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六章 离别

第六章 离别


  钟情一路走到了锦鲤大道上,作为通天城的中心,官府,绣衣司,各大商行钱庄,全都分别坐落在这里,街道上熙熙攘攘,有忙着办事的,为店里揽客的,不一而足。

  他走到了通天商行门口,入门便被一位小厮迎住。

  “这位少侠,是买还是卖啊?咱们通天商行千年信誉,童叟无欺,您的眼光和您的仪表一样优秀!”

  钟情听着他的话,羞涩地笑了笑,虽然他长得是有一点小帅,但此刻被夸赞的也有些害羞了。

  拿出行走令,给拿小厮看了一眼,轻声道:“我要支一百两银子。”

  小厮看着令牌,急忙对他躬身一礼:“大人,您等等,我去叫我们掌柜。”

  说完便拉了另一个小厮过来,嘱咐他带钟情去二楼的包厢等候,他自己则急急忙忙的跑上了三楼去通知自家掌柜去了。

  钟情也没等太久,包厢的门就被打开了,一个身形有些走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富态的笑容。

  “师弟,师兄这还不错吧?”

  钟情起身回礼道:“见过师兄,师兄这挺好的。”

  整个通天商行都是通天剑派的产业,商行的高层基本都是那些被迫下山的弟子,他们靠着宗门的帮助把摊子铺到了整个大魏,但终究还是属于通天剑派的弟子。

  如果论辈分的话,其实整个门派里除了剑主和几个老峰主以外的人见了他都要喊声师兄,因为剑主活了一百七十年,辈分实在太高了,据剑主自己说,通天二百载就算长寿了,自己也没几年好活了。

  “听说师弟要支一百两银子,可以把行走令给我查验一下吗?师兄还是得走一下流程的。”

  钟情自无不可得将令牌递了过去,那位掌柜查验一番后,将令牌还了回来,又拍了拍手,门外便有两个小厮端着两盘银子进来。

  “其实师兄不建议你一次性支取完,这点银子不算什么,但是不方便携带。”

  “师兄多虑了。”

  说着,钟情手一挥,运起内气把银子引到腰边,百两银子瞬间入了玉佩。

  掌柜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震惊,能储物的宝贝稀少,他作为通天商行总部的掌柜见的也不多,也不知道,这位行走到底师承哪一峰,能够得到如此青睐。

  不过他也没多问什么,大家都是师兄弟,不说同气连枝,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自然是希望通天剑派能更加强大。

  “师兄,此间事了,我就告辞了。”

  钟情拱了拱手,准备离开商行出城,掌柜却拦住了他。

  “师弟最好先去绣衣司登记一下,这样以后行事方便得多。”

  钟情闻言,也想起了各大名门和绣衣司其实一直都有合作,下了山都可以当绣衣司的编外人员,接取任务获得报酬,有发现不法武者也可以和绣衣司一起联合行动。

  于是对掌柜笑着道谢:“多谢师兄提醒。”

  掌柜也回了一礼,笑道:“祝师弟武运昌隆。”

  钟情道别掌柜后,沿着锦鲤大道一路走了下去,不多时就看见了一座府邸,门口牌匾上有着矫若惊龙的三个大字“绣衣司”。

  门口两名身穿绣衣,腰间别着绣衣司制式佩刀的绣衣卫看到一名白衣少年挎着剑,像他们走来,想起了前几日的通知。

  其中一名绣衣卫上前一步,扫了一眼钟情白衣胸口的标志,确认后,询问:“阁下可是通天剑派这一代天下行走?”

  钟情点了点头,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那绣衣卫笑着回答:“已经有六名行走来过绣衣司登记了,你来的还有些晚了。”

  钟情跟着他进门,走过了演武场,公堂等地,一路走到了内堂,那绣衣卫交代钟情在这里等一会,他进去通报绣衣执法徐渭。

  钟情在师兄们的游记上看到过绣衣司的官制,最底层的是绣衣卫,往上就是绣衣使负责管理十人一队的绣衣卫,小城的绣衣司里可能有两到三个绣衣使,大城里一般都有七八个,而各个绣衣司的领导一般都是绣衣执法。

  再往上就多了许多文职和副职来辅助绣衣总执来统领一州的绣衣司,九个绣衣总执由坐镇京城的绣衣御史辖制。

  钟情等了一会,就被去通报的那名绣衣卫请了进去,只见一名名身穿绣衣的绣衣卫和文职在忙碌着,并没有在意钟情的到来,这两天行走来了六个了,众人早已没了起初的新鲜感。

  钟情首先看到的是坐在最里面在批复公文的男子,光是看着他就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强硬的气势,让人感觉到压力。

  钟情暗道,是个高手。

  可随后一扫,就看到了正在摸鱼溜号的钟子午和许空。

  二人也发现了来的是钟情,老钟朝他挤眉弄眼地笑了笑,还朝许风的方向努了努嘴,老许却冷哼一声。钟情有些莫名奇妙,但想起,今早才在门口和父亲伤心的告别,没想到短短半天,就又再见了,不由得笑了笑。

  许风看到他的笑容,脸更黑了,钟情也不知道许叔这两天是怎么了,每天下班回家路过他们家门口,见到了他们父子俩都黑着脸。

  徐渭看到他进来,放下手中的公文,走向钟情。

  “你是哪一峰的弟子?去找那边你那个师兄钟子午登记一下姓名和属峰就可以走了,通天剑派虽然势大,但如果真犯了事,我绣衣司也不会袖手旁观,知道吗?”

