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七十节 东方朔

第七十节 东方朔


  “他写的史书,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体裁,像《左传》这些,我称他为编年体,以年月日著史。”

  霍光想了想,确实,比较著名的史书典籍都是这种。

  “而他要编写的,我称之为纪传体,以皇帝为本纪,以诸侯、家族、人物为列传来编写。”

  “要是他能著成,那就是一件天大的事,足以让他被后世称为史圣,而一个圣人,就算只是一行的圣人,那也有莫大的影响力,他编写的史书也自然是水涨船高。”

  霍光思考了一下以后,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两人谈了谈计划,以及有突发情况时的应对方案。

  绝对的实力带来的自信,两人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什么能够给这件事带来阻碍。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两人直接出发,在期门的守护下,一路来到了长安城外南边的博望苑。

  进入博望苑,拜贺太子的人很多,太子家令都忙得不可开交。

  两人自然不用等候,直接进入正殿拜见。

  进去后和刘据聊了两句直接就走了,看他今日忙成这么个样子,显然不是谈事的时候,只能改日再谈了。

  接着霍光两人又去了一趟倪宽的府上。

  倪宽看完《千字文》之后,非常的兴奋,立马答应了加入进来。

  然后霍嬗去了一趟司马迁居住的小院,结果还出了点意外,司马迁有些犹豫,不太想答应下来。

  还是霍嬗说你是不是不拿我当朋友,司马迁这才答应了下来,霍嬗这个大人物的义气,把司马迁这个性情中人感动的不行。

  时间到了傍晚,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既然有了霍光,自然就不用霍嬗再忙前忙后的跑。

  霍嬗准备回宫里去看看自己的鸽子。

  虽然他没在宫里,鸽子也有人喂,有人放,但是两天没见,霍嬗还是有些想它们呢。

  他的鸽子经过这两个多月的发展,已经有七十多只,训练也开始了。

  霍嬗找来了几个养鹰人,教导完他们怎么训练以后,就撒手没管。

  霍嬗刚进去宫里,还没到自己的殿里呢,他就碰到了一个人。

  身高九尺以上,头发胡子花白,身上的一身儒袍让他穿出了一种放荡不羁的潇洒感觉,此时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目没光了,面容显得有些憔悴。

  这人正是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的东方朔。

  自从他二十二岁进宫,已经过了三十三年,刘彻很喜欢他,但就是不重用他。

  他身上的相关事迹很多,比如十六岁读了二十二万字,十九岁读了四十四万字。

  听着不多,但是在这个时代,那就是惊为天人的一件事,那可是四十四万字。

  而且他说的读了,就是真的读了,书中道理深深记在脑子里的那种。

  而且在年轻时刘彻上书一份,刘彻读了两个月才读完。

  他身上最传奇的一点就是他身为东华帝君的弟子,上天偷蟠桃吃,活了八千岁,不过现在还没这个说法。

  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但是用现代话来说,他又是一个有些神经质的一个人。

  疯、狂、滑稽,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所以刘彻不愿意重用他,最高成就是一个千石的太中大夫。

  而他现在,只是宫中闲人一个,在宦者署待诏,无官之身。

  至于他为何被贬,嗯,喝醉后跑去大殿上小便……

  刘彻没砍了他就已经是很好了,贬个职算什么。

  所以他经常说道,世间多隐士,隐于深山老林之中,但他东方朔不一样,他隐于朝廷之中。

  看着是把自己给抬得很高,但是也只不过是一种悲哀的自嘲罢了。

  所以他又是一个纠结的人,既想当一个闲云野鹤的隐士,又想当权倾朝野的大臣。

  ………

  “东方先生。”

  霍嬗对着东方朔行了一礼。

  东方朔也不回礼,直接摆摆手说道:

  “子侯不用称我为先生,如今闲人一个,喊我曼倩就行。”

  霍嬗挑了挑眉毛,还真就是你啊,东方朔。

  “东方先生这是在……游宫?”

  东方朔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般:

  “不不不,我在此处是在等你!”

  “等我?”

  霍嬗面露惊讶指了指自己。

  “正是。”

  “东方先生有何事?”

  “急事。”

  东方朔一本正经的说道,霍嬗有些无语,急事你就说啊,你光说个急事有啥用。

  霍嬗想了想,然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东方先生怎么猜到我此刻会进宫?”

