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二章 下一任剑主

第二章 下一任剑主


  作为通天剑派选拔精英的唯一活动,行走下山是需要许多准备的。

  从弟子的选拔,教育到下山前的配备武器,心理辅导,这些每十年下山一次,代表整个通天剑派一个世代的门面会获得全方位的培训和资源倾斜,但其中有一点必不可少,那就是,杀人。

  在这个修行能够获得打破常人极限力量的世界,无论是剑修,道士还是其他的各种修炼者,都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

  名门正派并非不杀人,只是不会随意杀人。

  当钟情真正来到囚狱门口时,内心依然甩不掉复杂的心情,望向孟尝,舔了舔因为发干有些开裂的嘴唇,带着几丝颤音开口:“孟师兄,你怎么腿肚子在打颤啊,不会是怕了吧?不会吧不会吧?”

  孟尝回了他一个勉强的笑容,反击道:“是,你腿肚子没抖,就是快把自己嘴皮咬烂了。”

  陆浑走在前面回头看着他们斗嘴,故作镇定的说:“看看你们俩这样子,让你们杀人又不是被砍,怕什么?”

  “你要是不一直冒汗,我觉得你说的还是挺对的。”

  三人没头没脑的说了几句话,便兀自沉默了下来,其他五人更是一路沉默,话都没说过一句。

  前面领路的是通天宫行走院的长老,看着他们这副样子,安慰道:“五十年前我下山的时候也这样,但是一想想当初我杀的那个犯人为了练魔功屠了一整个村子,我就一点都不后悔。”

  “只要你们能够将手中的剑斩的问心无愧,杀该杀之人,那么就不要顾忌其他。天下苍生,国之兴亡,都可以往后排,我辈剑修求的终究是一个问心无愧。也只有这样,你们挥剑时才不会犹豫。”

  一名少女颤抖着带着一丝哭腔:“长老,我能不杀人吗?”

  本来和蔼的老人望了她一眼,又环视众人,表情变得冷厉起来。

  “今天你在山上不敢杀人,明天你下山就会被杀,多少人想拿着名门大派的行走性命扬名天下,交换利益,你们下山以后就会有多少敌人。运气好的,门派能给出利益把你们救回来,运气不好,门派也可以给你们收尸报仇。但是,像五年前刺峰的钱丰之,死在冬州,门派到现在都没找到尸骨和凶手。”

  钟情看了灵峰的师姐一眼,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咱们剑派剑法冠绝天下,掌门也是镇压了一个时代的几人之一,为什么还。。。”

  长老挥了挥手,打断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开口却冰冷无情。

  “门派需要的是翱翔的苍鹰而不是打鸣的公鸡,我们能给你们保障的是不会被以大欺小,而不是让你们一直被保护着,好了,进去吧。不想进的可以回去,让你们峰主换个人来,反正离下山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八个人犹豫着慢步走进囚狱,由负责看守的师兄带他们分别进入单独的牢房,带着钟情的那位师兄一路一言不发,钟情也沉默着。

  走进牢房,看见一个人被锁链锁着四肢,锁链上还散发着微微的光芒,上面有奇异的符文,师兄回头看着他。

  “师弟,就是他了,三年前拐了泽州五十多个姑娘卖到了咱们蜀州山村里,被山下的师兄发现以后通知了门派和绣衣司。我们也只能捉拿这些人贩子,那些被卖的姑娘有些人已经生了孩子,骨肉的羁绊让她们走不了。有些村子里的村民则是弄哑了那些姑娘。互相包庇,哪怕是绣衣司也奈何不得。”

  钟情听完后,内心更加复杂,伴随着身子不停地打摆,他一直生活在安宁的通天城和没有任何险恶危机的通天剑派,哪怕各峰师兄师弟之间稍有摩擦,也是光明正大的约斗,从没有听过这些腌臜之事。

  “这些锁链都是用来封闭气血的,他现在只能说话,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又看向了那个被锁着不能动弹,披头散发看不清面目的犯人,冷冷的说道:“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这张嘴了,运气好你能多活十年。”

  言罢,就向牢房外走去,关上门前深深看了一眼钟情,这位师弟的表现虽然不算好,但也没有多么不堪。

  “砰”的一声,牢房门被关上,阴冷潮湿的环境中,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钟情拿起气峰制式佩剑,颤抖着走到这个恶贯满盈的人贩子面前。

  “别杀我,别杀我,我也不想的啊,我们这些散修好不容易踏上修行路,没钱没资源的,只能帮人干些这种事情才能讨生活。”

  “为什么不能干些正经行业呢?走镖,绣衣司等等,那么多赚钱的营生,偏偏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那人惨笑一声:“你说的这些哪一个不是对境界和战力有要求,我们这种散修,能踏入修行路完成淬血就已经散尽家财了,哪里来的钱继续买药材蕴脏炼骨,人在江湖,迫不得已,少侠你就行行好绕我一条狗命吧。”

  “我。。。”

  “求求你了,就放我一条生路吧,求求你了,我不想死啊,我还有妻儿老母在赤州,我要是死了,她们该多伤心啊啊,求求你了。”

