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汉柏 > 第三六一节 横扫过去就行(4K)

第三六一节 横扫过去就行(4K)


  说完安营扎寨的事物以后,霍嬗就准备让众人散了,刘彻对霍嬗那是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连忙问道:

  “子侯,此战该如何打?”

  “此战?”

  霍嬗一脸轻松的说道:

  “简单啊,一路横扫过去就行了。”

  “不用谋划一下?”

  “不用,碰到敌军, 破之,碰到强大敌军,让天汉破之,把整个草原全都犁一遍,然后砍了单于,匈奴自然就灭了。”

  刘彻有些遗憾,又有些无语:

  “那不用商量一下吗?”

  霍嬗认真的看了一眼刘彻, 然后转过头:

  “行, 那就商量一下吧!”

  “王纬, 粮草准备的如何?”

  “回冠军侯,足够十三万兵马五月所用。”

  “嗯,足足的了,还会有缴获的,草原上的草也快长出来了,公孙敬声,马匹如何?”

  “回冠军侯,全军共计二十八万战马,羌族和乌桓的兵马这次也是带的一人双马,驮马也有十三万,用以运送粮草。”

  “嗯,有些多了,还会有缴获的。”

  “张安世,将士们的士气如何?”

  “回冠军侯, 陛下御驾亲征,将士们士气高昂,迫不及待。”

  刘彻微微勾动嘴角, 虽然他知道自己没多大作用, 将士们士气高昂主要是因为霍嬗这个冠军侯领兵的缘故,但是不妨碍他听到这话高兴啊!

  “嗯,不错不错。”

  “田千秋,西边的二十五万兵马到哪儿了,再有多少日能够到原定的涿邪山?”

  “回冠军侯,昨日的消息,已经过了蒲类,估计十日内就能到达涿邪山,不会耽误原定四月初一的日子。”

  “嗯,那就好,东边的鲜卑,夫余,浑窳(yu)等诸国,北边的坚昆,丁令,屈射等诸国准备的如何了?”

  “回冠军侯,东边诸国已准备妥当,就在鲜卑山西脚下驻扎,随时能够行动。

  北边诸国与我大汉隔着一个匈奴,消息来往不便, 三日前来的消息是北边诸国与各自相距胜远,聚集起来不易,所以还需要半月时间。”

  “那就好。”霍嬗点点头。

  对于这些诸国,霍嬗并没有多少兴趣,他连问他们有多少兵马的兴致都没有。

  霍嬗也一点没有指望他们的意思,让他们参与跟灭大宛之时西域诸国参与是一个道理,而且还不单纯。

  大汉这边想看看他们有没有不会来,忠心与匈奴的,这次正好一起收拾了。

  不过目前还没有出现这种匈奴属国,看来他们很“识时务”,只能等以后慢慢谋划了,还真是遗憾。

  “张安世,匈奴这边有没有什么反应?”

  “回冠军侯,匈奴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行动,北边诸国的行动他们也已经发现了,不过西域那边大将军安排妥当,而且距离较远,中间隔着山脉,他们还没有发现。

  匈奴的反应很大,单于部正在聚集四边兵马,而且他们的使者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看他们使者的位置和速度,估计再有三日就能到达此地。”

  霍嬗听完后直接说道:

  “没有谈的必要,苏贤的兄长苏武不是一起来了吗,让他去把这些人赶走打发了。

  让苏武告诉直接他们,匈奴身为天汉属国,派遣二十几万大军在西域攻我大汉冠军侯,是何居心?

  此番必灭匈奴此不臣番属,让苏武态度有多强硬就要多强硬,然后赶走就行。”

  “臣领命!”

  霍嬗说完以后有看向台下一人:

  “金日磾。”

  “末将在。”

  “你去往匈奴散播消息,就说战神冠军侯领二十万大军,长平侯领三十万大军,即将进攻匈奴。

  只杀反抗之人与孪鞮氏,余者臣服不杀,尤其是普通民众。

  臣服之民众,日后都为我大汉之子民,只需安分守己,恪守律法。

  我天汉赋税很低,草原上有了白灾,水灾,朝堂也会助大家度过难关,大家日后都会有好日子过。

  先让匈奴内部乱起来再说。”

  “末将领命!”

