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九十节 发现踪迹(求订阅)

第九十节 发现踪迹(求订阅)


  大军在进入草原后休息了两日,和霍嬗猜想的没错,待了两日,将士们的兴奋情绪降低了不少。

  所以二十一日凌晨开始继续出发,残留的那点情绪路上就消耗没了。

  匈奴大半部落每年的位置都是要换的,所以以前的经验都没啥用了。

  所以大军行走的路线就是向西北方向前行,能不能碰到匈奴人,属实看运气。

  但这个方向是没错的,那边草多就往那边走。

  一连走了七日,一根鸟毛都没有碰到,更别提匈奴人了。

  每日走将近七十里路程,往北前行了将近五百里,就算往西偏了些,那也深入了将近三四百里。

  按理来说也应该到了该碰到匈奴牧民的时候了呀!

  霍嬗有些发愁,因为粮草不够了。

  人倒是没事,重要的是马。

  全军有将近一万一千五百匹驮马,一匹驮马能产肉三百多斤,就算四千人一日吃四斤肉,那一日也有不到五十匹马就够了。

  人有吃的,但马没有,战马粮草还够半月,驮马都是匈奴马,吃草就行,但是没草啊。

  也不是没有,就是少。

  但是一万多匹马就是一万多大肚子,给他们的马草就剩两三日了。

  两三日和路上的草加一起,撑个六七日不成问题,但是吃完后,匈奴马虽然皮实,但是没吃的也走不动。

  所以要找匈奴人,也要找草场。

  但是全军中谁都能乱,霍嬗这个主心骨不能乱。

  所以这天中午休息之时,他喊来了这次向导的统领张安:

  “说说吧,怎么回事?”

  “回小君侯,再有四十里路程,四十里路程过后会有一片大草场,那边肯定有匈奴人。”

  张安连忙行礼解释,他怕霍嬗一气之下把他砍了,霍嬗这几日已经砍了十几个了,都是不尊将令乱跑的人。

  羽林军中都有两个,其他的都是乌桓人和向导。

  赵破奴听到这话一挥手,面露不耐烦:

  “得了吧你,三日前你就这么说。”

  张安有些尴尬,但还是连忙解释:

  “那是因为草场发生了偏移……”

  但话还没说完,就又被赵破奴打断了:

  “你咋知道会往这个方向偏移,为啥不是往南,也不是往东,偏偏是北?”

  “那是因为……”

  “行了,吵的头疼!”

  霍嬗小喝一声,赵破奴撅撅嘴站到一旁,张安感觉有些不妙。

  霍嬗招招手让他过来,张安忐忑的走过去,霍嬗拿着手里的匕首,切了一块干肉递给他,问道:

  “你今年多大了?”

  张安恭敬的接过:

  “回小君侯,今年三十有七了。”

  霍嬗笑呵呵点点头:

  “嗯,草原上混迹了几年?”

  “回小君侯,十四开始随家父踏入草原,今年二十三年了?”

  霍嬗面露惊讶:

  “哦?那尊大人?”

  说起这个,张安一脸的骄傲:

  “回小君侯,家严逝世在了漠北之战中……”

  霍嬗面色郑重的对着西北方拱拱手:

  “没想到你还是功勋之后。”

  张安谦虚的笑了笑,连道不敢,但脸上的笑容很是浓郁。

  霍嬗招招手,让他近一些,凑到他的耳边说道:

  “对了,你没有迷路吧?”

  张安面色大变,立马趴在地上,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不要害怕嘛,你来说说,那边是个什么方向?”

  张安战战兢兢抬起头看了看霍嬗指的方向:

  “回小君侯,是东南方向,辰巽交界处。”

  古代共有八个方位,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个方位,也叫做乾、坤、巽、震、坎、离、艮、兑。

  八个方位二十四分,甲乙丙丁这么喊,风水学的知识,每个方位三分。

  而辰巽交界处也就是东偏南三十七点五度。

  霍嬗起身找了一根长木棍,走到一块平地,把木棍直直插到了地上,然后在影子顶端又插了一根棍:

  “计时,一刻钟。”

  “诺。”

  田千秋应了一声。

  众人静静等待,赵破奴几人凑到了霍嬗的身边:

  “校尉,这是在,测方位?”

  “嗯,一个小方法。”

  众人点点头,把刚才的那些动作细细记在心里。

  转眼间一刻钟到了,霍嬗走过去,直接把第一个影子顶端标记和第二个影子顶端连了起来。

  然后在这条线正中间画了一条垂直线。

  最后霍嬗左脚站在第一标记点,右脚第二标记点,然后用手指着前方说道:

  “面朝正北,背后朝南,左西右东,懂了吗?”

  “懂。”

  众人连连点头,旁边的张安却有些傻眼,家族传承的巡方位秘术就这么没用了?

