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万道小得意 > 第八章 离去

第八章 离去


黑气看着这厮的排场和笑脸,心中骂道:什么家伙,出来喝酒就喝酒,还带两个女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大户人家是吧。

  李鄂州没有理会来人语气中的调侃意味,而是微笑道:“文影,你怎么来了?”

  叶文影双手按在李鄂州的肩膀上,笑道:“这不是发现你不在家里面,有点担心嘛,”叶文影看到桌子上的小菜和酒,有些惊讶地说道:“大哥你就吃这个啊,这哪里能吃啊,就是咱们家的仆人也不吃这些吧。”

  陌桑看着这家伙笑嘻嘻地模样,听到他出口侮辱自家公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正要站起来说几句,但是看到李鄂州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眼神中分明说的是:不要冲动,陌桑只好坐回椅子上,气呼呼地看着叶文影。

  酒馆的老板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人衣着服饰极其华贵,一看就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如此评价自家的菜,他作为一个普通酒馆的老板,又能说什么呢?

  “乌夜啼”轻轻摆弄桌上的酒杯,看来轮椅怪人和他自家的弟弟相处得不是友好啊,这做弟弟都敢这样和哥哥说话了,也是,这个叫李鄂州的都坐上轮椅了,在寻常人家里面也许还好,但若是在一些修士家族里面,与一个废人无异,这样的人,被欺负也是理所应当的。

  李鄂州似乎不把叶文影的挑衅放在心上,只是笑道:“市井小吃,比起家里那些珍馐或许不如它们稀有珍贵,但尝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甚是爽口好吃。”李鄂州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酒,吃了几颗花生和萝卜,又喝了一口酒,细细品味着其中风味。

  叶文影的两个侍女对着这个李鄂州的行为露出古怪的神情,她们本来就对这个残疾的大公子十分不屑,他一向在家中是深居简出、不常露面,老爷一向繁忙,大夫人又已经去世,府中上下都对这个大公子不甚待见,也就只有他身边的这个叫陌桑的小童还算忠心,一直照顾这个废人,但是一个小孩懂什么呢,他怕是不知道自己跟了个怎么样的主人吧,一想到这些,侍女们就忍不住露出鄙夷的神色。

  李鄂州瞥到侍女的神情,也是不以为意,家中不待见他不把他当回事的人太多了,他早已不在乎了。

  叶文影哈哈大笑道:“大哥真是好雅兴,弟弟是没这份心思了,只是来通知大哥一声,再过几天就是咱们叶家的家族新秀比武了,到时候很多家中的长辈都会来观看,来决定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名额,弟弟怕大哥忘了这件事,特地来提醒一下,只是……”叶文影故作为难的神色,说道:“只是大哥你不跟父亲姓,很难算是我叶家人,到时候要是惹得长辈们不高兴,再加上大哥你本就无法修炼,以后在这家中,怕是很难立足了啊。”

  陌桑终于是忍不住站起来说道:“你什么意思?”

  叶文影背后的侍女都挡在陌桑和叶文影中间,面带不悦地看着陌桑,叶文影则是微微站直了身体,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在和你主人说话,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叫?”

  “你!”陌桑气极,李鄂州伸出一只手拦在陌桑身前,平静地对叶文影说道:“你不用担心,到时候家中若是无我容身之处,我自然会离开。”

  “哈哈哈,大哥这是什么话,我们都是兄弟,我哪里能看着你离开这个家,然后四处漂泊呢,等我当上家主的候选人之后,我会给你个住处的,也不会让你无家可归的,相应的我也会给你找份不用动脚的差事,让你平时有些事情做,毕竟你不能行动,也算是白吃白住嘛。”叶文影重重地拍了两下李鄂州的肩膀。

  陌桑伸手拍开叶文影的手,说道:“不许你动我家公子……”

  这个小童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叶文影一记手印翻转,一道金光掌印打在陌桑的心肺部位,他立即被拍飞出去,重重地砸在墙上,角落的酒坛也碎裂了几个,香醇的酒液流得满地都是。

  “陌桑!”李鄂州大喊道,他将双手撑在椅子上,似乎想要用力站起来。

  周围的酒客都被这突然的动手吓到了,酒馆老板也被吓到了,他站在柜台后面有些发抖,可别再来一次上次那样的打斗了啊,我真的没钱再修一次店铺了,怎么都喜欢在我的店里动手啊。

  叶文影拍了拍手,无奈道:“大哥你也看见了,我刚才已经警告过他一次了,他还是要动手,那我只好也动手了,看来你这个小仆人还是忘记了我的实力啊,”叶文影瞪大眼睛看着李鄂州的动作,惊讶道:“大哥,你不会是想要站起来吧,可小心点,不然等会摔倒了可没人扶你起来喽,而且你从未修炼过,你站起来又能怎么样呢?”

