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十二章 各方动向

第十二章 各方动向


  “不行,我不同意!”

  肖凡拍着绣衣司议事堂的桌子,对着朱启朦说道。

  朱启朦脸色难看地望着自己这个特立独行的上司,他和总执副总执关系不和,和州牧也关系不和,好不容易熬出头要被调去京城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再得罪人了。

  “大人,这件事是总执拍板定下来的,而且杨嘉玮已经去邀请钟情来绣衣司议事了。”

  “那又怎么样?一群只知道自己名声和功绩的小人!”

  朱启朦沉默片刻,还是劝道:“大人三思啊!您好不容易才要调到京城去,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再得罪常总执了。”

  肖凡虽然平日里冷冰冰的,但对他们这些下属还是不错的。再加上肖凡调走以后,只要没有人空降,以他朱启朦的实力和资历,接手执法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你真的觉得他们这么做可行?三年前不是没杀过,到最后又能怎么样?”

  肖凡见朱启朦不说话,又问道:“那名少年行走一腔热血我可以理解,为什么你们也要跟着他胡闹?”

  朱启朦皱着眉头开口回应:“本来,这件事情一开始只是打算给他绣衣司的情报,让他能便宜行事。结果那天京城来了封密信,总执大人看过后就决定抽调大半个绣衣司来剿灭人贩子,估计是京城那边有人发话了。”

  肖凡突然觉得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突然变得迷雾重重起来,但是想到自己在官场上确实没什么力量,也只能摇了摇头,内心叹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

  钟情拉着许慕甄的手走在后面,杨嘉玮和钱登之走在前面,四人一路走到议事堂门口。

  杨嘉玮一马当先的走上前把门推开,屋里已经坐了四个人,钟情抬眼望去,发现自己除了坐在最下首的朱启朦,剩下一个都不认识。

  钱登之在门外低声拉着钟情介绍道:“师弟,坐在上首的是总执杨飞,修为不知深浅,他旁边的那个副总执孔令是六合境,朱启朦旁边那个是破军境的执法肖凡。”

  钟情点了点头,拉着许慕甄进门找到位置坐下,杨嘉玮在门口等他们都进去了就把门关上了。

  屋里,大家都没有开口说话,绣衣司的几人全都望着钟情,杨飞三人多少带着些许友善,肖凡冰冷的眼神却让钟情很不舒服。

  他只能先开口道:“小子钟情,见过各位大人,听说绣衣司已经决定和我通天剑派一起行动了?”

  孔令率先开口,笑着询问钟情。

  “是这样的,不知道钟行走有什么计划?”

  钟情闻言,便知道这几人再考校自己,于是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打算先再观察一下陈豕的动向,他们既然做生意,就不可能一直窝在那个村子里,总会露出破绽的。”

  杨飞不置可否,继续开口问道:“那要是他没有问题呢?”

  钟情答道:“最近锦官府也出现了好几起诱拐孩童的案子,可以从这个地方下手。”

  “噗嗤”一声嗤笑声传来,钟情看到那位一直脸色冰冷的执法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朱启朦坐在肖凡身旁,冲钟情致以歉意的眼神,但也没有开口解围。

  钟情拱了拱手,礼貌的问道:“不知道在下说的有什么好笑的地方,请执法不吝赐教。”

  “先不说那屠户只可能是个意外,你说要从锦官府的人口失踪查起,你可知道锦官府的人口?我绣衣司怕是再增加十倍的绣衣卫也查不过来。”

  见钟情沉默,肖凡继续说道:“我明白,你行走天下,要博一个名声,但是,我们不是和你耍闹的玩伴。”

  “你从没想过官府和绣衣司为什么难以管制这件事情,也没有一个完善的计划,你只知道行侠仗义能让自己名声大涨,对吧?你以为我们在陪你玩一腔热血的大侠游戏吗?”

  朱启朦已经偷偷拽着肖凡的衣角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但肖凡根本不理会。

  “你知道那些受害者被解救出来反而无处可去,甚至绝望自杀的痛苦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异想天开的想要改变这一切,你当自己是谁?”

  杨飞和孔令脸色有些难看,肖凡的话虽然有些道理,但太过言重了,几乎是在骂钟情是个虚伪小人。

  两人心里暗骂,这个蠢货,平日里顶撞自己就算了,如今,马上要拍拍屁股走人了,还给他们惹麻烦。要是惹怒了钟情,整个蜀州绣衣司都不会好过。

  许慕甄气鼓鼓地看向肖凡,很想反驳他,却沉默着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在这里没有话语权,只能悄悄伸出自己的小手握着钟情的手。

  钱登之目光不善地看向肖凡,这个执法真觉得绣衣司能在蜀州保住他?

  他刚要开口,却被钟情拦住,钟情捏了捏许慕甄的小手,示意她安心,才起身走到肖凡面前,带着笑容问道:“敢问大人姓名?”

  肖凡冷笑着:“怎么?被戳穿了小心思,想要报复?你记清楚了,锦官府绣衣司执法肖凡。”

  钟情依然保持着笑容问道:“那大人知道我是谁吗?”

  肖凡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有些无趣了,这时候装疯卖傻有什么意思。

  钟情也没指望他回答,收敛了笑容,环视绣衣司几人,轻声道:“诸位,不要忘了,这是在蜀州。”

  紧接着,少年人的话语伴随着这个年纪独有的傲气在众人耳边响起。

  “在下钟情,师承通天剑主,当代通天剑派天下行走。在这蜀州地界,官府管的我能管,官府不管的我要管,谁拦我,杀谁!”

  最后,他双手撑在肖凡的桌子上,对着肖凡露出开朗的笑容,语气却如腊月寒冬般让人发寒。

  “肖大人不赞成我的计划,我们可以再商量。但是,肖大人要是想做尸位素餐之辈,我通天剑派不说求道,六合的师兄还是不少的。”

  随后又看向杨飞,礼貌的问道:“想必常总执也不介意手底下少一个不过是破军境的无能之辈吧?”

  议事堂的气氛有些冷,众人神色各异地望着这个本来温和有礼,却突然仗着身份傲慢无逊的少年人。

  许慕甄崇拜的望着钟情,她觉得师兄这一刻格外的帅气迷人,钱登之眼底的欣赏越来越浓,这个总是开朗笑着的师弟不是那种不愿借势的迂腐之辈。

  杨飞沉默着没有回应他,这个时候他不适合说话,只是给朱启朦使了个眼色。

  肖凡的怒意几乎要从双目中喷出,自己被一个小了自己两轮多的闻物小辈在绣衣司当面威胁。

  他很想动手,但他也知道,在这里,其他人不可能让他动手。

  朱启朦站起身来开始打圆场,对着钟情笑道:“钟行走,没必要这样,肖大人也只是考虑到了寻找不易和后续安置的问题。他向来强硬惯了,请你不要介意。”

  钟情见朱启朦都拉下身段用出“请”字来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