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万道小得意 > 第十三章 帝王

第十三章 帝王


彭泽轻轻地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地说道:“臣是个粗人,只会点行军打仗之法,不大懂这些国家的事情,但是乌相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有他的道理,这些年,乌相可曾判断失误过?我们豫梁能有今天,全靠陛下和乌相啊。”

  辞鸿放声大笑:“我都忘了,你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反正也不会反对他,不过彭泽有句话说的不对,我们豫梁能有今天,是靠你和乌相两个人,你们一文一武,是朕的左膀右臂啊,能有你们两个人辅佐,是朕之幸,也是豫梁之幸啊!”

  黑气看着泰然自若的乌夜啼,不禁嘀咕道:“这小子,在这里面也是一肚子坏水,真是可怕啊。”

  他的话音刚落,坐在那里捻着茶叶的乌夜啼忽然冷冷地看着他。

  黑气与他对视了一眼,打了个寒颤,这小子莫不是能看见我?

  黑气左顾右盼,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整座宫殿就他们四个人,不是在看他还能是在看谁?

  它被乌夜啼看得浑身不自在,但是也就这样了,乌夜啼并没有干什么其他的事情。

  过了许久,乌夜啼终于收起了他那杀人般的目光,低下头去,继续把玩那片小茶叶,同时回应道:“陛下和彭泽兄谬赞了。”

  辞鸿为乌夜啼到了一杯茶:“乌相谦虚了,这些年你为豫梁做的贡献,我都看在眼里,待到朕一统天下,定要封你为相国公,彭泽为禁军统帅,到时候你们跟朕平起平坐。”

  乌夜啼嘴角不经意一勾,心想:“恐怕到时候第一个死的就是我吧。”

  辞鸿看了乌夜啼一眼,哈哈一笑:“乌相,你心里想什么朕都知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是在想朕一统天下以后会杀了你们二人是吧?”

  乌夜啼没有说话,彭泽张了张嘴,也没有说话。帝王心术,历史上的开国之君和开国功臣向来只可共患难不可同享乐,他们二人都是熟知历史之人,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在场最惊讶的恐怕是一同坐在旁边的黑气,他张大嘴巴看着君臣三人,刚才还在像朋友一般有说有笑,转眼间就是如此充满血腥味的对话了,人类真是可怕啊。

  辞鸿见这二人都不说话,继续笑着说:“你们以为朕会做那愚蠢之举,大统之后就杀了你们,自毁我豫梁的长城,那你们未免也太小看朕了。历史上那些开国后屠杀功臣的君王,无非就是怕臣子功高震主,危及他们的地位,甚至将其取而代之,想靠屠杀功臣来巩固自己的政权和地位,太过愚蠢了,失去了人心,也就离死不远了。”

  辞鸿忽然离席,走到门旁,看着窗外的细雨,叹道:“可是朕怕什么呢?你们都知道,朕是一个平民出身,被起义的兄弟们推举为君王,他们觉得朕可以治理好这个国家,所以朕也顺他们的心意,当这豫梁国君。有谁天生就是皇族呢?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天子?可笑!真龙?可笑!不过是夺取政权的人罢了,”他笑着,“死后不也是占七尺之地,几十年后又有谁记得呢?”

  “所以,”他转过头来看着席上二人,说:“朕不怕,朕了解你们的为人,你们不会想当皇帝,即使你们当了皇帝那也是明君,我啊,我是从平民爬上来的,最了解那些生活困苦的百姓,他们只不过是想生活得好一点,所以只要是对百姓好的国君,那么谁来当又有什么关系呢?”

  乌夜啼不再把玩那片茶叶,他沉默地看着桌子上那杯早已放凉的茶,拿起来一饮而尽。

  他发现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辞鸿,他也曾心狠手辣,用严厉的法律来惩戒那些大奸大恶之人,但是他又不会让百姓认为他是暴君,因为他对普通的遵纪守法的百姓都很好,律法虽严,不犯不至于死。他当上国君以来,减轻赋税,建立分田制,禁止私人领土的存在,他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样则避免了剥削百姓的地主的出现,彻底废除了前朝的不合理制度,他曾是平民,最清楚平民想要什么,不过是吃饱穿暖,好好活着。

  所以他建立分田制,主张由朝廷在各地设立的控田司掌管田地,让人人有土地可以耕种,农民只需要缴纳他们所得粮食的七分之一给国家就可以了。

  他不但重视农业,而且兴建水利,发展科学技术,控田司即是庄稼库,专门有人研究如何使耕种更为高效,粮食更加多产。

  重视商业。一改前朝“市农工商”的偏见,他敏锐地发现,商业才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命脉。商人的地位大大提升,豫梁的商业远通四国,极大地促进了贸易的发展和市场的开拓。

  在朝廷上,文武百官皆可对他的决策提出意见,他会虚心接纳那些有益的劝谏,他广招贤才,凡事亲力亲为,每天都批阅奏折到深夜,偶尔休息。

  在他的努力之下,豫梁的国力一天天强盛起来,终于成为了南方大国,甚至有人说它可以与北方的彭蠡拼一拼。

  在打仗的时候,辞鸿也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有一次乌夜啼随军,豫梁四万对阵象郡八万骑兵,豫梁将士看着那里黑压压的一片,已经未战先怯。而象郡知道他们包围了豫梁的传奇国君辞鸿,更是士气大作。乌夜啼看着低迷的豫梁士兵,正准备想些办法来提升士气。

  只听见阵前一声龙吟虎啸般的嘶吼:“冲!”身着黑甲的辞鸿已经率领上将军彭泽和大将军温无定和一支千人骑冲了出去,乌夜啼恍惚之间似乎看到辞鸿的背后有巨大的玉龙虚影缓缓升起,刚才的怒吼仿佛是这玉龙发出的。

  随着国主的亲自冲锋,阵前的战鼓也一声声地“嘶吼”着,激荡着将士的心,那是一往无前的龙狮之心。

  那一站因为辞鸿一场突然的冲锋,象郡八万军队阵前自乱,虽然后面他们也冲锋了,但是主动权已经在豫梁这边了,豫梁大胜,斩敌两万人。

  战后乌夜啼看着战场中心那骑在马上扛着黑云大旗的国主辞鸿,忽然觉得他是如此的英勇又是如此的孤独。

  战者,勇也!

  即使是这样一个完人,也是有着他的“缺点”,那就是他将忠诚和律法看得极重,惩戒犯人会使用非常重的刑罚,以彰其咎,举国上下皆知,律法,是国君辞鸿的逆鳞,绝不可触。

  瑕不掩瑜,这掩盖不了他是一位明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