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三章 剑心

第三章 剑心


  钟情告别气峰峰主袁闲,搬到通天峰已经好些天了,便宜师父一直没出现过,反倒是许慕甄来了好几次,给他偶尔改善一下伙食。

  “咔吱”一声。

  钟情正在院子里练剑,向门口看去,便宜师父已经跨入门口望着他了。

  “师父,您怎么来了?”

  “再过半个月你就要下山了,我对你还有一些安排。”

  钟情闻言赶忙将师父迎到院内的藤椅上,随后从屋内搬出一个木凳子坐在石桌旁边,给剑主泡了一壶茶。

  “师父,不急,先品品徒儿的手艺。”

  剑主也不反对,看着他泡好茶奉上,抿了一口,略微点了点头。

  “尚可。”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册,扔给钟情,钟情手忙脚乱的接住书册,看向剑主。

  “师父这是?”

  “通天剑经。”

  “知道为什么我们门派叫通天剑派吗?”

  钟情沉思片刻,抬起头,不确定地说:“因为帅气?”

  “砰”的一声,剑主赏了钟情一个暴栗,钟情委屈的捂着脑袋,望向剑主,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你现在是炼体第三境炼骨,应该也知道养意中三境,而意养六合之后,就有跨入求道上三境的资格,其中求道第二境就叫通天境,我们通天剑派历代剑主都能修到通天境,所以才叫通天剑派。”

  “那通天境之后是什么?祖师们没突破过通天境吗?”

  通天剑主摇了摇头,带着一丝惆怅。

  “不知道,我们都知道通天境上面还有路,但就像是你找到了门却没有钥匙打开一样,破不了,也入不得。我推测你那份气可能就是钥匙,你是有可能达到通天境之上的那个境界的,也就是所谓的仙。”

  “师父你不就是仙吗?剑破山河,朝游北海暮苍梧都不算仙吗?”

  “哪怕剑道通天,我依然是人,只不过是能力更强一些的人,不得超脱,算不上仙。”

  钟情望着惆怅的剑主,内心思索着,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都倒在”仙”的门前,而自己可能握着门的钥匙,

  “师父,既然如此,弟子此世当成仙!”

  剑主看着他,笑了笑,慢条斯理的开口道:“我也没说你那一定是钥匙,只是有可能而已。”

  钟情的豪气顿时打消了一半。望向剑主可怜巴巴道:“师父,我到现在还没有佩剑,您。。。”

  剑主手上的扳指微微发亮,一柄三尺长的八面汉剑从其中飞出。

  钟情接过剑,仔细瞅了瞅,只见剑身绣有花纹,饰七彩珠、九华玉,剑身寒光逼人,剑刃如霜雪,剑柄上刻有“通天”二字,是他生平未见的宝剑。

  “这把通天剑是历代剑主传人所用,通气上品,等你到了六合境,就要自己去找人铸一把宝剑,而这柄剑用来传给你的弟子。”

  世人将兵器护具也都分为三阶九品,钟情也只知道凡铁三品和通气三品,再往上就不清楚了。通天剑的品质却直接达到了他认知的极限。

  钟情欣喜的接过通天剑,躬身拜谢,通天剑主也没多说什么,走之前嘱咐他这两天好好研究通天剑经,给他一周的时间让他把通天剑经记牢,一周后再来考校他。

  等通天剑主走了,钟情才一脸激动的打开通天剑经,这可是能够直修通天的大道。

  翻看书册的第一页,上书十个大字“无情剑斩情,有情剑唯心”,钟情一脸疑惑,这什么玩意,又翻了几页全都是通篇的“无情则灭人欲,以人为兵,进退不失,趋利避害”“有情剑出唯心,叩剑问心,水满不溢,泼天而出”。

  没有所谓的绝世剑法,全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内容,看的钟情一阵头疼,直到最后一页才是一篇观想图,上面只有一把简单的剑,但是哪怕只是一幅图,依然让钟情感觉到剑的锋锐。

  钟情也不管前面那些内容,理解不了到时候背下来就好,观想图是养意中三境的关键,通过观想图可以快速将自己的“意”稳固下来并且凝练出配套的“势”,而能够互相配合的意和势不论是在战力上还是突破六合的成功率上都不是野路子可以比的。

