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万道小得意 > 第十一章 四方云动

第十一章 四方云动


“活在这世上,又有谁能够不死呢?只不过是善终和恶了的区别罢了。”亢柳低头感叹。

  (有东西在看我们,顺着我的话往下说。)

  “师父这样说确实是没错,但是徒儿觉得人活在这世上,就是为了多做一点事情,这样将来离去的时候才不至于太后悔。”青年说出自己的想法,眼中瞳文闪烁。

  (师父,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活得挺久的来,该做的事情也做得差不多来,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把你培养成新一代的星陨,传我辈衣钵,做完这件事,我也就该去了。”

  (你用星野诀看看你头上的天空,别太刻意。)

  “师父说笑了,您至少还可以活三千年,但是弟子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将星陨一代代传承下去。”青年拜倒在地。

  亢柳过去扶他起来:“你有这份心便很好了,不用行礼。”青年在起身的时候眼睛微亮,瞟了一眼头上的无尽虚空,一股寒意顿时直冲心门,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一张巨大的青灰色兽脸正在无尽虚空之中,冷冷地注视着亢柳师徒二人,它眼中有三个瞳孔,头生三角,分外可怖。

  青年微微打了个寒颤,这异兽分明是在偷听他们说话,但是刚才在观测帝星的时候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师父,您前些时候讲述的诸天星辰,弟子已经记得差不多了。”青年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和身体不发抖。

  (师父,那究竟是什么异兽?为什么会在那里?)

  “不着急,”亢柳身形变化,已经从一个孩童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金色的头发微微颤动。他把手放在青年肩膀上,让自己的徒弟镇定下来,“过些时候我带你出去游历诸天,巩固你的知识。”亢柳微微笑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猜测跟乌夜啼的死有关,定是有人知道了乌夜啼曾经找我占卜过,这才派这异兽过来监视我们,我刚才说“帝星已陨”就是说给它听的。)

  “是,师父。那我先去准备早饭。”

  (师父,那位戏职仙真的死了吗?)

  “走吧。”亢柳摆手。

  (谁知道呢。你也不用紧张,这胡尘之天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来的。)

  青年点点头,随即转身进入屋内,不一会儿,屋顶的烟囱就飘出缕缕炊烟。

  亢柳走近水池,轻轻地抚摸花盆中的白色花朵,“你期望的那个时代还没有来,而且似乎越来越远了,但是我会为之不断努力,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他看着白花,眼神温柔。

  ……

  谬宫,摘星楼。

  “游兄,你确定那乌夜啼已经死了吗?”楼上两人铺毡对坐,一个中年人开口问道。

  与他对坐的年轻人点了点头:“可以确定,虽然后来那个青衣男人把我们都赶了出来,但是我亲眼看到那乌夜啼形神俱灭,体内没有丝毫灵气了。”年轻人很显然算参与围杀乌夜啼的修士之一了。

  中年男人这才长舒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那就好,想不到这乌夜啼居然落得如此下场,想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佛道之盟上,他与三千修士对抗,那霸王般的气势,睥睨天下的眼神,以及从容的气魄,令多少人感到畏惧,这等天骄,也陨落了。”

  游夷轻摇手中的酒杯:“他们这一脉,本就是不该存在的,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很正常的,你应该还记得他的师父吧,上一代戏职仙。”

  黜天狠狠打了个哆嗦:“别提这个人,已经死去两千年了,余威尤烈啊。”

  楼外的雪下得更急了,狂风席卷漫天的雪花进入摘星楼内,却在二人的身旁无声消融,淡淡的红色气流在黜天的周围流转。

  黜天轻轻抚摸桌上的雪水,眉头紧皱。

  游夷看了他一眼,轻笑道:“黜天兄,可是在为那《元灭卷》感到烦恼?”

  黜天抬头看着微笑的游夷,眼神中带着一丝诧异,随即苦笑:“游兄总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确在为那《元灭卷》感到烦恼,斩杀乌夜啼的那个人绝对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想从他手上得到《元灭卷》,难上加难啊。”

  “小弟不才,有一计,黜天兄可愿意听一听?”

  “但说无妨。”

  “倒也不是什么妙计,从他手上抢到《元灭卷》是很难,但若是你先邀请那青衣男人来谬宫坐一坐,先提出交换,如若他不肯,你就说想要使用《元灭卷》一天,看他怎么说,我看他那天的所作所为,似乎对众人追求的《元灭卷》并无什么兴趣,要是有能让他心动的事物,能交换也说不定。”

  黜天沉思了一会儿:“此人实力强大,万一拿出了能让他心动的东西,他想要硬抢怎么办?”

  游夷轻轻一笑:“这正是我计划中精妙的一环,不必真的准备物品去交换,你需要给他的,算乌夜啼的有关情报。以物易物为下下策,以无诈物是上上策。”

  “什么意思?”黜天不解。

  游夷站起身来,走到窗边,遥望硕大的诸天星辰:“相传多年前乌夜啼曾找星陨学派的亢柳查看他的命星,亢柳在九天之外看到了一颗漆黑如墨的星辰,周身围绕着帝王之气,统率三界,君临天下。”

  “而那乌夜啼则是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相反他还对这种推测命运的事情十分反感,那次去找亢柳应该也是受人所托,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就是在青衣男人知道帝星的事情之前先邀请他来谬宫,再不经意提到帝星的事情,我相信我他绝对不会放任帝星和能推测人们命运的星陨不管。”

  “游兄,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说该如何拿到《元灭卷》啊。”

  “黜兄先别着急,我们需要的不是他去寻找帝星或者杀了星陨,而是让他有一次能对外出手的机会。”游夷竖起一根手指。

  “对外出手的机会?”

  “我目睹了他跟乌夜啼的大战,他能诛杀乌夜啼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对《元灭卷》的惊人使用,所以我推测他的主要战斗方式是利用《元灭卷》,当然,不能排除他有其他手段的可能性,但是我们可以赌一把,他如果使用《元灭卷》,那就是我们的机会了,我靠着‘禁’,你凭借速度,可以一试,只要你触碰到《元灭卷》且意志足够坚定,它便会认你为主。”

  黜天站起身来,看着漫天的大雪沉思了很久,眼神里终于露出贪婪的光,“此计虽险,但是可以一试,现在只需要找到这个青衣男人就可以了。”

  “那主要靠你了。”游夷看着兴奋的黜天,嘴上轻笑。

  窗外的雪忽然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