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七十七节 时间流逝

第七十七节 时间流逝


  霍嬗和公孙贺也入了十万金,霍嬗是直接交的金子,他一点都不心疼,迟早十倍百倍的拿回来。

  公孙贺起初倒是心疼的不行,不过是表面心疼,暗地里心惊。

  等后面知道刘彻不是针对他,而是有其他目的以后,立马心就不疼了,真是……

  处理完这件事以后,又聊了聊往商队安插向导,记录地图之人的事。

  霍嬗就没事了,他看着满脸带着谄媚笑容的王温舒有些疑惑,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大家都知道,王温舒爱名声,而霍嬗的《千字文》已经出世了。

  二月二出来的,这时候可没有龙抬头一说,这是霍嬗选的日子。

  经过一个多月的发酵,霍嬗文能著经典,武能练精兵的说法早已传遍了整个关中,其他地方还需要一点时间。

  有说法称,霍嬗如果不是年纪太小,光凭《千字文》就能成为大儒,嗯,董仲舒赞同了这一点,又添了一把火。

  所以,霍嬗现在不光是跟他父亲一样,是兵主蚩尤选定的人间兵主,还是黄帝和圣人孔子选定的人间文主。

  然后越来越多的说法都冒了出来,就连黄老衰落以后隐世的道家都跑了出来。

  弄了一个人文帝君,就跟两晋才会出现的文昌帝君差不多。

  霍嬗没管过这些,捧杀这一招,身后有大佬罩着,对他来说不管用。

  所以,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到最后,不过都是给他抬名声罢了。

  霍光、倪宽这些人也是声名大涨,就连小透明司马迁,现在人人见到都会保持尊敬。

  不管你知不知道内幕,表面上的尊敬,依旧要有。

  名声这个东西,在大汉就是个保护罩,若是名声太大,就连谁都敢杀的刘彻,都不敢轻动此人。

  就像董仲舒,刘彻贼烦他,但还得尊着敬者。

  但是董仲舒基本体现不出这一点,因为他是在刘彻的手上才真正名扬天下的,若是想杀,找到由头还是能杀的。

  王莽倒是能够很好的体现,名声大到改朝换代。

  大家觉得你就应该做皇帝,你不做皇帝都不行的那种。

  节奏被王莽带的飞起,但大家还偏偏都信啊,百姓是真这么觉得,大户是有利益可图。

  这就是名声的好处,要是王莽在汉武帝时期,刘彻把他杀了,天下都得动荡。

  但是汉武帝时期,是出不了王莽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弄潮儿,他们都是时代的产物,你正好站在那个风口。

  霍嬗能够在十岁时让十五万大军,几十万百姓高呼,就是因为他身上有着霍去病留下来的名望。

  而在这个汉武时代,文学方面你就算写出了《道德经》、编撰出了《论语》这样的鸿篇巨著,你的名声也不可能超过两个人。

  那就是卫青和霍去病,而刘彻是至高无上的,他从一开始就是大势,不算在内。

  而能够打破卫霍神话的人,现如今能看的到希望的,只有一个霍嬗。

  所以刘彻对他好的不能再好。

  这里面自然是有感情的,但是这点希望,起码占了一半。

  天下百姓也在等这个希望,等着霍嬗结束战争,天下太平的日子到来。

  所以,霍嬗的一举一动,整个天下都在关注着。

  而如果拿出《千字文》的是其他人,包括刘彻,都不可能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什么叫做众望所归,这就叫做众望所归。

  ………

  从少府出来以后,他去看了看自己的鸽子,他的鸽子已经开始训练了,距离刚训练到一百里。

  路标等物的配套训练也开始了,慢慢来,不急。

  霍嬗他自己有小黑,用不到他们,这是他培养的给其他人用的,不然军中光一个小黑,飞不过来。

  宠物小院现如今就剩下了这些鸽子和小土狗,由几个养鹰人照顾,冠军他们,都在军营里。

  出了宠物小院,霍嬗去找了一趟刘彻,说了说商队的事情。

  霍嬗没有详细询问刘彻的目的,因为霍嬗知道他的目的,而刘彻知道霍嬗知道他的目的,所以两人很有默契。

  在刘彻这儿蹭了一顿饭,让他准时参加晚上的家宴,并告诉他,不要带着李夫人。

  李广利都出世了,李夫人自然也出世了,李夫人人还是不错的,但这是家宴。

  然后他就去了椒房殿,陪卫子夫聊了一下午,人来齐了以后,大家开始吃吃喝喝。

  接着大家一起聊天、打牌,一直玩到了亥时,大家才散了。

  半月一次的家宴,是霍嬗定下来的规矩,刘彻很给面子,同意了下来。

  他也很喜欢这个家宴,因为这能让他这个孤家寡人体会到难得的温情。

  他就算再至高无上,他也是一个人。

  家宴散了以后,霍嬗想要回麒麟殿睡觉,老太太拉着不让走。

  卫子夫说着卫老头和老霍的往事,畅想着小霍的未来,聊了一晚上,自己啥时候睡着的霍嬗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霍嬗被生物钟叫醒,卫子夫还没醒,霍嬗直接离开。