  所以说,好的功法都是有配套的观想图的,据下过山的师兄们说,山下哪怕没有配套功法的观想图也算珍贵了,而像通天剑派这样的大派,观想图配套功法就一峰一套,并非只有这么多,而是这八套是性价比最高的。

  通天峰作为九峰主峰,用的却是没有功法,只有观想图的修行法门无疑让钟情很不理解,但他也只能开始盘膝坐下,闭眼在自己脑海中观想那把剑。

  钟情现在是炼骨境界,炼体下三境从淬血,蕴脏到炼骨,功法都可有可无,最重要的还是通过药材与锻炼扎实根基。

  当然,如果有功法配合炼体效果无疑是更好的。但对于许多散修来说,价格上就不那么友好了。

  观想图则没什么限制,可以从小一直观想,这样的话等到炼骨大成之后,很容易水到渠成的直接迈入养意第一境闻物,通过自己的“意”感受世间万物,将自己的“意”壮大,从而才能形成“势”。

  。。。

  通天峰的小院里,钟情和许慕甄刚吃完晚饭,两人说笑着,偶尔钟情几句调笑还让许慕甄脸红,突然,门外传来轻咳声。

  两人向门口一望,发现剑主就站在门口,许慕甄脸一红,微凉的晚风拂过少女的面颊都吹不散那一抹风情与滚烫。

  钟情看着她呆了一瞬,赶忙拉着她拜见剑主。

  “拜见师父。”

  “拜见掌门”

  “呵呵,许慕甄,你先回去吧,这两天先别来找钟情了,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是,掌门。”

  言罢,许慕甄朝钟情看了一眼,向剑主躬身告退,走到剑主身后时,又向钟情偷偷挥了挥手,示意他加油。

  钟情挠了挠头,看向剑主,小声道:“师父,这都快晚上了,您来找我有什么吩咐?”

  “怎么?打扰你和你的小师妹谈情说爱了?”

  “哪有啊师父,我俩就是单纯的师兄妹关系,您相信我。”

  剑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转过身往门外走去。

  “跟上。”

  钟情闻言赶忙跟在剑主身后,一路向通天宫走去。

  “师父,咱们去干啥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通天宫内,剑主带钟情来到了一间静室,室内烟雾袅袅,两个凤首衔环香炉内烧着熏香,钟情只感觉脑海一阵清明。

  剑主带着几分考校的意味道:“你已经看过剑经了,里面也没多少东西,应该也背下来了,记得剑经里怎么描述剑心吗?”

  钟情赶忙答道:“死生之间,方可明悟本心,一剑斩情,以情为剑,皆脱于生死。”

  “没错,通天剑经的核心就是剑心,没有剑心,万事皆空,我知道你对剑经还有很多疑惑,现在可以说了。”

  “师父,这个无情剑和有情剑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情剑,通过观想图中的那柄剑,在生死之间斩断一切情欲,从而蕴成剑心,从此以后变成一个内心再不起波澜的兵人。有情剑则是将内心深处最浓烈的情感寄托在剑上,蕴成剑心。历代祖师多是无情剑,有情剑少有。”

  “是因为无情剑更强吗?”

  “只是因为历代弟子年幼入门,十年内少有踏出山门,所以没有太过强烈的情感寄托。”

  “那师父你是?”

  “无情剑。”

  钟情瞪大了眼睛,自家师父怎么看都不像是无情之人,怎么会练的是无情剑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情剑并非冷漠,而是剑心古井水,再不起波澜。换个说法,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哭,什么时候该笑,我也可以表现出来,但我内心并没有悲伤,欢乐的情绪,无情剑摒弃的是七情六欲,而不是让人患上中风之症。”

  “那师父,哪一种剑更强呢?”

  “谈不上强弱,无情剑就像剑经上说的,以人为兵,进退不失,永远的冷静让人趋利避害,也能时刻保持清醒直到你倒下的那一刻,甚至能强行将自己的痛感屏蔽,呃。。。你可以理解为有自主意识的无主傀儡。”

  “好绕口。。。那岂不是同阶无敌了?”

