基本就在三十七万金左右。

  按照黑市或者私人兑换比例,基本能过百万金了,其中的麟趾金、马蹄金、金半两、金五铢这些,官方定价是体现不出价值的。

  尤其是金半两和金五铢,官方停铸,存量极少,这些都是霍嬗拉着金饼,去少府,找出早已放在角落里吃灰的模板,专门铸造的。

  铸钱工作,以前就在少府,所以留了几个模板不稀奇。

  而存量少,就代表了他的珍贵,所以百万金没啥问题。

  霍安接着又说了说银库和钱库。

  西汉盛行黄金,流行黄金,再加上华夏自古缺银,所以银库里的银子,不多,基本在五万金左右。

  至于钱库里的钱财,三铢钱、五铢钱、半两钱加一起,价值在一千三百多万五铢钱,一千三百多金!

  再算上宝库里的珍贵东西,整个霍府的财产基本都在一百六十万金到一百七十万金左右。

  能立马换成钱财的,基本在一百二十万金左右。

  这些都不是官方定价,若是官方定价,霍府财产在六七十万金左右。

  差别就是这么大,不说其他,就一个麟趾金,官方定价和私人交易基本就有个四五倍的差价。

  至于差价这么大,民间私人怎么不制作,赚他一笔。

  他们当然制作了,但是他们发现,他们制作的也就值个三金左右,而且工艺太复杂,划不来。

  因为这玩意儿在少府是有备案的,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你这东西是从哪家出来的,真不真一眼就知道。

  这几种金,那都是大汉妥妥的奢侈品。

  反正就记住一点,御赐的和民间制造的不是一个东西,看着一模一样,他也不是一个东西,他是有象征意义的。

  够了,足够了,这些钱够走几十趟商队了。

  霍嬗仔细查验完了以后,不由咂舌,脑子里不由诞生三个念头。

  第一个念头霍府的钱竟然这么多?!

  第二个念头,刘彻真是太大方了!

  第三个念头,老霍真是太能捞钱了!

  这看都看的出来,刘彻就算再大方,也不可能赏赐这么多钱财,一百六十万金,那就是一百六十多亿五铢钱。

  而且小霍和老霍可不一样,小霍可比老霍受宠多了,赏赐也大的多。

  但就是这样,小霍就这十几年时间,得的赏赐,差不多也就是这里的五分之一,其他的哪来的?老霍赚的。

  父子俩都不花钱,吃宫里的,住宫里的,花宫里的,所以自然而然就存了下来。

  至于封国里的赋税,这就要好好算一笔账了。

  冠军侯国一万八千户,人口基本在十万左右,这里面老人小孩占个十分之一左右。

  确实是十分之一,估计都没有这么多,按照大汉的律法,十四以下是小孩,五十六以上才是老人。

  说起这个就要说说大汉的赋税了。

  不提力役、更役、兵役,百姓方面的钱财赋税基本就几种,农税、口赋、算赋。

  农税是三十税一,有时还免税,这个基本没啥钱财,重头在人头税上面,也就是口赋、算赋、户赋。

  口赋收的是七岁到十三岁的孩子,每年二十三钱,本来是二十钱,三钱是供国家打仗的车马税。

  算赋是十四到五十六的人,这个叫算赋,每人每年一百二十钱。

  户赋是一户人家每年要给国主两百钱的户赋。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赋税,比如,女子十五岁还没成婚,就要收五算,也就是六百钱,收到三十岁。

  又比如女子生孩子,按照年龄划分,规定年龄,你没生够数量的孩子,就得罚款。

  生够数量的孩子又得交人头税,越大越多越养不起,反正就是很苦。

  封国的百姓要比大汉朝廷的百姓还要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