  这话只要放出去,估计想要反抗的人就不多了,不过依旧会有,因为霍嬗要斩尽孪鞮氏,匈奴的有一定地位的贵族,差不多大半都是孪鞮氏。

  匈奴算是奴隶制国家,底层民众没有反抗之力,但是两军交战之时匈奴敌军战力会弱很多,也不是没有可能出现战场倒戈的事,这就叫攻心。

  霍嬗又回头看向张安世:

  “单于部的调令,估计没什么反应的部落很多吧?”

  张安世笑了笑:

  “确实与冠军侯所料,大半没有反应,他们都存着投降大汉的心思。

  不过等刚刚的消息传出去以后,估计带兵前往单于部的部落会多上不少。”

  这是肯定的,毕竟霍嬗要杀光孪鞮氏嘛!

  “没关系,匈奴普通民众,我大汉是来多少要多少,都是人口啊,来了大汉,要不了多少年他们就会成为汉人。

  但是我大汉已经没有多少地安排这些贵族了,也不能安排在国内,那整个国内一定会很乱。

  也不能把他们这些大贵族留在匈奴草原,那样的话咱们的这一战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所以还不如让他们聚集在一起,我们好好的杀一批,斩尽孪鞮氏和大贵族,收底层民众之心,更适合我大汉日后慢慢掌控这片土地。

  要是都降了,那我大汉的几十万兵马岂不是白来了?”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霍嬗也是露出笑容,随后挥挥手:

  “行了都散了吧,今日十五,二十日再安排该如何行军。”

  众人对着刘彻和霍嬗行礼:

  “末将等告退!”

  “臣等告退!”

  等众人走了以后,刘彻才笑着问道:

  “你平常就是这么打仗的?”

  霍嬗点点头:

  “对啊!”

  “你也不询问一下众臣,你就不怕你的决定错误了?”

  霍嬗一脸骄傲的昂着头:

  “我的决定至今还没有错过。”

  随后他叹了一口气:

  “有本事有眼光的都没有经验,有经验的在这些规划上又没有本事,没眼光。

  不过就算是错了也没关系,我还是有后手的,出不了大事。”

  刘彻不由的心中好奇:

  “那你这次的后手是什么?”

  “天汉军啊,匈奴是打不过我们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逃脱包围,然后让他们跑了,不过有天汉在,他们能跑到哪儿去?

  就算是他们跑到海上,我天汉军也都识水性,匈奴又有几人见过海?”

  刘彻连连点头,说的对,说的对,他要是在攻打匈奴的初期,有天汉这五万兵马,那匈奴早就被他灭了。

  不过那时候就算有霍嬗练兵,也培养不出来天汉军,培养出来也养不起,是真的费钱。

  “姨祖父稍坐,我去换套衣服,这盔甲穿着真不舒服。”

  “去吧去吧。”

  ………

  转眼间就到了二十日,众将众臣全都坐在账中,上台上依旧是刘彻和霍嬗。

  霍嬗起身开始下令:

  “路博德,赵破奴,护乌桓校尉,云中都尉。”

  “末将在。”

  “命你四人领各自兵马,共四万大军带够三月粮草立即出发,以路博德为主将,赵破奴为副将。

  沿匈奴左部东侧北上,越过狼居胥山,随后转道向西,前往瀚海南边的郅居水与余吾水汇入瀚海的下流河岸边。

  务必在四月十五前抵达此地,给本侯守住北边,防止匈奴王庭北遁。”

  “末将等领命!”

  赵破奴的金乌军在天汉军中速度最快,其他兵马跟天汉其他军都没法比,所以机动性非常的强。

  而路博德领的鲲鹏军弩阵是一绝,再加上一万乌桓兵马,一万北地兵马这两支强力铁骑,没有十万铁骑突破不了他们的阻拦。

  就算是突破了,不管多少兵马,都不可能摆脱他们的纠缠。

  匈奴虽然谋略不强,但是赵破奴也不强啊,他一个人霍嬗还怕他被人阴了,但是路博德就没问题了。

  “李陵,金日磾,杜延年,羌军诸将!”

  “末将在。”

  “命李陵为主将,金日磾为副将,杜延年为军法使,领烛龙军并三万羌军,四月初一从此地出发,沿匈奴左部向北扫荡,斩尽反抗之人与孪鞮氏贵族。”

  “末将等领命!”

