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万道小得意 > 第三章 无端归来

第三章 无端归来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老人已经许多年没有来到村头的这座破庙了,它也由于在危难之时没有庇护村民而失去了村民的每年的祭品,虽然本来就对这尊泥像不抱希望,但是现在的村民已经发现,拜这尊泥像还不如多锻炼锻炼身体,关键时刻也许还能救命,于是久而久之,这座破庙也就更加荒废了。

  小孙儿牵着老人来到破庙前,此刻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老人看了看四周,一股晚风拂面而来,老人竟觉得有些舒适。

  老人走到破庙门前的两座破碎石像那里,摸了摸上面的碎石,闭上眼睛,仿佛当初小时候捉迷藏的那些场景就在眼前,也许当初的只是一个梦,小泉也没有死,其他孩子后来也没有死,而是健健康康地长大娶妻生子,最终活成和自己一样的老人,也享受着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不会发生了,小孙儿晃了晃爷爷的手臂,问道:“爷爷,您在想什么呢?”

  老人睁开眼睛,笑着摸了摸孙儿的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老人伸手指了指破庙的屋顶,说道:“当初我就是被妖怪抓来,坐在了哪里,然后那个神仙就从那边飞过来,他就站在虚空之中,手里拿着一把巨弓,一箭射中了怪鸟,真的宛若神仙一般啊。”

  小孙儿眼里亮起崇拜的星星,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神仙,看到他射出的那一箭,看到那个怪鸟是如何地被神仙打在地上,又是如何挨揍的。

  真希望我也能成为这样的人物啊,小孙儿憨憨地笑。

  “爷爷,我们去庙里看看吧。”小孙儿扯着老人的手臂,想要进破庙里面看看。

  老人却犹豫了,小的时候他就很畏惧这座破庙,总觉得里面很骇人,现在依旧这么觉得,但是今天陪小孙儿出来,他这个做爷爷的实在不想在孙儿面前失了勇气,他看了看周围,确认很安全之后才笑道:“那好吧,咱们就进去看看,看完了也就差不多该回家了。”

  一老一小牵手进了这座破败的寺庙,老人一进门就看见了那尊泥像,小时候它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那样,倒是没什么变化,老人再走进去,走到了香案面前,脸上又泛起笑容,真怀念以前偷水果吃的经历啊,那时候小泉总是会分我一点,我们还会去捉鱼……

  还在追忆中的老人此刻突然闻到了一丝血腥味,他皱了皱眉头,怀疑是自己鼻子出问题了,这里绝不可能有血腥味。

  老人环顾四周,都很正常,哪里来的血腥味呢?

  “阿鱼,阿鱼。”微弱却清晰的声音传入老人的耳朵里。

  这,这分明是小泉的声音啊,这外号也就只有他知道,听到这昔日好友的声音,老人却没有一丝欣喜,反而是面露惊恐,因为早在六十多年前,小泉就已经死了啊。

  老人想牵着孙儿离开破庙,但是低头一看,手里牵的哪里还是自己的孙儿,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变成了一个穿着灰色衣裳的小孩,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老人连忙退后几步,看着那个小孩说不出话来,这个人的脸他十分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的脸,老人颤颤巍巍地跪倒在地,看着男孩笑嘻嘻的脸庞,他忽然记起来了,六十多年前,也有一个人这么对着自己笑:

  是他!是当初那个提议大家玩捉迷藏的人!

  老人抱着自己的脑袋,总感觉有哪里出现了问题,但是又说不上来,当初那个小孩为什么会在这里,当初本来都要回家了,他为什么要提议大家玩捉迷藏?那之后自己似乎再也没见过他了,甚至当初平日里玩的很好的小伙伴里到底有没有这个人自己都忘记了!为什么他提出玩捉迷藏大家很自然地就答应了?也就是那次捉迷藏之后小泉就不见了。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老人抬起头来,看着一动不动看着自己笑的小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喘着粗气问道:“我的孙儿呢?你到底是谁?”

  小孩开始原地蹦蹦跳跳,然后他一跃跳上了香案,坐到了本该属于泥像的位置,老人这才发现,本应该坐在那里的泥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你……”老人迟疑道。

  这时候小孩终于开口了:“我本来不想放过你的,要不是当初那个人的突然出现,你怎么能活这么久呢?”

  “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老人说道。

  “还没猜出来吗?当初那个小孩,哈哈哈,也就是那个一直分你果子的那个,是我出手杀死的。”笑脸小孩狂笑道。

  老人脑子一嗡,结巴道:“你……你说什么,你说,小泉?是你?不是那只怪鸟吗?”

  “是它也是我,没有我引来的它,确实我也无法出手杀掉那个小孩。”笑脸小孩端坐在高台上缓缓说道:“当初是我提议玩的捉迷藏,然后才能拖住你们,才能来得及引来那只笨鸟,才能让它吃了那个小孩啊。”笑脸小孩笑得更加洋洋自得。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我们做了什么让你动了杀心?”老人缓缓问道。

  小孩猛然站起,脸上掉落几块泥巴碎片,它愤怒地说道:“因为你们的谮越,因为你们的冒犯,因为你们的不知天高地厚,”它突然吼道:“因为你们的狂妄,你们居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肆意吞食我的祭品。”

  老人惊愕道:“就是因为这个?你就要痛下杀手?”他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哀嚎道:“就因为这个,你就要造成这么多的杀孽?你算个什么神?”老人终于也忍不住怒吼道:“你凭什么拥有这座庙,凭什么之前接受我们的祭拜?”

