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九章 绣衣司

第九章 绣衣司


  钟情心情低沉的走出了藏卷室,却发现门口一个年轻的绣衣使穿着鹰头绣衣靠着柱子,看到他出来,马上走了过来,冲他挑了挑眉毛挑衅道。

  “我叫杨嘉玮,家父蜀州总执,听说你是通天剑主亲传,想和你切磋切磋。”

  钟情看着眼前年轻,傲气,还有一丝玩世不恭的杨嘉玮,低沉的脸色扯出一抹笑容,轻声道:“好啊。”

  朱启朦从后面走来,心里暗自叫糟,杨嘉玮的试探是他和执法,副总执,总执几人商量好的,但谁能想到钟情来绣衣司是为了人贩子,再加上现在他心情不好,这次试探可能要出问题了。

  但杨嘉玮已经领着钟情向演武场走去,他也没办法再强行阻拦,只好和钟情招呼一声,便转身向执绣阁走去。

  演武场已经聚集了好些绣衣卫和绣衣使,钟情看着这情况,心中暗自思索道,应该是绣衣司提前准备好的试探,但是。。。

  此刻,他内心的愤怒还在熊熊燃烧,无辜的被拐卖者还在承受痛苦,这群人居然找自己做这无用的试探,真是。。。真不愧是大汉绣衣司啊。

  钟情长长呼出一口气,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看着前面的年轻人,心中暗暗想道,既然这是你们的试探,那也让我看看你们这次有没有资格和我通天剑派一起行动吧。

  远处的三层楼阁,朱启朦已经走上了第三层,向栏杆处的几个人躬身道:“几位大人,钟情此次来是因为人贩子之事,并非对于我们蜀州绣衣司的试探。”

  等到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时,钟情和杨嘉玮已经站上了演武台。

  杨飞开口道:“你觉得,他怎么样?”

  朱启朦回应道:“属下看来,练的应该是有情剑,刚刚步入闻物境,是个有侠气和正义之心的年轻人,但这次的试探估计会让他有些恼怒。”

  孔令笑了笑:“无妨,光是侠气和正义之心可当不了剑主,总归是要看看他的实力,至于人贩子的事,如果他能赢杨嘉玮,我们就是帮他这一次又何妨?”

  作为蜀州副总执,他见过太多拥有侠肝义胆的年轻人了,他们大多都怀揣着正义的理想和对光明的向往,但总会被世道的黑暗和无情给渐渐磨灭,只有少数几人能够蜕变成为国为民的大侠。

  杨飞下了最后决定:“杨嘉玮进入闻物境已经一年多了,我杨家的雨图和杨家枪也不弱,这钟情要是能赢,我们这次就算得罪了州牧那边的人也无所谓。这世道的蜀州,终究还是通天剑派说了算啊。”

  说罢叹了口气,望向演武场,其余几人也都沉默了。

  杨嘉玮双手握着一把花枪,约莫五寸长,梭形的枪头,刃杆之间带着大红的枪缨,他笑着说:“多有听闻通天剑派剑法冠绝天下,愿钟兄不吝赐教。”

  钟情沉默着,右手握住剑柄,通天剑似乎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怒火与激荡,微微的剑鸣声响起,它迫不及待地想要出鞘了。

  杨嘉玮看到钟情没说话,也没在意,直接反握着长枪向钟情冲去,枪尖摩擦着演武台的石板,火花伴随着尖锐的声音响起。

  他知道钟情原本是气峰弟子,所以身形不断变换,预判他发出的剑气进行躲避,但钟情一直没有出手。

  杨嘉玮眼底有些愠怒,这是看不起自己?

  几个呼吸,二人的距离已经足够他出枪了,没有犹豫,将花枪回正,腰部发力,运起内气以暴雨之势连连扎出,他观想出的意是暴雨,结合杨家枪更是强大。

  而且花枪历来有百兵之贼的说法,他看似扎枪中平,其实杀招全都往上平而去,钟情若是挡了上平杀招,他也能随时变虚为实,直指钟情躯干。

  钟情看着宛如倾天暴雨般的枪影,右手猛然拔出通天剑,锐利的剑刃摩擦着剑鞘,压抑到极致的兵器鸣啸声伴随着一道剑气狂暴的斩出。

  暴雨似乎凝固了一般,轰然溃散,杨嘉玮脸色一变,这股剑气不应该是闻物境能够斩出来的,收枪回挡,内气依附在自己的双手和长枪上,一边后退一边挡拨拦拿。

  弧形的剑气就贴着他的枪杆和他的内气碰撞着,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杨嘉玮压低身体重心,双臂发力,借用巧劲将剑气顺势拨开。

  “轰”的一声,那股蕴含着钟情愤怒之意的剑气直接砸在了演武场的石板上,石屑飞溅,围观众人纷纷抵挡,却见的那里留下了一个坑洞。

  杨嘉玮还没从闻物境能斩出这般剑气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钟情提剑前踏,贴着杨嘉玮撩剑而上。

  杨嘉玮赶忙步伐向后,下压枪头想要将这记撩剑挡住。

  “咔擦”一声,只见花枪枪头崩裂,钟情的剑没有丝毫停顿的继续向上,停在了杨嘉玮的脖颈上。

  “我,我输了,不愧是剑主亲传。”杨嘉玮张了张发干的嘴唇,苦笑着认输。

  自己已经算是蜀州数一数二的天之骄子了,能在二十三岁跨入闻物,而且再过个大半年,没有意外的话自己估计就能感悟到势了。

  他一直觉得通天剑派的行走也就那样,却没想到,这个比自己还小了整整六岁的年轻剑修竟然如此强横。

  钟情收剑,将通天剑收回剑鞘,拱了拱手:“常兄修为武功皆不弱,只是在下心情不佳,且占了兵器之利,出手失了分寸,还请常兄不要介意。”

  说完就挎着剑向绣衣司门外走去,围观的绣衣卫和绣衣使议论纷纷。

  “嘶,这人好强,好不讲颜面,把常头儿打的毫无反抗之力。”

  “听说他是这一代剑主传人,好像才十八岁,真是妖孽啊!”

  “我快三十了还没到闻物,他十八岁就能把闻物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杨嘉玮也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整了整有些乱的衣着,向执绣阁走去,他还要去找自己的父亲汇报。

  “杨嘉玮,和他切磋完,你应该知道天下多庸手,但也不缺天才了吧。”杨飞抚着胡须,笑着看向自己的儿子。

  “属下从无小觑天下人之意,只不过这位,实在是过于令人费解,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闻物境能斩出堪比破军全力一击的剑气。”

  父子俩在绣衣司,从来都是以官属相称,也能看得出来杨飞对儿子的严厉。

  “应该是和有情剑有关。”孔令笑着接过话茬,想了想又道:“其实是我们失算了,他现在因为人贩子逍遥法外,官府的不作为和绣衣司的无能为力,心情不好是肯定的,说不定就是因为借助这股火气才能这么强。”

  杨嘉玮有些疑惑,什么人贩子?钟情也说过他心情不好,自己不会是刚好触到人家霉头上了吧?

  一名绣衣卫突然上楼,拿着一封信,躬身道:“京城密报,请各位大人过目。”

  杨嘉玮上前接过密信,让那名绣衣卫下楼,又回头将密信递给了自己父亲。

  杨飞打开一看,脸色变化了一下,叹道:“我曾听刘守稷说过,天下多是无知的百姓和愚蠢的庸才,少数的天才和英雄总是会因为某些事而相交,以前我不相信,现在,我信了!”

  其他人不解的看着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