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八十一节 大汉的希望(求首订)

第八十一节 大汉的希望(求首订)


  霍嬗穿搭完了以后,抬起带着手套的手拍了拍小李子的肩膀、摸了摸他的脖子,看着他的小圆脸。

  霍嬗本来是决定带上他的,他每天跟着霍嬗训练,素质是绝对够的。

  但是霍嬗转念一想,还需要他在宫中帮自己汇报消息。

  若是有什么消息,刘彻他们不让告诉霍嬗,那霍嬗就没了宫中的消息来源,长安倒是有路博德等人。

  不要小看小李子,他在宫中消息很灵通,这几年仰仗着霍嬗,建立了独属于他的小宫女小宦官消息渠道。

  毕竟谁都想傍上霍嬗,而且小李子出手也大方,为人也义气,有啥事能帮都会帮一把。

  建立消息渠道、拉好人脉,自然信手拈来。

  “我们走后,你就把羽林营地锁起来,除非陛下来要钥匙,其他人谁也别给,懂了吗?”

  说完后霍嬗递给小李子一把钥匙。

  “诺,小君侯,我一定会守好的。”

  小李子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嗯。”

  羽林营地中有很多他这两年写下的资料,经典注释,诗集啥的,各方面都有。

  技术图册,施政手段这些重要东西都在府里放着。

  但就是营地中这些随手抄下的诗集和注释,被人偷拿出去也是个麻烦,没到时机呢。

  但他想应该没人来!

  霍嬗长呼一口气:

  “走吧。”

  霍嬗出门牵着冠军和骊羽,往校场走去。

  来到校场,本来是面朝大礼堂的将士们此时面朝营门。

  赵充国、李陵等人看到冠军身上的装备,全都眼冒精光,心中有了猜测,个个都握紧了拳头。

  霍嬗来到最前面站定以后,他解开缠在骊羽马鞍上的一条绳子,散开后拉着绳头,把两头卡扣卡到了两马的马鞍上,硬扯的话不用大力气扯不开。

  接着就是等待,等了没一会,小黑飞了回来落在了冠军的马鞍上。

  他回来了,就代表前方斥候已经到了三十里。

  小黑今年七岁了,孤苦伶仃的一个鸟,他倒是没多大变化,还是那副样子。

  霍嬗看到他回来立马大喊:

  “全军上马!”

  伴随着整齐划一的唰唰声,羽林军剩下将士,全都立于马上,蓄势待发。

  “出征。”

  出征二字一出,全军将士的士气立马就起来了。

  一股彪悍的煞气,弥漫在羽林军中间,谁说训练训不出煞气的?

  更别提,还有那些关系户带来的五百悍卒引领。

  霍嬗一马当先往前跑去,亲卫营连忙跟上,后续将士陆陆续续的按照队列跟上。

  冬日行军,伤人也伤马,还容易滑倒测翻,但没办法。

  长途奔袭,就跟跑操是一样的,前面的领队尤其重要。

  因为他要掌控速度,跑的太慢,完不成每日路程,跑的太快,累死,还且还需要很有节奏。

  长途奔跑,并不是死命的往前跑,这么下来要不了两天,全军的马就得累死。

  奔跑中的马它是不会停的,跑着跑着死去的马不多,但是跑完以后,躺下站不起来的非常多。

  因为停下以后它的膝盖关节,血液循环承受不住了,一命呜呼!

  像跑着跑着突然栽倒,那种就是马的关节磨损融化严重后承受不住了。

  然后一头栽倒,最后一口气吐出就死了,不可能活下来。

  所以长途奔袭,一般都是行走加上慢跑。

  像这种冬日的奔跑,开头先慢走,然后慢跑,再较快速跑,匀速推进,先把马热起来。

  等到热起来以后,就慢慢降速,降为慢跑,跑一段时间,变为行走休息,然后再慢跑,再行走,一直循环。

  所以前面领头的将士就需要非常了解全军的马速,什么时候累了,什么时候休息好了,全都要有充分了解。

  这样下来,马就能较好的保存下来。

  像那种争分夺秒的长途奔袭,比如说河西之战、漠北之战的老霍,那就没办法了。

  行走、慢跑变为慢跑、快跑,消耗的马那是成倍增加,就为了那一点战机,几万几万的马匹跑死,那是必须承受,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些都是霍嬗从老霍的随军记录里看到的,经过两年时间,霍嬗早已融会贯通,刻到了骨子里。

  不过他的情况要比老霍好多了。

  不说将士肯定比老霍的好,就说马匹,那都是经过精心细养的,比那个时候老霍的战马质量不知道高了多少。

  而且这些马都是经过长期训练的,不训练,再彪悍的马儿,它也撑不住这样的长途奔袭。

  那时候哪来的时间、哪来的资源训练马匹,将士们能强大,那还都是因为大汉的军制有一年一月的郡县兵役训练缘故。

  老霍和小霍相比,时代不一样了。

  所以霍嬗规划的路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十五天两千五百里跑到渔阳,他能让着六千马匹一匹不缺。

