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万道小得意 > 第七章 惊变

第七章 惊变


水芒斧刃碰到理原立的一瞬间,她的鲜血喷涌而出,竟然感到一瞬间的清凉和畅快,随后便是无尽的剧痛,她的躯体尽皆破碎,一块块碎肉掉在土地上,很快便消失了。

  乌夜啼把木斧收入怀中,“还有谁想来试试,你们身上啊,都是让人厌恶的气息。”

  无一人敢说话。

  待乌夜啼正要说话,天上站着的群修中,缓缓走下一个人,他像是下楼梯一般,一直往下走,直到走到乌夜啼面前。

  这个人穿着青色的破布衣服,头发乱蓬蓬的,一双眼睛却是十分清澈,望着乌夜啼。

  乌夜啼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说道:“奇怪的人,在你的身上,我感受不到一丝罪恶,也感受不到贪婪,甚至连一丝的生气都感受不到,居然还有你这样纯粹的人啊,你也是来争夺《元灭卷》的吗?”乌夜啼摆摆手,“走吧,我放过你”。

  那个男人笑着摇头:“今日前来,不为他事,只是我已经窥破天机。”他的声音异常鲜活,却从中听不出任何感情,这绝对不像是一个修士能说出来的感觉。

  “天机?”乌夜啼突然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元,灭。”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庄重,像是从深渊中唱出这两个字,在这如同大佛一般的声音中,大地隐隐震颤,浮在空中的修士都脚下一颤,声音直入脑内,仿佛产生了共振。

  “不好!”乌夜啼心里咯噔一下,他意识到自己得做点什么,否则……

  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乌夜啼的体内散发出金光,照亮了整片血红色的天空,他双眼紧闭,似乎不想让金光再散发出来。

  “元灭,此时不出,更待何时?”男人再次吟唱,声调比第一次的更加高昂和威严。

  “啊!”乌夜啼终于忍不住怒吼,一道炽烈的光芒从他的天灵之穴迸发出来,向着男人手中飞去。

  “你是谁?”乌夜啼喘着气问道,那道炽烈光芒,便是元灭至宝,《元灭卷》。

  “我是谁,你是不配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这《元灭卷》的主人,从今以后不再姓乌了。”男人的声音不带感情,得到了万人垂涎的《元灭卷》,他竟然一丝欢愉都没有。

  “什么?那道金光就是《元灭卷》?”众修士大惊。

  “原来一直被乌夜啼藏在体内,难怪怎么找也找不到。”

  乌夜啼没有再询问男人,而是死死地盯着那团炽烈的金光,许久过后,他忽然大吼道:“元灭,为何叛我?”

  众修士再次大惊,难道这《元灭卷》是有自我意识的吗?只有那个破衣男人盯着手上的光芒,神色如常。

  又是过了许久,一道厚重的声音响起:“乌夜啼,你已经不配当我的主人了,你的野心太小,没有欲望,你不需要我了,我也不需要你,你不可能掌控我一世。”这声厚重低沉的声音从金光中传出的时候,天上的修士终于忍不住议论起来,这《元灭卷》居然真的有自我意识,那它的意思是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破衣男人能满足它的要求吗?他的野心和欲望,比乌夜啼更大吗?众人惊讶之余,愈发不解。

  “我没有野心是因为我不在乎,我没有欲望是因为我自信这世界上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乌夜啼缓缓答道。

  “不必再多说了,”青衣男人摆摆手,“元灭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它现在归我所有,而你乌夜啼,也不需要继续存在了。”男人伸出破袖中的右手,驱动《元灭卷》,“封!”

  一道光束从《元灭卷》中射出,在乌夜啼周围交错延展,形成了一道结界,将他困于其中,乌夜啼从怀中抽出木斧,轻点结界的三处交错点,三声“叮”响,结界破。

  “徒劳。”男人摇摇头,《元灭卷》金光大盛,“溃!”三道金光飞快地缠绕于木斧之上,随着“嗤”的一声,木斧居然碎裂成众多碎片,落于地上。

  乌夜啼看着被毁掉的木斧,有些不敢相信。

  “缠!”八束金光射出,趁乌夜啼晃神之际缠住了他的四肢和脖子。

  “解!”男人再次下令,光束尽皆向反方向撕扯,乌夜啼的四肢和脖子渗出鲜血,在这等攻势面前,乌夜啼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呃啊!”乌夜啼伸展手臂,想去触碰金光,但光束的撕扯力量太过巨大,他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移动分毫。

  “刺!”男人冷漠地看着动弹不得的乌夜啼,发出命令,四道光束飞射而出,刺穿了乌夜啼的手掌和脚掌。

  “啊!”乌夜啼痛苦地吼出声来,四肢有大量鲜血渗出,暴躁的金光将他的经脉搅碎,他已经彻底无法动弹。

  “前修三千年,后修三千年,只离仙阶一步遥!”乌夜啼缓缓抬头,双眼滴血,看向天空。

  “吼——”他突然仰天发出嘶吼,眼中暴射出实质性的光芒,血红的光芒。

  “灵魂燃烧?”青衣男人看着乌夜啼,“想走,没那么容易啊。”他的身形微动,一步到了乌夜啼面前,手上出现了诡异的青光,向着乌夜啼轻点。

  乌夜啼在最后一瞬,靠着灵魂燃烧的代价挣脱了金光的束缚,躲开了男人的手指,转而一拳击去,手上也是红光覆盖,一息之间,二人已经交手数百次,众人只看见红色和青色的流光交相辉映,根本看不清二人的动作,《元灭卷》漂浮在一边,微微颤动着,但是诸天修士,无一人敢去抢夺。

  “乌夜啼,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拥有《元灭卷》的我,必将君临元灭。”男人冷静地与乌夜啼交手碰撞,同时又冷静地作出预言。

  “我从来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主人,你也不会是,拥有《元灭卷》不代表拥有掌控这个时代的权利,相反,它更多意味着你身上承载的责任。”乌夜啼的的脸上已经布满鲜血,看起来分外可怖,但是手中的红光丝毫不弱,在空中划过,带起丝丝的破风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