  说着,男人开始挣扎起来,抬起头看着钟情,眼里泛着泪花,眼神中带着哀求和对生的渴望,不停的恳求着钟情。

  钟情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一边是身世凄惨不知真假的凶手,一方面是已经被贩卖的赤州的五十多个姑娘,而且很可能对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但眼前之人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连鸡都没杀过的他犹豫着有些不敢挥剑。

  耳边突然想起来了长老的话,幻想着那些少女被贩卖到山村里的惨境,又想到了如果许慕甄被人贩子卖到山村里会怎么样,眼神慢慢坚定起来。

  拿着剑,朝着人贩子的心脏颤抖着插了进去,他闭上眼睛,对着人贩子轻声说道:“对不起,就像你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求尽如人意,但杀你,我无愧于心。”

  人贩子只能从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眼神先是失望,随后又有些解脱的看着钟情,头颅渐渐低垂,眼里也开始暗淡无光。

  钟情沉默的站在尸体面前,他知道从他被通天剑主收为弟子的那一刻起,他能享受到通天剑派的荣光与天下人的礼遇,也代表着他要肩负着这一个时代通天剑派剑压天下的责任。

  诚然,他可以选择拒绝通天剑主,但那是他这辈子唯一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烙下自己印记的仅有的机会,扬名天下从来不只是表面上的荣耀,背地里的汗水,眼泪,尸骨都如山般堆积。

  钟情自认为是个浪漫的人,这种浪漫并非情情爱爱,而是对人生的浪漫,他始终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应该肆意逍遥的走一趟天下。

  特别是在这个纷乱的时代,自己的名字如果能够和前几年天下扬名的“败尽天下”张克己,“冷面绣衣”刘守稷等人在青史上一同让后人传颂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啊。

  所以不止是因为眼前人的罪恶,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志向,他也一定要杀了这个人贩子,通过下山前最后的考验,这一剑,他插的问心无愧!

  “呼”缓缓吐出一口气,钟情突然扶着有些潮湿的墙壁开始干呕,哪怕怀着决心杀人,依然改变不了这种生理反应的发生。

  正在钟情干呕的时候,牢房的门打开了,刚才领路的那位师兄走进来拍了拍他的后背,帮他顺了顺,开口道:“可以出去了,恭喜师弟,下个月就能下山了。”

  钟情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说什么,沉默的跟着师兄走出了囚狱。

  囚狱门口,已经有三个师兄在外面等候了,钟情看了一眼,刚才那位灵峰的师姐还没有出来,陆浑则是脸色惨白,两人对视一眼,却又彼此错开,没多说什么。

  又休息了半个时辰,其他几位师兄师姐陆续走出了囚狱,孟尝出来的时候还试图和钟情说几句,但是张了张口。终究什么都没说。

  直到最后,灵峰的那位师姐出来,满脸带着泪痕,嘴里依然呢喃着“别怪我”,长老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起码这一届行走再怎么样也没有不敢杀人的。

  “首先我要恭喜你们都通过了最后的考验,别觉得门派狠心或者失了人理,当你们走下山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不是你们杀人,就是被人杀,起码这次之后,你们不会因为害怕杀人而不敢挥剑。”

  钟情几人沉默着看向长老,眼里不知悲喜,甚至有两位弟子到现在还沉浸在亲手杀死一个生命的愧疚中。

  长老看了看他们,随后又道:“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毕竟这世上除了罕有的冷漠之人,正常人第一次杀人都会这样,但是你们要记住,门派并非要你们漠视生命,而是希望这次之后你们能更加敬畏生命,你们下山以后,不可随意杀生,但挥剑的时候也不要迟疑。”

  “行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最后送你们一句话,犹豫就会败北,尤其是对于剑修来说,剑慢了,人也就没了,去吧,好好休息。”

  钟情几人听到后赶忙躬身作揖告退,下山的路上,也一路无言。

  直到大家准备各回各峰时,钟情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内心的冲动,他作为剑主亲传,虽然大家还不知道,但此刻他应该说点什么,也必须说点什么。

  “都把头抬起来,不就杀个了罪犯吗?今天我们怜悯他们,明日便有更多的人受他们祸害,我们是通天剑派这一世代的行走,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下了山,我要做的不仅是剑挑这一个世代,而是要剑压这一个时代。大家都是同门,如果你们就这个状态下山,别怪我在山下遇到你们连你们一起打!”

  到最后,钟情几乎是低吼出来的声音,让众人心头一震,其他七人都纷纷看向他,眼神中带着几丝复杂的情绪,钟情其实是最小的那个,此刻却需要他来振奋众人的精神。

  刺峰的师兄看着他,眼神变化道:“轮不到你来激我们,你小子要是下山让我碰到了,我也要像陆师兄一样抽你屁股。”

  陆浑更是勉强扯起嘴角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比了比当初抽钟情的动作,看着众人提起了点精神,钟情内心满意的点了点头,才笑道:“如果师兄们下山后能做到的话,尽管来吧。”

  说罢,拱了拱手,走向了气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