  只需要五天好吃好喝,精料供养,他就能够让这些马缓过来,恢复原本的状态。

  看完羽林的战力,霍嬗敢肯定,日后这种精兵大规模训练,刘彻必定会提上日程。

  因为大汉撑的住,光霍嬗的制盐之法,就为大农弄了多少的钱财。

  不说这个,刘彻这两年节省下来的就不少,过去的五年时间哪都没去,就只是跟着羽林在关中转了转。

  宫殿更只是今年准备计划扩建一下建章宫,其他的全都没修,能省下来多少啊!

  虽然大汉增加了很多疆域,都要花钱,但是这些疆域也有出产,总体来说花的不多。

  所以按照霍嬗的估计,练五万比羽林军的军官们次一些的精锐骑兵,应该没啥问题。

  ………

  霍嬗带领羽林将士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长安地界。

  从蓝田那边走的,羽林营地距离长安二十多里,路上还有雪,根本听不到丝毫马蹄声。

  路上巡视的亭长、求盗等,看到是羽林军,默契的退到路边,根本就不会上报。

  羽林军在整个关中乱跑,关中百姓都见过,起初还很惊奇,没见过这种训练啊!

  但是现在,早已习以为常。

  所以,刘彻直到中午时分,中尉那边才把这件事报了上去给刘彻,还是正常的汇报,他们以为这次也是一次正常的训练。

  刘彻刚一看到,没忍住就露出了笑容,心里想道:

  ‘朕就说嘛,霍子侯不可能这般安分,连朕都敢骂,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虽然少府从两个月前就行动了,但是霍嬗一直不动,刘彻心里难免有些疑惑。

  刘彻早就把霍嬗看的透透的,别看霍嬗平常安安分分的,但是骨子里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对任何人、任何事没有丝毫敬畏之心。

  但谁让刘彻就是喜欢这一点呢。

  在他看来,身为主帅,就应该毫无顾忌、天马行空,心里有了敬畏,从而有了掣肘,那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主帅。

  霍去病能二十一当上大司马,和卫青并驾齐驱,除了卫青主动相让捧自己的外甥外。

  另一个原因就是两个主帅之间,刘彻更加喜欢霍去病,喜欢他的一切。

  霍去病在战场上的一切操作,在他看来那是妙不可言,一举一动都做到了他的心坎里。

  在他看来,世间怎会出现这般天纵奇才之人,这是天佑他刘彻啊!

  所以霍去病要什么给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给你丝毫掣肘,任你放手施为,就为了保持住霍去病的那一点灵性。

  而现在,他希望霍嬗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从小开始,刘彻就娇惯霍嬗、放纵霍嬗,不给霍嬗一丝一毫的束缚,施行他的极端培养办法。

  至于娇惯败性,在他的心中,大汉战神霍去病的子嗣,那是平常人吗?

  一点娇惯算的了什么,霍去病也是从小惯大的……

  而泰山过后,知道霍嬗是高祖选中之人后,刘彻对霍嬗更加充满希望。

  高祖选定之人,还会出问题?

  所以他对霍嬗更加的放纵,什么都由着他的性子,少府都给了他。

  为此,他还强忍着不能巡游的痛苦,在宫中待了五年。

  霍嬗在第一次和卫青沙盘对练之时,刘彻在看到霍嬗展现出的那平常人打破脑子都想不出来的、天马行空般无迹可寻的对敌手段时,你不知道他那时候有多么的激动!

  而接下来霍嬗的刻苦努力,让他动容!

  天赋比他爹还高,还比他爹刻苦,还有高祖教导。

  这这这……这就是大汉的希望、大汉的未来啊!

  那一刻,在他的脑子里,生出一个想法,就算是他自己死了,霍嬗都不能出事。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他已经五十多了,哪一天早上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

  霍嬗才十几岁,日后的日子还长。

  他是真的把霍嬗当孙子看待,还是那种最疼爱、把所有的希望、所有未完成志向都放到他身上的孙子。

  但你要说他有没有疑虑,自然是有的。

  身为一个大汉皇帝,刘氏宗庙自然放在首位。

  刘据他不担心,一家人,霍去病扶持上台的,霍嬗自然得支持,要是他不支持,在这个时代是世道所不容的。

  但是霍嬗比刘据年轻将近十岁……

  所以他一直观察着霍嬗的性格,他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有信心的。

  他从没想到霍嬗会藏,一个孩子,能有多能藏。

  经过几年的观察,他终于放心了下来。

  在他看来,霍嬗性子淡漠,但是有两点看的很重,那就是上战场和家人。

  他发现霍嬗把自己一家和卫青一家看成了真正的家人,最后一点疑虑算是没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