  徐渭上来就给了钟情一个下马威,钟情也没在意,虽然绣衣司和几大门派有合作,但彼此摩擦也不少。

  往前推十年,天下承平的时候,绣衣司还能和各大门派掰掰手腕。然而,北方三州的动荡局势已经让绣衣司抽调了太多人手,导致他们已经顾及不了南方太多了。

  通天城作为通天剑派山下的大本营,在通天城任职就不是个什么好差事了,整个绣衣司基层和中层一半以上都是通天剑派的人,换做他是徐渭,他也不待见这群本地人。

  并不是说通天剑派会阻挠绣衣司执法,毕竟作为大魏王朝全员武者的暴力执法机构,绣衣司也是有牌面的,只不过在通天城任职总让徐渭这个“外人”有种人在屋檐下的感觉。

  钟情笑了笑,朗声道:“回执法,在下钟情,通天剑主亲传,当代通天剑派天下行走!”

  众人听了为之一愣,手头的事情都停了下来望着这个身形消瘦,面容俊朗的少年。

  钟情看着众人的表现,内心有些小骄傲和满意,这是他想了许久才想出的出场词。既然自己是剑主传人,就不能给师父丢人,在外怎么也不能输了气势。

  徐渭听到剑主亲传时瞳孔一缩,随后马上让自己恢复冷静,再怎么样,面前这个年轻人还是个炼骨,不能在他面前丢了整个绣衣司的脸,于是淡淡的说:“知道了,去登记吧。”

  钟情也只是拱了拱手,去找自己的老爹登记姓名了。

  等钟情走出绣衣司,徐渭才眯着眼琢磨着,钟情,通天剑派,钟子午,老钟调休的理由是他儿子回来了。

  如果自己猜的是对的,看来老钟的位置可以再升一升了,反正总归安排个薪俸更高更体面的闲职,大汉也不差那点薪俸,能提前向下一任通天剑主示好也不错。

  听说那小子和许家的小姑娘是青梅竹马,看来许空的位子也要动一动了,总归是有备无患,又不用付出太多。

  他挥了挥手让众人继续做事,随后道:“屈子襄,你跟我来。”

  一个绣衣使闻言跟着徐渭走向了外面,屈子襄作为徐渭的心腹,自然能把他的想法猜测一二。

  “大人,需要属下去调查真伪吗?”

  “不必,在这种事情上,他作为剑派弟子没必要,也不会作假,你去查一查他和钟子午的关系,把通天剑主传人的信息调查清楚后,写信上报给总执。”

  “是,下属这就去办。”

  看着屈子襄走出去,徐渭仰头看着天空,叹了一口。

  “通天剑主的传人也出现了,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钟情晃荡在街上,思索着出城前需要购买的东西,首先要买匹马,还有一些干粮,呃。。。顺便去买点酒吧。

  钟情以拳击掌,决定了,接下来先去买酒和干粮,然后买匹马准备出城。突然,他转过头扫视着身后的行人,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奇怪,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是错觉吗?”钟情自言的摇了摇头,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街道的拐角处,一个人庆幸地呼出一口气。

  。。。

  通天城的南城门前,一袭白衣的青年牵着一匹白色的骏马,准备出城。

  钟情眼里充斥着对江湖的向往,各类奇闻轶事和师兄们的游记让他迫不及待想要一头扎进这个拥有各种传说的名利场。

  “师兄!你怎么在这啊?”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钟情激动的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是那个分别没几天就让他想念的少女。

  “我准备出城了,话说,师妹你怎么在这啊?”

  许慕甄闻言,眼神飘忽的说:“我,我主动申请下山了,反正二十五岁前踏入破军境对我来说也有些困难,我干脆就下山了。”

  钟情看着许慕甄一身打扮疑惑道:“那你是要出城吗?”

  “没有哦,我刚刚下山回来,结果在城里迷路了,走着走着就到这了,然后就看见师兄你了。”

  许慕甄打断了还准备继续提问的钟情,反而向他询问:“话说师兄你准备去哪啊?”

  “我啊,我准备去滇州看看。”

  “滇州吗?我也好想去看看啊,听说那边有各类珍奇的动物,和我们修行方式截然不同的蛊族,还有好多好多特色美食。”

  说着,许慕甄皱起了那对可爱的八字眉,如葱玉般的手指点着下巴,头微微向右侧歪着,朝钟情眨了眨眼。

  “唔,好想去看看呢。难道师兄不想和我一起吗?”

  “啊,这,我当然想,可是我这一路可能会很危险,我怕。。。”

  “没事的啦,我不会拖师兄你后腿的,带我去嘛,好不好,好不好嘛?”

  她马上一边说一边抱着钟情的手臂不停地摇晃着撒娇。

  钟情哭笑不得,只得答应道:“好吧好吧,我们一起去滇州好了。”

  许慕甄高兴的说:“好啊,那我们走吧。”

  随后便拉着钟情的手,蹦蹦跳跳的向城门口走去。

  “哎,等等啦,还有我刚买的马。”

  钟情走在后面,感受着那双柔荑的温度,内心涌起担忧和欣喜的情绪,突然感觉到识海内剑心一颤,彻底凝实了。

  一瞬间,他确切而不真实的感受到了,清风的抚摸,马匹的情绪,城门石墙的声音,还有腰间,通天剑的呢喃。

  摇了摇头,暂时压下这股奇异的感觉,赶忙跟上许慕甄的步伐。

  许慕甄走在前面牵着钟情的手,小脸上止不住的窃喜。

  其实,在你成为行走的那一刻起,我就准备好下山了啊,等了三天,终于可以和你再在一起了。

  这通天城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地方,我怎么会迷路呢?我只不过是想见你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