  东方朔神秘一笑,也不说话。

  霍嬗无奈,只能再一次问道:

  “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我的鸽子?”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两人一路往宠物小院走去,路上的东方朔一言不发,简直和平常那嘴一直吧啦吧啦个不停的东方朔判若两人。

  有些反常啊。

  等到霍嬗收完鸽子回巢,然后喂完鸽子,东方朔一直是跟在霍嬗的屁股后面,一言不发。

  这样的东方朔,弄的他是很不自在。

  “东方先生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东方朔沉吟了几秒,然后问道:

  “不知子侯知不知道隆虑公主?”

  霍嬗点了点头,隆虑公主他还是知道的,小时候还见过几次,前年还参加了她的葬礼。

  这个隆虑公主是刘彻的妹妹,同母妹妹。

  她嫁给了隆虑侯陈蟜,这个陈蟜就是馆陶长公主的儿子,金屋藏娇陈阿娇的兄弟。

  和刘彻一同定下的婚姻,两家双重政治婚姻。

  两人婚后生有一子被封为昭平君,儿媳为刘彻的女儿夷安公主。

  十年前陈蟜因为在馆陶长公主死后的服丧期间,干了羞羞的事,这可是禽兽行为的大事,所以他就自杀了。

  然后被国除,隆虑公主就带着儿子来到了长安。

  霍嬗不太清楚,不知是因为心伤还是怎么的,隆虑公主越来越体弱。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昭平君不是个好东西,担心死后儿子学坏,所以就在临死之前上交给了刘彻千金,钱千万。

  说是等自己的儿子犯了死罪以后,能够留他一命,刘彻答应了下来。

  因为交钱的时候是少府接手,这件事也体现了隆虑公主为子的母爱,所以流传甚广,霍嬗自然也听说过,不过他也就知道这么多。

  ………

  “子侯你不知道,昭平君的犯事了!”

  说起这个霍嬗来了兴趣,眼中闪着好奇:

  “犯了何事?”

  “唉,醉酒后错手杀了他的傅母。”

  霍嬗听到这话,脸立马就沉了下来,心里骂了一句‘猪狗不如的东西’。

  傅母是什么?傅母就是教导孩子学习知识、学习礼仪的保姆。

  从小照顾孩子,跟孩子一起长大,跟母亲没啥区别,可以说在这个时代,比母亲还要亲,这种人不是猪狗不如是什么?

  “东方先生为何说起这事?这和东方先生没啥关系吧?”

  东方朔仰天长叹一声:

  “唉,醉酒误事,醉酒误事啊。”

  事情其实很简单,东方朔和宦者署中的一群人一起喝酒,然后喝大了以后,吹了一个牛。

  说此事交给他来办,定然叫昭平君安然无恙。

  但是酒醒后,话已经放了出去,昭平君府里的人找上了门,咋办?

  一般人肯定是赶出去,醉酒之语,不必当真嘛,铁定不愿蹚这趟浑水。

  但是东方朔这人吧,是一个非常重视诺言的一个人,话放出去了自然是要办到。

  霍嬗听完以后,只能说活该,都这种时候了,你不想着保全自己,还想着救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你说的这话要是传到刘彻耳中,藐视律法,你要不是东方朔,保管连你也砍了。

  “子侯可要帮一把你东方叔父啊!”

  霍嬗没回答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好像前世这件事也和东方朔有些关系。

  不过历史上跟现在有些不太一样。

  史上,东方朔是凭借着这件事复起的。

  刘彻在砍了昭平君以后,因为违背了隆虑公主的诺言,所以就有些难受,这个时候,东方朔玩了一套骚操作。

  他端起了酒杯来向刘彻祝寿,刘彻以为他又是日常犯病,觉得他话说的不是时候,就直接离开了。

  但是等他回去后想想,有些不对,然后就喊来了东方朔。

  东方朔就开始了他的忽悠。

  他利用阴阳五行的学说,说了很多的话,核心意思就是悲伤的情绪非常的影响一个人的寿命。

  借酒祝寿,酒是个刚正不阿的东西,而且这玩意还能消愁,所以我做的没错。

  陛下要注意身体,不要悲伤,嗯,大概就是这样。

  刘彻一听寿命就紧张了起来,而且事已至此,借着东方朔给的台阶就下了,这件事就揭了过去。

  东方朔也得到了赏赐,复起为中郎,赏赐布帛百匹。

  ………

  “子侯……”

  东方朔拍了拍霍嬗的肩膀,霍嬗回过神来抬头看着他,坚决的说了两个字:

  “不帮。”

  东方朔有些语塞,刚要准备开始忽悠,霍嬗抬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不帮,说了不帮就是不帮,我劝东方先生也别帮,这种猪狗都不如的东西,帮他干什么,死了算了。”

  霍嬗直接就说了,这话就算传出去也没啥。

  你个过气几十年,家中子弟小猫两三只的小外戚家族还能拿我怎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