  “哼哼。”小孩重新变回泥像的模样,嘲讽道:“我劝你慎言,我还轮不到你一个凡人来说教。”

  老人忍住要怒骂的冲动,问道:“那你现在还想要什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啊?”

  泥像笑道:“你不是还没死吗?”

  老人心中一动,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活了这么久了,一直不到这边来,我很难动手啊,现在你终于又回到了这里,我却是也不想杀你了,杀一个老头,挺没意思的。”

  “所以啊,”泥像浑身散发出晦暗的黑色光芒,一个光团从它的背后浮现,里面正是老人的孙子,此刻正在昏迷当中。

  “我只好用你的小孙儿来抵命喽,真是可怜这小家伙了,其实我也没见过他,也跟他无冤无仇,但是谁让他的爷爷,曾经做了一些错事呢。”泥像无神的眼中似乎露出邪恶的眼神。

  老人终于怒骂道:“你这个疯子,伪神,总有一天,你要付出代价,你的真面目会被世人所知道,你会被唾弃!”

  对于这种苍白无力的威胁,泥像选择一笑置之,它将小孙儿高高地抛起,然后再稳稳地接住,每抛起一次,老人的心脏就剧烈跳动一次,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苍老的身体,还能撑多久。

  泥像却将光团平安无事地交到老人地手上,笑道:“真想亲手了结啊,但是太可惜了,只好请你好好享受这熟悉的恐惧感了。”

  老人正在疑惑之际,却猛然惊醒,他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破庙的正中间,而自己的小孙儿也是好好地躺在自己旁边,老人抬头看向高台上的泥像,还是原先的那个样子,甚至未曾移动分毫。

  苏醒过来的老人想起刚才的经历和对话,不再犹豫,强撑起自己已经衰老至极的身体,背起小孙儿,用自己最大的速度走出了破庙。

  待到走出庙门,下台阶之时,太阳彻底落山,黑暗瞬间笼罩了这片大地,老人心底生出一股不安的感觉,准备离开这里。

  突然,老人听到头顶传来一阵熟悉的尖啸声,他心神一震,太熟悉了,这个叫声他太熟悉了,老人缓缓抬头,只见天边一道黑色的影子向着他的方向快速袭来。

  是它!是它回来了!老人加快脚步,想要朝着村口跑去,但是他年迈的身体哪里还能做出“跑”这个动作,他只能一步一步向前移动,黑色的影子却转瞬即至,背后的一阵狂风将老人掀翻出去。

  老人落地翻滚了几圈,怀中紧紧抱着小孙儿不松手,他的口中涌出黑红色的鲜血,这样剧烈的冲击使得他感觉自己体内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黑影落地之后化为人形,看着眼前的老人,右眼中射出邪恶的光,笑道:“你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啊,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来者正是多年前的那只妖兽。

  “让我想想啊,”鸟兽开始思考,它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会,笑道:“噢——你就是当年那个没被我吃掉的小孩吧,怎么变这么老了?”鸟兽故意问道,然后作恍然大悟状:“差点忘了,你是人类啊,脆弱的人类是会老的哦。”

  老人缓缓后移,看着站着不动的鸟兽,拖延时间地问道:“你也是啊,当初那个人让你瞎了一只左眼,腹部中箭都没能杀死你吗?”

  妖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大笑道:“我当然不会死啊,但是你说的那个人可就没这么好运了,他大概骨头都快化成灰了吧。”

  “你放屁!”听到妖兽如此侮辱自己心中敬佩之人,老人忍不住骂道,“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被打得逃跑,你怎么有资格嘲笑他?”

  妖兽虽然只有一只眼睛,但是感知力依旧很敏锐,它早就察觉到老人在移动,想要逃跑,于是它再次化为原形,尖利地笑道:“不用拖延时间啦,也不用想着逃跑啦,都是没用的,老规矩,我只吃小的,你现在放下他,我马上放你走。”

  “滚你的蛋,你这只垃圾鸟蛋。”老人再也不顾自己身为教书先生几十年的修养,痛骂道。

  鸟兽听到这句话,脸色彻底阴沉下来,“那你就一起死吧。”它延长自己尖利的喙,锋利得在黑夜中都能闪烁着危险的亮光,而后振翅一冲,朝着爷孙二人冲去。

  老人眼看攻击而来,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身躯抵挡在孙儿身前,准备再拖延一会儿。

  “叮——”一声宛若金属碰撞的声音响彻在这天地间,打破了黑夜该有的宁静。

  老人睁开眼睛一看,在自己和那只妖兽的喙之间,有着一柄剑,此刻正是这把剑的剑锋拦住了妖兽的攻击。

  而它的执剑者,此刻就站在老人的身旁,一如六十多年前那夜老人看到的神仙一弓那样,这个人的身上,也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