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万道小得意 > 第五章 施以援手

第五章 施以援手


“生机?”白苍脸色一变,看向呆滞的白老三。

  “不错啊,这元灭两界的气,是你们修士能力的来源,但也是致命的弱点,斩断你们的气也就等于斩断了你们的生机,人无气,犹如鱼无水,不可活也啊。”

  “你信不信,十数之内,你这三弟必定散尽体内生机而死。”

  “十。”乌夜啼伸出一根手指。

  “混蛋,把解药交出来。”白苍白发乱舞,一瞬之间,朝乌夜啼冲去。

  “九。”乌夜啼侧身躲过白苍的发舞,“万刺木是有药可解啊,你去南瘴之地寻这万刺木生长过的土地,取其土,敷其手,可保生机不散。”在躲避之间,乌夜啼将解法道出。

  “六,只可惜啊,我找不到,你也找不到。哈哈哈哈哈。”乌夜啼放声大笑,他将身上衣袖一挽,红光再次覆盖手掌,用力朝前一挥,将白苍的头发尽数斩断。

  白苍将身形稳在乌夜啼身后,看着地上的发丝,又看了地上的白老三,仅仅四息之内,白老三的头发已经尽数褪去,张大的嘴巴内牙齿也已经脱落,四肢开始干枯变形。

  白苍看着似乎感觉不到痛苦的白老三,兄弟二人的处境竟是如此的相似,头发皆散尽在地,同样身陷险境,那乌夜啼可以轻松斩断他的头发,自然也可以轻易砍下他的头颅。

  “先生,”,白苍忽然跪倒在地,头磕在地上,“还请先生高抬贵手,救救我这兄弟,我千不该万不该参与这件事情,都怪我被那贪婪之心蒙蔽了双眼,还请先生宽宏大量,救救他吧,他现在是我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白苍用力以头点地,鲜血很快染红了他的白衣和这紫红色的土地。

  “他要害我,我为何要救他?我不是圣人啊,我可是这元灭最大的魔头啊,”乌夜啼笑吟吟地看着他,“况且啊,我还杀了你的女儿,你现在可是在向你的杀女仇人求救啊,而且这个人马上也要杀了你的兄弟了。”

  白苍无话可说,他看着白老三,对方现在已经是一具干尸了,身上的生机仿佛也已经散尽了,马上要消散的就是魂魄了,这一瞬,他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大哥,来,我们一人一半。”

  “不用,三弟,这是家里的老人给你的奖励,你自己一个人吃吧,对修行有很大的好处。”

  “大哥,咱们还分什么你我,来,拿去。”

  “那我就厚颜接下了,嗯,还真是好吃啊。”

  “那是自然。”

  更早之前……

  “大哥,你又被罚跪啦?”

  “嗯,为一个人出头,打伤了别人,被责罚了。”

  “扑通——”

  “三弟,你这是做什么?罚跪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你不用在这边一起跪。”

  “大哥,从小什么事情都是你为我扛,有好事也是你让着我,咱们兄弟二人还分什么你我,我和你一起跪。”

  “三弟……”

  “你们两个,又有事情瞒着我了?”

  “二哥。”

  “二弟。”

  “有这种修行的好事,不叫上我?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来来来,我们一起跪。”

  “扑通——”

  “二弟,三弟,唉,你们……”

  “大哥,无需多说什么,咱们可是三兄弟啊。”

  “对啊,大哥,咱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啊。”

  “你们两个……”

  “哈哈哈。”

  思绪回到现在,白苍再次以头点地:“这件事皆因我而起,我愿意用我的性命,换我兄弟的性命,还望先生能成全,救救我这兄弟。”

  “你兄弟已经死了,你都看到了啊。”

  “白某知道先生一定有办法,我求先生,放过我三弟吧。”

  乌夜啼伸出手在白老三的头上虚点两下,“你怎么知道我有方法救他呢?我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人人都说,戏职仙乌夜啼之才,元灭无双,可逆转过去,改变未来,有通天彻地之能,我相信救活我三弟,对先生来说肯定不是难事,求先生让我用我的命换我三弟的命吧。”白苍依旧磕着头。

  “哈哈哈,你抬起头来吧,”乌夜啼大笑,白苍抬起头来,看到白老三的躯体已经大致恢复正常,他已经感觉到白老三又活过来了。

  “谢谢先生,谢先生大恩。”白苍再次磕头。

  “不必再磕,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我已经将你兄弟的灵魂再次收回他体内,念在是你贪婪之心在作祟,平生没有做过什么大罪孽,我便放你们兄弟二人一马,你拿着这南瘴之土,带着你三弟离开这里吧。”乌夜啼从怀中拿出一个小袋子,扔到白苍面前。

  白苍接过南瘴之土,再次向乌夜啼道谢,然后背起白老三便要走了。

  这时从人群中飞出一个修士,他身着蓝色衣裳,向着正欲离开的白苍射去一把长枪,“叛徒,还想走?”

  几乎是同时,一具木偶向着乌夜啼飞去,口中发出渗人的笑声。

  乌夜啼旋身一脚将木偶踢碎,瞬身到白苍身旁,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接住了长枪,他轻点枪头,将其弹开,很快又有很多武器法术朝着乌夜啼飞来,众人都看出他想护着这白苍,那便看他如何抵挡这些攻势。

  “对了,问你件事。”乌夜啼背对着白苍,开口:“你二弟叫什么名字?”

  白苍看着乌夜啼在面对这么多攻击的同时居然还能如此从容地跟自己说话,顿时感到这个男人的恐怖实力。他乖乖回答道:“回先生的话,我二弟,叫做白含,只不过他已经过世很久了,不知道先生问这个干嘛?”

  “怎么死的?”乌夜啼再次用脚踢开一个飞来的短匕。

  “乌夜啼啊乌夜啼,枉你聪明一世,今天却如此糊涂,你若执意在跟我们战斗的同时保护这个叛徒,一定会露出破绽,到时就是你的死期。”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乌夜啼接住一把剑,将其调转,直射那名说话的修士。

  “回先生,五年前我和我三弟去我二弟的住处找他,却发现他已经倒在地上,没了气息,也已经失去了三魂七魄。”白苍说道此处,脸上浮现出悲伤,很显然,他是一个极重兄弟情义的人。

  乌夜啼不再多说什么,他的怀中飞出一个玉瓶,飞到白苍手上。

  “先生?”白苍看了一下,突然道:“这不是我女儿的玉瓶吗?”

  “打开看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