  “为何要伤人?”李鄂州转头看着叶文影,手指紧紧地抓住椅子的把手,一字一顿地问道。

  “啊,大哥,”叶文影故作疑惑,“你都看见了啊,是他先动手的啊,咱们可是兄弟啊,你不会要去帮一个外人说话吧。”

  李鄂州沉默地看着叶文影,手中的指骨噼啪作响,叶文影看到之后笑道:“哈哈,大哥你不会真的想动手吧,得了得了,千万别动怒伤了自己,我也该回去了,你就慢慢喝酒吧,别太晚回家哦。”说完就带着侍女大笑着离开了酒馆。

  老板看见叶文影走了,赶紧走到角落将陌桑扶起,陌桑挣扎着吐出一口鲜血,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李鄂州摇着轮椅走过去,看着奄奄一息的陌桑,自责道:“都怪我,都是我才把你害成这样。”

  陌桑嘴角还有鲜血溢出,他睁开眼神还算清明的眼睛,看着李鄂州,有些费力地笑道:“我没事的公子,我可不能看着这家伙这样欺负你啊,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说完这不过寥寥两三句话,陌桑便失去了知觉。

  酒馆老板颤颤巍巍地伸手过去试探陌桑的鼻息,而后闪电般的抽开手,老板缓缓回头看向李鄂州,黑气也走到陌桑身边看了一下,抚摸了一下他的心脉,而后摇头道:“那一掌将他的心脉全部震碎,他的灵魄已去十分之九,神仙难救了。”

  李鄂州愣愣地看着陌桑的尸体,嘴巴微微张大,双手向前伸出,老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这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孩的尸体交到李鄂州手上,李鄂州抱住陌桑,沉默了许久,终于低低地哭了起来。

  周围的酒客包括老板无不为孩子动容,只不过是说了两句话就落得如此下场,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步呢?

  过了许久,李鄂州缓缓抬起头来,眼睛中已是血红之色,他从怀中掏出些许银钱放于桌上,声音沙哑地说道:“这是赔于你的银钱,望老板莫怪。”

  老板急忙说道:“公子,不用赔的,不用……”但是李鄂州已经一手抱着陌桑一手推着轮椅,缓缓移到大门,离开了酒馆。

  老板看着桌上的两副碗筷和只喝了几口的酒,摇头叹息,根本没看那银钱一眼。

  黑气沉默了许久,终于是拍桌站了起来,骂道:“他娘的,哪里有这样的道理!”说完就要离开,酒馆老板急忙拉住他的袖子,焦急地说道:“客官是要去哪里啊?”

  “还能去哪里,我找那个家伙去,我去教教他怎么做人,我让他知道无辜伤人是什么下场。”黑气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看到刚才的几幕,也是血气上涌,轮椅怪人都是个废人了,还能指望他去报仇吗,不被一掌拍死就很不错了。

  老板摇头道:“客官莫要冲动啊,你刚才没听那人说嘛,他是叶家的人,而且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怕是地位不低啊。”

  “叶家是什么鸟东西,难道我就非得怕姓叶的吗?”黑气骂道。

  “您可能是外地人不知道,这叶家是这柳岸梅洲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其中强者无数,寻常人根本不敢惹他们啊,现在李公子的家仆被打死,你要是去强出头,怕是你的命也得搭上啊,你可不能去啊。”

  黑气只觉得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圣无忧都没能拦住他,谁还能杀他?谁还能杀他戏职仙?

  “老板你放心,那什么叶家要是敢跟我动手,我就去杀他个七进七出。”黑气将老板的手撇下,独自一个人走出了酒馆。

  老板这一前一后出去的背影,长叹一声,还是没能劝住,唉。

  “乌夜啼”走到大街上,却是已经看不到这家伙的身影了,轮椅怪人和他那杀人的弟弟都不见了。

  黑气正要开启神识打算寻找他们的踪迹,乌夜啼的右手忽然震颤起来。

  “不是吧?又来。”黑气用乌夜啼的左手死死按住右手,但是似乎越压制它颤动得越厉害,黑气忍不住骂道:“这他娘什么手啊,怎么跟不是乌夜啼这小子自己的身体似的,这都能动起来?”

  黑气走到一处小巷子处,一道白光从乌夜啼的右手窜出,在半空中化为一柄斧头的模样,黑气看着旋转的斧头,想要伸手去触碰,斧头中突然窜出一道虚影,一位老者模样的生灵漂浮在半空中,他看着眼前的乌夜啼,皱着眉头。

  黑气被这东西吓了一跳,害怕又是认识乌夜啼的什么古怪东西,于是竭力挤出一个跟乌夜啼平时差不多的神情,看着老者。

  老者看了一会儿之后,大声说道:“你要去杀那小子?”

  黑气有些愣住了,杀谁?

  老者看他不回答,挥舞着斧头砸到乌夜啼头上骂道:“你是戏职仙吗你就管这闲事?”

  突然被一个这样的生物攻击,黑气怒火中烧,说道:“我怎么不是戏职仙,我就是戏职仙啊。你谁啊。”

  “还问?”老者又挥舞着斧头砸了一下,“你这鸠占鹊巢的东西,还敢说你是戏职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