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十章 怒火

第十章 怒火


  钟情走在回客栈的路上,暗自思索着,杨嘉玮其实挺强的,要不是有通天剑再加上他斩剑的时候,内心的怒火被有情剑心给引出来全部化为剑气加持到了残月华上,估计赢得不会那么轻松。

  残月华,气峰剑法之一,在拔剑的一瞬将内气化为弧形剑气斩击而出,以毫无征兆的出手和快速锐利为特点,这个起手式往往能让没有准备的敌人引恨当场。

  只不过对于炼体下三境来说,内气的不足无法支撑气峰弟子长久作战,再加上只有技没有意的剑气往往不具备强劲的杀伤力和韧性,所以气峰属于中后程发力的武者典范。

  这次剑心爆发以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意壮大了一大截,这就是师父说的爆发后的反馈?

  “砰”的一声,低着头沉思的钟情感觉到自己的腿受到了撞击,回神一看,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正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有些通红的额头哇哇大哭。

  她一头撞在了钟情的膝盖上,钟情赶忙蹲下,摸着她的脑袋。

  “小妹妹,没事吧,不好意思啊,大哥哥没看到你。”

  那女孩还在哭着,“哇哇哇”的声音让钟情有些不知所措。

  “我妈妈不见啦,我找不到妈妈啦,好痛,呜呜呜。”

  钟情只能手忙脚乱的说:“大哥哥给你买糖葫芦好不好,咱们吃完糖葫芦去找妈妈,别哭了,别哭了。”

  “真哒?”小女孩边哭边望着他,钟情爽快的点了点头。

  “你等我一下哦,也别再哭了,不哭的小孩子才有糖吃。”

  不多时,钟情拿着刚买糖葫芦递给了她,小女孩早已经擦干了泪水,蹲坐在路边可怜巴巴的等着他。

  接过他手上的糖葫芦,红红的山楂被金色的糖浆包裹着,散发出蜜的气息,她咽了口口水,有些不舍得地把糖葫芦指向钟情。

  “大哥哥先吃。”

  钟情失笑,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道:“大哥哥不爱吃甜的,你吃吧。”

  “你叫什么名字?你妈妈呢?你们在哪走散的你还记得吗?”

  吃着糖葫芦的小女孩看着他,呆萌地说:“唔,我叫高柔,大哥哥叫我小柔就好啦,妈妈带着我去胭脂店买胭脂。结果人太多了,就被挤散了。我到处跑着去找她,结果就撞上了大哥哥。”

  钟情想了想问道:“那我们去胭脂店等你妈妈,你来带路好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跟着钟情起身,怯生生地用小手扯着钟情的衣角。

  钟情看到这一幕,笑着用自己不算大的手掌牵起她的小手问她:“小柔今年多大了啊?”

  高柔眨着大眼睛,望向这个有着开朗笑容的帅哥哥:“小柔今年十岁啦。”

  两人走到街口的拐角,离小柔遇到钟情地地方也就几百米远,她高兴地指着右边的一间胭脂铺子。

  “哥哥快看,那就是妈妈买胭脂的店铺。”

  门口的一个妇人正在东张西望,焦急地大声喊着:“小柔,小柔,你在哪里啊小柔?”

  小柔松开钟情的手掌,飞奔着去到妇人的身边,钟情也急忙跟在她的身后走上前去。

  “你跑去哪里去了?怎么我一转眼就不在了?真是急死我了。”妇人的眼睛红红的,带着一丝泪花。

  “小柔被挤散了,到处都找不到妈妈,幸好遇到了大哥哥,带我来找你。”

  妇人看着因为刚刚和杨嘉玮打完,白色袍服还有些脏乱的钟情,冲他不停地道谢。

  钟情笑着让她不用这样,却听妇人说:“最近锦官府丢了好几个小孩子,真的太感谢你了,我真怕小柔是被人贩子拐走的。”

  钟情脸色一凝,对妇人问道:“官府不管吗?”

  “管不了啊,听说那些小孩都是和父母走丢了,然后一直没找到,官府也没办法。”

  钟情闻言,蹲下摸着高柔的小脑袋道:“小柔,你被挤散的时候有看见是谁把你挤散的吗?”

  小柔努力想了想,歪着小脑袋:“唔,,只记得是两个姐姐,但是小柔也记不清他们长什么样了。”

  钟情将这件事记在心里,笑着对她说:“既然找到妈妈了,大哥哥就走了,以后不要再乱跑了知道吗?”

  高柔乖巧地点了点头,对着钟情展颜笑着:“知道啦,谢谢大哥哥,大哥哥再见。”

  钟情笑着和母女摆了摆手,转过身来,眼神里一片冰冷。

  除了少女,连小孩子都拐,简直不可饶恕。

  他走到了通天商行在锦官府的分行,将行走令递给小厮,要求见一见管理这里的师兄。

  不多时,他就在二楼的包厢见到了一个穿着整齐,看着就极为干练的中年男子,

  “钟师弟,关于你的消息可谓是甚嚣尘上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咱们下一任掌门了。”

  他一边将一百两银子推到钟情面前,一边打趣道。

  钟情也是露出笑脸,对着这位师兄问道:“不知师兄尊姓,师弟我这段时间还有些事情要麻烦师兄。”

  “哈哈哈,师弟客气啦,免贵姓钱,名登之,钟师弟叫我钱师兄就行了。”

  “钱师兄,咱们在锦官府能调动多少人手?”

  钱登之一愣,随后怒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在蜀州地界惹了钟师弟?真当我通天剑派是泥捏的?”

  他本以为钟情来就是把月钱拿了,二人再随便聊聊,却没想到钟情需要调动人手。

  “钱师兄息怒,主要是因为。。。”钟情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钱登之。

  “唉,师弟,你都这么说了,师兄肯定叫上门派里的师兄弟一起帮你,但是,你要知道,咱们终究不是官府。”

  钱登之叹了口气,他知道钟情是好心,也乐于见到十多二十年之后的掌门心怀正义,可是这个事情,真不好处理。

  钟情看着钱登之的表情,有些疑惑的询问:“钱师兄,是有什么困难吗?”

  “你既然已经知道中平八年的事情了,我也不瞒你,当初发现的人就是我。”

  “结果在我们和绣衣司联合行动约定的行动时间点,官府来了人,硬生生拖了半个时辰,说是怕误伤百姓,要先秘密疏散沿街的住户和路人。”

  钟情震惊的望着钱登之,有些不解,官府在蜀州一向弱势,怎么可能那么硬气?

  钱登之苦笑着说:“我知道师弟在想什么,但是这天下还是大魏的,有时候还是要给他们面子的,咱们又不是要造反。”

  钟情也只能拜托他尽力抽调人手,拱手告辞。

  钱登之站在商行门口望着钟情远去的背影,随后眯着眼睛看向清朗的天空。

  钟情的傲气话语还回荡在他的耳边“我作为下任剑主,在这蜀州地界,官府管的我能管,官府不管的我要管,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拦我!”

  想到这,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钟师弟,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器量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