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万道小得意 > 第四十九章 白日暗歌

第四十九章 白日暗歌


最近元灭发生了几件大事:

  一是许久未曾露面的戏职仙一脉重现世间,有人看见曹无伤、秦武阳和夏席清三人为了给乌夜啼报仇,在怀良谷外与圣无忧大战,那一战打得昏天黑地,参加过“幻艳之战”的人甚至说这场战斗比打乌夜啼那场来得还要刺激,还要精彩。

  乔松、狡童两座大山在四人的打斗之下被破开了一个大窟窿,众多的树木和沙石倒下,飞禽走兽都争先恐后地逃出这一地带。

  此战最终以戏职仙一脉三人的败走而结束,没有人看见四人中有谁受伤了,众人只看见圣无忧沉默地看着那三人离开,最终回到了怀良谷。

  二是竹上淮界有名的凶兽化人的伐伯,恢复了神智,重整了伐伯一家的家纲,而后在一场战斗中被一个神秘的黑肤色的年轻人重伤,伐伯现出原形急速遁逃,现在还在闭关疗伤。

  三是曾经落魄到被人追杀但是现如今是元灭一大势力谬宫的主人黜天带着一座奇怪的可以移动的阵法在谬宫附近大肆屠杀旁边望江关的妖兽,引得各方的一致认可和赞美。

  四就是白苍带着自己的兄弟白含和白轩在元灭的一处偏僻地带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家族,对外宣称当初在幻艳之地被灭族的白氏神族已经回来了,吸引众多无家可归的修士加入了他们,至于白家如此高调的目的,则是不得而知。

  “诶?老板,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戏职仙几个人是被打败了吧?”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此刻正举着酒杯,疑惑地看向柜台后面的老板。

  敲打算盘的声音停下,老板无奈地说道:“客官,这你可就难为我了,这种事情我也是道听途说来的,供大家茶余饭后解解闷,要是您真的问我他们打赢了没有,我也不知道啊。”

  “切,那你在这里说个什么劲。”大汉不屑地摆摆手,继续喝酒,老板也是满脸赔笑,没有说什么。

  旁边的客人们也就把这些话当作是人们添油加醋自由发挥之后的版本,没怎么理会了。

  老板放下了自己的账本,提着毛笔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明白当初那个终日买醉的老人怎么就会是惊天动地的顶尖强者,能和看起来那么强的人打得那么狼狈。

  “想不通啊想不通。”老板蹲下来抽出了柜台底下的暗格,里面是一颗红绿相间、散发着奇异光芒的果实。

  当初那个老人给了他这个果实,老板有动过拿去卖掉的念头,但是思考了几天终于还是决定先收着,毕竟自己的店虽然被破坏得不成样子,但是有自己多年积攒的积蓄,再修缮一次也是够的,而这种奇珍异宝是可遇不可求,自己要是贸然显现,只怕是有命出手没命花,只好花重金定制了一个能够隔绝灵气的盒子,然后把这东西放在柜台底下的暗格里,连自己的家人都没告诉。

  “唉。”老板站起身来,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怀着这种珍宝,还是得谨慎啊。

  门上的铜铃响了,老板抬起头来看着一个年轻人走进来对着自己微笑,于是也报以微笑,并问道:“这位客人是个生面孔啊,请问是吃饭啊还是住店啊?”

  年轻人摇了摇头,而是掏出钱财放在桌子上,说道:“我过来是为了问您一件事情,老板如实回答就好。”

  老板点了点头:“那是自然,请问您要问什么?”

  “当初是不是有两个人在你这里打了一架?”

  “对啊,那天我本来还想逃跑,但是被吓得都不敢动了,两个都是强大的人啊!”老板回忆起那天的场景,感慨道。

  年轻人点了点头,而后又问道:“后来是不是又来了个老人?”