  霍嬗接着算了算,然后走到张安面前:

  “稍微偏了一点,也不知道你错还是我错,我的应该挺准的。”

  说完后大喊一声:

  “全军原地休息,注意警戒。”

  “诺。”

  钟干开始下去安排,霍嬗又对着众人笑道:

  “既然咱们的张大向导说北边四十里处有草场,那咱们就等等斥候的消息。”

  “诺。”

  众人心里明清,若是能找到,张安记一功,若是找不到,那他死定了。

  有再一再二没再三,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若不是霍嬗珍惜人才,第一次他就要完。

  紧接着开始等待,一直到下午申时,中午刚出去的斥候还没回来禀报消息,霍嬗心里有些不安。

  他在准备等等,等半个时辰,若是半个时辰斥候还不回来,那肯定有问题,霍嬗就准备转移阵地。

  但出事几率很小,一个方向羽林和乌桓过百人的斥候,没有上千大军包围住,不可能留下他们。

  他们是斥候又不是冲阵兵,有情况转身就跑,甩掉敌人送回消息才是正理。

  又等了一刻钟,远处传来了马蹄声,闭目养神的霍嬗睁开了眼睛看了过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支小队伍奔来,再近一些看清人影,五人十马,是一伍将士。

  来到营地五里处他们停了下来,拿起哨子吹了一道旋律,外围警戒的将士放下了手里的弓箭。

  然后他们直奔中央的霍嬗而来,进入亲卫营范围后霍嬗看清了他们的人影,是一部一营斥候连一队三什的什长,他们连正好是北边的斥候。

  等到跑近下马后,霍嬗发现他们个个满头大汗。

  “禀主公,前方发现敌情。”

  羽林军中称呼霍嬗只有两种称呼,校尉和主公。

  底层将士没背景的都称呼霍嬗为主公,赵破奴这些老霍旧部也是一样。

  而像其他有背景的,心里有打算的,就不愿称呼霍嬗为主公,因为他们不愿当家臣。

  霍嬗也没这个想法,他的目标就是赵充国和上官桀,能收下这两个没背景的就够了。

  其他的迟早都要走,但是不妨碍霍嬗是他们的恩主。

  霍嬗上前几步扶起他:

  “细说。”

  “禀主公,我部斥候在前方发现众多的羊蹄印,马蹄印。”

  “规模有多大?”

  “牛羊过七百,马匹应在二百到三百之间。”

  霍嬗呼出一口气,心里很是高兴。

  两三百的马匹,人应该在百以下,说不定只有十几人也有可能。

  他们是找草的牧民,规模不可能大,但是这是件大好事。

  怕的不是你规模小,而是找不到,既然找到了,那么就说明这个方向没错。

  “为何未按时归来?”

  “呃,回主公,我们又往前退进了二十里。”

  霍嬗很无语,连忙问道:

  “你连军司马呢?”

  “回主公,在六十里外等候。”

  霍嬗松了一口气,没擅自行动就好。

  斥候向前推进除非特殊情况,一般情况下是允许的,毕竟情况复杂。

  但是发现敌人踪迹后冒进,那就是死罪。

  没一会钟干、赵破奴和四个军侯就来了,不出意外,是看到斥候回来心中有了猜测,跑来请战的。

  霍嬗直接先下手为强:

  “赵破奴、钟干。”

  “末将在。”

  “你二人在我离开后,给我看好了剩下的兵马,若有情况,自行做主。”

  “末将领命。”

  霍嬗看到上官桀快要张口了,立马说道:

  “赵充国。”

  赵充国大喜,连忙站出来:

  “末将在。”

  “点齐你的兵马,准备跟我走。”

  “末将领命。”

  “都执行命令吧!”

  “诺。”

  众人转身离去,命令已下,就得执行,众人可不想挨板子,只能在心里安慰时间还长,日后机会多的是。

  第一战,霍嬗杀不杀敌另说,但是肯定是要亲自出马的。

  赵破奴如今喊一声宿将,那是没啥问题的,而他为什么要跟着霍嬗这支小兵马出征?

  一个是本就为家将,要比路博德单纯的多。

  另一个就是为了这种情况,将士们前方大战,驮马这些物资总得有人看。

  遇到有人袭击驮马,赵破奴在,起码不至于无计可施,霍嬗也放心一点,因为老将稳重。

  要不是路博德不得行,霍嬗都准备把他也带上,他应对这些,比赵破奴更厉害。

  一刻钟后,霍嬗看着装备整齐的两营人马。

  赵充国的一部一营和霍嬗的亲卫营,亲卫营霍嬗在哪他们就在哪。

  加上前方斥候连,差几人一千二。

  两三百马匹,千人以下小部落,两营人马够了。

  这些将士们一人双战马,兵甲都带了个齐全,换的铁甲都在身上穿着。

  弓弩这些也都带了,除了羽箭和弩箭在另一匹马上放着,其他的都在胯下战马身上。

  另一匹得留存体力,到地方说不定有大战。

  “出发。”

  一千多大军悄无声息往前跑去。

  敌方地盘,还是消停点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