  匈奴很大,要想扫荡,兵马就必须要散开,霍嬗是准备两路并进,而诸将中有这个本事的也就只有李陵了。

  金日磾带兵水平不强,连李广利都不如,派他过去是给李陵打下手。

  “不要杀良冒功,谁若是杀良冒功,直接军法处置。”

  霍嬗看了一眼杜延年,众人行礼:

  “诺。”

  “陛下亲领凤凰军与夔牛军,并两万北地铁骑,本侯辅之,自匈奴中部北上扫荡。”

  匈奴西边右部那边,右贤王当上单于后死后,右谷蠡王走了以后,基本没有多大的势力与实力了,大半的领土还在大汉手里。

  而且那边有卫青,他带领大军压上,一路逼迫过来,不会有丝毫的问题。

  “田千秋,把今日之决定写封文书,让小黑送于大将军长平侯处。”

  “臣领命!”

  西边的事情霍嬗不准备多管,只需要把情况随时交流就行,难道卫青打仗还需要他教?

  更别提怎么灭匈奴在长安的时候不知道商量过多少次了,卫青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怎么配合霍嬗的行动。

  不得不说,和卫青打仗是最舒服的事情,你都不需要交代,他就会把你想交代的事情办的好好的,而且你想到的他都办好了。

  霍嬗自己也知道,打这种大规模的仗,他是远远不如卫青的。

  卫青能够带着二十五万大军徐徐推进,堵住匈奴的后路,而霍嬗只能把兵马派出去,然后凭借着兵甲之利,打一打正面碰撞的硬仗。

  这也是霍嬗领强力兵马主攻,卫青领不算非常强力的大数量兵马辅攻的原因。

  两人换一下位置,卫青能够做到霍嬗的事,手下没将领,霍嬗还真不一定能够做到卫青的事。

  “都散了吧,该出发的出发,该准备的准备。”

  等众将离去以后,刘彻握了握拳头,压制住激动的心情,轻声说道:

  “还有十日。”

  霍嬗没有说话,虽然他经过日积月累的基础,以及整个大汉对于匈奴仇恨的影响下,霍嬗也是非常憎恨匈奴的。

  但是他没有亲身了经历过匈奴与大汉攻守异位,也没有经历过大汉被匈奴踩在脚下的那个时代。

  所以在这匈奴将要灭在自己手上的时候,霍嬗的感触肯定是没有刘彻等人深的。

  而且刘彻还与众人不一样,就拿他和卫青说,虽然他们俩的毕生志向都是灭了匈奴,但是他俩的情况不同。

  刘彻可是皇帝,卫青的灭匈奴的志向怎么来的?

  从刘彻这儿来的,不光是他,满朝文武,整个大汉的灭匈奴的志向,都是从刘彻这儿来的,而刘彻灭匈奴的志向哪儿来的?

  是从大汉被匈奴欺压百年的历史中来的。

  所以说现如今大汉真的要灭了匈奴之时,整个大汉里,包括所有人,他的感触是最深的。

  就算是北地的这些民众也是一样,他们都只是仇恨而已。

  “是啊,还有十日。”

  两人沉默了一会,刘彻收拾好心情以后笑着问道:

  “子侯,等灭了匈奴,我这一生就真的完美了,你说后人会怎么评价我?”

  霍嬗想了想,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万古一帝?”

  以他如今的功绩,就连始皇帝都比不上他,不提其他,就说疆域吧,等打下匈奴,扩大了五倍都不止。

  可以肯定的是,在他禅位之后更是会被人捧上天。

  霍嬗也看着刘彻笑着反问道:

  “那姨祖父觉得后人会如何评价我?”

  刘彻也是认真的想了想,霍嬗的功绩,最瞩目的自然就是军事方面的,文事方面稍弱军事,但也弱不了多少。

  军事上严格来说,霍嬗只打了四战,初入匈奴,再平羌族,开疆西域,后灭匈奴。

  但这四战不管哪一战,霍嬗都打出了震古烁今的战绩,开拓的疆土有大半个羌地,整个西域,整个匈奴。

  可以说如今大汉整个大汉的新疆土,五分之四是霍嬗打下来的,所以……

  “你喜欢华夏这个词,华夏战神?”

  两人相视一眼,抚掌大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