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八章 山村

第八章 山村


  “师兄师兄,快看,糖人!”

  锦官府城内,许慕甄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东瞅瞅,西望望,看到有趣的就拽着钟情上前。

  钟情有些无奈的开口:“师妹,先别玩了,咱们要找个客栈先住下,我还有事要去一趟锦官府的绣衣司呢。”

  许慕甄闻言,也收了收心,既然钟情有正事要做,她也就不再玩闹了。

  二人找了一家名为蜀锦的客栈,将白马交给了门口招待的小厮,进去订了两间房。

  钟情交代许慕甄可以自己逛街或者在房间里休息,他去绣衣司办完事情就回来。许慕甄很想和他一起,但钟情既然把瞒着她的意思表露的很明显,也没再多问,只是抱了抱他。

  钟情根据小厮的指引,一路看着锦官府的街景,找到了绣衣司。

  看着刚要入门,便被拦了下来。

  “绣衣司重地,闲人免进!”

  门口的两个绣衣卫直直拦住了他的去路,钟情只得掏出行走令。

  “我有要事相商。”

  其中一个看了看行走令,又看了看他,回应道:“不知阁下是?”

  “在下钟情。”

  那人闻言,马上领着他到客室,然后匆匆前去通报了。

  钟情坐在客室的茶桌旁,一点没有这里不是自己主场的意思,悠悠的泡上了一壶茶水,用的还是自己带的剑城雪芽。

  暗自嘀咕道,这绣衣司怪寒酸的,待客用的都是论斤卖的熟茶。

  正在钟情泡茶时,一个身穿绣衣的男人走了进来,看着钟情自顾自的在那泡茶,也有些想笑,这小子是真不拿自己当客人。

  钟情也在打量着这个看着三十多岁,有些黝黑的男子,绣衣上的各类繁复花纹隐约能够看出一个豹头,起码是执法或副执法一级的。

  “在下钟情,敢问大人姓名?”

  “钟行走客气了,这哪有什么大人,我叫朱启朦,锦官府绣衣司副执法。”

  钟情笑着应下,请朱启朦坐下喝茶,心中却暗暗心惊,自己已经闻物了,却感受不到眼前这位副执法的气息,他起码是个破军境。

  “不知钟行走所来何事?”朱启朦有些烦躁,半月前通天城绣衣司上报的消息早就已经扩散到整个大汉的绣衣司内部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可是通天剑主亲传,接待他算是个麻烦差事,但是没办法,不能让执法去接待,这样谈的事情如果过于重要,到时候回转的余地太小,只能自己上了。

  钟情笑着往茶杯里倒好茶水,给朱启朦传了过去,嘴上却单刀直入。

  “朱执法,我想问一下,绣衣司有关于人口拐卖这方面的了解吗?”

  朱启朦接过茶杯,抿了一口,暗道一声,好茶,真不是绣衣司里的大路货可以比的。

  “我们绣衣司处理的大部分都是和武者有关的案件,人口拐卖也有,但不多,这方面大部分都是交给官府衙门处理,钟行走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

  “呃,我来的路上,发现了一些事情,还请朱执法帮我参详一下。”

  说着,钟情便把山村里的事情告知了朱启朦。

  朱启朦沉思片刻,抬头对着他说:“其实你这么想也是对的,但很有可能只是个巧合,这样吧,我带你去看看人口拐卖的卷宗,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对上的。”

  这方面的卷宗对于绣衣司来说不是特别重要,但也不是谁都能看的,只不过眼前这个年轻人有那个资格,让他们绣衣司给予更多的便利。

  “不急,既然朱执法都说了,我也不担心,我还想知道我大魏对于这些人贩子和买家是怎么处理的。”

  朱启朦思考片刻,有些低沉地说:“人贩子当然人人得而诛之,我大魏律法也言明将他们割去一耳一手,发配漠州三千里,其实也就是判处死刑了。但是买家多是山里的村民,他们关系亲密,互相包庇,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也没办法。”

  “那被拐卖的那些人的安置问题呢?”

  朱启朦声音更低沉了。

  “没办法安置,有孩子的就算送回去,也会自杀,破了身子,有了孩子,光那些流言蜚语就能杀了她们,没孩子的变成了哑巴,送回去人家父母也未必要。”

  钟情失神的望着手上的茶杯,一动不动,惩处不了买家,被拐卖的人也无法安置,这?

  朱启朦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我们也捣毁过好几个人贩子窝点,这里面不仅水深,而且难以善后,官府的人觉得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以就不管了?”

  钟情有些愤怒地抬头望着这个穿着豹头绣衣的男人。

  朱启朦也叹了口气,苦笑着说:“在这件事上,绣衣司也没办法,那些人贩子不论规模好歹有几个武者,我们可以介入执法,可是我们就算把人贩子杀了,也没有安置权和处置村民的权力。同僚们没办法啊!”

  钟情沉默了一会,低声说道:“朱执法,咱们去看卷宗吧。”

  两人一前一后沉默着出了客室,走了一会,就到了绣衣司的藏卷室,门口的绣衣卫看着朱启朦领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进去,也没多说什么。

  朱启朦从一堆卷宗中,找了几本出来递给钟情,

  “你慢慢看,我在这等你。”

  “多谢朱执法了。”

  钟情看着翻阅起这些卷宗,看的极为认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字。

  朱启朦看着这个年轻人那副认真的态度,心中猜测道,这年轻人的样子和作态,莫非修的是有情剑?

  过了很久,钟情突然激动地把一本卷宗递给朱启朦,大声道:“朱执法快看这里。”

  朱启朦闻言也来了精神,定睛一看,念道:“大魏中平八年,六月,绣衣司联合通天剑派偷袭人贩子在锦官府的窝点,抓捕人犯四十七人,几个首领全都遁逃,其中一位擅使刀法的闻物境副统领,许是离去过于匆忙,留下了一把杀猪刀。”

  杀猪刀?朱启朦眼神一缩,抬头看着钟情,他从这个年轻人眼里看到了熊熊的火焰,感受到了他那压抑不住的剑意冲天而起。

  朱启朦拦住他,沉声道:“这件事我会马上上报给执法和总执,你不要冲动,容易打草惊蛇。出了这个门,也别乱说,我们和这群人贩子打过几次交道,他们背后有人。”

  钟情闻言一怔,朱启朦这么和他说,几乎已经是在告诉他,人贩子背后有官府的人,让他联系通天剑派和绣衣司联合行动了。

  他默然点了点头,说道:“朱执法有消息就捎人来蜀锦客栈通知我,我会待到这件事情结束再离开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