  去了一趟长平侯府,看了看卫青后直接返回了军营,他今天有一件大事要办。

  那就是冠军的问题。

  他不太喜欢被霍嬗骑,至于其他人,想骑他,那是在找死。

  还有什么都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这些毛病。

  这在战场上是万万不能的,必须要纠正过来。

  至于其他的毛病,不知道精力太旺盛算不算。

  贪吃是贪吃了一点,但他贪吃是贪的好吃的,若是没有好吃的,其他的什么都能吃。

  嗯,贪吃却不挑食。

  至于一人一马的默契方面,就连那几个辉渠老者都惊呼,说冠军仿佛就是天生的战马。

  他好像清楚霍嬗的所有心思,什么场合该怎么办,他一清二楚,还知道护着背上的霍嬗。

  所以说,前面的那几个毛病只是小毛病。

  年龄太小,定力不够的缘故。

  霍嬗其实不用多管,长大就好了。

  但是霍嬗怕养成坏习惯,不能惯着他,所以霍嬗准备帮他纠正纠正。

  回到军营,找来李陵,把情况给他一说,两人就开始采取行动。

  他跟冠军关系好,其他人冠军鸟都不鸟,就连小李子天天喂他吃喂他喝,也只能让他洗漱刷马的时候接触,所以霍嬗找帮手只能找他。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霍嬗和李陵成功的把冠军的这些坏毛病给纠正了过来。

  期间用了很多的办法,威胁、恐吓、用食物诱惑等等,费了好大的劲。

  霍嬗还拿鞭子收拾了几次,这也就是霍嬗,要是其他人……

  过了两个月,即将进入到夏季,霍嬗组织大家练了练游泳,反正门口就是潏水。

  虽然这些骑兵日后也基本在北方打仗,但是练练游泳也是有好处的。

  比如,身后有追兵,被大河拦住去路之时,不会只能背水一战,而是有了另一条路。

  又过了两个月,七月,盛夏快要过去,秋高气爽的天气即将到来。

  霍嬗和徐自为商量了一下,两军五十个连组建了二十五只球队,在羽林营地的球场展开了一次冠军球排位赛。

  持续了三个月时间,最后由二部二营卫军的一连和赵冠的二连组成的冠军队夺得了冠军,嗯,名副其实。

  期间除了刘彻、卫青、公孙贺等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这场球赛。

  刘彻很喜欢,十几天都呆在羽林营地,直到冠军争出后才离去,冠军队还受到了刘彻的嘉奖。

  有了这个底子,相信日后的大汉诸郡运动会估计会提上日程。

  元封五年十月,年一过完,霍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卫青依旧好好的,这就很不错。

  时间进入到元封六年,这一年的刘彻去河东祭祀之事消失不见。

  但是南粤反叛杀了大汉太守之事依旧出现,刘彻派了拔胡将军郭昌开始平叛。

  一路几万人几万人的杀,杀了数十万人,杀的西南夷和蜀地胆寒、震恐,然后接着新立五郡。

  从元鼎五年开始的拓南行动,一直到元封六年,八年时间,大规模行动算是落下了帷幕。

  然后刘彻突然就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件事。

  西域丝绸之路未通之时,张骞说在大夏发现了蜀地丝绸,怎么过去的?

  而且西域丝绸之路太过危险,刘彻猜测这条路应该在南边。

  所以就冒出了从南边天竺这个方向直接打过去,重新开拓一条更安全的路的想法。

  然后被霍嬗拦了下来,不得不说,刘彻的这个想法太过超前,现在的大汉,不可能办的到,那边都是深山密林,太艰难。

  然后霍嬗就开始了忽悠,刘彻想想也是,有这钱财,还不如投入到西域。

  这件事霍嬗拦了下来,但另一件,刘彻死活不同意,那就是刘细君和亲乌孙。

  在霍嬗看来,这就是没有必要的事,人家乌孙给大汉说咱们是自己人,我害怕匈奴,想娶公主,那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但人家反过来给匈奴也这么说。

  再等半年,直接打过去不好吗?

  西域就是群狼,拿肉拉拢是拉拢不住的,你就得打,打到他们见到大汉旗帜就跪下,然后再拉拢,那什么问题就都没了。

  霍嬗怀疑,刘彻就是看上了那千匹乌孙马彩礼,一个罪臣之女,换千匹好马,多划算啊。

  ………

  码字码到忘了发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