  “呵呵,没有痛感也会死,保持冷静也会被牵连,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无敌,再怎么无情,终究是人,而是人,就会死。”

  “那有情剑呢?”

  “有情剑,据说往往能够爆发出远超使用者本身的力量,但是叩剑问心太过于虚幻,历代有情剑祖师也是语焉不详,唯一能确定的是每一次爆发之后的力量会有一部分反馈到自己身上。到了通天境,有情剑往往上限更高。”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我修的是无情剑也要让自己有情,除了能像个正常人以外,我觉得有情剑和无情剑结合说不定也能破开”仙“门。”

  “那师父,你成功了吗?”

  “没有,或许需要一个契机。”

  说罢剑主深深看了一眼钟情,随后摆了摆手。

  “无情剑和有情剑你了解的也差不多了,这也并非你可以选择的,到了生死之间,如果你发现自己没有真正寄托浓烈情绪的人或者东西,你也就只有剑斩七情六欲这一条路可选了。”

  “那我该怎么进入生死之间呢?”

  剑主一本正经的拿出一枚丹药递给他。

  “吃了这枚化生丹就可以进入生死之间了,但是你要记住,不得剑心,就会一直迷失在生死之间。”

  说着让钟情盘膝坐下,一道内气输入他体内,钟情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这股气包围着,但每个部位都有一个小小的缺口。

  “服下丹药!”

  钟情依言服下了那颗化生丹,只是服下片刻,钟情便感觉双眼一黑,十八年来的画面如走马灯般闪过。

  每年过年下山才能见面,聚少离多的父母,明明每次只能见面一个月,但为了每年的那一个月,父亲总是把大半年的休沐都攒着,母亲总是能做出他最爱吃的菜肴,用他最喜欢的颜色的布匹给他缝衣服。

  传授他剑法,让他在杀人前不要吃早饭,教了他十年的气峰峰主,明明自己都已经拜入通天峰了,依旧视自己为他的弟子,在自己搬走之前还被他拉着聊了很久。

  总是和他相互打趣的孟尝师兄,总以切磋为名教育他却从没有恶意的陆浑师兄,三人虽然总是斗嘴,但两位师兄遇到好处总是第一时间带着他一起,出了事也总是护着他。

  朝夕相处的青梅竹马许慕甄,小师妹从来不说什么,但知道自己嘴挑,就学着做菜,每年下山一个月有十多天的日子都耗在钟家的厨房里跟自己母亲学。也从来不会和自己说什么烦恼,总是挑着开心的事情和他说。

  最近才开始观想的小剑突然出现,有些虚幻,不够凝实,但钟情总觉得靠着它可以斩断这一切画面,包括这无边的黑暗。

  他很想挥剑,但是不知为何,内心深处有一丝不舍,让他犹豫。

  他冥冥中有种预感,如果这一剑斩下去做不到问心无愧的话,是不可能凝练剑心的。

  钟情心中渐渐有了一个答案,但他还是顺着那一丝不舍在无数的画面中去寻找,渐渐的名为许慕甄的少女的画面占据了整个黑暗。

  “果然,我就知道是你。”

  钟情一直对许慕甄和自己的感情抱有怀疑和畏惧,他怕自己对她只是因为青梅竹马而产生的错觉,也怕许慕甄对自己是对长兄一般的感情。

  这也是他一直不敢开口打破最后一层隔膜的原因,他怕自己因为一时冲动让二人朋友都没得做。

  现在,在生死之间,他明悟了自己的本心。

  随后将自己对于许慕甄的全部感情爆发了出来,他甚至能够感受到灵魂深处在悸动,所有的情绪,欢喜,畏惧,怀疑全部凝聚在了那把小剑上。

  静室内,剑主感应到钟情识海内的那把剑彻底成形,又迅速的度了一道内气到钟情体内,这股气将他五脏六腑内因为化生丹产生的点点黑斑全部从之前气膜留下的小孔中逼了出来。

  又引导着钟情体内的气裹着这些毒素向上,钟情突然睁开眼。

  “噗”,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钟情却没在意,反而满脸开心的看向剑主。

  “师父,我成了,有情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