  老板微微犹豫了一下,年轻人察觉到这不同寻常的停顿,眼神里闪过一丝光芒,老板说道:“是的,后来是来了个老人,他是我店里的常客了,没想到居然还能压着其中一个人打,着实是把我惊到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继续笑道:“我的名字叫游夷,我希望之后如果再有人来问你,你可以告诉他,你只看到了那两个人打架,没看到什么老人。”游夷说着拿出一个袋子放到桌子上,“希望里面的财宝,可以让你满意。”

  老板掀开袋子的一边,里面财宝的亮光已经亮晃了他的眼睛,他收下了袋子,并且抱拳说道:“既然阁下这么有诚意,那我也不含糊,从今往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老人,相应的,我也没见过您。

  游夷用手指点了点柜台,笑道:“还是老板懂得做人啊,那我就先告辞了。”说着便离开了。

  老板对着游夷微微躬身,将袋子小心地放入柜台里面,摇了摇头感叹道:“唉,果然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

  “乌夜啼”撸起自己的袖子,看了看手臂,虽然有自己在乌夜啼的身体中,但是毕竟已经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肉体,无论前生修行得如何强大,现在还是已经渐渐显现出衰败的迹象。

  “唉,事情越来越难以处理了,我哪里知道要怎么复活乌夜啼啊,他跟我说去找他的师兄,可是现在身体都要腐烂了,我去哪里找他的师兄啊。”

  黑气带着乌夜啼的身体在空中急速飞行着,它本想步行,因为催动不属于乌夜啼的气似乎会让他的身体衰败得更快,但是步行实在是太慢了,黑气等不起,乌夜啼的身体也等不起,本想听从鲍筵舞意见一路向北打听消息寻找乌夜啼师兄踪迹的黑气终于还是决定去一些人流量比较大的城镇去打听消息。

  一路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终于还是让黑气等来了一丝线索,他在路上不断听到人们在议论关于戏职仙的事情,但是大多都只是在说乌夜啼的强大,似乎没什么人提到乌夜啼口中所谓的师兄。

  “乌夜啼”站在一处造型不太美观的酒馆门前,赞美道:“这么破的酒馆,老板很有品味嘛。”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黑气都喜欢那些看起来比较破败的地方,当初它看上乌夜啼的身体,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乌夜啼”坐在靠近窗户的一处位置上,看着店里还算热闹的景象,点了点头:“这个地方看起来虽然破,人还蛮多的嘛。”

  “咳咳,客官们,今日我再与你们讲讲最近元灭发生的几件大事啊,第一件就是说那戏职仙……”柜台后面的老板清了清嗓子,大声地描述道。

  “嗯?是在说戏职仙?那就是在说,乌夜啼?”黑气已经习惯了操控乌夜啼身体的感觉,他做出一个双手托着脸颊的古怪动作,又掰了掰耳朵,似乎听到了只言片语的几个字,什么“大战”“败走”。

  黑气忍耐不住,终于是走上前去,重重拍了一下柜台,喝道:“你说这么小声,谁听得到啊?”

  老板明显被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位客官,您是要听什么?我可以单独说给您听。”

  “你知道戏职仙吗?”黑气凑近了柜台问道。

  老板眼睛一亮:“那自然是知道啊,这谁没听过戏职仙的鼎鼎大名。”

  黑气再问道:“那你知道这家伙还有什么师兄弟吗?”

  “您说的应该是曹无伤他们吧?他们确实也是戏职仙一脉的,算是乌夜啼的师兄弟吧。”

  黑气心中一喜,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它追问道:“那听你刚才说了那么多,你是知道去哪里找他们吗?”

  老板为难地说道:“我刚才说的那些消息都是听来的,这三位的去向,圣无忧都不知道,我哪里会知道啊?”

  “等等等,你刚才说的什么?谁击杀了乌夜啼?谁是圣无忧?”“乌夜啼”皱起眉头,疑惑道。

  “您不知道那击杀了戏职仙乌夜啼的人吗?不知是谁传出来的,说他就叫圣无忧,是一位顶尖强者。”

  黑气的脸色越发古怪,它听着老板的描述,忽然说道:“谁和你说乌夜啼是被人杀死的?他是在幻艳之地中自杀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